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回 金陵宾馆(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200次 字数:

看见百花苑虽然门上的格子玻璃是不透明的,但灯光下仍能模糊看见影子。紧靠门内肖文英正和一男人搂抱亲嘴,男人两手在她身上乱摸,搓来搓去,肖文英躲躲闪闪,推了几次才推开。整过衣裳,才开了门托盘出来,见罗桂美就在门外瞧着,红了脸道“这人真是的,死好色!”肖文英二十一岁,比罗桂美小了两岁,身型矮胖,长相平常,来了才一个月。道“下个月再不给我加到四百,我就真的不干了,这一日真是越来越受不了了!”

罗桂美个子跟她差不多,却漂亮多了,来了快半年,初来时是做迎宾,工资一直是五百。问“我听别个讲你下个月国庆节就要结婚了,你怎不等结了婚再出来做事?”肖文英点头道“你听哪个讲的?我下个月是要结婚了,结婚证都领好了,只等到时候回老家在两边各办桌酒席就够了。但现在就是结婚都没的钱,这里要是工资没的加,那我也待不了几个月。”罗桂美叹道“哎是呀,我们这一行都是服侍人的命,赚的都辛苦钱。”肖文英道“你倒长得有这漂亮的,等将来要是能找个好老公,找了个有钱人,就不用再吃苦了。我觉得人这一生前半辈子吃点苦其实没什么,但后半辈子要能享福就好了。哎,有人讲这个世界是天堂,也只是有钱人的天堂罢了。”罗桂美道“我们这一行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估计再过了么半年,我们这些人也都是要散的,到时候也留不了几个人,以后大家也不得见面的。”肖文英道“你们的QQ号我都加了,以后网上再联系吧。哎,酒店饭馆之类的我也去过很多家了,去的地方多了,其实哪里都一样,在这里我也就是待待再看吧。”罗桂美道“其实再过几个月我也要走了,我老公要到北京去,要我也去,我还从来没去过。”肖文英道“那你以后准备做什么?在这里你倒跟曾总学茶艺学了有半年了的,那天电视台来采访,我看你们表演的时候,你演的就极好,这等你学会了,以后专门去做茶艺员,那又好点子。”罗桂美道“是呀,就是在这里我还学到了点东西,不然我早走了!”肖文英道“你现在做领班也蛮好的,还可以学着做管理的。”罗桂美道“我也这么想着,你莫看比原来迎宾轻松了点子,管不好多挨了好多骂!”

肖文英又问“你以前做过别的事么?”罗桂美道“怎么没做过!我初中毕业,才刚十五六岁时就出来做事了。那时候家里没钱继续念书,从学校里一出来,我就去找工作了。那时候还什么都不会,工作找不着,后头就去按摩店里给人学按摩,学了好几个月的。”肖文英问“那里怎样呀?”罗桂美道“那时候我父母还不放心,要我离不的远,我就找的个地方离我家还近的。那时候当学徒,每天至少都是十个小时以上,一天下来手指头都按的痛死了。但那还好,最怕的就是别个都当按摩的是干那个的,看不起我们。虽然我们是正正当当靠手艺吃饭,但别个那样看我们,我还是受不了,后来干了大半年就不干了。”肖文英道“你那时候多少钱一个月呀?”罗桂美道“刚开始学徒期,一百五到两百,吃住都不包的,每个礼拜有一天休息。但是如果休息了是一百五,不休息才是两百。我过了三四个月后熟练了也有三百多了。其实在那里中午下午两餐都可以包吃的,但要看店子。我跑回去吃饭就可以休息一下的,平常只十个小时,如果看店子,那就要十四个小时了。”肖文英道“我屋里也是穷,虽然向舅舅凑了点钱,勉强读了个高中,但想找个坐办公室的工作也找不着。后来学过一阵子做衣服,踩缝纫机,进工厂里干过两个月。都流水线,做的不好或者慢了,就要挨骂,还动不动就要加班加到一天十六个小时!工资又低,有时老板黑心,加班费都不给的,真吃不消做。”罗桂美叹道“是呀。哎算了,什么培训班之类的我们也读不起,有钱都到学校里读书去了,谁还跑到这里来打工?”肖文英道“对了,我在学校里成绩还不错的,你怎么样?”罗桂美就垂了头,眼睛有点红,半天才低声道“我那时候是班长。”肖文英叹了口气“班长呀,那是挺可惜的。”

万里流内肖总的老公钟总出来看见罗桂美,道“我们要打麻将了,你去拿副麻将来,再拿两包壳子。”罗桂美转身去吧台登记了,取了一箱和字牌麻将和两包小胖子槟榔来,进万里流开了雀友自动麻将机。出来时,见陆金花正和谭桂花也从红卢室里出来。陆金花道“你呀,讲你都不晓怎讲的了,老是毛手毛脚!刚才摆桌子明明喊你注意点,讲了几遍都没用!你晓得不?你刚刚那个桌子腿正好碰到那个阿姨的手了,别个都喊了一声哎哟,你弄痛别个了。幸好我讲你是新来的,她才没怪你,不然又有麻烦了,你也真是!”谭桂花刚满十六岁,来了才两三天,做事总是怕怕的。

一时两人去了,肖文英因又要加水了,在凌烟阁加过水出来,不敢进百花苑,到了罗桂美身边,道“我连不敢进去了,你帮我去加下吧。”罗桂美为难道“他女朋友先好像在里头吧?”肖文英道“上厕所去了,一直连没看到回来。”两人犹犹豫豫,不知如何是好。罗桂美道“干脆莫加水算了,等他女朋友回来了再进去好了。”里面那男人却正已喊人了,道“小肖,小肖。”开了门,看见罗桂美也在,便笑道“水凉了。”又关了门。肖文英正无奈,朱芳领着一女客经过,进了空着的蓼汀轩,开了灯,问“窗户要不要开?”把百叶窗帘拉起,光线就亮了些。客人道“窗户就莫开了,你给我把空调开起。”朱芳应了,关上门后出来,对罗桂美道“蓼汀轩要开空调,你去拿下空调板。”见罗桂美那样,问“怎理了?”却听一旁肖文英道“那人又来了。”悄悄指着百花苑。朱芳明白意思后,白了她一眼,道“你去那边应付。”托了她的盘子进百花苑。那男人见是她,也不来惹她,仍一个人拿了话筒继续唱歌。一会出来,朱芳把盘子给了罗桂美,又到二楼电梯门口站着去了。

朱芳略高,很是漂亮,笑起来时露出两个酒窝,显得有些俏皮。罗桂美放回托盘,也到她旁边仍与她闲聊起来,道“讲起那套黑色金边的袍服,贺韵倒是喜欢,她自己的不够,看我不大穿,又把我的也借了去了。”朱芳道“她要是喜欢,你跟她讲,就把我的也借去好了,收着那里也是收着那里,白放着了。我上次熨好了一直没动,就跟新的一样。”罗桂美道“对了,换衣间的熨斗坏了,你跟朵朵讲一下吧。”朱芳道“谁才是领班呀,你官怎么当的?怎么什么都叫我呢!”罗桂美道“谁叫你跟领导关系好嘛。你也晓得,她是个爱拖爱慢的毛病,就火烧眉毛也不的着急的。这些小事老板又不的管,陈经理我更不想去找他,她不管谁管?我这两天衣服都自己带回去熨的,带来带去麻烦,不如挂在里头!”朱芳点头“她的衣服倒不放这里的。”

罗桂美道“对了,她们说想要调你去陪酒的事到底闹的怎么样了?朵朵她到底管不管呀?”朱芳叹了口气道“她帮我去讲过了,不过她也不敢打包票的。”罗桂美道“不就是她们表演跳舞的走了两个人嘛,找别人顶替好了,干嘛从我们这里调人呢!”朱芳道“陈滔讲只让我先去代两个礼拜的班,回头他们还要招人的,等人招齐了,再让我回来。而且也只是做纯粹的演员,不用干别的。”罗桂美道“莫听他胡说,肯定鬼话骗人!走了两个,抽一个又有什么用?再讲了,原来就有人也这样调去过,后头子再也没回来了,肯定不只顶两个礼拜。”朱芳咬牙点头道“那倒不一定。陈滔的意思我晓得,他倒想的美,我就是走了人,也不给他们干!”罗桂美拉着她笑道“你也莫担心,你虽然脾气不大好,有点架子,但有些人还喜欢的。上次钟总就悄悄地让我劝劝你,让你不用管肖总、曾总她们讲什么,怎么安排的。陈经理你更莫要理他,你爱怎样就怎样,还要跟原来一样。”朱芳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们蛇鼠一窝没一个好东西!”罗桂美笑道“钟总可对我们很规矩的,不像陈总有时候旁边没人还揩我们的油。”朱芳道“他们有钱人找什么样的找不着?就上面洗浴房都是他们家自己开的,小姐要多少有多少,比我们好的多的是!”又笑道“讲起来好笑,我刚来的时候,陈平有一回还悄悄让伍姐打听过我是不是处女,我还闹不懂是为什么。后来问她她才告诉了我,原来讲是怕我被别个抢了先。真个好笑!我就是处女,能跟你好吗?你几百几千万是你的,跟我有什么相干?难道跟了你,你屋里保险柜里、银行卡里就都是我的了吗?真个笑死人了!不晓这些老变态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罗桂美劝道“你声音小点。别个都习惯了,过的日子跟我们不一样的,看着一个屋檐底下,其实跟我们是两个圈子的人。”朱芳道“什么圈子!圈来圈去别把我跟他圈在一起就行了!”

正说着,只见电梯门内曾总和她儿子出来了。两人忙不说了,都低了头,腰挺得更直了。曾总问“你们肖总在哪里?到这来了没?”几人都道“在万里流跟人打牌。”曾总领着她儿子过去了。一会她儿子陈静出来,十四五岁左右,嘻嘻哈哈一手牵了汤艳影的手,一手抚她手背笑道“今天你总算有空了吧?等下等你下了班,我们先到麦当劳去,然后再去看电影,今天一下午都要你陪我。”同汤艳影一路在走廊上走着,见了别的服务员满口“姐姐,姐姐”地叫着。肖文英正拿了空调板从百味斋出来,见了他问道“你怎这早就放学了?”陈静道“嗯,才刚放的,有时候放的早,有时候放的迟。哦对了,我伢先好像来过,你看到他了没?”肖文英道“没。”

去吧台交过空调板,说“百味斋一份西瓜拼盘,两包口香糖。”拿笔在吧台上记着,完了趴着等。收银员洪雯先给了她两包益达口香糖,她扔在一个托盘内。吧台内调茶师刘攀正煮过一杯茶,关了九阳煮茶机,把茶端了放台上,旁边罗凤端了放托盘上,托着走了。刘攀选了个麒麟无子西瓜,动刀切起来,挖出中间的部分雕着花样。一个女客过来问“你这里扑克好多钱一付?”洪雯道“三块。”顾客道“怎么这么贵呀,外面才一块五。那你橙汁、雪碧又好多钱一瓶呀?”洪雯道“那六块。”顾客不高兴了,道“外面只三块,你们这里东西真是,什么都比外面贵一倍!店子就在楼落底,这才几步路呀,我下楼去买不就完了,四五个人一人一瓶水,就省了我十几块呢!”悻悻下楼去了。

晚班的王巧灵也早早来了,正坐在洪雯旁边看她算账,操作计算机上的excel软件,查看收支账据,共同核对一个账目。这时叹道“开店子还不是这么回事,不挣他们的挣哪个的?不过话又讲回来了,一样的东西外面都有的卖的,只有懒得走路或没空的人才在这里买。我也跟老总她们讲过,她们讲坚决不能改,没钱就莫走这来,这里不是没钱人该来的地方,不能降低个档次,丢个格了。”洪雯对刘攀道“你切股西瓜给我吃下嘎,这个瓜又红又新鲜,我看甜不?”刘攀剔了块,拿水果刀尖戳了给她,她吃着。刘攀仍戴着塑料薄膜手套在雕。

肖文英一旁道“这大个西瓜就用这点子,也浪费这多嘎。”刘攀道“他们才不在乎这个钱,这个拼盘贵就贵在这个手工费,又不是这个西瓜。洪姐,我快雕好了,牙签没了,你拿包牙签给我。”洪雯拿了包白竹牙签给他,登了记。刘攀忽然叫道“洪姐,你怎又在吃?你要吃就吃快点,放落底来吃啰,莫给老总她们看到了,不然又讲我给东西给你们吃了。上次那两斤桂元,你有事没事,一个个全剥吃掉了,后来陈经理查账问起来,我都讲放久了坏了丢掉了,他又讲我太浪费不完了。我为你们都担了好几次了嘎!”洪雯道“我是看这个西瓜好吃,这些你又没用了。放心,老总她们又没过来,看不到的,过来了我就不吃了。”给王巧灵几块,又问肖文英“你吃不?”用刀削着皮边的,还有很多,肖文英不要。

洪雯道“刘攀,我们那两杯菊花茶你泡好了没?泡好了再帮我加颗银杏、两块冰糖放里头。嗐,先那枸杞子吃干的还好吃些。小肖在这里,你给她也泡一杯吧。”刘攀抬头问“哦对了,我都忘了,你要不要?”肖文英道“那怎行?”洪雯道“这有怎关系,老板又不在这里,又不晓得。这一杯茶茶叶放多放少又没个准数的,随我们放,她又查不出,你没看到我们经常这样吃的?”刘攀道“是哦,连没的事,你只管放心吃就是了,她们经常这样子的。那些水果买了来又用不完,放久了又坏,她们不晓吃了多少,我等下还要开瓶香槟来喝一杯嘎。我给你把茶泡了放这里,你等下有空了再过来,我再拿给你。你到吧台里来蹲了或者只要老总们不在,你就这样吃都可以,你们那其他服务员们都会帮你看着的。”

又叹道“我们这算什么,哪像张哥,管着仓库,那才是个肥差呢。光是那些酒水、干果、水果的入库,就不晓赚了多少!那些供货商对每个场子里头都有配送的,每回来送货,他都有饱个赚。啤酒只要卖掉了一百箱儿,他就送你五箱儿,瓜子卖掉了一百袋儿,他就送你五袋儿。”洪雯拿牙签剔了下牙,撇撇嘴道“你要觉那个好,你也去呗。”刘攀道“我要能去,我早去了,还在这呢?你别说的了,尤其那些果盘,全外包的,一堆原材料可以做十个盘,也可以做八个,又没个定数,全由他说了算!特别像那消耗量大的西瓜,供货商更是打断了手,争破了脑袋想进来,简直同行个个成了冤家!你莫看这些东西零散,貌似不大,其实利润可观着呢,光今年夏天生意再说不好不好,最多的一个晚上,光果盘就卖了六万多呢!”

伍春燕托了盘子过来放台上,边教着谭桂花道“你右手托了托盘落底正中间,左手要放在背后,莫随便放,这是个基本姿式。你莫学汤艳影她们那样随随便便,她们做服务员都做了好久了,她们不这样,那是素质不好,她们别的做的好,老板也就不的讲她们的。你才刚来,还什么都不会,要从这个最基本的学起。”谭桂花边学着做姿式,边问“是这样吧?”伍春燕道“背要挺起,要抬头挺胸。”拍她背道“走路要不快不慢,还要注意周围,莫像先那样打掉了。”对洪雯道“怎得了啰,谭桂花这小妹子刚才又不小心,茶盘都托不稳,给别个碰了一下,刚好倒了曾总和她仔一身,全湿掉了。曾总一句话都没讲,这下和她仔回去换衣服去了。”见肖文英趴在吧台上,道“老板讲不准在吧台上趴着,客人反映都没精打采的,你又忘了?”肖文英忙站直了。

洪雯道“头一个月出点错,老总们一般都会忍着,下个月要再有这事,谭桂花她肯定做不成了。刚刚这事弄不好会罚钱,她才上了几天班,就已经迟到过一次,罚了有十块钱,这样子下去,这个月工资还有多少呢?”旁边谭桂花听了,从热水壶里给金属壶注满水,拿了烟灰缸、抹布,托了盘子红着脸低头走了。伍春燕道“这还不是扣工资的事,再有么个一两次,恐怕老板会直接叫她走人了!”伍春燕刚说过肖文英,此时自己不自觉也趴在了吧台边,又笑道“我伢太固执了,现在还不肯在屋里安空调。我都在苏宁、国美几个商场里看了好几回了,我自己一月有好几百块,我出钱买还不行吗?那个老吊扇吹着真没劲!现在屋里又正好在装修,不安空调真跟不上时代。”洪雯笑道“你是独生女,你都在屋里发号施令了,怎还都不听你的?”伍春燕笑道“我伢听我娘的,我娘坏死了,不同意我。”

王巧灵一旁问“你准备买个什么样的?”伍春燕道“我想买个春兰的,我隔壁邻居屋里有一个就是的,买了两三年了都,也还从没看到去修过!讲起来又好笑,我娘讲那电扇还能用,要等用不了了时再买。我就成天在屋里抱怨,有时真恨不得自己上去偷偷摸摸把那电扇弄坏得了,那时候才拉倒呢,都老古董了!”洪雯问“你家电扇是哪一种的,怎牌子的?”伍春燕道“美的。”洪雯道“那是了,我伯伯家就有一台电磁炉也是美的的,都用了七八年了,也就修过一两次,到现在都还在用,是比一般的好些。上次他修的时候别个店子里头还讲没的配件,让他换新的,他那一款都过了时早该淘汰了,他还满世界跑了几条街的去找,又打电话,讲那个好,舍不得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七回 金陵宾馆(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