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回 过教师节(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183次 字数:

树阴下并没座位,只有几个露天的乒乓球台,何楚湘、彭玉兰便倚在了台沿上闲聊。何楚湘正道“教育局这次负责职称评审的评委名单刚刚确定就泄露了,刘文彬在金陵宾馆开房收钱,也不晓收了多少了。他也是门路好,四处打点了关系,又再次确定了他个评委的名额,如今今年已是连了第二届了。”彭玉兰道“教务处的老贺到底怎么讲的,究竟是每个人都送呢,还是专送一个的?实在也没见他打听个清楚。”何楚湘道“不晓得。一些人还不理你呢,也不晓是真不收呢还是嫌少了。我后头子也就只是送了老刘,他也认得我,还好讲话的。哎,这次要评不上,下次又不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彭玉兰问“你送了多少?”何楚湘一皱眉“一万,我一年的工资钱了。”彭玉兰笑道“没那么多,你一月的基本工资虽然才七百多,奖金却不少了,再加上加班费、补贴这些什么的,也不少了。”

何楚湘点头“今儿过节,那些学生家长们只要来了,莫不塞个一两百的。再加上开学送红包的那阵子,我一共也快一万了,我是把这个投到老刘那里去了,才补了这个缺的,不然哪来那个钱!现在评个职称也太难了,又要思想品德过硬啰,拥护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学习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又要知识水平达标,系统掌握教育教学基础理论,并应用到教学实践中去。又要专业能力强,具有任教学科的专业知识,创新改革,在学科上起到带头示范作用。又要有业绩成果摆在那里,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胜任各年级循环教学,能促进学生综合素质发展。又要有威信,积极推动本地区教育教学改革工作发展,指导青年教师,培养骨干,促进教师队伍专业化发展。还要公开发表或出版本专业的论文、论著,并有学术水平和应用价值。或者得上个一等奖二等奖,或承担过教育部门组织的公开课、示范课、观摩课三次以上的,受到过表彰就更好了。”拍拍手“我的老天爷了,这哪里是在评老师,简直是在给皇帝选贵妃,就是砂子里头挖金子也没见这么难呐!”

彭玉兰笑了点头“是的。这回金陵宾馆我也去过两回子,虽然讲他们都是封闭评审,但钱还好送进去的。去的时候,从各地赶来的老师都彻夜住在那里,早就爆满了,我也就没住在那里了。他们全封闭式的,从三号下午一点入场,到九号结束,其间一直不准出场。我看到好多人都每个评委都送了,两千或三千的,我也就学了个样。本来没打算花那么多钱,但别个都送了我不送,就更没戏了。送了点子,机会总大点子,心里也好过点子。”

何楚湘道“按你那么讲,那我不送少了?”彭玉兰道“那倒不一定。听他们讲申副高评委每人至少是一千,组长是三千,申正高的加倍。又不晓是不是他们故意放的个消息,有个送最多的光是副高就评委每人送了五千,组长一万,真个是屋里太有钱了!嗐,如今的行情是越来越看涨了,一次评审下来,少则要花个一两万,多则不下三万。”

何楚湘道“送不送钱倒罢了,怕就花了钱也不一定评的上的。”彭玉兰道“不送他就直接把你给否掉了,送了还能按实力评审一阵子,公平竞争,送了越多机会越大。”何楚湘道“我没那么多钱子,我送钱给老刘都是听到讲去年他事没办成,还把钱退还给别个了。哎,他倒真是个好人呐,我倒没想他办不成事也退钱给我,只要他心里还记得个我,下二回还能帮我再出一把子力就足够了。本来嘛,就是退我也不能收,明年都还指望着了。”彭玉兰点头“是的,这样的人现在不多了。”

此时只见台上校里的一些领导也渐渐忍不住酷热,纷纷躲到阴凉处躲阴去了,有的还渐渐回了办公室。彭玉兰便拉何楚湘也要一同回去。何楚湘道“我还再守下子,莫等一走了他们就闹,好不糟人呢!”彭玉兰笑道“管得了初一,管不了十五,大过节的你也不休息一下子,难道就天天这样守着他们不成?总还得要他们自己自觉自律,你还能省点心。”何楚湘叹道“我们班有的学生糊涂,哪能让人省心?我是管得了这最后一年,下二回再也不接手这劳什子班主任了!从此后各人自扫门前雪,念好自己一本经,省得多管闲事,日日烦心!”彭玉兰笑道“你都不带班,我们还敢带?校委第一个就批你,撵你上报。你还想过清闲日子,就做梦去吧!”便回去了。

何楚湘又独自守了一阵,堪堪到太阳更大,竟引发了胃痛的顽疾时,实在忍将不住,上前去道“你们好好听着,都莫要乱吵,到讲完了,自个回教室里去放回了凳子再放学。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有事叫人到办公室里去找我。”无精打采慢慢腾腾地往回走,走一晌歇一晌。

及到了办公大楼,上了二楼,路过校长办公室时,见罗副校长、陈主任两人在里面。罗副校长见了她招手道“老何,你进来一下。”何楚湘便知有事,走了进去。

只见先罗副校长、陈主任正对坐在沙发上商量事情呢,中间玻璃茶几上放着两杯清茶、一个烟灰缸,茶杯下垫着软垫。厅堂一边墙上挂着几幅水墨山水画,一边挂着几幅书法。书法上一幅写了汉隶的繁体字,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幅是宋楷,写的是“宁静致远”,另一幅则是苍劲的狂草“天道酬勤”。

罗副校长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去拿了个纸杯子,也给她泡了杯茶。何楚湘问“什么事?”罗副校长道“先坐。这次市英语协会的新型工作者座谈会马上就要召开了,我们校里派个代表的人选问题我问了好些个人,偏巧都没的空去的,课程安排的不巧,都挪不开身。我想了下,还是你去好了。”何楚湘无奈道“什么时候开会?”罗副校长道“下个礼拜。”何楚湘皱了眉道“市里头也真是,一天到晚三天两头开会,哪有这么多会议要开啰!这人人都有课的,上回他们就讲了,都没哪个人愿意去的。”罗副校长摆摆手道“莫管他,就这样吧。也就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又不是认真要发个言什么的,也就是听人家讲讲,学习学习。再讲了,不是还有倪副会长嘛,他最与人好相处,从不为难人的。你让哪个谁跟你调调课程,安排一下子就完了。”何楚湘只得应了。

旁边陈主任见完事了,忙又拉着罗副校长道“老罗,你先忙完我们的事再管其他的啰,先好好想想我们这个事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找这个姓费的?差我们的钱不给我们不算,还讲我们欠他的!他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过河拆桥呐,我估计我们的钱是真的要不回来了。”罗副校长道“你们再拿了条子去找他,就堵在他局里门口跟他耗,什么时候他给了钱你们再回来。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就不信斗不过他!何况我们还占着理。官高一级压死人,教育局的难道就都不讲理了?我非治下他,叫他服个软给我们看!”

此时房内除了坐着的三人和正中站着的廖校长外,还另有几人,一个小女孩和两位家长。小女孩还小,十一二岁般大,站在角落里,两位家长则正为了各自小孩入学的事在央求校长。一人正在给他上烟,道“帮帮忙,廖校长。”廖校长吐了口烟,在室内踱步,转来转去,道“我早讲过了,我们这里早已满了,安排不下,别个进来都是要交钱的。十分一千块,你仔差了三十分,就交三千块钱来,明天就可以喊你仔来上学了。”那人跟着廖校长转,道“哎莫啰,哪交这多!你老个就多收这一个啰,我仔也就差了这二三十分,你老个看我也不是什么有钱的,就少交点啰。”廖校长道“别个都是这样,你这少交点,那别个怎办?”指另一人“你问问他,他都来了快半个小时了。这都是教育局的事,你该找他们去。”那人道“找他们又有什么用,他们讲还是要你们同意。”

正在此时,只见教体育的盛秀莲进来了,见廖校长有事,便不作声,先站在了一旁。廖校长见了,便问“叫了你半天,怎这时候才来!嗯,先个是怎么回事?”盛秀莲道“就班里的一个学生手摔破了,叫了医务室的人,又不敢包扎,我就给送到医院里去了。我一直陪着,这才刚回。”廖校长问“有事么?”盛秀莲道“没事了。”廖校长道“讲过多少回了,你们不是吃饱了没事,自己找事么!上回就有一个受了伤,亏了校里好心好意给他消了下毒,也就擦了点碘酒,结果那家长就跑到校里来大吵大闹,讲皮肤上会留下色素沉积,就要赔钱!如今谁还敢看?万一要真出了事,学校里头吃不了兜着走!依我讲就莫要让他们出去算了,一上起课来就关在教室里头,莫要做运动,宁可让他们坐死,也莫让他们跑死!”盛秀莲小声道“那也不成,要不哪还像个体育课!”廖校长就火了,拍拍手“那出了事你负这个责,赔这个钱?”盛秀莲也气了道“我教个体育又不是个超人,平常学校里头有人为我们讲过半句话么?没一个放在眼里!评奖评不上不算,还累个半死。又是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排球这些样样都要会啰,又是要现学现教太极拳、跆拳道、民族舞、瑜伽这些,还要帮校里编排课间操。课多的时候一个礼拜上二十多节不算,还得带课间操、冬季长跑和课外活动这些,早就累死了。又一个月才发了那么几个工资钱,刚抵了温饱,我能赔得起这个?就那样个家长最没良心了,不讲帮了管管自个小孩,体谅一下我们辛苦,还跑来闹事,不顾了别人死活。自个屋里细个仔子是宝,别人就都当个草,还像话吗!”廖校长挥了挥手“算了算了,我这里还有事,你那没事就好了,先回去吧。”让她去了。

一会吴敏华也跑来了,却是来找廖校长理论。他因前日身体不适,向校里请假,事后却被告知,若无法开具三甲医院的证明,将被按旷工处理,扣除当月全月津贴两百多块钱。原来廖校长曾与他有些过节,此时不过借机整治他,听他道“我前天还在上课路上时,肚子就疼的慌,熬炼不住。下午又还有四节的课,第二天又还有八节,我实在吃不消,才给教务部打的电话,老陈也同意了的,不然谁想耽误课时啊。我也就是把第二日的课暂时停掉,等以后找时间了再补上。难道谁还能没个头疼脑热,不请个假的时候不成?”

校长道“你病历呢?”吴敏华道“我也就是肚子疼,有了些腹泻的症状。当晚一回到家,吃了止泻药后,症状就缓解了,所以也没去医院,哪来的病历。”廖校长道“连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病历都没有,不按旷工处理按什么处理?”吴敏华气道“我请假的时候就给老陈打了电话,他也同意了的,他当时也没说让我开具病历啊,只让我事后补上请假条就行了。”那边陈主任有点尴尬,低了头只是喝茶。廖校长挥挥手“那我不管,没病历就按矿工办,这是规定。”那吴敏华顿时僵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气的脸都红了。

这里两个家长也是暗笑不已,接着又求了半天,廖校长只不松口,反正要钱。又挥挥手道“不用讲的了,我还有事,下回再讲。”要走出去,被那两个家长拦住,仍苦苦相求。廖校长受不得烦,又讨价还价半日,才应了他们。那分数差多些的是两千块,差少些的是一千五,打发了他们走人。两个家长千恩万谢的,又一个眉宇间露出烦恼的神色来,领了小孩出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四回 过教师节(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