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回 录像厅里(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162次 字数:

一时,邓天星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带了个发廊的姘头来介绍给崔杰,道“上回我讲的就是她,你看怎么样?”那女的不言不语。崔杰忙拉了凳子道“哎坐,莫站着。”倒了杯水,道“喝水呀。”与她说话。见这女的虽长的可以,只是店里生意并不怎样,若请在店里,担心未必就能吸引很多客人,且她要求高了些,仍慢慢谈着。那女的坐了一会,并没谈成,也就走了。老邓侄子到叔叔婶子那里报个到,送她回去了。

马路上一辆推土机开过,司机不小心开的太靠边了,把停在路边的一辆女式摩托车轻轻撞了一下,把摩托撞倒了。司机忙停下来,排气管仍震颤颤地排着乌黑的废气。摩托车主是个姑娘,戴付眼镜,正在瓷砖店里挑瓷砖,见车倒了,忙跑出来对那司机陪笑脸,说“不好意思。”把车扶起推前重新停好。司机胡子拉碴是个粗人,大大咧咧探头出来笑问“你车怎么停路边呢,撞坏了没有?”女的忙道“没有没有。”司机笑着开走了,女的重去选瓷砖。

录像厅虽没人满,生意也还可以,崔杰想着再来几个也就满了,去旁边金陵宾馆里喊正在看报纸的管茶叶的十九岁的肖纲,是老总肖莉的一个亲戚,商量夜里去嫖妓的事。肖纲正不耐烦,听他喊时有兴起来,跟了过来。他叔肖会计在旁边报怨道“事不做事,一天到晚就总记得个出去耍!”

肖纲并不理会,同崔杰出来进了录像厅,道“现在放了没?我想看毛片,我自己实在不行,要多学几招,等晚上去耍起来才过瘾。”崔杰道“我刚进的有张鬼佬片,效果蛮好的,我放给你看。”找牒子进去了。出来后,两人都进去看,站在最后面。只见先前放的片子虽没放完,又放新的,观众也没多大反应。一时电视屏幕上渐渐出现了个裸体金发美女,两个乳房每个都有头盔大,观众都笑起来,很新鲜,一些不爱看老外牒觉得太直接太恶心的人也没吵嚷。

邓天星进来看见道“这肯定是打了药水的,亏她捧着,不然就要趴到地上去了!”一会,又有个漂亮女郎穴上吊了个环在那晃,肖纲道“哎,连不够味。”直到又过了十几分钟,七八个男女各自干起来,肖纲才道“好,这才好看。”只见特写镜头下,阴毛都剃干净了,或者两个男的夹个女的,一个捅穴眼,一个捅屁眼,或者一个男的把下面放女人嘴里,脚趾却套个假具捅女人下面的。不爱看的观众纷纷嚷道“换片,换片,他妈个逼!喂,人死掉了,快来换片啦!”崔杰出去道“给他们换回去,妈的,吵死了。”去换了先未放完的武打片《黄飞鸿》接着放,又有很多人不肯看,嚷道“要刺激的,要国产的,要听得懂的。”又有人说“要人与动物,人跟狗跟鸡,我还从来没看过。”崔杰把烟丢了,恨起来,出来骂道“这帮杂碎,刁的要死,一个要看这里,一个又要看那里,我恨不得把他们揪出来打死!”邓天星也跟了出来,道“就放那本日本的有翻译的《超脱》好了,我看你上次放的时候效果还蛮好。”崔杰摇头叹道“那本已经放过七八遍了,早两天都放过一遍。”拍柜子气起来“那些卖牒子的都他妈的是骗子,封面上名字改了,里面多是现货,买的时候又不准试看。妈的,这行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算了,就挑张有点趣味和情节的鬼佬片给他们看算了,听不懂没关系,下面还有字幕,有点情节就有了。”去换了后,里面果然渐渐平静下来。

肖纲看了会出来,笑道“今晚上好像没的堂客。”崔杰道“怎没的?前面就有两个。”肖纲道“红月亮、芳芳那边一晚上十几个女的都有,而且都是去看录像的,不是拉客的。”崔杰道“我这里主要是在这附近小区的人没事才过来看看,还有就是这些学生仔子,哪像车站的录像厅,那里流动人口多,牒子不用紧的换新的也没事。”邓天星在室内转出来道“你这里也有学生仔子带了小姑娘来看的,今中午就有一个,就这一中的,十三四岁,那小妹子看了还脸通红。”

一阵摩托车响,一男的搭个女的,停了车买票,问“放了没?”崔杰道“正在放。”他和女的进去了。刚进去,男的又出来问“今日怎放的这早?”崔杰道“放心,等到最后还有一个。”那人道“是啰,我倒专门赶来的。”进去看了又才十来分钟,两人又出来要走。崔杰问“怎不看了?就走了。”男的道“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崔杰等走后笑道“像这样晚上看到一半就出来的,那全是受不了了回去要乱搞的。”众人笑起来。邓天星嘱咐道“我女来了喊我。”又进去看。

后来他女儿邓洁果然来了,崔杰道“莫进去,里头细个仔子不宜,看不得。”邓洁才八岁,掀帘看了一下,过来道“我都看过几次了,不晓有什么好看的。前几天你这里放的那个动画片《花木兰》极好看呀。咦,哪天你再放个给我看啰。”崔杰道“要的,等哪天里头没人或是细个仔子多的时候,我再放给你看,让你选一个。”邓洁高兴道“好。”

外面四五个学生进来,问“你这里包夜场要好多钱?”崔杰道“大约三四十块左右。”有两个又问“假若不用你店里的牒,我们自己带牒来,可不可以少一点?”崔杰道“便宜是没的便宜了,我这店里牒子还是有这多,种类齐全,你要包场就任挑任选,有些你们也未必全看过。”几人道“你拿几本看下看,看有怎好牒子。”崔杰拿了几本。他们商量了一回,道“等下嘎,我们还要跟别个商量下嘎。”崔杰道“你们还有人好吧?”他们道“呃。”出去了,一个又道“我们到那边问下看。”几人去了。

附近几家门面生意渐渐缓和下来,知道录像厅该放色情片了,好些男店员都溜过来,五金店的,糕点店的,来了几人。肖纲见金陵宾馆门前又有客人调戏那女迎宾了,忙过去帮忙。那客人正喝醉了酒拉着刘佳搂搂抱抱要亲嘴,被宾馆内保安等其他人劝开,陪了笑脸把他送出门去。那顾客又三五回返回来,摸着刘佳要拉住不放,站也站不稳,说些醉话,好不容易才终于送走了。肖纲拉着刘佳道“走,我带你去躲一下,去看看录像。这里人讨厌,等下再过来。”刘佳羞得脸红红的不肯来,道“我还上班呢。”肖纲道“怕什么,肖总问起来,我跟她讲怎么样?”刘佳初时不肯,后拧不过他,过来进录像厅在后面看,一见放这个又想出来,被肖纲抱紧了不松手。

邓天星对崔杰道“你这里白天声音太大了,人在那边马路都听得到。”崔杰叹道“那是枪战片,要带点声音我也没办法,真放的时候我声音早调小了。”这时一熟客来还牒,是个高一的女学生,微胖,气质很好。道“这回我想看《古惑仔》。”崔杰道“有呀。”五集里有一集已租出去了,拿了其余四本给她。她选了第一、第二集,说“还是照样,我要后天才还。”崔杰道“没关系,事先讲好就没关系。”等她去了,邓天星道“她这后天还是做一天算好吧?”崔杰道“是呀,生意难做呀。”

对面一裁缝店老徐闻声也跑了来看录像,站在后面看着。一会出来,问“这怎跟中午是一样的?”崔杰道“一天要放两遍。”老徐笑道“今中午在你这前头摆地摊子的那两口子在这里看的好,看的过瘾,货都不卖了。那男的先拖他老婆来还不来,忸忸怩怩,到后头还是来了。哎,我是可惜屋里没的个影牒机,不然我也到你这来租牒子。你莫讲年轻人,就是我们早养了仔了,有点年纪的人也还想看嘎。”崔杰从抽屉里拿了几张封面给他看“喏,今早上又进了几张新的。”老徐细细看着那些封面上的裸体美女,用手摸着,笑道“你这里太好了,就是逗的那些人总要来抓。刚才那些人到底是怎个回事,你这里现在怎样了?早两天好像也有人来过吧?”崔杰道“早两天不过是这条街高头建国路派出所的,穿个便衣也到这来吓一吓。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就是想几本牒子看罢了,又不想出钱,要看白的。以后他来了我就拿几盘花了的给他,他放不出,过了几回自然就算了。刚才是他妈被人给害了,亏了点血,不过现在也没事了。”老徐点头“没事就好。”

一时肖纲出来道“里面演完了,要换牒子了。”崔杰看了下挂钟,拿了牒子进去。这时那女服务员刘佳红了脸出来,肖纲又忙把她拖回去,搂着她肩,道“你要是害羞,那要不我去把秦贞也拖来,给你做个伴,怎样?”崔杰进去道“你讲话声音小点,莫影响别个。再个还要尽量站矮点,这样顾客来了掀帘子看,以为有座位才会买票。”他应了。

有个老头毛电工进店来,见无外人,掏出牒片给崔杰,道“这套《杨贵妃》好看,还有没?再拿套给我。你们还莫讲,我隔壁那堂客比我还爱看,这托我帮她也租本去。我讲的噢,要拿最好的给我,莫丢我的脸,我可把你们这里讲的极好嘎。”崔杰边拿牒片介绍着边让他自己选。外面又一个董律师带了儿子来租儿子要看的搞笑片,毛电工忙用手把柜台上的牒子遮起来,崔杰示意没事。董律师租过牒子让儿子先回去了,也要租色情片,道“我等我仔睡了我再看。”毛电工对他道“我先看过的那套《杨贵妃》好看的很,你怎不租去?就是他这里要五本一起租。”董律师未看过,听他怂恿租了,又租了本毛片,道“我这回租这么多,要后日才能还了。明日还要上班,今晚上不能看太晚,你给我按一天算,要的不?”崔杰道“那当然。”毛电工等董律师去后,说“我够意思吧,还帮你们做生意。并且我每回来,这里要是有人,我宁肯等一刻两刻钟,等别个走了我再租。而且我还牒子从来不拖,按时就还了,不像他们。就你这个崔老板太不够意思了,总拿些篓篓片子来哄我!”崔杰忙解释“那不是这讲,我也是受骗者,上了当了,你自己也到集贸市场去买过,自然也晓得行情。”毛电工又高兴起来,道“不久前我托人买来套好的,很好看。可以拿你这来放呀出租呀都要的,可不可以就抵了我租牒子的钱呀?”崔杰道“你那是怎牒子,毛片还是三级片?”他道“也是三级片,还是古装的,有好几本呢,也是连续剧。”崔杰道“怎名字?你下回拿来先看一看。”又一番好言把这老头送出去了。

一银行的证券师小张进来,问“你这里有没有新出的进口大片《明日帝国》?”崔杰说没。他道“那你这里也太差了,太落后了,应该早就有了,早就出来了,现在肯定别的好多人要租,你也快点进啰,正好出租。再个,你现在有没有新的A牒呀?”崔杰拿给他看。他挑了几本放怀里,道“要是有现的,我今晚上不能来还了,我等下还有事,没马上回去,要来还那就太晚了,要明早才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明明没看过的却讲看过了,上回纯粹是误会,我是没在你这里看过,但绝对是在别的地方看过了。我那回就是回来换调,送晚了点子,那也怪不得我,我也有事。如果今日又有现的,耽误了你店里生意,那也只能怪你自己了。”崔杰道“有现的一般都要尽早来还的噻,要不我哪晓得你是不是在骗人。”张证券师拍他肩膀道“好啰,没关系啰。”又掀帘进去看了一会,马上出来道“这个我没看过,你放多久了?等下放完了就租给我,我先进去看一下嘎。”又进去了,到前面影牒机前看时间显示,知道才放不久,等放完时,便出去道“这个不好看,我不租了。”

外面正有两个休闲店的小姑娘,一个正对崔杰道“你上次给我们介绍的那几个牒子好看,今日帮我们再选几个啰。一个武打片,一个笑话片,再还要两个那么片子。”笑道“你讲的不错,人与动物好看,我以前连没看过,人跟狗跟鸡怎么可以的呀。”笑起来。两个小姑娘都十六七岁,稚气未脱,穿着暴露,身上香味很浓。另一个笑道“是呀,我们店里好多人都要看,还有没有呀?再选个啰。”崔杰帮她们选牒。她们边问着,又去看墙上摆满的封面。一个对另一个说“你选啰,老板娘讲多租几个也没怎关系,我全都没看过,也不晓哪个好看。”崔杰道“你们看那封面没用,那上面看不出来。这些牒子我全都看过,我选的包你们好看,就不晓有些你们以前看过没。”一个笑道“只要我们两个没看过就行了,管她们干嘛!她们看没看过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才不管。”两人依然笑着转着。

张证券师还没走,也在看墙上,又扭头紧紧盯了两个小姑娘一眼,她们就低了头转向别处不说话了。他问崔杰“这个打战的后面内容介绍跟里面是一样的不?”崔杰接了封面看,说“外国片没翻译,我这里放的少,我也没看过,不晓得。不过故事片内容介绍一般都是真的。”他仍去看墙上。小姑娘问崔杰“外国片有什么好看的呀?”崔杰道“外国片大片多些,特技好,特别是打战的拍得好些,我们国家拍不出。”提议她们也租个去。两人说好。一个又拉了崔杰道“我们也来了这么多次了,怎么还不能便宜点呀?”崔杰道“你们是最便宜的了,毛片人家是三块,你们才两块,故事片人家两块,你们刚开始是一块五,现在都直接一块了,还要便宜呀。像别个又还要交押金,你们如今是连押金都不要交了的。”她道“你都到我们店里去过了,还怕我们跑了呀?”崔杰道“那我去你们那里,也没看你们便宜点呀!”她笑道“那就是老板娘的事了,我们也做不了主。”面色变得温柔起来,用手轻轻地帮他把额头上的一根乱发理正,又仔细地擦了擦他脸上的一点灰“嗯,我们对你好一点不就是了呀,难道我对你还不好么?”另一个女孩则小声哀求道“上一次是你送我们回去的,夜里走夜路有点怕,这一次你还送我们回去好不好?”崔杰无奈道“上次有人帮忙看店子,我才去的,今天走不开。”那张证券师忙道“我有空,我送你们回去。”两人道“那谢谢你了。”三人去了。

有对夫妇从牌馆回来正路过这里,男的问“演了吧?我看一下。”掀帘进去,站在后面看。他老婆知他又看毛片了,在外间等,同崔杰聊天,又找他借了张《石城晚报》站着看。一会问“你这还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完呀?我老公也真是,回回走到这里来都要进来看一下。咦,你这里放起就没人来查?”崔杰道“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来查了。”因她老公每次只看一会,崔杰也不去问她老公买票,她也因老公未买票,对崔杰很是客气。聊过一会,她等得烦了,进去催老公道“回去算了,好晚了晓得不?你要看就干脆买票看算了,别个还要做生意呢。每回都死赖了这里不走,我连捏你服含了!”她老公拧她不过,双双走了。

外面游戏厅老板娘贾璐仍在门面外与人打麻将,铺面灯光下照的通亮,因有人要走了,她喊崔杰来打,另几人也喊。崔杰见店里也无甚事了,过去笑道“讲来讲去,还是这里玩玩好,就输一天也输不了几个钱。”另两个是克莉丝汀蛋糕店的霍师傅和贾璐的妹妹贾婷。崔杰腰里摸出包烟,叼了一根,又敬霍师傅一根,拿打火机分别点上,霍师傅谢了。崔杰对贾璐道“你老是赢我的钱,哪天要请客呀?”贾璐正趁别人洗牌的空儿在打毛衣,笑道“要的,赢了我就请客。”又道“小婷上个礼拜不是请你吃了只鸽子?”崔杰笑道“婷婷是婷婷,你是你,总没看到你请我。”贾璐笑道“总之是我们屋里的人呗。”崔杰没好气道“婷婷没你小器,你纯粹是一毛不拔!”贾璐光脚蹲坐在大围椅里,撑起来给他腰间踹了一脚,笑道“瘦子,要的啰,你身上毛多,看哪天我不拔光了你的!”霍师傅洗好牌,道“莫吵了,抓牌了啊,看这把手气又怎样。”

几圈下来崔杰就赢了好几块,因赌运好,兴致高,笑道“昨晚上要是像现在这么运气好就好了,这要是手气好,今晚上就再去赌把大的试下看。”霍师傅道“怎么,昨夜又输了?”崔杰叹道“昨晚在帝豪总共才出手了两把,一把就输了一百,一把就输了一百,两把就把身上输光了,大半个小时都在看别人耍呢。哎,讲来讲去还是你们这里好,就输个一天也输不了几个钱。”贾璐道“你就只顾着自己潇洒吧,亏了你家老头子还有点钱,肯接济你,辛辛苦苦大半辈子,那点老本迟早被你啃光了!”

一时店里那金陵宾馆的女服务员刘佳因还要上班,不敢久待,仍回去站岗去了。看见三楼的毛娇和丁紫妹进大门口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三回 录像厅里(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