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回 相思泪里(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324次 字数:

一会又传来消息,说是贵宾区的包厢坠红尘里出事了。原来今儿坠红尘里来了几个男的,都是黑社会的。早在走台之前,妈咪就已叮嘱过众人“今儿包间里来的客人来头太大,你们都给我聪明着点,莫得罪了客人。若得罪了,可谁都救不了你!”所以今儿众陪姐们都特别的温顺,让喝就喝,让摸就摸的。出来混的都知道,在这里赚钱可以,但这种黑社会老大绝对不能得罪,一旦得罪了,一辈子就都完了。一时众人唱歌的唱歌,倒酒的倒酒,坐大腿的坐大腿,哄得客人们都高高兴兴的。一来二去,卖酒的业绩不错,服务员唐茜都连着好几趟到吧台帮客人们催酒去了。

只见隔着一条走廊,整个二楼被分为了东边和西边两个区,与东边的普通区不同,西边的全是贵宾区。那边人虽少了一点,不如东边热闹,但每一间房若来了客人,老板都不敢马虎怠慢,命人细心的接待,丝毫不敢得罪了客人。与普通区的不同,那边的包厢不仅每个都有普通区大包厢的两三个那么大,且装修的特别豪华,价格也不是普通大包厢黄金档的每小时二百九十八了,而是五百九十八。

且与普通区来的只是些有钱人不同,那里面还不是有钱就能进得去的,得持贵宾金卡。而贵宾金卡在店里还不是光有钱就能办的,要有身份有地位,里头接待的都是市里头有头有脸的尊贵人物。就连挑选服务员,那边也与普通区的不同,要求特别严格,不止脸蛋漂亮,身材也要一等一的好。且那边的工资比普通间的每月多了一百,小费也高的多,运儿好,一天就能有个五十、一百的,极为了得。又每个人只管着一个包间,活儿少,因此普通间这边不知多少人都想去。这些端茶倒水的小姑娘们,不知有多少时常倚着栏杆望着那边,心里面也不知有多少斤的羡慕嫉妒。就仿佛朝鲜的北边,在夜里漆黑一片,却隔河望着繁华热闹的南边。

但那边规定也特别的严格,服务员进去之后,都必须是跪着的,不像普通间,站着或蹲着就行。刚才服务员唐茜就无论是进来、出去、给客人斟茶、倒酒、点烟、点歌,就都是跪着的。又因她那薄薄的工作服勾勒出她美好的曲线,且裙子短,一跪下去就露出了底裤,让客人们忍不住不时瞄上几眼,使她十分尴尬。但店里就是这么样,服装一件比一件暴露,你要么就穿,要么就不要来上班了。

原来这唐茜不但人长的漂亮,志气也高,今年才刚二十,现正在参加成人自考,如今已考过大半门了。她是外地人,住的又远,为了省钱租在了偏远的市郊,上下班很是辛苦,众服务员们都很佩服她。店里陪酒的本就漂亮,像服务员中刘佳、朱芳已经算很漂亮的了,但如果不化妆,跟她们比还是比不上。但店里却有两个比一些陪姐还漂亮的,就是唐茜和宋娇娇,全店里也就只这两个,就都在贵宾区。且唐茜不止脸蛋儿好,身材也好,细细条条高高瘦瘦的,一米七几的个,在店里都极为难得。四个月前刚来应聘时,便被陈经理一眼相中,安排到了贵宾区。这自打她来了以后,莫说客人们都喜欢她,就是老总陈平、经理陈滔等店里的人,也都想打她的主意,莫不想跟她睡一觉,或是包养上她,但她从不肯同意。这个世界上本就有那么一种人,不为钱财所动,就是跪着讨生活,也绝不做人情妇,被人包养的。

结果客人里那个老大喝醉了,紧紧低着头盯着唐茜下面看个不停,顿时让她红了脸,忙换了个姿式,侧着腿对着另一边。结果那老大又趁着她递杯子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要她上前陪酒。唐茜忙吓的挣脱了,低着头道“场子里有规定,我们服务员不能陪客人喝酒的。”那客人哈哈大笑起来“这容易,我给平哥打个电话,让你们老板来跟你说,好么?”

牛皮不是吹的,一会竟真打通了。陈平连个屁也不敢放,虽不至于说就要让她陪客人喝酒怎么的,但连连嘱咐她千万不要得罪了客人,莫逆着人。这回若是哄的这客人开心满意了,回头他就给她奖励,一千、五百的都行。但唐茜哪敢答应,她又不会喝酒,万一醉了,在这么个地方,想想都知道后果!这种事她又不是没见过,那些个陪酒的,一些刚来的,好端端的就让人给糟贱了,事后都没法儿找人诉理去!

此时那老大见她依然不答应,便不高兴了,大着舌头道“干脆点,开个价吧,直接说,你一夜多少?”唐茜顿时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来店里三四个月了,头一回遇见这么不讲理的人,忙一个劲的摇着手儿“我还没男朋友呢,从不做那个的。”客人是真喝多了,抬手就是一巴掌“少他妈跟我装!没男朋友怎么了?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钱么?”又指着众小姐们“你们这些服务生、还有那些所谓的只坐台不出台的,都给我听着!你不就是个逼么,只要给足了钱,你不就照样陪人睡么?妈的,叫你们在老子跟前装!”像是发起了疯癫。

这个耳光着实把众陪姐们都吓懵了,谁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这里不是那种小黑场子,从不缺小姐,一个不肯做,总有大把大把的美女等着被客人挑走,客人完全没必要动手用强的。可众人又都记着刚才妈咪说的,便都不敢上前相劝。

这个耳光打得实在是太狠了,只见唐茜半边脸都肿了。她心里极为想逃,只是不敢,不由自主就在那发抖。客人是真醉了,又问“你是成心不给老子面子是不?”唐茜一边哭一边抖“不是不给面子,是真的不做,我从来也没做过的。”那其他客人也没一个人上前相劝。那老大打了个酒嗝,指着她鼻子又问“再问你一次,你做不做?”唐茜只一个劲的摇头,像拨浪鼓似的。那老大起身骂了一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就泼在她脸上,酒水顺着往下淌,顿时就把她的衣服淋湿了。她被酒迷了眼,呛得直咳嗽,忙用手去擦。酒水湿了衣裳,紧紧的贴在身上,露出里面的肌肤来。只见她的肌肤像牛奶一样白,满屋子的男人顿时都直了眼,盯着直看,吞沫流涎起来。

那老大更是没能忍住,一把就拉了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沙发上。这一下,众陪姐们更傻眼了,有几个忙想跑到包厢外去叫人,但另几个男的显然不是第一次遇着这种事了,立马就有几人围了上来。他们都是黑社会惯打人的,吓得几个陪姐立马就不敢动了。那老大把唐茜按在沙发上后,就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又一拉胸罩,里面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唐茜吓得尖叫,鼻涕眼泪一起乱流,惨不忍睹。但包厢里音乐声音大,隔音又好,只要门不开,里面无论发生什么,外面也是听不到的。那老大一手捏了唐茜的乳房,一手就开始扯她的内裤,一拽就拽到了大腿上。唐茜又哭又叫地扑腾,两条腿乱踢乱踹,吓得小便都失禁了。那老大把她的内裤拉到了脚腕上,就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了,边醉了吧唧跟同来的几人说“把她们都带出去,先到别的包厢里等我,我完了事就过去找你们。”

唐茜嗓子都快哭哑了,急急忙忙冲着一个陪姐大叫“彩云姐,你别走啊,救救我啊!”这时有个陪姐叫芊芊的,也是傻了吧唧,心眼儿实,脑子一热,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说“求求您饶了她吧,她只是个倒酒的,真的不干这个的…”话没完,就被旁边一人打了她一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的,被拖了出去。原来店里有很多陪姐都说自己是个大学生,什么艺校美女、外国语学院的校花之类的,其实都是假的,都是为了抬高自己身价胡吹的。小姐们自己敢吹,外面不明就里的人跟着瞎捧,有些客人就信以为真了。这芊芊就曾吹嘘过自己是美术学院的,不过那是妈咪主动给她上的包装。她那会也是因为家贫,只念过高中,没能去上大学,一直深以为憾。因见唐茜读书上进,就算是个自考的,也很是羡慕,便主动跟唐茜亲近。那会唐茜刚来时,房子还是她帮忙找的呢。又因为她是个坐的,收入比唐茜跪的高很多,因此处处照顾唐茜。芊芊是她在店里用的化名,她本名叫聂彩云的,告诉了唐茜。唐茜平时极省,除了买书不省外,穿的衣服都是在动物园批发市场那边淘来的。本来她骨子里也是个极骄傲的人,平常最看不起这些坐台的,只想着等自己熬上几年,将来拿到文凭后再去找个好点的工作不迟。但芊芊对她好,她心存感激之下,便也对芊芊极好,两人关系极为亲密。

一时几个陪姐都被拖出去后,锁了门,那几个男的转身进了旁边一个空着的包厢后,便不再管她们了。

芊芊吓的浑身发抖,另几个姐妹拉了她几次才把她拉起来。一时陈经理赶来了问怎么回事时,她才赶忙拉住,哭哭啼啼地把事情说了一遍。陈滔听完后,挥挥手道“谁也别多管闲事,里面的人你们惹不起,都给我回去!”芊芊道“里面出了那么大的事,你都不管么?她又不是出台子的。”陈滔道“管什么管,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惹恼了他,打个电话叫上他那几个兄弟过来,就是我们陈总都得趴着,何况是我!你就老实给我坐你的台去!”说着就安排众人重新去别的包厢坐台,或回休息室去。

一时回到休息室,众人都议论开了。米昭叹了口气“唉,这种情况以前也碰到过,我来了这么两年,以前也碰到过一次,不想今儿又碰上了,也算她倒霉吧。唉,那次也是个服务生,也是被关在包厢里,里面四五个男的,据说也是来头不小,好像还是哪个市人大代表的什么亲戚,喝得就跟个王八蛋似的。听说那天她也是跪在地上求他们,可那些个畜牲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根本就拦不住。一开始也是叫得跟杀猪一样,后头就没动静了,等那些男的全都走了,我们进去一看:天呐,她光着身子横在沙发上,人都傻了!沙发上一大滩的血。陈经理看了,立马就叫了几个保安拿了一块桌布,把人一裹就从后门抬出去了。后来回来后听保安说,是送她上医院去了,伤得很重,那里都撕裂了,得动手术。后来她家里人来了,一开始还闹,闹不了几天,等那几个人赔了一笔钱后,就不闹了,不了了之了。打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来过了。”苏梳道“谁呀,我见过么?我怎么不知道。”米昭道“你没见过。经理跟妈咪都打过招呼了,那个人不许问不许说,谁问了说了,就给她好果子吃。”柳榴道“她家里人都不报警的么?”米昭道“还报警?报个屁警!要报警店里能答应?老板第一个就先灭了你!到这儿来上班的,从第一天起,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再说了,那样的人,就是报了警也没用的,警察也根本管不了的。他们都是特权阶级,比黑社会还黑,就是警察来了也得低头,也得规避。”

这时从坠红尘里被一同赶出来的另一陪姐丁珮道“哎,她也是傻,其实客人一开始也没怎么着,只是要她陪陪酒而已,是她自己不肯,才得罪了客人。要我讲,那样的人就不能当面拧着他,尤其是人多的时候,你一拧着他,岂不是让他当着那么多人没了面子?不找你茬才怪?所以才发了飚,不依不饶的还要搞她。哎,到底是没见过世面,阅历浅,脑袋不会转弯,怪得了谁呢!”

此时离出事已过了十几分钟了,只见贵宾区一个服务员袁姗姗跑了来“坠红尘的门开了,那些客人都走了,唐茜没事。”说着,只见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保安把唐茜送了进来。原来这休息室是专供小姐们休息化妆用的,平常服务员除了打扫卫生,都不准进来,服务员是没专门休息的地儿的,今儿情况特殊,唐茜也是第一次进来。只见她眼睛都哭肿了,鼻涕眼泪一顿乱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也全撕烂了。见了众人,更是伤心“呜…”的哭起来。后面还跟着宋娇娇、钟玲玉等几个平常跟她关系较好的服务员。另有袁姗姗等几个在休息室门口探头探脑向里看呢,不敢进来。此时芊芊忙问“小茜,你怎么样了?”唐茜嘴唇犹在发抖,哆嗦着道“是有个客人,别人都不管我,就只他帮了我,是他劝了那个人,才放了我。”说着就只是哭,众人都忙劝解。

原来客人里也还是有好人的,跟店里老板陈平关系一直很好,刚才陈平已是打过电话托付过他了。他见自己老大醉了,出来混也不能老是这么得罪人,得靠朋友互相帮衬,便劝止住了。

此时丁珮拉了唐茜过去她身边坐下,帮忙擦着眼泪,道“今儿算你运好,没真个出事,要真个出了事,还不知怎么样呢。我在这儿待了这么几年,这种变态的也不知见了多少!有的喜欢把人吊起来搞的,有的喜欢在人乳房上烫烟头的,又有的喜欢让人给他们当众口交的,还有的特喜欢几个人把你带到没人的地方玩轮奸的,就喜欢着新鲜花样儿!你今儿幸好是没碰着那么的人,不然就是一早被一群人给轮奸了,也没人敢去救你!”米昭道“你说的玩轮奸那是假的,那是出台子的,她是个服务生,怎么比得?”又转头对唐茜道“你在咱们这上班,别说是在包厢里被人给强奸了,就是被人杀了,或者半路上被人给抢劫了,警察来了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最后大都要不了了之。在警察眼里,咱们这儿的人就都不自爱,命贱的很,死了活该!多死一个少一个,省得给他们添麻烦,谁叫跑到这儿来上班来了?再说了,来这儿的人多数用的都是化名,有的连身份证都是假的,流动性又大,他们就是想查也没法儿查。只要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时间一久了,最后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以前这儿也不是没有过先例的,很出名的一个案子,咱们这儿过去挺红的一个花魁海玲姐,不就是在自己的家里被人给杀了么,到现在案子还没破呢!”

同一条廊道上,离休息室不远,会议室里妈咪还在给众人开会呢,正道“你漂亮得能把人迷死也好,不漂亮也好,都要打扮的妖艳一点,暴露一点。这个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男人都想看多一点,你穿的那么厚,鬼才点你!我们一切工作的中心,就是千方百计让客人多点酒,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这一点我只对你们新来的说的,老的倒不要我去说的了。光靠唱歌、跳舞,我们赚不了钱,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靠顾客的吃喝消费,这一头占了百分之七十。其余的像表演个节目啦,跳个脱衣舞之类的,那都是扯淡,纯鸡巴骗人玩意儿!”拍拍手“包厢费也就是收个水电费,连成本都不到。你自己就是赚了再多小费,发了财,但酒水这一块没上去,店里没赚到钱,你也给我滚蛋!店里不白养你,业绩上不去你人就给我下来!打量包你吃包你住都不要钱?谁要是再让我听到讲又是胃疼又是肝脏不好的了,那就不要来上班了。占了茅坑不拉屎,留了你不是个人才,反倒是个祸害!不过话又讲回来了,你要是能多卖点酒,那提成又高到你下巴都掉下来,收入个五六千那是家常便饭,就是一万也不是不可能!”后排有人冷笑道“还一万?能保了一两千就不错了!”

蓝娟装作没听见,继续道“另外,上下班也是,只能走停车场的后门,不能走前大门。你打扮的这么妖艳,很容易引起外边人不好的怀疑,会影响到我们形象,有的多管闲事的还会乱报警,这以前也碰到过。再有,我们是有自己的专用卫生间的,严禁使用顾客的,抓到一次罚一次!虽然讲我们都要定期检查,身上没病,但顾客不相信,我们也没办法。”

众人都默不作声,听她又道“最后,就要说到你对他服务这块了。我们店里还是很人性化的,没有强迫什么的,再说这个逼也逼不来,我们都做回头生意,还是要靠你自觉自悟的。你要不做呢,就要学会分辨客人,把那些肯定要做的给让出来,让别人去做,莫耽误了店里生意。要是来的是生客,进了包厢才提要求的,你能换的就赶紧给他换个人,问他愿不愿意出两个人的台费。他要不好换呢,你也最多就是让他摸两下,这也是免不了的,你也没掉一块肉,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你跟他说你不做的时候,一定要让他高高兴兴的接受,不能得罪了他。比如我们这里是高档场所,不是那种黄色场所,他要说他原来来过,不相信,你就跟他说你是新来的,还什么都不会,有些事还不习惯,是坚决不做的。这样他还觉得你冰清玉洁,说不定还喜欢你,下次还要找你。”听下面好些人都笑出了声,她可能自己也觉得说的有点可笑了,忙咳嗽了声,才又道“这也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要觉得怎么说好,就怎么说,原则只有一个,就是不能得罪客人。其实男人来这里都是为了找乐子,其他的都是虚的,没一个不想那事的。你只要打扮的好,人又长的好,是男人就想碰你一碰。所以下面我们就来讲讲那些肯用心钻研业务的人要注意的事项了。玲玲,你讲一讲我们在包厢里有一些什么特色服务,哪一种客人最喜欢点,又为什么?你分析分析原因,然后再讲讲你为什么能做的好,也让大家分享分享,互相之间学习一下经验。”武玲玲不过是在座里卖酒业绩稍好一些的,站了起来低了头道“就是波澜壮阔啊、珠围翠绕啊、翻山越岭啊、柔情蜜意啊、轻声细语啊、千手观音啊、洗面奶啊、金三角啊、口爆啊,这些是地下的,还有床上的…”妈咪摆摆手“你就讲包厢里的好了。”武玲玲显得愣了一下,有点尴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惹的众人笑起来。特别是有几个新来不久,才两三个星期还很多都不会的,更是吃吃的笑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一回 相思泪里(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