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回 午间幽事(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285次 字数:

大厅里只见三楼的赵楠忽然下来了,见了众服务员也没说话,径直进了厨房。她身上粉香扑鼻,眼睑上假睫毛长长弯弯,描着眼影,双眼皮是手术割过的,稍微有点画眉。因常去美容院保养,脸色很白。唇膏淡红,白牙也是定期在医院整洁过的。瓜子脸型,乌发朝上盘髻绕到脑后,很是美艳。一件淡紫的蝴蝶花纹的连衣裙,有着玫瑰露的熏香。脚上一双精致凉高跟鞋,脚趾甲上涂了炫彩色油。手指甲上也是,却长了很多,是接上去的人造指甲。脖子上挂了串贝壳的项链,右肩后隐隐露出一支淡淡的梅花刺青来。对女厨师姜彩霞道“你在呀,我来一份卤牛肉打包,这是我要的,你多放点儿料。再来回锅肉和盐水鸭各一份。”坐在了旁边一条板凳上等。

姜彩霞道“你怎么自己来了?点了东西,难道还没人给你送上去么?”赵楠道“客人们点了菜,我也正好想点东西吃,就下来了。先午饭也没吃个什么,口淡淡的。我点的东西要你做的才好吃,我怕她们又哄我,只得自己下来守着你才是。哎,今儿我值白班,十点钟守到现在,连中午吃饭也没下来,半天都没透风了。”从兜里掏出包五台山浓咸西瓜子嗑了起来,吐的满地都是。姜彩霞笑道“你也是个刁民,本来我就不忙,也被你们瞎起哄的忙死了!今天怎没看到你穿拖鞋了?倒蛮正经了。”赵楠站起来背对着她,把屁股一翘,裙子一撩,笑道“你看,我穿了什么?”姜彩霞笑着呸道“该死了,大白天的你怎么连个裤衩也不穿,也不怕丢人!”

赵楠笑着坐回去,翘着二郎腿,懒洋洋道“不就隔了层楼嘛,我一会儿就上去了。刚跟客人事情还没做完,他倒想起吃东西来,真是个怪人。你们东西又送不进去,还得我自己出来领,不如下来了。等下上去了裤子要是穿了,还得再脱,不是麻烦嘛?你瞧,我胸罩戴了的,还算正经吧。”嘻嘻笑着,扯了肩头系绳,露给她看。又道“哪里就被人看见了,我们这里女的多男的少,就你们厨房里也是,男的没见着几个。再讲了,这一路下来要有哪个客人看见了,我还多做回生意呢。”笑了几声,才又问“对了,你这里有酒吗,给我灌几口漱漱口,刚被那客人咬了我舌头,嘴都疼了,一口蒜味儿,难闻的要死。”姜彩霞道“就只有炒菜用的料酒,案桌上酱油旁的那一瓶就是,你自己拿吧。”赵楠斜着起来去拿了,到水槽边抿着吐了两口。姜彩霞见她还喝了一口,便道“你莫喝醉了,到时候发酒疯,可没人扶你回去。”赵楠回头道“笑话,这点子酒也能把人灌醉?我们三楼的哪个不会喝酒?就原来不会的现在也早会了。昨天我还和人拼洒,一个人就干了半瓶轩尼诗,外加五瓶啤酒的。”看了瓶上的说明书“瞧这上面写的,也不过才八度的酒精,五十二度的茅台我一个人也能干掉大半瓶。”

这时一些菜已烧好了,一盘白切鸡、一碗酸菜鱼汤、一碗猪血粉丝汤、一碟酱爆螺丝、一碟盐爆花生米。伍春燕对谭桂花道“你去拿两个托碟来,我托这两碗汤过去好了。等下你自己带个托盘再来。”谭桂花应着,边把其余的菜端放在托盘上,又去拿过碟子,两人出厨房往包间方向去了。姜彩霞回头对赵楠道“你等着,我先做你的,过两分钟就好。小黄,你先把你楠儿姐的菜切了配好,我马上下锅了。”后边配菜黄原应了。赵楠道“不急,真够你忙的。”一会赵楠的也好了,卤牛肉、盐水鸭两个冷菜,不过一个回锅肉要下锅而已。等打包好后,赵楠拎了到收银台付款去了。

洪雯收过钱,见大厅里此时没多少客人,只朱芳一个人站在楼梯口值勤,显得静悄悄的。自己无事,便绕到了厨房外,探头向里张望了一眼。洗碗打杂的张翠抬头见了,笑道“傻子,看什么呢?”洪雯道“厨房里热死了,外头凉快,你也不出来坐坐?”张翠道“谁都像你一样,收银员都有个坐儿?我才忙了半天,才刚坐下,不好好歇歇,跑了外面去,不又都得站着!”洪雯笑着进去,到一排冰柜旁,打开一个,见里面都是些冻制肉类鱼类,都是杀好的,有的肚内塞着冰屑。道“牛腩在哪儿?早起那个牛腩粉真好吃,就是肉太少了,我想吃牛腩。”翻找起来。张翠道“你莫乱动,我都放好了的,排骨归排骨,蹄子归蹄子,鱼头归鱼头。卤牛肉是和卤鸡腿放一起的,在左边第二个柜子里头。就你嘴馋!像没吃过似的,你就撕吧!摄像头就在这边,你也不怕照见?记着,牛腩也罢,鸡腿也罢,全鸡的就莫撕了,留个瘸腿一下子就给人看出来了,也不晓是哪个,尽做这些不靠谱的事!”洪雯笑道“我晓得,拿的时候会小心的,用身体挡着,再装着拎袋辣椒粉过去好了。”说着果然撕了块牛肉藏在衣服底下,又在旁边拎了袋干辣椒粉去给灶台旁的一个钢罐里加满。厨房里另有别的厨师和配菜见了却见怪不怪,并不过问。张翠道“你只小心,去年武玲玲还在这里的时候就被抓住过一回,奖金扣除外,还罚了有一天工资的。”洪雯头也不回“那都老黄历了。”弯了腰蹲在架子底下吃起来。

厨房里没有空调,只左右两面墙上各安了四个电扇,一齐摇头,开最大档在吹着,仍显得有些闷热。虽然苍蝇、蟑螂都不见闻,但为了以防万一,后面的墙角里仍放了灭蝇糖纸、樟脑丸、灭鼠药及捕鼠器等。只见配菜黄原正从冰柜里拿了一袋圆柱冻羊肉,开了三菱切肉机,切起肉来。机器有些老旧,有时切不到肉,他只得右手用力压着顺势推着,才好了些。他热的短袖下汗水涔涔渗出来,背上全是湿的。一会切完肉,用个八仙过海花纹的碟子盛了,拿几根芹菜丝、香菜叶放肉上,端了去给厨师灶旁案上,懒洋洋念道“涮羊肉一份。”把新写来的菜单子压在夹板上夹好,以备对账。又对洗碗的张翠道“干锅没了,你先洗几个出来吧。另外煲仔、柳叶碟、八角盘也都快没了,你也洗几个,田鸡也帮我杀四只来。”张翠只得转身去了,边抱怨道“哪里忙的过来,也要我有四只手就好了啰!”找了装田鸡的水盆,上面用网兜罩着,捉了四只摔地上砸晕了,才封了袋口,找剪子破了田鸡肚皮,掏干净内脏给黄原送去,又忙了去洗碗。

黄原把田鸡又洗了一遍,扔黄沉木砧板上切了几刀,盛在一个七仙女彩绘的碟内给厨师送去,又念了一句“干锅田鸡一份。”回去再切起鱿鱼来。把鱿鱼摊开,里面来回都切成细格花纹状,又不把鱼切断,完了一个个扔在旁边一个小塑料篮里。打着呵欠,没精打采的。旁边案上还有一张面饼,和了点香油,饼上横了根擀面杖,一旁一摞捏好的生饺子及一堆未切碎的葱末。案下一台长风榨豆浆机,旁边一盆清水里净泡着绿豆,显然是未干好的活儿。

那边灶台边上案上排好的菜有些是炒好了的,分在一边。有些还没炒的,另外一些隔了远的本就是冷菜不用炒的。厨师姜彩霞正把一个菜炒完,倒在了旁边案上一叠碟子的最上一个空碟内。又把这个碟子挪开,把锅子放水槽上一架,放水冲着。见没人来给她帮手,只得自己在这份干锅田鸡上加了点香油、香菜末。再拿大竹筒刷子在菜锅里一刷,就把锅往煤气灶上一放。火一直没灭着,按着旋钮把火加大,烧干了锅,大铁勺子往油罐里一勺,就放锅里爆烧起来,油烟滚滚,一个灶台头上就配了三个抽油烟机。见火不够大,把连着燃气灶的液化气罐摇了几摇,道“气快没了,小黄,等下这个菜烧完了,你把气换一下。”黄原应了。

厨房内摆了很多木头架子,一米高,成井字型排列。上下两层,架上架下摆满了各种切配好和未切配好的蔬菜及各种碗碟。张翠早已洗了几个干锅、煲仔等出来,正飞快把刚洗过的碗碟放架上摆好。黄原过来拿了几个碗碟,又对张翠道“姜姐让换下煤气罐,你等下去换下好了。”张翠只得应了。又忙了一阵,等好不容易都忙完了,才找了个凳子坐下,边慢慢剥蒜子。

一时曾祥丽也进来了,见洪雯和张翠都坐在小板凳上剥蒜子,便也过了来。洪雯正与张翠聊天,把剥好了的蒜子一个个扔在一个小塑料篮里,抬头问“外面有事么?”曾祥丽道“没。”走到两人旁边也要坐下。那边也歇下来的黄原正坐在一堆土豆上趴着打盹,听见动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倒头睡下了。曾祥丽对张翠道“来,还有凳子没?让我也坐坐。站了一天累死了,好不容易熬了快下班了,早就想进来坐坐了,也来帮你们剥几个蒜子。”洪雯故意推了她道“有我们两个早够了,用不着你。”曾祥丽挤了她,急道“让我坐一坐儿又怎么了?就你能来这儿,别人就来不得了?”张翠四处找了一下,道“没有了,就这两个凳子,别的找不着了。”曾祥丽指着她屁股下面道“这不是叠着两个吗?”张翠起身一看,果然叠了两个小塑料凳子,忙拆了开,道“蒜子、生姜都够了,土豆快没了,你去打几个土豆、茄子吧。完了再打几个胡萝卜、白萝卜。”曾祥丽便问“打皮刀呢?”张翠道“我帮你找。”四下翻找了半天却没找着。洪雯也站起来找了一下,也没找着,道“这里没有,外面吧台也没有,找下面总台再去领一个吧。不用的时候不好好收好,等用的时候就满场喊打皮刀呢、打皮刀呢?能喊得应了才怪了!三天两头就丢一个,这个礼拜都丢了第二个了,就等着人讲去吧!”

张翠闷着头去了,不一会手里拿了个剥皮刀回来,道“总台也没有,我到外面超市去现买的,报了一块钱。”一时给了曾祥丽,她拿了剥皮刀飞快地剥起了土豆皮,完了又打起茄子起来,也都扔在一个个分门别类的筐子里。张翠道“茄子是你这样打的?像你打的这么细,一根下来都剩不了一半,浪费的也太不得完了。”曾祥丽道“不是你们讲要快的嘛。”张翠道“要快要快,再要快也不是你这打法!你这样一根下来,还能剩得了多少呢!来,你刀给我,我打给你看看,你再瞧仔细了,好好学着点儿。奇了怪了,都来了三个月了,你怎么就学不会呐。”洪雯笑着拦了道“哪里不会?不想会呗。莫管她,她想怎样就怎样,就这么让她打去,浪费又没浪费你的,老板有的是钱!我们还继续聊我们的,你管这么多闲事干什么!”张翠就不管了。

又听洪雯叹道“现在工作真不好找,像我姑妈在环卫局扫马路,也才三百块钱个月,还风吹日晒的。她向我打听我们这里还要不要人,我讲这里年纪大的老板都不的要,还没告诉她有时候人多了,还只招漂亮的呢。”张翠道“是啊,原来我还做过保姆,也只有三四百块钱个月,守着个小孩脱不开身,一个月也难回家一趟,辛苦得要死。现在就月嫂也才五百,叫我们上哪找工作去呢。”洪雯道“我娘现在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钱虽然少了一点,但时间短,她身体不好,讲还觉得自由。我以前在超市里做收银的时候也是,绝对一天站八个小时没得坐的,忙起来更忙。不像这里,还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没那么容易收到假钞,省了自己照赔。再也没那么一到了节日里就是一阵狂忙,这里节日里生意就算再好,也总有坐不下去的时候,收钱收的少,接假钞的概率也就小了。”

张翠道“十五号就发工资了,真想这几天快点过去,好像这一月里就都等着这一天了。对了祥丽,你不讲你要买个手机吗,到时候你想买个什么样的?”洪雯道“摩托罗拉、诺基亚、三星的都蛮好的。”曾祥丽道“我钱还没存够,这些进口的就低价款的也买不起,还是买国产的好了。”张翠道“你想好用什么套餐了吗?移动的还是联通的?用移动的话有全球通、神州行、动感地带,不但包年包月不一样,市话长途不一样,就是上网登QQ聊天包送每月流量也不一样,你可要想好了。”曾祥丽道“联通便宜一点,我用联通的好了。我去看了一个套餐如意通的,月租最低才十块,年租才三十的,我用年租好了。市话平常两毛一分钟,晚上九点以后改为一毛一分钟。长途比较贵,就不算漫游费,也得九毛一分钟,那我不打就是了。现在公用电话亭里用电话卡打长途,才一毛一分钟,市话反而四毛五,那我就打长途用卡好了,平常手机只发发短信,也能省下钱来。”洪雯道“联通的信号没移动的好,有时候出了市区或者在地下室,无缘无故就断了电话,接收不到信号的。”曾祥丽道“那也没法,谁叫我现在没钱呢。”

张翠叹道“国庆节我想去买台计算机了,不晓到时候打不打折。国外牌子买不起,就只能买国产的了。联想的也好,方正的也好,都还能用上几年的。哎,屋里现在只有那么多钱,还是找娘伢、弟弟一起凑的,一年最多也只能买一个电器,不然我还想给我娘买台洗衣机的。弟弟喜欢摄影,还想买部数码相机,被我推到以后去了。我也跟他去看过了,洗衣机现在小天鹅的就挺好,数码相机索尼的好。”洪雯道“超市里国庆肯定打折,五一、十一、春节三个长假,都是销售黄金周,不打折也会变相打折,购多少多少就送多少多少。前年我还在超市里时就赶节日里给我自己买了件波司登羽绒服,给我伢买了套三枪保暖内衣,我娘买了件恒源祥羊毛衫的。内部员工要更优惠一点,那里福利还是蛮好的,一般限额以内,买东西省钱多了。”张翠道“我弟弟还在学摄影,想将来自己开影楼,讲到时候弄好了,叫我也去帮忙,我就不用待在这里了。哎,还不晓到哪一年去。前几天天气好,他拉着我娘、我伢去玄武湖边转了半天,拍了好多照片。哎,可惜我没假,不然我也去了,好久都没跟屋里人一起出去好好耍过了。他整整拍完了两个胶卷,一个乐凯的,一个柯达的。拿了他们影楼去洗,都洗成了五寸的生活照,只我娘伢一人一张大七寸彩色照,光面纸一半,绒面纸一半,足足洗了三四十张呢。又在他们店里照了张数码的合影,回头PhotoShop里修了一下,我娘伢显得年轻了十几岁的。”

这时罗桂美进来,急道“你们快下去看看,帮帮忙,楼下有个客人喝醉了,在调戏刘佳呢。”几人听了忙跑下楼去。只见大门口一个男的拉着刘佳的手就要把她抱在怀里,喝得脸通红,说着胡话,脚下站也站不稳。刘佳羞得猛把脸躲着,只是怎么也甩不脱手。此时大堂里没什么人,只有另两个客人坐着在看热闹。秦贞在给刘佳帮忙抵着,道“跟这人一起来的已经先回去了,剩了这人一个人喝到现在。这下醉了也没人送他,真是烦死了。”

朱芳悄声骂道“哪里来的瘟神,一些神经病!喝不了就莫喝!等我到外面去叫了保安来,让他自己打电话。他有人来接呢就接,没人接呢就让他睡在大马路上,反正这个天也冻不死他!”说着“登登登”就要跑出去。罗桂美忙叫道“慢着,你先莫去,叫你们来是帮忙劝走,又不是来凑热闹,这么点小事就急急忙忙大喊大叫的,别人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等劝不走再去叫人也不迟。”

此时众服务员都来帮忙,秦贞道“你也是,送出门好歹有保安给他去叫辆出租车,你又讲些什么推倒在大门口,在地上过夜什么的,惹不惹人笑话?”朱芳道“鬼晓得他身上有钱没钱。”罗桂美拉着那客人一支胳膊,使劲支撑着,问秦贞“这人你收钱没?”秦贞道“收了,先他朋友走时就已买了单了,早就收过了。”那客人早已被几人拉开,又指着刘佳道“我没喝醉,你怎么胡说八道的干什么?我碰了你一下就碰不得了?”一嘴酒气,涎脸笑道“小妹妹,今日好日子,哥没的人陪,有点寂寞,你好好陪陪我,回头给你买些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啊?”冲上来就又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几人死命拉开,罗桂美劝他道“好了,妹妹在屋里等着你呢,快回屋见妹妹去吧。”等旋转门一开,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可惜转了一圈那人没出去,又跑了回来,冲着刘佳扬手又想拉着不放。刘佳急的早跑了。他找了一圈没找着,才想起要去拉别的服务员,满嘴里嘟喃着。闹了几回,几个服务员七手八脚硬架着他,才把他送出去了。又一直架到保安跟前,才不管了回来。朱芳还在抱怨“最讨厌这样的客人了,喝醉了身边连个劝的人也没有,都是我们辛苦。这人力气好大,拉得我胳膊都疼了。”说着揉着肘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八回 午间幽事(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