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回 录像厅里(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314次 字数:

邻近金陵宾馆旁有间伟龙录像厅,王鸣又与赵亮聊了几句,便告了辞,踱步闲逛了过去。掀开布帘一看,见里面正在放录像。在外间与店主闲话了几句,问“你这有生活片出租没?”店里门面分两间,里间用来放录像,外间墙上则镶满铝架子,摆满影牒封面做着出租的生意。老板是个年轻人,名叫崔杰,见他虽不常来,却不肯放过生意,问了他几句,便打开柜子下面的抽屉,道“那我这里就丰富了,《金瓶梅》、《红楼梦》、《武则天》、《玉蒲团》,全是最好的三级片,《红楼梦》还是新到的。”捡了几本放台上“《人与动物》、《超级霸王》,人与畜生不晓得你看过没?有些人喜欢看,那个驴卵马卵比两个人卵还长。这个是九男拼一女都败下阵来了,我这怎样的都有,全是毛片。”王鸣拣了一本,抽出牒片细看,道“不晓花了没,莫花掉了有马赛克,卡牒子放不出,到时候把机子都搞坏了。”崔杰道“有些机子有超级纠错,怎牒子都放得出,你那没的好吧?”王鸣道“我那是安在车上的,震动蛮大的,又是国产的,有些是放不出。”崔杰道“你放心,我既然讲租给你,那就是好的,花了我负责。”接过光盘,拿宝光洗牒剂喷了点,用专用毛刷刷着,说“牒子你要买也可以,我这里放过录像,又租过两遍,可以便宜给你。”王鸣道“好呀,以后再讲嘎,今天先租了看。你这里可不可以先放了试下效果看?莫回去了又放不出。”崔杰道“可以呀。”拿了遥控器、牒子进去,王鸣跟着。崔杰把里面影牒机正放的片子停了,把这个按快进放给他看,只几分钟就完了。

一会出来,王鸣还满意,租了两个,一个三级片,一个毛片。崔杰道“故事牒两块钱天,三级片、毛片是三块,两本牒子押金是二十。明天你还牒,我把剩下的再退给你,你要租就再租。”王鸣付了钱,出门仍一路往前逛红灯区去了。

崔杰则登记了账目,仍守着小店,等候客人。不意一会竟来了几个公安,道“你就是这里老板吧?我们得别个举报,讲你这里放黄色录像,出租淫秽色情光牒。现在我们要检查一下,你把全部的牒子都拿出来让我们查一下,你里面放的是什么?”崔杰被打了个突然袭击,去换牒子已是来不及,忙道“几位哪里的?我这里有人的。”一人喝道“什么有人没人!”去掀了帘子一看,道“你现在放的就是这个啊,已经违法了啊。你再把牒子拿出来,我们查一下。”当下就有一人开始拿数码相机往里面录像机里放的内容拍照,有些客人看到动静吓的也忙出来,纷纷走了。崔杰忙拆了包香烟散烟,道“几位先等一等,有话好讲,我这都还没搞清楚是怎个回事。”几人冷着脸,并不接烟,道“我们就清查下东西,有什么搞的清楚搞不清楚!”当下不顾他阻拦,七手八脚在柜台后翻出一堆故事牒,又命他把锁住的抽屉打开,果然查出黄牒来,道“这些黄色牒子是从你这查出来的,没错吧?人脏并获。现在你这些牒子、影牒机我们全要没收,你清点一下,看少了别的什么东西没。”就往外面警车上搬东西。崔杰忙谎称道“我也是打工的,店主不在这里,你们不能搬东西走。他没来,没当场点清,少了东西就要找你们赔。”几个公安道“那好,那你叫他来。”崔杰道“你们等等,我这就打个电话,他今天人不在,一直没看到过来。”忙边又讲了几句好话。几个公安不理他,开始抄东西。

崔杰出了门口,到外边用手机去打电话,完了骂道“他妈个蛋,这帮杂碎,还没过年,个个就没米了。我这里是城北,归城北分局管,城南那个局长又想来搞个什么鬼?我这录像厅本来就是转北局那个主任老蔡的,现在执照都还是他的,他也有份!妈的,还是要找他,怎没人接。”又拨了几次,姓蔡的仍不见回,他又打了几个电话询问别人,也并无办法可想,只得仍回店里,见影牒机也是要搬了。正在苦恼,公安中一个悄拉他到一边,说了几句,崔杰恍然大悟起来“原来是老蔡这个东西,搞到我头上来了!”忙去央人,请北局出面,请南局一个领导及这几位公干到就近的金陵宾馆里喝了几杯茶,吃了一顿,又加上几个公干的辛苦钱,花了近三千,东西要回来了,仍去营业。

崔杰与北局来的那好友陆云边聊着天,边照顾生意,只见隔壁电子游戏厅老板邓天星端了饭走来,崔杰笑道“哟,干部下班了,又到这来搞检查来了。”邓天星笑道“现在检查官算个什么干部!屁用也没的,吃饭都困难。”见了陆云,笑道“哎呀!云哥也来了。”忙放下饭碗,跟陆云握手,笑道“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这刮的是哪阵风啊?”陆云笑道“过来看看你啊,好久没看到你了,今天请了假。”邓天星大笑起来,拍他肩膀“请了假专门来看我?哈哈哈!”问“你这下在干什么?哪里发财去了?总没看到来。我那准嫂子小雨就住附近,也没看她来坐坐。”陆云正拿了个一次性纸杯,里面泡了包一次性袋装红茶喝着,道“最近比较忙,今天我也是特意抽空散散心,正好瘦子这出了点事,就到你们这来逛逛,不然哪有空。”邓天星忙道“欢迎欢迎,难得看你来。”又问刚才什么事。两人说过,邓天星道“开店子还不这么回事,还是要小心啊。”又问陆云“最近你们工作怎么样呀?”陆云叹道“这段日子案子没破个几个,人头少,上个月指标才只完成了百分之四十。指标少了,奖金也就拿的少了,一个月少了千把块。”崔杰劝道“累死累活干嘛,身体要紧。”陆云道“老邓你呢?上班还轻松吧?”邓天星道“轻松倒轻松,有屁个用?没钱呢。你不看到了,还不是靠屋里老婆开个游戏店糊口。”

崔杰道“哪里,能得到经营权,那么低的机器使用费,还不是你们单位出了力。”邓天星道“我一月就七八百块,老婆早退了后,单位一月就三四百块,再加上开店,一月平均千多块,和你录像厅差不多。又有岳老子、岳老母!”拍起手来“又要养仔,刚堵了口,一年没余一分钱,还给她这个亲戚来借,那个亲戚来借,以为钱多!”说到老婆,一肚子气,脸又红了,道“我岳母娘自己有钱,买股票赚了好几万,拜要藏起来不用,用我们的钱。有这样的岳老子、岳老母,怎得不穷啰!”陆云劝道“算了,共产党给的钱少,搞的就这一套,你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崔杰道“对了云哥,队里小宝老婆养仔了吧?”说的是刑侦队队长张宝国。陆云道“是养了,养个女,剖腹产。”崔杰道“那满月的时候该包红包吃喜酒去,是哪一天养的?”陆云道“初三,到时候我通知你。”

崔杰道“昨夜离这里不远那个易赖西街枪杀六人的事,你们查得怎样了?是不是真的是市长个情妇庞颖芝跟别个争地盘指使杀手干的?凌晨两三点钟我听到枪响,还以为是哪个屋里在放爆竹呢。”陆云道“还没查出个什么。”正好有卖《石城晚报》的过,叫嚷着,崔杰买了张,翻来覆去也没见枪案的新闻,只得罢了。陆云道“你怎不重回刑侦队,大家聚在一起那才好耍。”崔杰道“我又不像你们是做警察,我不过只是个协警队长帮忙的,又不是正式吃官饭的,终究不是个路。虽然讲一月还有一千多块,太辛苦,不如自己当个小老板,打打牌、逛逛街,日子也还混得。”陆云道“我也就是当过几年兵,国家政策好,分配了个单位。现在部队补贴、供给都越来越高,好多老百姓都争着当兵呢。”笑道“记得我那时候我们有个连长姓胡,好厉害!私自搞了三挺机关枪出去,查了几个月都硬是没查出来。事情搞大了他又后怕,搞出去后一直也没敢动。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没见面,也不晓是怎样了。”邓天星道“我们国家枪管制度太严了,这要是在国外那随便到商场里就能买的到。”陆云道“就因为少他才搞出去卖钱呀。哎,这在我们国家就等于是个炮呀,要是有哪个抢匪拿了去当街乱扫,肯定要震动全国。”又叹了口气“来了这里都四五年了,一直也没调动过,真是越来越没劲了,该耍的地方都耍过了,都没什么好耍的了。想我当年在北京,那可比这里好耍多了。”

一时有客人出来道“里面空调不行了,我用手摸了,都不凉了。”崔杰到后面墙外去看,果然胶管的水又结冰了。敲了几下,捅开,回来说“没关系,他们以为是开的就行了。”与两人又聊些股票基金、上市公司沈阳飞龙等。娘正好来看他,牵了四只叭儿狗,脖下都挂着铃铛,把索子拴在一个凳腿上。又和崔杰吵起来,道“你要我莫管,我哪放得下心,我要是死了就不管了。我是你娘,我不管你,哪个管你?”崔杰急了,斥他娘“我的事自己操心,不用你管,你哪有这烦!”他娘缓和了道“我问你,是你自己不行,还是看不上别个。我的仔又高又大,漂漂亮亮的,哪里不好?你要是嫌别个不好,那我这次帮你找的又比上次的不同,谢老四的宝贝女,门当户对,在机关上班。”诱劝儿子道“瓜子脸,皮肤雪白。”

旁边一些要看录像的人等着买票,笑着围了看热闹。崔杰发火道“我都二十八了,找老婆还要你管?”又求他娘道“求求你了,我还要做生意,明天再讲。”他娘等他收了钱,说“我也求求你了,就因为你都这么大了,快三十了,我还等着抱孙子,怎得不急!”拉着他说“我都约好了,明天见面,随便在哪里,什么时候。”崔杰软硬兼施,硬不肯。他娘急了,拿了柜子上的一本书死劲打他的脸和头,干嚎着说“我怎得了,养了个这么不孝的仔,你气死我了!”崔杰挨着打,用手挡也挡不住,不好则声,后来答应了,他娘才罢手,终于回去了。

夜色中灯火璀璨,录像厅稍远过去太阳广场那边晚上纳凉的人很多,多数在跳舞,有数百人,分成不同的群体,放着不同的音乐。又有打羽毛球、溜冰的,等车的等车,情侣的情侣。又有几个坐着擦皮鞋的,又有卖夜光棒、玩偶、气球、水果、小吃、报纸杂志的,也有拉皮条的,很是热闹。

一群五六人在录像厅门前招牌前看了看,徘徊着。崔杰忙出去喊道“来来来,进来,莫客气。”拉那几人的衣服。一人掀开布帘,道“你这里座位都满了。”崔杰道“开玩笑,人还没来,就没座位了?你跟我来,包你有坐,先坐好后买票。”引他进去。这一人进去了,另几人也就跟着买票了。崔杰安顿好,收钱后出来,先登了记。因是一百块的,没零钱找,跑到隔壁游戏店里去换,也没有。又跑到一家新华书店,仍没有,最后又跑了几家,才换成了。

回来找了人钱,出来道“这个新出的成龙的《尖锋时刻》,好多人早就讲了要租,我今日才找到。妈的,又是个翻版的,电影院偷拍的,妈拉个逼!”拿抹布擦了外面牌上的字,用彩笔醮了重写今日节目,写的多与实际内容不符。一个五金店里的小伙来租了本周星驰的《月光宝盒》后,又一个女医生带了儿子来还牒,儿子还要租李连杰的武打片。女医生问“你这里有没有《还珠格格》第五集呀?我几次重播都错过了。”崔杰道“电视连续剧我这里现在还没的。”那女的走了。有常来的三个学生小子来了,道“老板,只买两张票啊。”崔杰笑道“要的,只要你们肯来就行了,你们照顾我,我也就照顾你们。早几天都哪去了,怎连没看到来了?”几人道“有事。”进去了。一会一个出来道“哎,又看过了,李小龙的老片《猛龙过江》,你这里怎老是放现的,都老古董了!我出去耍一下,等下再来啊。”到旁边游戏店冰柜前买了支冰棒,进内打游戏去了。

崔杰给人安排完座位出来,兴高采烈笑道“哈,我刚才在后排竟捡到了五块钱。”像个小孩一样跳起来。邓天星道“不就是捡了五块钱嘛,哪有这高兴。”崔杰呵呵笑道“你们想啊,营业收入就是有一百块那也是该得的,这五块是捡的,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当然不是一码事了。这我就是打牌赢了钱,也要花这多心思,费这多苦功,还不得休息,哪有这好?哈,要是每天都能捡到钱就好了,这要是天天有,该是多少了?一天三块,一个月也是九十,快一百了,一年就是一千,相当于我一月的收入了。”邓天星道“天天有就好了!”

崔杰白净清秀,很瘦,常吃胃药。一时陆云选了几本牒子,也并未过游戏店玩游戏,先回去了。崔杰对邓天星道“凳子不够我就到对面那两家饭店去借了。嗯,他们饭店借你们的那几条凳子拿回来了没?”邓天星道“拿回来了,但你好像还有几条在他们那里。”崔杰道“我现在就去拿来,怎能老是让他们占我们的便宜呢,应该我们占他们才是!”去对面拿了回来。见邓天星从里面出来道“里面厕所的灯泡又被人取走了。”崔杰拍柜子气道“碰个鬼了,块把钱的东西偷了好几次了,他们就穷到这地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嘎!”甩帘进去看,又不能搜身,只得暗骂了几句,罢了。厕所里正臭,拿打火机闪了闪,放水冲着,出来道“这个水不能关,得冲它半个小时,里面好大个味,臭的要死!我再去买个泡子来。妈的,哪回给我捉到了,看我不打死他摆这里!那个烂水龙头也是,关都关不住,哪回真要找人来修了,一月流了我百多块,光水钱就出不起了。”

邓天星问“对了,上次到你这看录像向客人勒索抢钱的那几个虾子这几日还露面没?”崔杰道“还没看到。被他们抢了钱的那几个客人怕以后再也不敢来了。妈的,那几个虾子胆子真的大嘎,上回被我捉到,叫了人带了到局子里去,手都吊起来只准脚尖着地,警棍伺候了半天,不小心还把我手给打肿了,划不来。那几个仔子跪了求了我半天,我才把他们给放了,这下还敢来,抓到看我不废了他们一支手!”

有一客人出来道“老板,后排有个老头老是在摇椅子,撞得墙壁崩响,影响我们看录像,你去管下啰。”崔杰也正为此事忍着。那条长椅因断了一脚,才放最后排靠木壁放着,一摇起来木壁就响,声音很大。崔杰骂道“他妈的,这个老鬼是不是有病呀,来了几次了,每次都坐在这个椅子上摇,存心捣乱是不?”进去把老头提到马路上,当众骂道“你是不是吃醉了?吃醉了就莫来,我这一条椅子百多块,就你那个门票钱补都补不来。”老头是个瘸子,说话又结巴,声音很粗,力气也很大,要和崔杰扭着打架。崔杰也不打他,只是赶他走,避开他,道“真的是有病!”众人已围了十几个,道“这老头看来好像脑中风过,是有点病。算了,老头,人家青年人肯让着你就不错了。”那老汉因残疾,身子有些抖,又话说不清楚,只嚷道“狗崽子你打我,要的,要的!”众人问“他哪打你?我们都看到没。”他道“是在里面打的,拖我出来我还不晓怎个事。”崔杰微有脸红,道“我不过是抓着他衣服把他抓出来罢了,可能用力按了两下那是没错,哪个又打他了?”老头又找崔杰找了几回,被众人拦开。崔杰有些懊悔,回店里道“我先还以为他喝醉了,没看到这么个老鬼,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呐!”那老头仍嚷道“狗崽子,你等着,我去喊人来。你看啰,赌你走脱了!”到旁边游戏店打公用电话去了。

十来分钟后,他女儿女婿来了,女儿见父亲受欺负,又气又急,道“我伢他是有病,我屋里本来一般都是不让他出来的,有时候也给他走走,散散心。他偏又喜欢看个录像,来过几回,我都问了他,以为没事,才给他来的。哼,我屋就住在这附近,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好来欺负的!”那女婿沉着脸,与崔杰来理论,道“你莫看我岳父现在是这样子,他以前也是打过抗美援朝的,莫看他现在连讲话都讲不清楚,他脑子可清醒的很。他讲你打过他,那肯定就是你打过他。”崔杰仍辩解,说“没有的事,是他搞错了,我就拉过他,用力猛了点是有的。”那人蹲在地上人行道旁抽烟,等老婆陪岳父回去了,道“我丈人这回没事,也就算了,我也不追究你,你不过也就是个开小店的,也要安份点,晓得自己几斤几两!”站起来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三回 录像厅里(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