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回 过教师节(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54次 字数:

何楚湘早已出来,心里也在嘀咕怎么开学都十天了,这家长才带了小孩来入学的?又不管他事,自顾自想着自己如何调课的事来,慢慢踱步到了英语教务室外,才在门外就听见里面笑语喧哗,热闹非凡的。及推了门进去,便见教低年级的李红仙笑了起来“哟,正讲了你,你就来了,真个是个曹操!我讲老何,就你这把年纪,打排球怕是奈我们不何!”何楚湘一把捋起袖子,笑道“就你们这些人这篓水平,怕都奈我不何!”众人都笑起来,道“看到底谁才是篓舀水!”另一年轻女的周欣悦笑道“也不得这么讲,好歹她们那边还有个主攻手张君伟,沾了他的光。不过有了老何这个我们的好内应拖后腿,他们那边就本来赢的也非得要输了去不可!”何楚湘笑道“我也不和你们斗嘴,只手底下见真章。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只到时候你们输了回去找不着北,莫哭起了鼻子,才晓得我没少提醒你们呢!”众人都笑“那好,到时候走着瞧!”

李红仙又叹道“哎,我们学校里也真个是,待遇太差了。莫讲还是什么重点中学,就是城南的二中,他们年终奖也比我们高的多,逢年过节红包也厚,我们这几两米算个什么!”何楚湘点头道“是个这理,这次加级你加了多少?”李红仙道“都一样的,我原来工资五百二十多,这次加了二十九块钱,有五百五了。他们加的多的加了四十多。”何楚湘道“是的,他们工资高的八九百块了,加奖金有一千多了。”李红仙叹道“那我工龄太低了,还不晓要熬到哪一年去。”

何楚湘又问“对了,那天究竟是怎个回事,那学生家长怎么吵到学校里来了?最近学校事挺多,又是防非典又是加强党性学习的,我们忙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功夫处理其他的事。”李红仙道“可不是!那家长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就为了不肯交点补课费,我只训了他仔两句,他就找上门来了。要讲课外办补习班,那都是学校里规定了的,动员自己班上的学生参加,那也是他们自愿参加的。我还好,不像他们有些人还自个在外头又单独办了个班另开小灶的。再讲了,那每个学期八十元的补课费,大部分都是要交到学校里去的,我们不过拿点小头。我要真指望靠这么点钱过日子,那还不早饿死了?连牙缝都塞不了!简直是个笑话,莫笑掉了人大牙去!我老公也是在正正当当国企上班,不讲是个小官小干的,养我们一家子还是绰绰有余,不然我喝风呢!还说如果有学生不参加,就会逼迫学生就范,都是放屁!我们也犯的着?这种家长简直是吃屎吃多了!他要是敢当着我的面这么讲,我非得告他诽谤!学生因为家境困难,交不上补课费屡屡被点名,那也不是我逼的,是学校里交代了要催的,这些老何你是最清楚不过了。有本事找学校里去,冲我发什么牢骚!本来嘛,当个老师这么苦,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的,还得装清高。真拿人不当人,不食人间烟火了是吧?莫非以为我是神仙?我要真是神仙,我就一棍子扫平共产党,自己称王了。教育局只知道出成绩,逼的学校加班加点,学校再变本加厉一层层交待下来,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学生厌学,成绩下滑,当然要补课。不然被其他培训学校培训机构给招了去,不也还是他们家长掏的钱?不一样的?我这还算好的,总比有些人拜要不好好教个学生,逼的学生补课强哪去了!再讲了,我们这算什么,现在一些幼儿园里连细个仔子不上亲子班,别个还不让入园呢!一年到头四个节日,少说也得两个要打红包,一个老师最少都打一百!我们这算个什么,不如上幼儿园去蹲了抱了个小孩强!又戳着我们收红包,是潜规则了,我们这也算什么潜规则?人家选美比赛,动不动就陪睡,夜夜陪,天天陪,一个陪审团都要陪遍了,那才叫潜规则呢!”

见聂卫请她吃一个四会沙甜桔,摆摆手道“不吃了,牙都酸了,越吃越津酸。”聂卫又拿给别人。李红仙对他道“你们班学生还好,还送了这多狗肉给你。”聂卫笑道“是啊,好几斤很的,我回去了就狗肉炖萝卜。”李红仙道“冬吃萝卜夏吃姜,狗肉炖萝卜要冬天吃了才好,这个天不合适。”聂卫道“管他呢,又没怎关系的,吃吃总是好的。”周欣悦一旁笑道“狗肉吃了发病的,要吃牛肉羊肉那就没事。”聂卫道“我又没的怎病,发个什么?我才不信这一套。”李红仙笑道“他身体好得很,我上回子看到他老婆了,阿门他老婆人是有这胖,要不怎奈得他何啰。”聂卫就红了脸,道“那是,哪像你们这些堂客,总总在这卖狗皮膏药,吹牛皮打狗屁的东西!”周欣悦对李红仙笑道“他老婆奈不何,你奈得何噻。”李红仙更笑起来。

周欣悦又道“你们听到讲没,校里这次给我们订西服,一套六百八,其中三百都被廖校长吃了回扣去了,这个真的假的?”李红仙道“就他那个人,就假的人家也要说成是真的。再讲了,这算什么,什么钱他不捞?报销瓷砖费、水电项目费、网络教室费、作业本费,都还少了?就是那个运动场土石方回填平整工程承包,他还拿了四万五呢,这个我是听焦副校长讲的,绝没的错。又那个搞塑胶草坪和采购学生服装,他拿了三万五,给学生买保险、盖宿舍楼、教学楼那些,他又拿了四万块,就连学校里修个公共厕所他也伸起支手去,硬是拿了一万块钱走。这买西服算个什么,还不随他拿!”

何楚湘点头“嗯,那西服面料、做工都蛮差,我看了,不值六百八,跟服装店里头两三百块钱套的没什么区别。”聂卫道“反正是学校里出的钱,给我们发的个福利,又不要我们自己掏腰包,管那么多干什么。”李红仙道“学校里的钱不是钱?全给他自家拿去了!这还要学生捐么子款干么?有这个不拿去资助贫困学生不更好着!”周欣悦道“这也怪不得,现在实行阳光工资,政务公开,课时费等一些补贴全取消了,他一年收入才三万六,不搞点小动作,哪里想发财过好日子。”李红仙叹道“哎,工程发包他一个人说了算,职务调动又没的哪个人跟他争的,现在连采购这一块他也是项项不得落下。嗐,我们呐,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呐。”

周欣悦笑道“我听得讲他从票贩子手里买了空白发票,大肆报账,都没人管的。”何楚湘道“学校纪检部门去管校长,那是副职监督正职,谁能管得了他?”李红仙道“管个摆子!你们莫讲的了,现在焦副校长也下了水去了。前儿有个人去他家去了几次,都没成功,后头子就用个塑料袋装了两万块现金扔在他屋门外鞋柜子上头。他没的法,不收就给别个捡了走了,后头子只好收了进去。这他讲有好几次都想把这个上交了的,结果犹犹豫豫到现在都还没交。”

一时何楚湘又跟人聊起上礼拜六在南京奥体中心看舜天队跟鲁能队的比赛零比二输了,不过这个礼拜还有时,道“今儿过节,该去买点足彩了,回头看能不能中上,五百万一千万的,好该也有点运头。”李红仙笑道“买了多少年了,哪看你中过?你就莫做梦了,看看房炒炒股是正经!”何楚湘叹道“这都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去报架上拿了份《教育早报》,慢慢坐回了自己座位上去,一个滑轮可升降皮椅,椅中垫了张麻将席。从抽屉里掏出胃药吗丁啉胶囊吃了两粒,又在杯薄荷菊花茶内加了几粒莲子心泡上,并打开一瓶龙虎清凉油,涂了些在额头上。她面前的办公桌上是一台台式联想计算机,一旁放着好几个班的英语练习册,旁边又一台座式三菱电话机。稍过去点是办公室共用的一台东芝复印机、佳能打印机、松下传真机、惠普扫描仪等。旁边又一沓佳印3A复印纸和得力48K复写纸。

一时听见楼下吵闹,众人不由向窗外望去,只见树上的知了依然叫的正欢,楼下的学生们却已经放学了,正大批大批地往校外、食堂等处涌去。

演讲直到中午十二点才结束,比平时放学晚了半个小时。刘北朝也因太晚了,没让138 班留校了。众人一窝蜂往食堂去打饭。

吃午饭之前,众女生们放回凳子正商议着要一起去打开水,任文卉急急忙忙要跑了开去。范韦琳忙拉着她问“上哪去?”任文卉回头道“去上下厕所,马上就回。”范韦琳道“那你可快点儿了,我们要是人齐了,可先走了,谁还等你呢!你回头要是找不着人,可莫怪我们。”任文卉“嗯。”了一声,跑过走廊那边去了。

一时众人去了食堂,只见开水房这里,众人都拎着热水壶排队打开水。旁边的架子上,热水壶密密麻麻放着,一眼望去,分不清谁是谁的,好些人为了分辨自己的水壶,都在上面做了记号。只见曾琪卿写的是“I Miss You”、王敏写的是“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叶良慧写的是“誓进五中  叶良慧”、许玲丽写的是“你那么爱他  他却不爱你”、朱永芳写的是“WXZ WT”,却不知什么意思、杨牡丹写的是“不去见你 才能靠近你 永不放弃”、段秀美写的是“别偷”、范韦琳写的是“沉默是金”、钞娟写的是“初(138)班 钞娟”、周艳写的是“没落的一代,冥界之壶”、罗玮写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华琴写的是“我为家人做先锋”、许晴写的是“青春荒唐曲”,纷纷不一。

只见任文卉跑了来,问范韦琳、段秀美两个“你们看到我的水壶了么?”两人摇头。任文卉急道“我都找了好几遍了,连找不着了,不晓放哪儿去了。”范韦琳道“你莫是记错了地方了吧?”任文卉道“怎么会错?不就是这里么,跟你们两个挨着放的,我记着清清楚楚的。”段秀美也道“莫不是被人拿走了?他认得错了,把别个的拿走了,却把自个的留下。这样的人也有。”任文卉气道“谁这么稀里糊涂呢,一个半事人!我那上面可是做了记号的,他也不看看!”段秀美“嗯。”了一声“也可能是你自个记错了,你再去好好找找吧。”任文卉急的忙跑开了。

一会又跑了回来,笑道“好啊,找着了。”指着那边“今儿放那边了的,却还记着昨儿的地儿,是跟你们放一起的,真记错掉了。瞧我这好记性!”摇了头道“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又抱着水壶开心的不得了“水壶啊水壶,我的好水壶,你可总算是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可都要派人去找你了。”说着去了。

只听校内响起了广播,一个女播音员道“校园是人生的起点,在奔赴人生的路上,面对自己,面对家人,你们或许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跟困惑。我们校园广播站将开设《说出你的烦恼》栏目,欢迎你来投稿,倾听你的烦恼,注解你的人生,祝广大学生们能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更好,稳步前行…”接着进入了听歌环节,都是一些流行歌曲,如郑智化的《水手》、谢东的《笑脸》、温岚的《夏天的风》、任贤齐、徐怀钰的《水晶》、刘若英的《后来》、梁静茹的《勇气》、许美静的《阳光总在风雨后》等。

吃完饭,有人不怕热的到球场去打球,有的到图书馆去了。更有的去了游泳馆,那里人特别多,校内的救生员时刻警惕着。岸上是几个救生圈和多套救生衣,跳水台上方的大电子屏幕上播放着游泳救生的科教宣传片和道德教育等。

中午一向多数人都不回家,待在校里。没钱的躲在教室里吹空调,有钱的则都到大街上找些好玩的地方玩去了。

罗玮、钞娟因住的较远,中午是不回家的,才刚一放了学,就拉了周艳、万丽萍两人道“莫急着回去。”打着遮阳伞,四人去街上逛了一圈,又上冰室里坐了,各点了杯冰糖西瓜羹、银耳莲子羹、藕粉绿豆羹、芋香鸳鸯奶茶,闲聊磨蹭,喝了半日才散了。罗玮、钞娟二人这才回学校食堂里打饭,另两人则回家。

万丽萍和周艳在岔路口分了手,周艳因平常经常是老爸开了车来接的,今儿因跑出去玩,错了时间,早已是打过电话,让不来接了,便自己回家。万丽萍家也很近,步行不过两条街,一个人便也不再坐公交车了。转过建国路、建军路两条街,进了紫色风铃住宅小区,三幢三单元九零三。只见单元外边邮递员正在投递邮箱呢。及进了电梯间,坐着日立电梯上到九楼,虽自己有房门钥匙,仍按了盼盼防盗门上的门铃后,奶奶通过猫洞透孔放大镜看了她,才开了门。家里的一条爱尔兰牧羊犬也跑到门口摇着尾巴。奶奶接了她书包,递了双塑料拖鞋给她,问“你怎这时候才回来,好晚了晓得不?”万丽萍换过红蜻蜓凉鞋,进了屋,道“我们中午开会听演讲,讲了半天才放学。”奶奶道“快先去吃饭啰,饭都冷了。”去方太消毒柜里拿了个青花瓷碗、一双乌木筷,到美的电饭煲里盛了碗泰国茉莉香米饭。又去拿起几碟菜,一碟红烧猪蹄、一碟清蒸酱末黄爪、一碟卤牛肉,要去格力微波炉热一下。万丽萍道“莫热了,天这么热,冷的更好。”去海尔冰箱里拿了罐易拉罐的王老吉撕了就喝。一时等奶奶帮她摆好了碗筷,才吃起来,边问“老伢哪去了?”奶奶道“他先还想打电话去学校找你,这给老胡他喊了去了,又不晓哪个找他。”又道“你娘刚才打电话来子,讲她那个毛衣毛线打完了,让你下午去上学的路上顺便给她捎过去,我已经准备好了放了那里。”万丽萍应了。

一时看她扒完饭,奶奶道“你自己把碗洗了啰,我现在没事,先去买两条草鱼回来破了,下午好煮给你们吃。”万丽萍忙道“我作业下午就要交了,还没写呢。”拿出上午布置下的语文家庭作业来作。一时等奶奶蹒跚着出门去了,才掩了本子,去开了计算机百度了下数据,逛逛淘宝网,上上QQ,聊聊天玩玩游戏。甚觉无趣,便又出门去转了一圈才回来。到家时,又是奶奶给她开的门,问“我还以为你上课去了,怎还没去好吧?”万丽萍道“还没呢,我等下再去。”奶奶道“我讲呢,还以为你早就上课去了,连你娘的毛线都忘了带的,都讲了几遍了。一天到晚的不听话,就会到处乱跑,跑个怎名堂啰,逗你伢来骂!”

万丽萍的老子万明正喝多了酒刚回来,听到动静跑出来,骂道“你会死了,一天到晚就晓耍尽的,一日不走身上连安不的,你是脚痒还是身上发痒?我帮你治下看!”他老娘在旁劝了几句。屋里正飘荡着一股五粮液的酒气。万明问女儿“我听你奶奶讲你又要交钱,交个什么钱?”万丽萍说了。她爸道“这开学才几天?刚交了学费,又喊要交钱,你哪有这多钱要交?”万丽萍不敢动,小声道“老师讲全班都要交,又不是我一个。”她爸暴跳道“老师讲老师讲,你们那些老师是个什么狗屁老师?狗里狗屁,一日不的完了!讲什么就是什么,喊怎样就要怎样,放个屁都是香的!喊你杀人你怎不去杀人,喊你吃屎你怎又不去吃屎哪?看到个老师就和耗子见了个猫样,话都不敢响一句。在屋里你倒有这很嘎,称王称霸,敢恶起你奶奶来了,在外头就连个猫狗都不如,看你有个怎出息啰!你们老师动不动就喊交钱,交交,交个屁!杂七杂八比学费还多了,你以为我这都是铳打来的?还你们学校是最好的学校,你们班是个重点班呐,重点班就要交这多钱?我看你干脆莫读算了!”万丽萍不敢吱声。她爸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道“这个屋里全靠了我一个人在累死累活,你娘虽开了个店,却又是个病壳子,吃的药钱比挣的还多。我那单位厂子里眼看着就又要倒毙了,哪个管我死活?你怕我日子好过!等我也下岗了,全家喝了西北风,我看你靠哪个!”他母亲劝道“你也是,动不动跟细个仔子发个什么火。先你过去你单位里头是怎么讲的?工龄到底是买断呢还是不买断呢?”儿子道“先老胡还在讲,喊我下午再去开会,我还不想去,一日里就是吃饱了受气!”娘道“那你下午还出去不?”儿子胡乱应了一声,便进里间去了。

万丽萍直等到了快两点半,差十几分钟该上课时,才拎了毛线去校里,顺路就去了娘在小区附近开的一家发廊,名叫“情深深”的。万丽萍交了毛线仍去学校,她娘黄素则一直在店里开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四回 过教师节(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