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十八章 战后余劫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200次 字数:

如鹿仙儿所说,蒸腾了力量,展翅高飞!


英雄们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飞行于数万度高温的熔岩海面上。


交战的身形此上彼下,在飞掠中恶战不止,猛恶已极,激战的五人皆是汗透重衣,困苦不堪。不过,这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还是热。


数万度高温,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巨大蒸笼,不是人所能承受的。


未参与战斗的星晰三人,同样是汗湿衣裳。


这里的燥热,才是比战斗还要可怕的东西。


巨猫显然已极不耐烦,力量发挥至极限,五人一猫,直打得天昏地暗。


陡然间,前方暴起一道光芒,电闪而来。


星晰三人未及反应,光芒已擦身而过。


光芒过处,九头巨猫被划为两半。


放心吧,不会伤到你们的。安泽西的声音遥遥传来。


占尘刚吁得一口气,成为两半的巨猫身体狰狞扭动,竟然想要重新恢复组合,吓得她那口气没吁出来,又咽回去。


难道这猫是不死之身?楚天歌嘿嘿的笑,有意思,这猫,我喜欢!


与此同时,纵横交错的光芒再现,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巨猫裂为数千块。


巨猫坠下,坠入熔岩。瞬间只剩白骨,紧接着连白骨都熔化得一干二净。


英雄们骇然,这数万度的熔岩,还真的是可以熔化一切!


鹿仙儿淡淡的说,我们近了,大家快些。


英雄们没空多作停留,不再去理会那死无葬身之地的怪猫,全速向前飞行。


一股力量在前方荡漾,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充塞广阔无边的熔岩海面。


一个身影坐于海中,全身力量蒸腾,如火焰高涨,满头长发飞舞,一圈金色的光环护在他的身周,是丹·安泽西。


熔岩海面为他的力量所逼,距他的身子百丈有余。一平如镜的海面上,硬生生的形成一个方圆百丈的凹面。安泽西正端坐于凹面之中,低于海平面之下。


大伙儿虚空伫立,骈足而观,钦佩之极,这是安泽西至强的力量吗?好生厉害,居然把海都迫退!


鹿仙儿微笑说,神圣光环,至少失传三千年有余吧?没想到今天我们这里就有两个人领悟出来,是不是太庄重了些?


安泽西叹息说,可惜我破不开这一片海,只能将它们逼退一点点。


鹿仙儿抿嘴说,已经非常不错,小女子佩服得紧。


画虎说,大姐,你说话的口吻怎么像是突然变成古代人?


鹿仙儿说,还不是跟你学的。


画虎挠头说,真的么?真是跟我学的?我怎么不记得?


大伙儿不由莞尔,星晰说,你找到对付魔王的方法没有?


安泽西点头说,我想,这一片海,便是魔王的生命之源。


英雄们一惊,你说这一片海?


没错!


英雄们面面相觑,这一片海,那是何等厉害?要如何破去?当真头痛之极,只怕是绝无可能……


安泽西微微一笑,大家不用紧张,最强的地方未必是最难攻破的地方,说不定极为脆弱呢,这叫外强中干。


英雄们一起点头,均觉有理。


安泽西沉吟说,无论猜忌、见疑、畏惧,都会使人迷惘,散失本来应有的东西。抛开一切妄念,便可不为所动。经过无数战斗的我们,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魔王,只要相信,只要有信念,便能克敌制胜。大家不也是因为有这信念,才没有翅膀也飞到这里来么?


鹿仙儿娇笑说,没错,凭我们这凌空踏虚的能耐,何惧一个小小的魔王?


占尘说,可是这一片海……


鹿仙儿说,当作没瞧见就好,抛开妄念,无惧、无疑、无相、无我……


英雄们齐声说,没错,抛开一切妄念!每个人身上的力量,开始升腾。


安泽西点头说,集合我们的力量,当可和魔王生死一搏。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想要一击成功,我们还需要一股主导力量。


主导力量?英雄们一怔。


安泽西身上的神圣光环隐没,散而不见,他沉思说,是的,我试着以各种方法对付这魔王,终归力有未逮,就算我们同时出手,力量强不到一定程度,只怕也是没用。除非某一点的力量强得足以崩溃魔王,成为主导,再配上许多力量从旁协助,必操胜券。


英雄们一呆,那你说该当如何?要怎么做?


安泽西摇头,叹息说,放眼我们所有的人,只怕谁也没有那么强的力量。若是这样,恐怕真的打不倒魔王,这或许也是魔王有持无恐的原因……


星晰突然说,要是两个人的力量极度集中,凝为一点,能不能够?


理论上是可以……安泽西沉吟,笑笑说,不过,又不是杨过小龙女的双剑合璧,两个人怎能配合得那么丝丝入扣?


英雄们莞尔,画虎大笑说,很有道理,看来还真有点难度。


星晰却问,你能运用那主导力量吗?


安泽西点头。


好,我给你!星晰咬着嘴唇,似乎下定很大决心,昂然说。一挺胸,飞掠而下。


英雄们一惊,齐叫,星晰!


星晰双眸紧闭,展开双臂,凌空扑下,曼妙绝美的袅娜身姿,刹那间恍惚成为永恒。


她就那么扑到安泽西身上,然后抱住他,紧紧地抱住他,全身心地抱住他。


这个……这个造型,实在太出意料之外,英雄们无不张口结舌,皆不明星晰此举何意,安泽西亦是手足无措。


紧接着,星晰娇美的身躯隐没,没入安泽西体内,没得无影无踪,没得不留痕迹,连人带杖一块儿隐没。


大伙儿眼珠和下巴都差不多一起掉下来,画虎猛扯狮子头,只叫,邪门邪门,太神奇,叹为观止!


安泽西却已站起身,举手说,战斗吧,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打倒魔王!


英雄们突然间热血上涌,激动异常,安泽西那神情、那口吻,还有那举手的动作,不正是星晰平日的样子吗?他的身上,竟然有着星晰的影子!


迪巴逊仰天长啸,第一个发难。啸声鼓荡,顿时风起云涌,熔岩海面陡起千层巨浪,往四面八方滚滚澎湃。可怕之极的拳风,动天撼地,几乎同时挥向任何一个方位。


画虎虚空跺脚,对天挥拳,如疯如癫,看似鬼上身,却是魔王憎怒的起手式。其实,他也憎恨和愤怒过,对人世、对生活、对一切的一切,也对那些男女巫师和法师。因为那些人要弄又不好好的弄,整得他奇形怪状不说,更胸闷的是,有力量也使不出来,这才叫真的憋气!此刻,他身上的力量倒似隐约生出一点点的头绪。


一枪一剑在纵横,而占尘亦在长啸,娇声长啸。她的身影与神采,依稀变了,不再是往日娇柔怯弱的模样,而是大法师大巫师的神采。长啸之中,她的身上遽然爆出无数的小箭,黑色,黑色的小箭。箭疾如电,射往四面八方。


万箭穿心?鹿仙儿不禁吓一跳。然后她的手臂一横一划,两道光芒交为十字,疾切而出,乃是足以震惊鬼神的绝色十字斩!绝色者,乃绝于三界,色界、欲界和无色界。


莎莉娜却极静,闭目养神。一道光,一股力量,顺着她的娇躯腾起,上通下窜,同时攻向天与地,仿佛要与天地为战,捅破那天,毁灭那地……


便在此时,可怖的强光闪耀开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和可怖!若说毁灭一切,亦绝非妄言。那是刀光,驰骋万里的刀光,刚猛无俦,强劲已极,却又带着余意不尽的柔力。


那种柔力,是可以包容一切,令天地万物皆不能阻挡和抗拒的柔力!


这一刀,居然阴阳调和,刚柔并济,化种种不可能为可能,奔腾于魔鬼的空间里。


刀光幻为无数,赴向四面八方。


英雄们的力量交织鼓荡,形成力量的漩涡和耀眼的强光,到后来就什么都瞧不清楚,一切归零。


☆★


罗布特和山本次郎在外牵制魔王,两人的魔法奇招层出不穷,使魔王疲于奔命,应接不暇,同时也把战场搅得天翻地覆,一塌糊涂。


然后,魔王的身体,开始有亮光透出,每一道亮光皆是光芒万丈,强烈已极。


罗布特和山本次郎相视而笑,结束的时候已到,便是此刻!这一战,不但惊险,而且战得好辛苦!


两人依着眼下的情势,慢慢减弱并收回魔法。


轰——


一声大响,魔王爆破,消于无形。


当英雄们的脚踏到地面时,一切完全回复为往日的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从来没有!


在恶战中毁灭的大地,已在无上魔法下恢复,又有谁会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世界末日?鹿仙儿她们当然也不知道。罗布特和山本次郎则不动声色,不予点破。


待爆破的余威过去,待一切烟消云散,英雄们相继睁开眼来,相视而笑。


忽然,安泽西一步步往后退,退得七八步,呆呆不动。


大伙儿一怔,一齐回头看他。蓦地,众人眼前一花,安泽西一分为二,一个是星晰,一个是安泽西。


占尘又惊又喜,冲上去抓住星晰的手,眼泪扑簌簌而下,只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们,永远都不回来了呢!没想到你还真能回来,真好,真好。


英雄们无不热泪盈眶,占尘的话,说到每一个人的心坎上,这也正是大伙所担心和遽惧的!


星晰一笑,伸指一弹她吹弹可破的娇美容颜,轻笑说,怎么会呢?我就算舍得下一切,也舍不得你呀!这不是回来了吗?


占尘笑了,笑得跟朵花似的。


英雄们含泪而笑。


占尘忽然身子一晃,险些跌倒。星晰急忙扶住,柔声问,你怎么样?


没事!占尘甜甜一笑。


鹿仙儿摇头说,她刚才的招太猛,力使大了些,几乎超出自身的承受能力。


星晰一笑,干嘛那么拼命?


占尘轻笑,又不是经常,偶尔为之,应该不伤大雅吧!


星晰温柔浅笑,玉腕轻翻,纤纤素手搭上她的肩头。


陡然间,两位少女衣裙鼓动,秀发飞扬,身姿影态,无风而动,若往若还,既宁静还飘逸,瞬间变得空灵、高远、玄幻和神奇。自然而然的,成就为一种美,绝世的美!


一股力量,澄澈、纯净、圣洁,在蒸腾,在鼓荡,广博无垠,浑厚已极。这股力量,使每个人如沐春风,身心愉悦,受到极大的抚慰和温暖。


英雄们惊喜交集,钦佩万分,没想到剧战之余,星晰的力量仍然如此强劲!


占尘更是喜不自胜,星晰的力量不但慰藉了她的身心,还让她疲倦虚脱的身体极快复元。


她闭上眼睛,恣意享受这一份祥和与温柔,毫无保留地放松,让身体完全沉浸在这一团温暖的力量当中。


于是,她和星晰的身影在力量的熏腾下,呈现出一种和谐与魔幻的美。


再过一阵,她觉得元气已恢复得差不多,便睁开一双妙目,温柔一笑,伸手架住星晰手臂,轻轻的说,好啦,我没事了。


星晰莞尔,缓缓收回她的纤纤玉手。鼓荡的力量,慢慢平复;英雄们的衣裙发丝,缓缓回落;天地,重归平静。


星晰温柔的笑笑说,接下来,我们继续往前。


是!英雄们齐声回答。


☆★


只——可——惜,你们——已经不能——再往前!一个声音响起,每一个字都吐得极慢,一字一顿,拖得很长,似乎经过认真的思考,犹豫再三才说的。


英雄们一惊,齐声喝问,你是谁?


我本来是不存在的,那个声音说,然而,你们惊醒了我。


惊醒了你,又能如何?山本次郎不紧不慢,悠然说。


我本来是不想出手的。那个声音又说。


楚天歌一笑,莫不成,你已准备出手?


那个声音叹息,如今的魔界,已非昔日的魔界。唉,一切都已经大不相同。


那又如何?英雄们一怔,脱口反问。同时,皆忍不住心下嘀咕,这家伙说话怎么颠三倒四,前言不对后语?不知什么来头?在搞什么鬼?


那个声音说,魔界至强的力量尽悉外出,以至内部空虚,前所未有的空虚,如今的魔法神殿,直若一座空城。


画虎哈哈大笑,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此重要的消息,怎么能一不小心给抖出来?难道不怕你们魔尊安你个泄露国家机密,推到午门斩首的罪名吗?


星晰和鹿仙儿对望一眼,均想,他把这信息透露给我们,不知是何用意?


那个声音淡淡的说,泄露国家机密倒不至于,午门斩首更不至于,因为我压根儿没有泄露,什么都没说。


画虎哈哈大笑,你这叫藏头露尾,欲盖弥彰。


不,那个声音说,对于死人而言,知不知道什么机密都没有关系!


此言一出,英雄们登时哗然。


什么?你说我们是死人吗?


岂有此理!


何方妖怪?好大的口气!


我们好像没有死啊,他为什么这样说?


那个声音说,没想到千手千臂的塔朵尔斯魔王也挡不住你们,而你们一路上又势如破竹,基于魔界的现状,我只好出手。


画虎大喝,少废话,要出手就快点,我赶时间!


占尘也说,尽管放马过来……唔,现出原形,让我们瞧瞧你的样子先!


天地间,忽然响起嗤嗤之声,仿佛有物袭来,却无影无形,不能窥见!


紧接着,英雄们身上一紧,分别被束缚起来,竟在瞬间人人中招。


英雄们大吃一惊,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意念束缚?啊,不对,这绝不是意念束缚……


这是锁魂链!那个声音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二十八章 战后余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