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回 情深发廊(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45次 字数:

钱雨笑了一笑,说“前年买那辆摩托车的时候我找人借了两千块钱,这下别个找我还了,我到现在账还不得清呢。”说时有些烦恼。她男友劝她,又问她这几日怎这难找,像躲着他似的。她就气道“我躲你?你躲着我才是。怎不去找你那个相好?我又要带仔又要做家务,哪像你这么有空!”陆云笑说哪有。又道“晚上有个舞会,我们等下先去喝杯茶,跳场舞。晚点再去吃点夜宵,然后你想到哪就到哪,我都随你。”钱雨笑着应了。

一会她儿子找下来,嚷着要娘看他吃饭。他娘骂他“下来干什么?跑这来垂死!这里尽是头发,还不出去!”她儿子先不肯,后被她怒骂几句,帮她拿了她带来自用的洗发精上楼去了。钱雨说起她的洗发精,嫌老板娘不弄些好的来。黄素笑道“别个哪像你要用这贵的。其实我这里都是进贵的用,像海飞丝、飘柔、潘婷,别个都用的蛮好的,你是头发太粗了,用起不显。”钱雨报怨几句。黄素说过瓶装的,又说起袋装的来,道“这一条四块钱,买十条才能送一条。要是假的就便宜了,一块五一条,一条十包,每包才一毛五,有更便宜的一毛二都有!”钱雨问“那你买过没?”黄素道“早前子也买过一回子,泡沫怎样打也是没的,十包才抵得了一包真的,我是上了当,下二回再也不会买了。”

外面有对青年夫妻在发廊门前设的公用电话打完电话,女的笑喊道“老板娘,收钱。”黄素出来看时是十多块钱。问“你怎不多打几分钟?”两人也是店内熟客,女的笑摇头咤舌道“不打了,再打我就没的钱数给你了,我话都不敢多讲,恨不得就挂了。先我朋友在澳大利亚打电话来打到我邻居屋里找我,这下去回话,一分钟就要十几块钱,人都吓死!我一天工资怕打不得两三分钟。昨日我就在你这里已经打过去几次,花了七十几块钱。”黄素笑道“你们两口子日子过得比别个好,这点钱还有。”那女的笑挽她老公走了。

黄素进去时,有一男顾客理完发数钱,快三十岁,很俊,身上古龙香水味很浓。身旁有一年纪小些的女人,也很漂亮,像是被他迷住了,先一直站在后面陪他聊天等他,问他等下去麻将馆怎么玩等事。黄素接过五元钞,看了看说是假的。男的愣道“这怎会?”拿了细看。旁边女的抢了也看,道“真的是个假的咧。”打他肩膀,笑道“你怎这蠢啰,这都看不出!”男的道“我先都没看出来,也不晓是哪个给我的。”女的道“这还不算了,你等下再多赢回来就是了,你有零钱没?”从自己香奈尔挎包里掏出欧黛儿手包,再从手包里掏出十元钱。男的见无零钱,让女的付了,黄素找了六元钱。那男的收了那假钱,道“等下买汽水用,看能不能用出去。”两人笑着去了。

一时黄素丈夫万明进来,打开康佳电视坐在一旁看,店内顾客也看。钱雨对万明道“你莫看了,快来帮我朋友洗头,你们那师傅洗不好。”万明忙道“你莫弄错了咧,她洗的比我好,她这还是专业的。我不过就是跟我老婆学了一月,别的还都不会。”钱雨道“别个都讲你洗的好,依我看,这里除了你老婆,就你洗的最好了。”万明道“那是老年人,我不过抓的轻些罢了,像你是要越抓的重越好。”钱雨道“啰嗦这多!你老婆还不肯帮我洗,我看你老婆忙不赢,我这个头都没喊她洗了。这都是你老婆的事,你要不洗,我就喊他莫洗了,等下等我烫完了,喊你老婆再洗。”万明又推辞再三。他老婆向他努努嘴,笑道“怎么不洗?你喊洗就洗,在这里你就是老大!”万明见那女人生气了,只得挽了袖子过去,那边师傅笑着走开。

这时马路对面金陵宾馆的几个女服务员每人穿了短裙、丝袜的工作服,手提一桶热水从发廊门前经过。不一会就有一位女厨师下班回来,经过店前,跟黄素、万明招呼。见人多,说等下再来洗头,还要弄个好发型。黄素道“那起码要一两个钟头,你晚点再来。”

等她去了,对顾客说“文化宫有个男盘发师,专门盘头,别的不管,五分钟一个头,人涌如潮,发了大财。他老个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的,这下老婆讨了,屋里房子买了,就连他原来那个师傅都赶他个边都赶不到!”后面谢秋桐问“他怎就这喜欢盘头,又有这很?”黄素叹道“哎,这就是他钻的!”又道“附近有个发廊叫天府,你们也该都晓得,那老板就是个男的,店里师傅也多是男的。这男的学东西就是快些,而且剪到老都可以,不像我们女的,过了五十岁子就没的怎个人上门了。我听到讲的,雨花台有个老头子快八十岁了都还在开店子,周围那些人全要他剪,上他那去,生意好得很。他老个那寸板真是一绝!哎,我这里是几个好妹子全走了,都是手艺没学好就被别个拉去搞按摩了,靠那个吃饭了。”

那边万明迅速洗完,又被钱雨要求再洗一遍,他笑着洗过,发型师来吹烫过,另一边钱雨还没好,陆云要付钱时,钱雨说她来付,就一并把谢秋桐的也付了。谢秋桐忙说不好意思。陆云等了会,等不得,先出去了。

一会后钱雨弄好,换上谢秋桐上来坐好。忽街道居委会一群十几人来收卫生桶的钱,一路挨店过来。上回已来过一次,要每个店前安一个卫生桶,收桶钱十五元,先还征徇意见,如今是不管同不同意都得买。黄素忙叫人把门前柜台挪进来,拿进电话就要关门,被那些人赶过来拦住,说才十五块钱就不配合了。黄素问收了几家了,他们说收了几家了。黄素说“我硬没二话讲的,我是要等别个都交了我才交的。”一人气道“偏就要从你这收起!”黄素又说店里垃圾从未倒出去过,都是自己打扫了。她老公、店员也纷纷嚷说不该出这钱。

居委会的几人又到隔壁油漆店讨钱,同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店员吵得很凶。油漆店一个十八岁的小伙雷新国也躲到发廊这边来避静,黄素问他给了没,他说没。见万明在,又回去拿了壶围棋过来,拉住万明要下,万明不肯。这样直闹了十几分钟,黄素既烦又怕耽搁生意,出了这钱,换来个白色塑料桶,仍气忿诉这里收钱那里收钱。油漆店先吵架的那女店员曹丹也过来闲逛,黄素问时也是交了,仍高声道“这都是些吃冤枉食的,吃起屙血!浪费国家粮食!正经事不做,一日里连没看到就在收钱,收他娘付穴!他娘那个穴掉在钱眼里莫出来就算了!死娘绝伢的东西,我们的钱好捡个样?这哪个还做股正经做怎生意,店子也莫消开了!”站在黄素旁后看了一会,说“过两天我也要洗头了,也有点痒了。”

椅子上的谢秋桐用手指指着头顶道“这边,先还不觉得痒,这下打了洗发精,就痒的不得了。”黄素去抓过,对曹丹道“你倒不常走这来,倒是你们那一个,三天两头就要来洗个头。”说的是另一女店员苏玲,年龄稍大,已婚有了女儿上幼儿园的,跟店主是远亲。曹丹笑道“我看她洗我都受不了了,越来越痒。”走到一边,说“我这头发怎这多分叉,梳都梳不清。”用手对镜摸着后面扎辫的长发。黄素道“你这是太长了,哪天你来,我帮你修一下。”

正说着,苏玲也过来了,笑道“你们怎么都跑到这边来了?店里都没人管了,还不回去?”曹丹问“有怎事没?”苏玲道“也没怎事,就见你们不在,我过来看看。”曹丹道“天都快黑了,店里也没怎生意了。小雷,你去把门关了算了,这下也没人来了。”雷新国过去了。黄素笑道“你们那生意我晓得,要不来连着好几天都不来,要来了运那么一两趟就有了,这一个月都跟着耍。”苏玲道“哎,忙起来人都忙死。”黄素道“你们倒不忙咧,不过算账管钱罢了,忙不赢我看你们小雷都当个搬运工在使。”苏玲披了一头略染红的长发,平常很爱洗头,此时见别人在洗时就也想洗了,黄素劝她时,她很犹豫,又道“算了,不洗了,昨天才刚洗过,头还不痒,以后再洗嘎。哎,这不常洗的还好,像我这常洗的,隔了一天就痒的受不了了!”照着镜子,拿梳子梳几下头,把披发向后甩了几甩,歪了头一手捞发,一手细梳,完了又整整衣服。黄素见有空位,让一个小师傅给她按摩,一边聊天。聊过一会,她因还要去幼儿园接女儿放学,起来谢了黄素和小师傅,过那边去收拾一下就走了。

黄素又问曹丹是否也给免费按按,她说不必,问“怎没看到万丽萍?”又看看墙上,道“你这几幅画也该换了,一年四季都是这几幅。”黄素道“前日有个卖洗发水的讲免费要送我一幅,但非要贴在屋里,我讲让他贴在屋门口,他不肯,就走掉了。嗐,这要我自己去买吧,我又舍不得花那个钱。”曹丹笑道“不要钱你还调浑!算了,不聊了,我上网去了。”又回头道“我借你的那本书看完了,明天还你。喊你万丽萍把那盘弹子棋找来,我们店里要下。”

她走后,发廊另一边隔壁杂货铺男老板也转来,说起房租划不来等事,就有一男人气冲冲闯进来,质问为何他这里水闸关了,他二楼没水。万明无奈道“我这里漏水,屋都快淹了,喊人来修,你又不肯摊点子。”领他到后屋去看。那人在里面嚷道“你这漏水关我怎事?跟我又不搭界!”万明气道“这水管都是大家共用的,再讲这又不是我搞坏的,是年久失修锈死了,你要不信就喊自来水公司的人问问,他们讲也是要换。”黄素也进去帮说好话,苦道“你看,我现在不全是用盆子接着。”丈夫也道是,又赶她出去,叫她莫火上浇油。那人嚷了一通,口头应了,出来走了。店里众人又问了一遍,黄素又诉了一通。

不久陆云又来了,劝钱雨去参加舞会,她不肯先走。陆云对谢秋桐说过报歉,又说时间紧迫,道“小谢又不和我们一起去,她还要回家读书自考,哪像你疯来疯去!”钱雨笑骂几句,经不得劝,起身和他去了。

发廊里老板娘又来了几个亲戚,坐了一会走了,只有万明的小舅子还留下来说话。又有一个卖身的来找黄素,问帮她介绍个好地方赚钱的事怎样了。黄素道“你学剪脑这一行干什么?”拉到一边悄问“你老公肯得你去?”她道“我老公还不晓得,你莫跟他讲就是了。”正说着,只见她老公骑自行车在外一路找来。黄素边仍去做头发,边笑道“你老公生怕你跑了样的!”那女人去了。

忽然万明的女儿万丽萍同着她一个同学周艳闯了进来,欢快喊道“老伢,快看六频道香妃娘娘,快快快!”她爸播了给她看,正在演。万明问她澡可洗过了,作业作完了没?她边应着,边说“好漂亮耶!”拖着旁边一个师傅的手问“你讲是不是?”又嚷着要到门口摆的小柜台拿零食吃。万明忙拦道“刚吃过饭,又吃这些东西!不准吃了,明天再吃。”黄素还在为谢秋桐弄发,对着镜子,问谢秋桐如何。这时气道“卖没卖,全给你吃了!”万丽萍向舅舅撒娇,要他带她到旺旺超市去买饼干吃,那里饼干好吃,她舅舅陪她去了。

回来时,万明见她虽洗了澡,头还未洗,问她可头痒,喊她洗头。她笑着同意,坐上一个位子,边吃饼干,也给同学几块。周艳在看电视。万明去旁边地上拿出一小瓶药用何首乌霸王洗发水,二十几块,算贵了。他本要自己给女儿洗,他女儿也一贯喜欢让他洗,但她这两天正好跟一女店员啇婧闹别扭,见她闲着,便偏要让她洗,点她名。那姑娘过来拿指头给她脑袋上戳了一下,笑道“那我等下抓重了,你莫喊痛嘎。”万丽萍因戳重了,歪着头不作声了。她爸见她哭了,忙过来问是怎么了。她哭道“婧婧好坏耶,拜要戳我,戳起尖痛。”她爸忙翻她头,问戳哪了,见时没事。啇婧忙说“我没用劲呀,我平时都是这么使劲的。小萍,你要不信,也戳我一下啰。”万丽萍不理她。黄素转过头来笑道“肯定是婧婧这几天饭吃得多,力气大了,自己还不晓得。婧婧,中午吃过饭你碗洗了没?”啇婧说洗了,又见问她开水烧了没有,她说烧了上了。

万丽萍故意跟啇婧生气,找她茬,后被她逗笑了,仍让她洗,说“你要是再敢抓重了一点,看我怎饶得了你!”啇婧呵着她,连说“好好好!”笑着在洗。万丽萍大大咧咧嫌她慢,让她快点,一会歪头喊这边痒,一会那边,指挥着。黄素道“小萍,我看你硬是作色些,洗个头都不好好洗。婧婧,你莫听她的,她要不洗算了。”万丽萍道“我是痒噻,她又抓不到,难道还叫我自己抓吧?”啇婧连说没事。黄素道“你要别个侍候你和个老爷样的,你看你是个什么人啰,惯死你了!等你长大了看哪个管你?”女儿道“我以后又不要你们管。”叫啇婧停下,自己勾着头,用右手抓几下,左手仍吃东西。

一旁她同学周艳回去了。万丽萍见同伴走了,听一发型师与她爸讲到刚才那人,道“那婆娘又来了?”黄素斥道“小孩子怎么讲话!阿姨都不晓喊,在学校里学些什么名堂!”看看谢秋桐并没什么,又气着斥了几句。女儿还道“就是嘛,我们这里洗头精还不洗,等都要等到你来洗头,还讲你不晓烫头发,走别个那里烫了一回,第二天就乱掉了,又走这来。有钱就莫走这来嘛,到大店子去!”她父母忙喝了几句。

外边柜台处有人打公用电话,万丽萍去监看,等着收钱。她娘就稍微慢点烫头,盯着她看,问“小萍,我那柜子里少了两块钱,是不是你拿去了?”她道“没啊,什么时候的事?”娘道“那总不会是钱自己长腿跑了吧?”她道“那我不晓得。你怎不问老伢,搞不好是收钱收错了。”她娘笑道“天天收钱收错那还得了!”

这时那两个打完电话的付钱,只一块钱,却掏出张百元大钞。万丽萍进内找出显钞笔去划,又给她爸看,说是假的。她爸看了还给那人道“找不散。”那人愣了,道“这怎会是假的?”拿了到日光灯下照了半天,才收起来,换了张小钞,道“我们也是接钱接的,现在用假钱的太多了。”万明道“那是,现在就是到银行去取钱也还有假的,莫讲其他!上回我老婆不就是公车上跑下来两个堂客,看起来蛮有钱,买了两包烟,催着找钱,上车走了。结果我老婆忙糊涂了,接了张大的,一日里生意都白做了,到现在都还用不出去!”说着又骂老婆几句,他老婆又分辩几句。

等那两人走后,黄素骂道“装癫倒蛮会装,崭新张票子,还接来的!”跟顾客道“生人还好,最要防熟人!连上回我老公工资发下来,回来里头竟然还有张假的,去换时他老个又不认账!那台湾版的假票子,五十的、一百的,我都看了,印的硬跟真的差不多,不仔细看是看不出。”

万丽萍看过电视,又拉着父母要去看电影。她爸逗她道“你要吃这里吃那里,又要看电影,我哪有这多钱?”她就表示能少吃点。她娘道“你只把你那个书读好,我就阿弥陀佛了!”议论要等那常放饭的熟人的车来,道“坐他的车不要钱,我们不好意思。”万明笑道“又不常坐,不过一两趟罢了。”只一会门口公交站车停站时,黄素不得闲,父女两人去了。

发廊里谢秋桐走后,来了一男两女居委会的人,是为投票选举的事,问黄素“你屋怎关这紧?怎么敲也是不开,我们顺路就过来了。常住居民都要填,你屋是四口人吧?”黄素说“是。”因她女儿还小,只发了三张填表给她。一女的说“你填这里,打个勾就是了。”指给她看。黄素道“我婆婆一个人在屋里,晚上都是关着门的,生人敲一般都不敢开门。”看了那填表,问“这两个人都不认得,怎样选呐?”那女的指着名字说“伍秀清你不晓得?你们那小区就是她盖的,好大个房产商!”众人说确实不知道,店内顾客也说不知。那女的道“那我现在告诉你,伍秀清就是…”那男的已不耐烦,制止道“算了算了,你莫讲了,反正就这两个里头选,你随便选一个就是了。”黄素道“什么都不晓得那怎样选呐,我问下嘎,那弃权怎样?”男的说“弃权也行,你是不是三张都弃权了?”她点头说“是。”那男的就接了她三张填表,塞入带来的投箱里。先那女的又问“你隔壁那户是不是已租出去了?租出去有半年了吧?怎样敲门也是不开,屋里还亮着灯呢,我们又不是来讨钱的!”旁边另一女的道“算了,都算了,你也莫问了,就是住了半年也还不是常住人口,你也不晓得他好久又要搬走。”三人转身去了。

又来过几个老顾客,不过刮胡子,洗面等。黄素跟顾客说“我这里就缺个漂亮妹子,要有个好妹子就好了。”那顾客也道是,不然来按摩的就多了。黄素在门口望了几望,一直等那女厨师不来,跟店里人说“我出去一趟,马上就回。”去附近看望一个朋友裴璇,广西人,二十二岁,以前也是个理发的,现在由老公养在家里。不意她老公竟在家,忙又走回来。一会就有一通电话打来,是裴璇打的,问她什么事。黄素说“也没怎事,就昨日你请我吃饺子,今日来回请。不料你老公竟在屋里,我还以为出差去了,这下全打扰你了,连不好意思。”裴璇道“我老公就在也没事,你只管来你的,有什么事只管响话!他也是才刚回,现正在洗澡。哎,我这个老公在外面不晓得有几个女人,老是骗我,总不肯回家。哼,一年到头跟我上床几百回,若每回只按八十元计算,也不晓多少了,耽误了我五年的青春,就是离婚也不能便宜了他!”黄素道“哎那来不得!你老公还不是回来了,他还是舍不得你。”那女人又说了些气话,挂了电话。

直到万明父女回来,又有件不大不小的事。黄素道“我先接到电话,我娘打来的,讲我妹刚刚自杀,这给别个救了下来,现小刚正在照顾她。”万明气道“我早就劝她,你哥哥也劝她,我们讲什么都没用,她硬是着了魔,鼓着一股子劲硬要去。”黄素道“她怎不想当个大老板啰,守着个小发廊又有个什么用。哎!”万明道“这下好了”拍拍手“自个五万块泡在水里响都不响一下,还欠别个两万。这幸好我们没借给她,不然连我们也跟着倒霉!”黄素道“我好想过去看一看了。”她老公道“你娘不是叫你莫去,你去也没用,她还恨着你。”黄素道“她这下不会恨我了,先是恨我没借钱给她,这下给别个都骗掉了,她也就明白了。哎,我妹这些年也不容易,省吃俭用存了七八年,才存了这些钱,荤菜都不舍得多吃,这下全被骗了,不要死才怪。”万明道“那天广州那边发快递来,我去信问她时她就讲不清肠,那边老板又要她一个人去,不肯见面,我就晓得有鬼。哪有这好啰,这大个门面肯转给她?她的命还捡得回来就不错了。现在人命不值钱,两千块就能买命,何况几万!”

黄素道“店里热水器坏了,你明日拿去修一下。广婆屋里的跟我们店里的是一样的,我刚问了,她讲修用不了几个钱。另外煤气也快用完了,也要去换。”她老公应了。又因女儿校里倡导给灾区捐款捐物,黄素让回去找几件旧衣给她包好,看父女俩过马路回去了。

一会老公复来,天也晚了,店里无生意,让手艺不高的店员搓帕子,黄素扫地,把碎发扫拢收集起来,是要卖钱的。又让一人把盘台洗洗,另一人把镜面擦擦,等店员都散了,两口子关门睡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五回 情深发廊(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