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回 天使舞团(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140次 字数:

一时有客人提出要求,说是要全员选秀了,店里便安排众人全在一楼大堂走台,连二楼的人也全都下来。这也有个名目,叫百花齐放。

不一会,众人在换衣间换好了衣服,便每两三个人都穿了相同的服饰,开始在大堂唯一的一个舞台上走台。只见同一组的人十几个的在舞台上站了一排,轮流上前走台,供客人们挑选,偶尔就有被挑走的。一时经理陈滔又领了一个客人向后台走来,进了廊道后,对众姑娘道“快,招呼客人。”众姑娘们都赶紧纷纷鞠躬道“先生晚上好,欢迎光临。”陈滔见鲁囡在跑,要去台上,斥道“别跑了,过来。来来,都站好了!”

只见一排站去,背靠廊道一边,竟有二十多个小姐,清一色的靓丽养眼,鲜嫩娇气,耀的人睁不开眼来。众人服装各异,有两个着蓝色海军夏日学生服,露着雪白的长胳膊长腿,脚上一双运动鞋。只胸口打着领带,上衣是个短背心,露出的胸罩撑起高高的乳沟,还露着肚脐。下身则是超短裙,裙下的美腿细长。都美艳之极,披着长发,满脸春色盯着客人。有三个是乳白色的低肩束腰及地长裙,裙料很轻很薄,胸部腿部都朦胧可见。头发都向后挽着,或是扎辫或是盘髻,脚上都着高跟鞋。有两个着天青色无袖露胸及膝晚礼裙,也是高跟鞋、长发披肩。有三个着米黄色空姐制服,倒没露什么,遮着长袖,胸前也被紫色内衣遮住了,只露着长腿,裹着薄薄的黑色透明丝袜。也是高跟鞋、披着长发。有四个着少数民族的奇异服装,却不知是哪个民族的,均露胸露腿,外露的雪白胳膊上戴了奇异的镯子和肩章。也是高跟鞋、长发披肩。有三个又除了粉红的无袖紧身衣、超短裙外,脚上是一对红色高跟鞋,一身红色衬的皮肤更显白致。有两个又只是旗袍…

陈滔道“怎么样,还不错吧?”客人问“费用怎么算的,要多少钱?”陈滔指了道“看腰上的牌号,五字开头的是五十,一字开头的一百,二字开头的就要两百了。”那客人仔细看时,果然见众人虽服装各异,腰间却都别着一个号牌,手上皆拿着一个手包。且这边尽头的第一名米昭开始报号了,道“您好五幺六来自湖南,小费五十。”微微侧身右手支腰屈膝一礼。第二名苏梳跟着报道“您好幺五六来自江西,小费一百。”第三名陶雪“您好幺五幺来自重庆,小费一百。”她特别漂亮,让人眼睛一亮。第四名莫云秀“您好二零二来自湖北,小费两百。”第五名柳榴“您好五五幺来自浙江,小费五十。”第六名王楚楚“您好幺幺七来自江苏,小费两百。”陈滔打断她道“你还幺幺七么,都两百了你还幺幺七么?”王楚楚尴尬了道“妈咪还没来得及帮我排。”陈滔手一挥“二幺七有么?二幺七没有你就二幺七好了。”接着众姑娘又屈膝报下去了。

客人问“这收费不一样,除了长得漂亮不漂亮一点外,还有个别的什么服务项目不同的么?”陈滔道“当然,五十的就是陪你喝喝酒,摸一下亲一下罢了。一百的都有艳舞,两百的就直接陪你做了,什么都可以做了。”手一指“不过她们有些是做的,有些是从来也不做的,最多帮你打打飞机。喏,这些手放前面的是方便的,手放后面的是不方便的。”那客人看了时,果然如此。又听他指着一人道“喏,梳梳我知道的,是个丝袜控,随身带着几十套丝袜的。那是她的特色服务,不另收服务费的。”苏梳羞的有点低了头。

客人又问“房费怎么算的,要先交钱么?”陈滔道“要的,要先买一下单,房费都是先交了后才进去的,买完单就没得退了。”客人问“多少?”陈滔道“总统间两百八,其他的还有一百八、九十八,都不一样的。”客人道“那你就帮我安排个九十八的好了。”上前去领了个姑娘,正是陶雪,她手是放前面的。客人带着她去吧台开房了,她忙欣喜的跟上。

客人边走边问“对了,你都有些什么特色服务啊?”她道“有啊,我们宾馆的那些服务项目我全都会的,但那要另外加钱的。老板,到了吧台我找她们要张价目表给你看看啊,都在那上面了。还有,有些项目是要工具的,你要点的话,我就还要先跑去拿东西了。”客人点头。

一时到了吧台,客人订房的同时,她果然问服务员要了一张表给客人。客人看那上面写着“金陵宾馆性趣宝典:一、细节服务:1无微不至:帮客人点饮品,调空调温度,打开洗浴间。2善解人衣:主动帮客人脱鞋子、脱袜子、脱衣服。3轻声细语:主动温柔地向客人介绍各种服务及流程。二、诱惑宝贝:1性感的艳舞,要做到身无寸缕,倩女勾魂。2根据客人喜好用强奸式或口爆式做爱一次。三、冲凉服务:1鸳鸯洗头:调好水温,双方同在浴缸里,再帮客人洗头。2玉指沐浴:用按摩式帮客人打沐浴露。3波推龙身:趴在客人身上,用沐浴露,推遍全身。4泡沫风情:全面乳推、臀推、手打一条龙服务。5飞龙在天:波推,从脚上开始往上推,臀推、手打。6飞龙在地:波推,从头上开始往下推,臀推、手打。7唇唇欲动:吹箫,口爆,精子必须射进嘴里,用温水含小弟弟一分钟。8完美风暴:双方冲干净后提醒客人小心地滑,扶客人上床。四、水床服务:1泡沫之夏2碧波荡漾3天使之吻4一举两得5媚娘乳汁6风情万种7出水芙蓉。五、床上前面服务:1十指弹琴2千丝万缕3推波助澜4十指连心5手洗龙门6乳敷龙脚7龙腾四海8九凤销魂9红杏出墙10美不胜收11海底捞月12星球大战13月下吹箫14排山倒海。六、床上后面服务:1丝丝入扣2妩媚妖娆3芊芊玉手4波涛汹涌5双峰阻路6温柔万分7太极八卦8虎口拔牙9猛龙过江10逼上梁山11鲤鱼翻身。七、龙凤椅服务:1银蛇狂舞2龙凤呈祥3勇往直前4怀中抱月5后发先至6飞黄腾达7风雨同舟8真心面对9前仆后继…

另外又有些工具的介绍,如冲凉凳、双飞沙发、红床、龙凤椅等。客人不过随便看了几眼,便问吧台的服务员“你能给我开发票吗?”秦贞道“小费没有发票,房费可以开发票。”客人不高兴道“你就不能把小费开成其他名目吗?餐饮、住宿、卡拉OK都行。”秦贞无奈“那好吧。”

旁边还有一位妇女,只见身上都是卡地亚的名表、各种名牌化妆品、名包等。手上拿了一大把只在“经手人”、“验收人”等处签了名的空白报账单,此时就在吧台这里随便填起了金额,边与宾馆经理陈滔讨价还价起来,只听陈滔叫她“丘主任”。原来这女的是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接待办的,因利用她们单位公务接待之机,在此私报虚账,来向酒店换发票来了。因她已来过好多次了,税点从最初刚来时的15%早已降到了5%,这回是要更进一步。陈滔便做了主,挥挥手给了她4%,亲自看秦贞开好了发票给她,陪她一起出去了。来到宾馆外停着的一辆劳斯莱斯前,这就要三百多万呢,把个陈滔羡慕的不行,真是有钱人啊。一时两人都进了车,等监控照不到了,那丘莉方递了个红包给他,又等他下了车,方笑着开走了。陈滔自回店里。

不知不觉已经六点多了,临近夜场,除了下雨天,店里一直是组织少数几个人到宾馆大门外去做节目宣传的,为即将开始的演出争取票房,雷打不动。今日就正是轮到方莲等几人值日,便叫了王楚楚、葛菲、冯岚三个一起出去。另一边方莲等几个转了一圈才找着几个保安,冯岚指着道“就你们三个吧,又要搬东西了,开始卖票了。快点,别瞎磨蹭了,妈咪在叫了。”那三个保安忙跟了过来。一同上了七楼会议中心的工具间,保安队长唐剑带着两个队员帮着几个姑娘拎了几个折叠桌椅,对她们道“我们走安全门下去好了,今天人多,电梯不好走,速度慢,莫被陈经理撞到了。上次走电梯占了通道才堵了一下,她们九楼的告到老总那里,曾总把陈经理训了半天的。”冯岚道“又走楼梯呀,那会累死了。”懒洋洋只提了一个惠普麦克风就跟在后面,正把电池口挡板拆开,安了两节南孚五号电池上去。唐剑叫道“小姐,你们能不能多拿点东西?不然等下轮到我们又要上来多走几趟了。”看看另几人。方莲显然怕走楼梯,正在楼梯口扶着扶手在脱高跟鞋,一手各拎着一只,准备赤脚下去。王楚楚拎了个子弹头电插板,正把线拉起来。葛菲还好,抱了个广告易拉牌卷筒。冯岚笑道“我们抱不动的,你要把我们累死?谁叫你们是男人呢。”唐剑道“不用别的,就像小菲那样也行,多带几个易拉筒下去也好的。”又对方莲道“你是不是脚痛?怎么不休息呢,要不要我背你下去?”方莲道“不用,谁叫轮到我们值日了。”

冯岚在旁笑道“唐哥,我也穿着高跟鞋,也最怕痛了,你怎么不背我呢?”唐剑道“那不行,我东西还这么重的。”冯岚道“那我不管,你对别人那么好,怎么对我就不一样呢,当我是哪根葱哪根蒜了?男人不能说不行,说了就不是男人,听了陈经理这么说了吗?东西你等下再来拿好了。”唐剑被她缠的,只能放下东西,笑着背了她,道“那等到了下面楼梯口你就下来,莫再耍赖了。”冯岚笑道“我晓得的。”趴在他背上,回头对几个人笑着,故意晃着两支脚。一时下到一楼,出了宾馆门口,众人先把易拉筒拆了,把广告牌支起来架好,才开始搭台子。几个保安跑了几趟,东西才全部弄下来,又在一楼大厅牵了根电线出来,连了音响。一切准备就绪,几个舞女去更衣室换好了服装,出了宾馆上台表演起来。

只见几人都只穿了三点式,粉色金边的胸罩,窄窄的裤衩,身后一件薄绿披风,再有就是一双高跟鞋了。在台上扭曲摆动,展示动人的身体。此时天色已经微暗,华灯初上,天上星斗可见。明明是在闹市中,可是身在夜色朦胧里,望向灯光暗影处,却给人一种十分安静的奇异感觉。

台下渐渐聚拢了一些路人,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只见台前早已拉起了高高的横幅,上面写着“沙漠绿洲激情舞蹈天使表演团”,两侧两条短幅,写的是“红遍大江南北”、“莫不裙下臣服”。四周又摆了很多广告牌,都是美女像,中间一幅最大的,是这几周的红牌。此时这红牌彭小兰已经出来了,正坐在宾馆门口等着人买票收钱呢。台上冯岚站在几人中间领舞,正手握无线麦克风卖力打广告卖票“各位帅哥,抓紧了,赶快了,抓紧时间买票。”嗓子有点发干,咽了口唾沫“外面看不清,里面才能看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外面只是皮毛广告,里面才是真材实料。我们的小姐又骚又浪又开放,大骚小骚为你发骚。”

又指着台下一人笑道“大哥,我瞧你眼冒绿光,像要吞了我似的,妹妹害怕呢,你就别瞧了,要瞧到里面去瞧好了,里面可有胆子大的!”说得围观的众人哄笑起来。被她开玩笑的那人却只笑笑,并不作声,又等了一下,果然给她面子,到宾馆门口买票进里面去了。此时宾馆的后门已经封闭,只有前门可以出入,几个保安守在门口左边,右边则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彭小兰坐在那里。只见她也是三点式加个披风,只是颜色不同,紫色金边的。此时买票的人虽不很多,也不算少,也有女的买票进去看的。只是大概生意并不能让她满意,或是每天一样的工作让她缺乏兴趣,她与台上的几人并不协调,坐在那里一脸的麻木,没有什么表情。

台下的音响继续放着热歌伴奏,台上的舞蹈渐渐劲辣起来,冯岚的声音在马路上飘飘荡荡“各位抓紧时间买票了,犹豫六十秒,错过了大饱眼福的机会,晚看五分钟,浪费了一个精彩节目。心动不如行动,赶快买票了,十块钱一张票,又便宜又实惠。少喝一瓶酒,少抽一包烟,包您满意了。机会错过就不再来了啊,赶快了。我们是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最新节目呈现,震撼性登场,绝对的精彩表演,现场真人秀,小姐大比骚。张大您的眼球,美女为您现场跳脱衣舞,不骚可退票,包您大满意,过足瘾了啊。空调现在为您开放了,早买早去前排了,可以凑近去看了啊。真真实实,包您看清楚了啊。舞蹈精不精彩,全部看小姐,小姐好不好,全部看美不美了啊,小姐美不美,全部看大腿。改革春风吹满地,吹开肩来吹开背,只要春风继续吹,下面风光更美丽。我们堕落天使脱女舞蹈团每天六小时排练,集众地名花,扬赤裸天意,让您感受像天堂一样温暖的感觉…”台上仍在吆喝着。

河岸边又响起了汽笛,渡轮在缓缓驶离河岸,晚间的河风吹来,让人格外的舒适凉快。只见那桥上一片通明,路中一条亮着车灯的汽车长龙,在夜色中如同一条飘来飘去的彩带,如梦如幻,分外迷蒙。周围也是高楼林立,一个个像小方格子一样的房间里也亮起了灯火,被河光映照的一片璀璨,美仑美奂,恍若仙境一般。原来这秦淮河边,太阳广场的尽头,就是一座本地有名的酩酊桥,意为每到夜晚,人们都要大醉而去,不醉不归,说不尽此地的繁华富贵。除了那夫子庙,整个南京城,别的地方再也不能比这里多了一个人去!

这时只见宾馆大门口停下辆大巴车,车厢外两侧写着“中国青年旅行社”,从车上走下十几个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导游戴着小红帽,右手举着一支小旗,其余都是游客。司机自去把车停往地下停车场去。客人早已都订好了房间,此时拉着密码行李箱进宾馆,虽然有行李生上去,但仍人手不够。保安赵亮便也上前帮忙,主动过去帮一个男的客人拉行李。男的忙道“谢谢。”进电梯时,赵亮故意落后了一点,道“等一下。”那男的一回头,赵亮就塞给他一张卡片。男的也并不吃惊,看也不看就塞进口袋里。那卡片是个折叶,上面有赵亮的电话姓名,也有介绍三楼小姐的真人相片,个个貌美如花。有身材、年龄、学历,以至擅长的哪种服务手段等,详细之极。赵亮介绍成功一个就有二十元提成可拿,实际收入比他保安工资高出三四倍了。至上了八楼,赵亮帮客人把行李箱拉到客房门口后,仍坐电梯下去了。

刚站岗了一会,就见宾馆老总陈总的司机王鸣出了来,见了赵亮,上前打着招呼,笑道“赵哥。”拆了包刚买的红塔山香烟,敬了赵亮一支,自己也点上。赵亮笑问“怎么,今天没事,又跑出来逛了?”王鸣道“老总一时半会用不到我,便出来逛逛,一天不是在车上就是在楼上房间里,没下地走路了。”

只见路旁一条宠物犬跑了过去,没见主人跟着,王鸣笑道“这是在这里,要是在乡下,我和我那几个哥们就专门逮狗,看到了就连不的放过。”赵亮问“你以前是在哪开车啊?”王鸣道“我原来给别个开大货车,开了那么几年,A照B照都拿了。那大车开了么个几年后,再来开这么小车,都洒洒水的事。就有个不好,越开越快,想慢都慢不下来,全习惯了。这有个什么转弯、堵车的,想怎样钻就怎样钻,分分钟就搞定,连不像别个要等个半天。”赵亮笑道“是的,那全是大车子练出来的。”王鸣道“不过以前开大车时也有个不好,那时候帮别个送货,往广东、山东,有时候北京这些地方跑,晚上好多地方车都没的停,停马路边给交警捉到了就记一次黄牌,罚两百块钱。”赵亮道“哦活,这罚的恶。”王鸣道“就是,赚还没赚到这个钱,都给他罚了。不过罚款都算了,就这个记牌记不起,记的人没办法。一年内累积达到了十二次就直接吊销驾照,一月达到了三次那就三个月不准开车,车都没的开,这还做什么啰?又不能坐吃山空,总得吃饭吧,这不是让人想死的事?哎,讲实在话,现在这么小车我也不想开,没怎做守。哪里都一样,就只跟着老总后面跑,有时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潇洒玩乐也有我们的一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二回 天使舞团(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