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回 休息室里(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223次 字数:

包厢区的灯光十分幽暗,廊道上每隔了一段距离就有一个供应物品的储物柜台,隔壁廊道里佟霞刚去给最近的一个加点了一盘芸香,就见这里陪酒的金梅走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一个姑娘,像是新来的,佟霞并不认识。

金梅容貌秀美,一袭白裙,脚上一双平底布鞋,走路无声,一路走来在向没人的包厢里看呢。与服务员们不同,她们陪酒的不用穿着统一的工作服,都是各种色彩艳丽的打扮,让佟霞心里十分羡慕。问“你找吃的么?”金梅道“哪里敢吃,等下就要开始表演了,我跟她们中午饭都没敢吃饱,肚子早饿瘪了。你这有没客人没动过的,拿点什么吃吃也好的。”

佟霞指了一个空包厢道“你不早来,两个包间里还剩了好多东西没动,一个刚收了的。喏,这个里面有你最爱吃的开心果,你快进去吧。我帮你在外头看着,你只注意莫被走廊上的监控照到了。”金梅探头进去,问“在哪呢?你放心,你只把灯关了,哪能被照见呢。”佟霞手往桌上一处一指“喏。你快点,我帮你在外看着,要有人来了我就咳嗽。”金梅点头,进去时,见桌上果然有许多水果干果等客人未动过的,便捡了些干净的吃起来。

佟霞在门外道“想想你们也可怜,为了表演饭都吃不得饱,跳起舞来又那么耗费体力的,倒真难为你们。”金梅道“可不是呢,一旦客人们来了就得表演,没得个歇,非到散场了才罢了。就只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还是个空闲时间,但又不能真个的喝醉了。要是没来呢,晚上却又那么难熬,就只大家窝在一起抽烟打发日子,每天昼伏夜出的不规律,我脸上都起了青春痘了。”佟霞问“都过了青春期,你怎么还生那个?”金梅道“可不是呢!”

见有主管从那边廊道上过去,佟霞忙挺直了背,并着脚,站好了些,等走了,才又道“我听到讲,你们好多人都在闹饥荒,互相在借钱用,主要是化妆品那些个东西太贵了,才半个月不到就又花了一千多,省不了钱。怎么会那么贵呐?”金梅笑了道“嗐,你不晓得,她们都传用的差了,人老的快,怕死着呢。”招招手“来,你先莫站了,先帮我揉揉肩吧,身上好酸的。”

佟霞心里虽不愿,面上却不敢不听,只得上去道“怎么了,又哪里不舒服?”扒开她肩头看,只见到处都是贴膏药、拔火罐留下的印子,只是没有一个是露在衣服外头的。金梅回手摸索着道“就这里。哎,换衣间里环境太差,隔不了音不讲,还不通风的,我们下了台都一身臭汗,只吹了电风扇才凉快,不患上风湿病就不错了!”佟霞边帮她捏着边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哪能不吃苦呢。对了金姐,我听她们讲,你等人睡了后还自学一会英语的,都学的怎么样了呐?”金梅摇摇头有些茫然“也不怎么样,我也讲不清学英语是为了什么,现在又用不上,但将来肯定有用吧。”她今年二十一岁,中专毕业,学的是幼师专业。曾当过一年幼师,但七百块钱的一个月,抵不了这里的两千,都三倍了,便辞职来陪酒了。干这行已经两年了,在这个店里也一年多了。

佟霞又问“表演还没开始,她们那几个来了那么早,又不到下面陪酒,等客人,在那后面干嘛呢?”金梅懒懒道“打牌吧,输了的就下楼掏钱买些吃的来充充账。哎,她们一个个懒的,都老大不小了,还只净顾着玩,哪里顾得赚钱?以为下面没怎客人,一个个闲的都轮不到她,除了熟客来找,才应付点子外,像都还没玩够似的!不过今儿我早来了,在下边都坐了半天了,也没见轮到我的,倒是待会儿领舞时要多卖会儿力气,多讨点儿赏,不晓今儿会得到客人们几个花环,要多了点,提成倒够我好好去吃顿饭了。”

只见她后边跟着的那姑娘显得有些紧张,一直左顾右盼的。原来刚来找工作,因妈咪简单问了几句后,自己还有事,便让金梅带她先到休息室里去休息一下。一时金梅跟佟霞告辞后,仍往前去,边走边问她年纪等话。她告诉了,原来叫沈薇。又问“姐姐贵姓啊?”金梅笑道“我免贵姓金,你只叫我小梅就好了。”沈薇见她穿的衣裳时髦鲜艳,质地昂贵,一点不似自己穿的穷酸样儿,便不由的抬不起头来。一会又问“休息室是专供我们休息的么,难道不能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么?”金梅看了她一眼,笑了一笑没有说话。

不料路上竟碰上位她的熟客,喝了酒,不由分说就拉了她抱着乱摸一顿,半天才挣开,甚是讨厌。旁边的沈薇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拐了七八个弯,才到了休息室,隔着老远,就见门外不少人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有的还喝多了酒,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及进了门,只见房间里很大,靠走廊一边的整个墙壁都是一块很大的玻璃镜子。一见了金梅进来,有几个跟她打起了招呼,却对沈薇并不理会,依旧在做着各自的事情。沈薇见人多,更加紧张起来,靠了金梅带着她,才敢在沙发的一角坐下。这时才突然感觉到她们身上散发出香水味更加浓郁刺鼻,又各式各样牌子不同,呛得她简直快要透不过气来。

房间里声音有些嘈杂,众人聊天时,各地方言都有。只见一个姑娘皮肤很白,很是漂亮,脸上妆扮精细,身上衣着时髦,正站在别人后面看人打牌。此时转过头来冷冷瞟了沈薇一眼,问“这新来的?”金梅点了点头“妈咪没说,只说先带进来看一看。”米昭问“那她今儿就打算上班?”金梅道“那哪能呢?瞧她这身打扮!不换身衣服,化化妆,能去走台子么?”米昭道“三天两头就忙着招新人,想干嘛呢?生意又不好,我们自己都没客人,还只招人抢饭吃,难道想把我们都饿死不成!”

她旁边潘静正对着大玻璃镜子在化妆,这时转过身来拉了她一把,悄声道“小声着点,在开会呢!你只小心着点,莫被她逮着你,逮着有你好看!现在生意不好,她火气正冲着呢。招了人来又没底薪,只拿提成,她干嘛不招?不招白不招!刚刚她进来就把那些业绩差的全叫过去了,只差没找着你呢!”米昭就吓一跳,到门口向会议室那边张望了一眼,回头道“发神经,原来生意好的时候,天天忙的要死,现在闲了,又没事找事,天天训人训的要死,就不让人清闲过一天!”潘静道“要清闲么,回家清闲去!她和老板都是要赚钱的,养了你,你就得听她的,管你死活!”

这时只见一个姑娘进来了,脸红红的,像喝多了酒。旁边另一姑娘忙跑了过去,问“红菱,你就做了一回生意了?”傅红菱点了点头。另一姑娘叫柳榴,满是羡慕之色,道“今儿可还没到天黑,你就又报上了名了。昨儿我可是等了一宿儿的班,都没轮到我的。”傅红菱问“昨夜里我三点才散的班,出来回休息室里没见着你,你要没的班,那是早走了?”柳榴长得比傅红菱稍差一点,瓜子脸,脸上有点雀斑,点着头“十二点半要再没客人,通常就没怎么人了。昨儿我是等到了凌晨一点,我才走的。我那方向还有趟夜班车,最后一趟是一点半的。”傅红菱点头,听她凑近了又问“得着小费了么?”傅红菱道“得着了。”从兜里掏出张票子给她看,是张五十的。柳榴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接了过来“这么多!我一夜熬奔到头了有时才十块,就破了庄顶了天了也才二十,你是哪里发来的横财,怎么就比我强那么多?”傅红菱低了头轻声道“没呢,我做了服务,他才多给了点呢。”柳榴便问“什么服务?”她却不说了,只轻轻点指了自己胸部两下。柳榴会意,便不再问了。

只见傅红菱穿的是件旗袍,虽身材娇小,脸蛋却很妩媚。突然捂了嘴,像要呕出来,忙又忍住了。柳榴忙帮她捶着背,问“喝了几瓶子,就这样?”傅红菱闭着眼喘息了阵,脸蛋憋得更加红晕,头枕在台子上歇息,道“喝了十几瓶,还好都只是水酒,没有白红,要不我都出不来了。我上卫生间都连着上了几趟了,去一回掐着喉咙吐一回,去一回掐着喉咙吐一回,就这样还一直没缓过来呢。”柳榴把那票子塞回她兜里“值了,是我要得这个钱,就拼了命我都干呢!”两人是同一时期一起来的,有两三个月了,却独她一直业绩不好。

这时又有两个姑娘一同进来了,一个醉的厉害,走路都不稳,靠另一个扶着才没趴下去。却手里也是举着张钞票,甚是高兴,在那跳着叫着“妈妈的,想泡你娘又不想给小费,你娘有那么好泡的么?这下好了,奖单到手,又没费多大劲儿,你娘这个儿子真没白养!”

另一个直个劲儿叫她别瞎说,看叫人听见!自个却一个劲地抹眼泪水,哭个不停。金梅上前问她怎么了,她方哭道“董总来了个朋友,我是头一回才见,我不知道他那么爱玩。他叫我跟他赌钱,我没钱,他就叫我输了脱衣服。我看他那牌我不会,便不陪他玩。结果他就说我不给他面子,要打我,被董总劝了,才放了我出来。”金梅问“他喝了多少呢,醉了么?要醉了还好,要没醉,跑到妈咪那告你一状,你就有得罪受了。”这姑娘哭道“我又不认得他,哪里知道呢,我要认得他,我早就陪他玩了。呜…”

因房间里有人在打麻将,金梅便拉了她去看,又劝了两句,她渐渐方止了哭。

只见牌局的这把却是蒋晨曦赢了,莫云秀、苏梳、胡蓓蕾输了。苏梳气得骂道“妈个逼哟,逼了老娘戴套,差点就胡了,结果又是衰神!”胡蓓蕾边洗牌边笑道“急什么,你不戴,就让你老公戴去!下一盘说不定就中了,进了洞你还不爽呢!”说的众人都笑了。几人都莺莺燕燕的,衣着光鲜亮丽。打牌时手机都放在桌面上,个个都是iphone4的。

胡蓓蕾又叹了口气“嗐,昨儿为了多要酒,我就又故意在酒瓶里剩了酒,趁着客人没注意,就往茶几下塞,结果又被那客人给发现了,不依不饶的罚我酒,害的我昨晚一晚上都在那吐呢。”苏梳笑道“藏酒那也得看人,视客人脾气儿,不是每个包厢都好藏的。”胡蓓蕾气了道“那也没法,得管客人要业绩,逼急了,兔子还咬人呢!像早几天我为了多要小费,就又编了瞎话哄人,不知怎么回事,就也被那客人给逮着了,说他认得我,说我一年中说姥姥死了八次,爷爷长了十五次癌,这些他全都知道了,结果我都成了他们包厢里的笑话了。这些客人怎么会知道呢?还不是哪个人偷偷告诉了他的,这不是在发神经,抽羊癫风么!打量别人比她拿的多,见不得人有钱,自己是个短命鬼,心里龌龊,就也成心想害人呢。做人要厚道,人在做,天在看!”蒋晨曦道“你酒不喝酒,倒专下狠心骗人,回回都那么讲,不露了马脚倒奇了怪了。”胡蓓蕾道“场子又没规定不准哄人,我又没业绩,不得钱,也就只能拿自己说说事了。况且这也没什么,她们哄的比我还多呢,就不兴我向她们学学样了?早两天妈咪还在讲我呢,讲我客损做的不好,没有达标。”

苏梳问“她怎么讲的?”胡蓓蕾道“讲我胆小,包房里的《顾客须知》都白贴了,其实那根本就不是贴给顾客看的,而是贴给我们看的。价目表上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各种设备损坏了就要赔:垃圾桶二十,烟灰缸四十,沙发布一百,红酒杯二十,麦克风一百五,电视两千,音响五千,还有空调、衣架儿这些什么玩意的。叫我故意假装着和客人亲热接吻,在他们摸我的时候挣扎一下扭动一下,趁机打翻个烟灰缸红酒杯呀什么的,要么就不小心把麦克风从桌子上摔下来。咱们店里的麦克风你们还不晓得?都经过专门设计的,一摔就坏!然后就在客人结账的时候要吧台找他们赔,收入咱们和老板五五分账。妈咪还说其实最好赚的就是帮客人们打飞机了,让他们都射到沙发上,然后就说弄脏了沙发布,叫他们赔。一般客人们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哑巴吃黄连,不会计较的。”苏梳道“这种事我可做不来,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胡蓓蕾道“打死也别承认呗,怕什么!”

这时只见业管部的人突然来了,在门外探头朝内找了一下,对柳榴道“主管叫你呢,要你过去一趟,刚去楼下没找着你,原来在这里。”柳榴原本正与傅红菱聊天聊得高兴,此时垂了头,没精打采起来。众人也都怕业管部的人,都默不作声,等走了,米昭才道“还没到月底,就叫人过去干嘛?”潘静道“训话呗,谁叫她业绩差,这几个月总排在倒数的,不找她才怪了!裴管又不像原来董管的,几乎天天都要找人问话,不是突击考试你业务水平,就是要你参加培训。”米昭道“动不动就拉人培训,关在房子里两个人做什么呢,尽揩人油么!”

柳榴十九岁,今天穿了件粉红色的连衣群,显得娇俏妩媚,此时已是无奈到了主管办公室里。裴主管五十多岁了,倒还慈善,先让她坐了,给她倒了杯茶,道“小榴啊,你来了也快三个月了吧,怎么销售这块还这么低啊?老是上不去!凡是你的包房,酒水消费总比别个低了个三四成。我给王丽打过了好几次招呼,她都老说你是新人,要我多担待,你到底还要我担待到什么时候去啊?”柳榴低着头不说话,涨红了脸,心里十分忐忑。

裴主管又道“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观察期、适应期呀这些什么的也早就都过了,再有王丽又老说你只是天生不能喝酒,其他的倒学的蛮快的,有前途,我前段日子才一直没来找你。我倒奇怪你既喝不了酒,当初干嘛就非要到这一行来?现在我再给你两个月机会,你要再没起色,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老板那里也要交代,你也不能总是业绩差,叫我为难吧?我也算对你仁至义尽了,你转行也罢,另谋高就也罢,只下回再莫让我再看到你了!”柳榴只低着头憋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

一时回到休息室,便哭了起来,众人忙都安慰。柳榴哭道“离了这里,再到哪儿去呢?”米昭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换个场子再干这一行呗。”金梅道“这里要混不下去,那别的地方就更混不下去了。我们这里还好,不要交台票,不像我原来待过的其他一些场子,有的还是每天都要先交了台票的,等没拿到小费了才退还。有的甚至还是月前就提前交了一月半月的,到查到哪天你请了假了没来上班了,再退给你。”柳榴道“那样的地方鬼才去呢!”

米昭道“完不完得成任务我倒不管,只管着自己能拿多少小费。像我们这么好不容易才来了个客人,店里规定的台费就要二十,从我们小费里扣。客人要多给点呢,我们还能赚点,要不多给呢,我们就只剩这么点了,一晚上才二十,店里还对半分,就又抽走了十块,这不叫人不活了么!”金梅道“那也没法,这十块是公司管理费,且要是业绩好,里头还要抽出一大块给领班奖励的,丽姐平常待人都那么好,谁还不乐意交么?再讲了,每个场子都一样,又还有个什么地方是不用交的?”

又对柳榴道“你要聪明点,要将客人的电话留下,不光他在这里时要对他好,就他不在的时候,平常也要跟他多沟通沟通,没事的时候还可以请他出去喝喝茶。客人们不会在乎你这点小钱,会千倍百倍的回报给你,来这里的都是大哥,大把大把的往外撒钱,只为博红颜一笑,要的就是面子。”柳榴点了点头。

米昭嗤笑道“那又有什么用?不管业绩不业绩,关键还得看你自己一晚上能拿多少小费,得多少钱。像她们机灵点的,一晚上多串上几个台子,就可以捞好几倍了,只有倒霉蛋才打白板。店里虽明令禁止了串台,但规矩只是规矩,你只要跟妈咪关系好就没事,妈咪都会帮你稳住,你要是两边跑,只出去前跟她打个招呼就行了。”

柳榴叹了气“钱不钱倒罢了,只要妈咪不来骂我就行了,妈咪好凶的。还好我这个月暂时还排在中游的,你们不晓得,上个月小囡为了不排在末三名,硬是自己掏钱买了酒,挤掉了小玉,排在了倒数第四。还好差的本就不多的,只花了两百块钱,但她自己本来就没钱,一整月里一千二都还不到,这下日子更难过了。”米昭道“这不傻子么,自己小费赚的个辛苦钱,充这个好名声,是我哪管它呢!”柳榴道“赚钱是不错,但总好比整天被妈咪盯着骂呢!”

米昭道“要说我们坐个钟那么辛苦,其实都给她做了,要没了她,没准我们还能直接从老板那里拿到六七成呢!现在说着是五五分、四六分,其实谁都拿到了?有时坐了一天才一个台,她都找个理由把钱给扣了,三七分都不到!且多了一层人管着,没的自由!”潘静嗤笑道“你做梦呢,不她管谁管?难道老板还来一个个的跟你打交道不成?”金梅笑道“我就还好,都拿到了,反正也从没出过什么事情。”米昭道“我们哪里是出什么事情,不过是她看我们不顺眼,故意刁难罢了。嗐,今儿我就在这里说点实话儿吧,咱们有那脸蛋格外出众的,或者身材超级火爆的,或者床上功夫万里挑一的,都得注意着点儿:客人点她钟趋之若鹜,频繁成了她的回头客,她还高兴着呢!成了老板的一棵摇钱树,老板不无所不用其极留下她才怪了!不是暗下毒瘾儿,就是二十四小时派人盯梢的,要不就大把大把的扣她钱,说是代为保管的,她还没见过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回 休息室里(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