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回 休息室里(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342次 字数:

潘静这时手往上一指,道“你们要讲我们不好,那她们三楼的才更不好呢,好些人根本就没的人身自由。像我们妈咪好歹还是个女的,她们的却是个男的,还是个纯黑社会的。每天不分昼夜地做,大部分的钱却都让她们杨经理给拿走了,所有赚的钱,老板才抽到三四成,下剩的全在他手里!”米昭道“哪里,她们倒有钱,是我们的好几倍了,不比我们才一两千,她们五六千是没跑!”潘静道“你怎么不讲她们日子多难熬呢?我听得她们赵楠姐讲,她们每天来了就先得刷牙、洗澡、推粉,然后所有人都裹着浴巾站一排,等她们主管挨个儿检查,完了才能进场上班。她们主管还动不动就骂人,比我们妈咪还厉害,她们上班都争分夺秒的,生怕迟到了挨骂。而且她们跟我们不一样,人身安全老板是不负责的,全是她们杨经理一个人在管,貌似由场子里提供食宿,实际上老板是不负责的,也是他在管,打着店里旗号罢了。哎,听她们赵楠姐讲的也实在可怜,哪里是为了自己在赚钱,简直就是在供他们挥霍!她们那每个人都拼命的讨好杨经理及他那几个手下,每天除了给他们洗衣服、做饭啰,晚上空闲下来的就还要抢着跟他们睡,目的就是为了把那些人伺候好了,好把本该属于她们的那份钱还给她们。”米昭笑了道“你这么说那我可郁闷了,我们妈咪是个女的,她也不是同性恋,我就想跟她睡,把我那份钱要回来,还没人找去!”

潘静又道“我听得说她们有几个年纪特别小的都是从外地拐了来的,被强奸了后不敢报警,就自暴自弃了。还经常几个人抢着要在床上伺候杨经理他那几个手下,自己几个人之间争宠争的厉害,相互算计、打架。”柳榴问“她们又分不到钱,争什么争呢?”潘静道“争了少挨打呗!你不晓得,对待她们,稍有不听话,就只是打!除了怕影响生意,身上不留下疤痕外,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他们那几个人睡自己人又不戴套,好些人都有了严重的妇科病了。又都变态,个个玩多了玩厌了,就喜欢性虐待。手、足、口、肛、胸、腿,每个人基本都被他们玩儿过遍了,有的烦了厌了就喜欢玩新人,还天天嚷着盼着叫他们杨老大给他们找新人呢!”

柳榴叹道“场子里有红床、凤求凰、红绳子等这些特色项目,大到项目类别,小到具体流程,都包括了在内。比如先走水罐,然后乳推,再用酒精擦洗肛门,然后毒龙,然后用嘴,然后用足,然后任由摆布等等。一个钟四十至六十分钟,收费两百,提供的服务有吹、舔、摸、推、做爱,最便宜的全套服务就是这样了。消费高一点的如冰火九重天、烈火骄阳、风花雪夜等等这些,加了一些辅助器械和特别玩意儿,更是变着法儿让客人们玩开心,玩尽兴。我们不是也要求都要会么,比她们又能好到哪儿去?就算一开始不会,等待的时间长了,过不了几个月不还是要学?除非不待在这里。客人们是人,我们就都不是人,只是工具!”

米昭道“无所谓,走就走吧,反正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潘静道“走了上哪找工作去?你又没读过什么书,又不会手艺,打工没力气,做生意又没本钱,去租个商铺吧,租金一次要交一年,就要交个十几二十万的,你交得起么?就算找了份新工作,现在干其他的普遍一个月也就几百来块,根本就不够你开销的。我记得你每月都要给家里按时寄一千的,你要离了这里,上哪找钱去?不做这个,你又还能干什么?”米昭就低了头不说话了。

忽听外面一声铃响,众人都忙朝那面玻璃墙望去。休息室属于那种金鱼房,墙外能看清里面,里面却看不见外面,只是个大玻璃镜子。此时众人都忙整理好衣裳、头发,坐的端端正正的。等了半天,却没见哪个工作人员来叫她们,便猜不是没挑上,就是按错了,便都不以为意。

一会又有一客人喝醉了酒,和彭小兰拉拉扯扯走了进来,边骂道“婊子就是婊子,装什么清高,只要有钱就什么男人都可以来插你的逼!他妈的,你还觉得自己挺骄傲是吧,当小姐还当出名了还!”众人不知何事,纷纷转头看去。原来这彭小兰是店里数一数二的红牌,不但脸蛋姣好,更是身材火辣,性感撩人,且打扮超前,言语活泼,最是惹人垂涎。就算现在生意清淡,客人找她也还是要电话预约的,放在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更是提前个三五天,也不一定约的到的。如今这客人就正是没预约,又想让她陪酒而难偿所愿的,此时喝多了酒,在这撒泼。因是熟客,店里不方便得罪,要是生涩些的小姐,早有经理或主管出面解决了,因是彭小兰,知她自有手段应付,便交给了她自己处理,没想如今反吵到这来。此时这彭小兰只是冷着一张脸不理那客人,极力摆脱他。

众人也上前相劝。那客人本已醉了,听了好言便又高兴起来,笑坐在了沙发上。一时与众人聊天时听苏梳说在中华门还是哪哪买了个房子,又听蒋晨曦说这个月收入好,才十来天就有一千多了,便笑道“你们还真是有钱啊。”苏梳笑道“哪里,我们哪能跟你们比,你们才是真正的财主!”蒋晨曦也道“就是,我们哪有什么钱?要说有钱,我们老板才有钱呢,几个场子加在一起,连卖些名烟名酒那些,一宿就挣好几万了。”客人只待了一会便又出去了,彭小兰这时才怒着骂道“还什么老板了,装你妈的逼!我们台费都给不起,还在那里装!”

因烟抽完了,问蒋晨曦要烟抽。蒋晨曦见自己身上的拿不出手,忙向胡蓓蕾问烟。胡蓓蕾的烟倒挺贵的,一包95至尊就要一百多块钱的,她也是穷潇洒,钱没什么钱,烟却要抽最好的。

只见领班王丽忽然进来,冲众人嚷嚷“快,有客人,来几个姑娘,都走台了。”问“武玲玲呢?有熟客翻她牌子,人还没来么?”苏梳一边打牌一边回头道“在开会呢。”王丽道“还在开会?三天两头开会,开个什么!一时以为没客人,一时来了又忙都忙不过来,不存心添乱么!”一些新来还不久的都赶忙坐好了,不敢再歪坐乱靠的了,几个熟惯的则上前打着招呼,叫着“丽姐”。她问过金梅,知道妈咪意思后,便让把那新来的也带上,让她先到包厢里去适应一下,熟悉熟悉环境。一时凑了七八个人一起去了。休息室里还剩了好些人,虽然个个也都想去,但客人不点名,众人就一直都是轮流的,便只得留了下来。

众人一起跟着去了包厢相思泪,只见客人一共有六个人,全是男的。金梅因要带新人,被安排着也跟了进来。此时短短几秒内,众姑娘们都想方设法吸引客人们注意,好被选下来陪酒。通常情况下,一晚上都只能做一单,因为客人们都是黄金时段来,凌晨才走,轮不到第二轮。虽然一直没轮上能往前排,但总轮不上偶尔打白板也是有的,无人愿意。只见众人都穿着十分暴露,这里竞争十分激烈,毫无底薪可言,走台又是门技术活,一些新来不久还什么都不会的,一时只恨不得脱光了给客人看。金梅还好,这回第一个就被点上了。领班王丽便在客名薄上记上“相思泪”,下面记上“金梅”两个字,又在牌名薄上把早就罗列好的一大堆名字中把她的勾了。下面都早就填好了日期。金梅忙一拉沈薇,又对另一人道“大哥,这个妹妹才第一回来,可清纯了,让她陪陪你吧。”这个客人戴付眼镜,二十来岁,很是斯文,见沈薇清秀,便同意了。潘静忙拉她在客人旁边坐下,让她给客人敬酒,道“快叫大哥!”沈薇因什么都不会,明显的与众不同,只穿了件松长衬衫和一件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颤颤魏魏端了酒,手都在那抖呢。

结果客人只选中了四个人,其余的都被赶走了。王丽急忙叫人回去再叫人,傅红菱、柳榴等只得回去说“客人不要我们,要求换姑娘,再要两个。”正说着,只见王丽也回来了,道“别急,再多去几个人,让他们自己多选选,别又挑不中,倒来骂我了!”结果又去了后,客人仍说不好,反不如前面的,便又叫了前面的人回去,两拨人聚在一起重新选了一遍。这一次总算挑好了,没有再换人了。

只见桌上摆了份粉红的康乃馨、一个果盘、一份卤味、一份干果拼盘和一些小吃。旁边还摆满了绿色的啤酒瓶,能有二十几瓶。地上也是一地的空酒瓶子。

只见金梅正在和客人玩大冒险,两人猜拳,输了的要听对方命令做一件事情。一时金梅输了,客人笑道“说‘我爱你’。”金梅嘻嘻笑着说了。到客人输时,她笑指了他旁边另一客人道“去骂他‘他妈的’。”那客人很无奈。另一客人直翻白眼,哭笑不得。这客人抱拳道“老赵,对不住了。”骂了一句,其余众人都笑起来。然后又客人输时,金梅一挥手“去,亲墙壁二十秒。”翻身起来,笑跑到墙角,拿口红在墙上画了只母猪,笑指着说“来来来,就亲这里。”众人又笑起来。一时轮到金梅输时,那先被骂的客人便忙凑过来在这客人耳边出着主意。这客人连声说好,跟金梅说了后,她万般无奈也只得同意。只见客人从桌上拿了瓶矿泉水用双腿夹在胯下,得意的看着她,连番招手“来来来。”金梅无奈,只得趴着去把那盖子咬开,喝了一口后,又翻身起来拿了话筒大声说了一句“郑总的农夫山泉有点甜!”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沈薇和客人在玩数青蛙,她连这个也不会,客人教了她几遍后,她才会了。只听客人先叫道“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呀。”她则叫“两只青蛙两张嘴,四只眼睛八条腿。”客人又叫“三只青蛙…”依次类推了下去,说错的人罚酒。因她不会喝,客人喝一杯时,她只喝一小口。

傅红菱则在陪客人玩小蜜蜂,她虽第一回虽没选中,还好第二回选中了。只听两人都笑道“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呀飞呀飞呀…”手中猜拳时,猜赢的一方做着打人耳光的动作,口中发出“啪啪”的声音;输的一方则做挨打摇头的动作,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猜的一样便都做亲嘴的动作,口中发出亲嘴的声音。动作或者声音出错的人罚酒。

潘静在和客人玩俄罗斯转盘,六个杯子依序放好,然后摇骰子,摇到哪个点数就按顺序喝光哪杯酒。如果本来是空杯的则有权加酒,随意加上多少。

米昭、胡蓓蕾两人的客人则在摇骰子对赌,都极为专注,对另一边沙发上坐着的两人也不怎么理会。

不一会儿玩的兴起后,客人们就不像一开始那么斯文,开始动手动脚起来。只见金梅二十一岁,身高一米六五,长的挺漂亮,穿着红布鞋,一件露胸吊带裙,露出大半个雪白的乳房。客人借着昏暗的灯光,紧紧地搂着她,她虽偶尔躲着,却并没能移开,渐渐不能拒绝。一会儿道“别只光着喝酒了,我来给你表演个高山流水吧。”客人道“好。”金梅一指地上的啤酒箱,笑了道“你要给点彩头才行,要喝点酒,就把这一箱下剩的喝完吧。”客人低头一看,只见里面还剩了五瓶,忙摇着手“这喝不完,这哪喝得完!”金梅扑到他怀里,打他“不行,喝不完就不许你走,非得喝完了才罢!”客人大笑起来。

看着她一连倒了四杯酒,一瓶啤酒很快就倒完了,然后右手四个指缝各夹起一个杯子,四个杯子连成了一条直线,嘴对着最近的杯子慢慢倒了下去,酒从最高的一个杯子流到下一个杯子,渐渐的都喝完了。她因一只手拿着四个杯子,有点抖,让酒泼出去了不少,完了笑问“怎么样?”客人鼓掌大笑“好。”

又兴致高涨,喊了沈薇、傅红菱、潘静的客人都过去,四人一起围了金梅,每人各拿了一杯酒轮流往她嘴里倒,看她蹲在圈子中间,张大嘴后仰着表演源远流长呢。金梅一连强撑着喝了十几杯,到实在不行了才罢,客人们都极为夸赞,欢声笑语的。

她那客人是个生意人,做服装的,等她起来后,又摸着她的脊背笑道“你这身材要是穿上我们今年夏季的新款女装,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又摸着她的胸帮她介绍了一款新款胸罩,完了道“来,你内裤尺码多少,给我量一下。”金梅吓了一跳,笑道“干嘛,量它干嘛?”客人道“量好了看哪款适合你呀。”金梅两手揽了客人脖子撒着娇“不量了,又没围尺的。”客人双手揽了她的腰“哪要尺,我只用手一丈量就晓得了。”说着就蹲下掀她裙子。金梅呵呵笑着,只双手抵了他的头不肯,稍微拒着,道“不要。”客人笑道“来嘛,乖。”

一时量过后,客人道“只这么干看着没劲,不如你胸罩脱下来,让我摸一摸,我给你二十块小费,怎么样?”金梅娇笑道“又要被你摸,又要被你脱的,才二十?不行!这钱赚的好辛苦呢。”客人笑道“不还没讲完么,你下面再让我摸一摸,我再给你二十,然后你自己数着,每拔一根毛下来,我再给你加一十。”金梅故意吓得蜷了身子,挡着胸和下面,道“不,好吓人呢。”惹的客人哈哈大笑起来。金梅爬到客人身上,拉了客人耳朵,扯了客人头发,道“你太坏了,是大色狼,大变态,这个我不玩。”客人搂了她笑道“那你新近又学会了什么,有什么更好玩的没?莫像上回那样,又没意思了。”原来这竟是她的一个熟客,时常选她。又笑问“从上回也有好段日子没来了,想我了没?”金梅勾了他脖子道“想你?给的小费又少,人又坏,才不想你呢。”客人道“今儿只要你乖,少不了你的。”金梅端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客人,一杯自己喝了。

客人喝了酒后笑道“其实我最喜欢的不是你们陪我,而是你们这的一些端茶倒水的小姑娘子从来都不让人摸的。我说你们不让人摸,我就偏偏要摸一下,就你们不做这个的摸了才有意思,要做这个的我还不想摸了,没兴致了。摸一下就换瓶酒,提成好几十块了,比你们这些正经陪酒的还来钱快,你讲是不是?”金梅笑道“那是,那我们可辛苦多了,你都摸了我多少下呢?要都这么算,那我们可都发了!”客人大笑“就是,我一算给她听,她也讲对,只是到摸的时候又只让摸手,不让摸奶子,那我要着你干什么呢!一瓶酒就抵了一天工资了,都不肯,这不傻么!”金梅点头道是。一天的收入主要是靠小费,酒水的提成倒是小头,她知道客人习惯会给她五十,达到了她的平均水平,倒也不是很担心。

傅红菱二十岁,也很漂亮,穿着件旗袍,领口开的很低,袍底一边的开口也深深到了臀部,露着长长的大腿。只见客人摸着她雪白的大腿,不时还想把手伸进她的大腿内侧时,被她拨开了。看得一旁的沈薇浑身不自在,有点哆嗦,紧紧盯着旁边自己那客人。还好那客人早与她说好了,倒没动她,只是仍心里打鼓,一动也不敢动。

潘静二十二岁,人极瘦,是众人里最瘦的一个,像是只有骨头。穿的也是极少,勒着薄薄的丝袜、超短裙、纤巧的紧身衣,分外清秀。她以前也是这里的一个服务员,因跟男朋友吵了架,打了胎分了手后,一气之下便做了陪姐。此时她那客人也是对她动手动脚的,摸完大腿又摸胸脯。且要求两人划拳,客人输了喝酒,她输了就吻客人一下,然后给客人喂酒,把酒含在嘴里,嘴对嘴渡到客人嘴里去。一会到她喝多了时,不敢再喝了,便道“大哥,稍微歇一下吧,我给你来一个波涛汹涌吧。”客人答应了后,她骑坐在客人腿上,用两乳乳沟挤压住一杯酒,然后用双手挤胸,慢慢把乳沟中的酒杯中的酒喂进客人嘴里去,客人兴高采烈的。一时等她表演结束后,便仍要她喝酒。她只得赶忙劝道“我不行了,真喝不下了,再你也别喝多了,听你说你还开车来的,那等下回去还得开呢。”客人道“你这里不是有代驾么,怕什么。”潘静道“那明儿你还得上班呢。”客人大笑“不妨事,今天归今天,明天归明天。老子这个人就是这个好,就算喝了再多也没事,只要等到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自然好了,万事没有!怎么,不给我面子,看不起我?”她十分无奈,只得喝了。然后客人赶紧给她斟满“来,再喝最后一杯,我先干为敬。”干了一杯。她只得又喝了,结果客人反反复复都说是最后一杯,她也记不清究竟是第几个最后一杯了,拒不了,都喝了,结果她就真醉了,胃里恶心的直想吐。客人还直夸她好样的,是个真英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回 休息室里(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