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回 语文课后(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152次 字数:

玩了一会,一些人回教室去吹着空调,只见还没到打铃呢,何老师就早早来了,道“今天先不用去做操了,等下课也不用上了。今日过节,学校里有个活动,有个专门讲老师事迹的演讲组织我们去听。这校里也是刚通知我,我也是才晓得。你们都背了凳子到后操场去集合。曾琪卿,他们怎么还有一些人还没回?你和王敏几个下去叫他们耍的人都莫耍了,快回来背凳子,莫又晚了耽搁了。其他的人现在就去集合。”曾琪卿、王敏忙跑下去了。

众人提了凳子,三三两两、三五成群吵闹了下楼,见别的班、别的教学楼里也都是人潮涌动。及到了后操场,听介绍时,才知是上礼拜校里派去在市内得了三等奖的一个演讲。演讲者是个女孩,说是初二年级的,叫龙蕾。众人看时,蛮漂亮的,留短发,在台上鞠躬,讲“亲爱的校长、老师、同学们…”讲起来。忽听到“我转身一看,是刘妈妈,我就追上去喊‘刘妈妈!刘妈妈!’”众人都仔细听“哪知到了面前,却不是刘妈妈,而是别的学校的一位老师,我的心…”声情并茂,倒也确实不错。任文卉觑眼后边何老师一眼,见不好活动,只得耐心听下去。

渐渐更热了,操场四周的柳树上蝉鸣此起彼伏,偶尔才能有点风。何楚湘也走到后边更远的树荫下去,与139班的彭老师拉话,138班顿时活跃起来。万丽萍在发牢骚“娘卖穴,当老师的一边耍去了,我们活受罪。”汗流出来,拿纸巾擦了擦。“娘卖穴,冰棒都没的卖。”看着后面的刘世华,转身拍了他一下“喂,去买几支冰棒,我请你。”许孝绪被她的膝盖撞了一下,忙闪开腿。刘世华看了眼何老师,不敢动。万丽萍道“这怎得了,我要死了!”解开衣襟上的几粒钮扣,去扯一旁的许晴,半边身子伏在她肩上,道“晴砣,给我靠一下,我睡下再讲。”许晴虽热,不好说的,低了头仍看着手机小说《三毛流浪记》。

前边周艳正跟人换了位子,坐了过来跟钞娟说话,说了一会儿后,回头问“晴砣,听到讲这个学期你们的宿舍搬掉了,有私人卫生间和阳台那些,不像原来是集体的了。现在又怎么样了呀?”许晴抬头道“对呀,我们宿舍从原来的C栋搬到E栋了。原来在C栋的时候,你也晓得了,是个大寝室,我们十五个人一间,里面除了有个超大的活动室,跟教室那么大外,就只有一个电视,大家都抢着看,最没意思了。且每个房间里面都有个小房间,给生活老师住的,我们耍起来一点都不自由。又整个一层楼才一个洗手间和一个洗澡间,最不方便了。现在E栋完全不一样了,是分开式的,房间好大,都是一个房间住六个人,且一个阳台加一个洗手间,再加一个洗澡间的那种。”

周艳道“哦,我原来听到讲不是还有那种么,两个阳台加一个中等澡堂,房间结构跟别的都不一样,分为里外两头,里面的小宿舍住四个人,加一个阳台,外面的大一些住六个人。也是上下铺。你们住的不是那种么?”许晴摇头道“那我就不晓得了,反正我是没住过。”

钞娟也问道“休息日你们要是不回去,留在校里,都耍些啥的?”许晴道“哪里不想回?都是有时候周末屋里没人,回去了也没啥意思,才留了下来。还有的时候其实根本就不想留,因为要补课,没办法,才只有留了。留了就要归生活老师管,要是还想去外面耍,一般都是礼拜六上午去外面买东西的时候,比如讲是去沃尔玛超市去了,就去给生活老师请假,其实是到别的地方去了。从礼拜五开始一放了学,我们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有时候到宿舍集下合,就去放映室看电影或者去操场耍了,或者游泳馆、艺术房,反正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老师管着。刚开始的时候人还多,等过了一会儿人少了,我们就去食堂里加餐,完了再回宿舍里看电视洗澡了。礼拜六上午也是这样子,中午吃完饭以后,回宿舍睡个午觉,下午就又是这样耍,一天就过完了。”

叹了口气“哎,我其实最讨厌的就是睡午觉了,如果碰到脾气好的生活老师还好,我一般就一直撒气,直到老师准我看电视了为止,反正就不睡觉。睡完午觉后,一般我们就集合去购物了,然后在学校耍,然后去餐厅吃自助餐,吃完又再回宿舍里耍。一到礼拜天上午到教学楼这边来了,又有专门的老师辅导写作业,然后吃完饭回宿舍又一直是耍,耍到下午才回自己的宿舍,等同学来。讲老实话,我们住宿生活真的很无聊,吃了睡,睡了吃,跟养猪似的,就只比猪会耍点子。”

又笑起来“不过也不一定的,要分时候,有的时候也很好耍的。像晚上我们就通常偷偷摸摸在宿舍里耍到九点多,一般是等熄灯了后还偷偷耍的。像上个学期末我们就搞了一场化装舞会,大家化完装后就开始展览,结果杨牡丹她化得极漂亮,她还在跟别个比赛的时候,生活老师徐老师就来了,弄的我们游戏都没结束,大家都难过死了。”

周艳道“是呀,学校的规定又不能改的,讲了要几点睡觉,就要几点睡的。”许晴道“还是大前天,139班的纪雪、姚曼曼、彭灿、张珊几个人到我们这边来打牌,打到很晚。生活老师徐老师一来检查,她们就吓的都跑回去了。本来生活老师不住在我们那一楼,她是在五楼,我们是二楼,原以为她不会来了。一般那个时候都快十一点了,也没哪个老师深更半夜从二楼到五楼来来回回爬的,哪晓她刚好就突然来了,结果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她不是139班的老师,却把姚曼曼她们几个训了一顿,反不讲我们,把我们全笑死了。”

周艳道“什么嘛,大前天只是周末而已,又不怎么,应该通融下的。再讲了,别的好多生活老师都通融的,你们老徐子就是个死心眼,什么都管的死死的。”许晴笑道“其实她们生活老师也挺难混的,管了不好就要扣奖金,又没人怎么尊重她们。记得还是两年前的事了,原来的宋老师就因为不小心把杨牡丹从韩国还是哪里买的一件很贵的毛衣弄坏了,因为放进了洗衣房的,结果她直接就给了宋老师一巴掌,后来宋老师就辞了职不干了。”周艳道“本来就是呀!如果不是我们,她们哪里来的工作?还整天在那里装样子,好像真的以为学生没有老师就不行了似的!再讲了,她算什么?不也就是个生活老师嘛,又不是教学部的。你不要对她们太好了,越是对她们好,她们就越以为你怕了她,越要欺负你的。”

钞娟笑了道“哪里呀,我觉得她蛮可怜的,我娘就在给人屋里做保姆,带小孩。我要是她,我也不干了。”

许晴笑道“上个礼拜五下午刚放了学,还没回去之前,我看到杨牡丹还和139班的姚曼曼打架了,当时我正要去练小提琴的。后来两个生活老师来了都管不了,我就被徐老师安排去叫生活部主任去了。后来我也没去看她们到底打的怎么样,叫完人后就直接去艺术房练琴了。练完回去后,才听到宿舍的人讲,杨牡丹抓了姚曼曼的头发狂甩,把她的脸都打肿了,姚曼曼在那哭的。后来那天晚上她来我们这边打牌,还是见了杨牡丹走了后不在,才肯来的,又打牌的时候还在骂的。”

周艳笑道“杨牡丹她屋里也是,给她安排了那么多的学习班,什么都学。什么钢琴啦、舞蹈啦、绘画啦,我的天,她忙都忙死了!我听到她讲她蛮恨她娘伢的,越来越不爱上学,还动不动就跟人吵,脾气是挺差的。”

许晴道“不过她屋里有钱,人又漂亮,连校里的第一校草许国安也认得她,放了学还和她一起出去耍的。”周艳道“晕,他是第二好不?高二么二四班的赵子强比他帅好不?”许晴笑道“男生宿舍就在我们宿舍对面,就中间隔了一个大操场。赵子强也住校,有时候他们男的在那打篮球,一有他们几个参加,就听见好多女的就在那喊强强安安的。我是看了N遍了,也没看出他们几个有多帅的!”

钞娟叹道“哎,今儿过节,人人都要送礼的,你们都送了什么给他们老师?这我想了半天了,也不晓到底该送个什么才好的。女的还好,每人送瓶香水就够了,只男的我上回听到胡老师讲喜欢钓鱼的,我才给他们每人送了个鱼钩子,也不晓他们喜不喜欢。”许晴掩嘴笑道“我最晓得他们男的其实都爱抽烟的,我本来还想给他们每个人都送包烟的,保管他们都喜欢。只是不敢送,怕人笑话。”

这时刘世华忽然转过头来,对周艳道“周艳,我单车钥匙你可以给我了吧?这一日没个车骑,连走哪个地方去耍也去不得。”周艳转身道“你答应借我骑一个礼拜的,怎么这下就来要了?呸!”刘世华道“是邓可他单车坏掉了,他也没的车骑,这我两个都回不去。”周艳道“那你不晓找陈静、刘辉他们借?”刘世华道“他们自己也要骑,怎得肯?”周艳道“那你等着,我帮你借。”探头向那边喊道“刘辉,你过来下。又走哪里去了?”刘辉过了来,问“怎个事?”周艳道“刘世华、邓可他们俩没的车骑,想找你借个单车,要的不?”刘辉笑道“我跟他们又不同路,借了怎好回去?就坐公车也不到屋,除非我睡你屋里。”周艳斥道“你怕充梦!”停了一会,又问“那陈静他的车借的不?”刘辉摇头“那我就不晓得了。”

刘世华道“你看是的吧?这别个都只一辆车,都要用的。哪像你原来就坐公共汽车,屋又没好远,你是骑起好耍。这等邓可他车修好了,我再借你骑是一样的,你把钥匙给我吧。”周艳从兜里掏出钥匙串,取脱车钥匙,骂道“他妈个逼,死吧拉小器,你这烂单车,我还不稀罕!”笑扔到后面空地上去了。刘世华去后面捡起来,回来骂了她两句。周艳听了道“你讲什么?”刘世华又骂“我入你屋娘,扯你娘的屁眼风。”周艳回道“我入你伢。”旁边几个男的道“给她入,你没吃亏,你又多个妈。”刘世华乐了,先躲到一边,说“入你娘没味,你娘太老了,哪天我要入了你,不晓好哪去了。”周艳气焰高起来“你入我?小心点,我会阉了你。”冯海鸥扶着许孝绪的肩膀说“给她阉。”刘世华嘴一撅“我怕你?”周艳就手一挺,说“拿来!”众人都笑起来。

后面王敏、曾琪卿正在背书,曾琪卿边拿着翰林阁香熏美人折扇扇风,边听王敏问“珠穆郎玛峰?”曾琪卿道“八八四八。”王敏问“死海?”曾琪卿道“忘了,好像深两百多吧。”王敏摇头道“错。”曾琪卿皱眉想了一下,道“给点提示好了。”王敏道“海拔比这个要深的。”曾琪卿道“三百。”王敏仍摇头。曾琪卿又道“那四百。”王敏道“你这样猜,是个人都给你猜出来了,这题不算,还要算你错了的。”曾琪卿点头道“本来就错了的,我又没讲我对了。”一时又答了几个题,曾琪卿站起来道“你扇子帮我拿一下,我去上下厕所,马上就回。”前面许晴听见,回头道“你扇子借我一下。”向曾琪卿借了来。

曾琪卿到另一边叫叶良慧,拉她陪她一起去,叶良慧不肯。曾琪卿道“怎么,才一上午就又不听我的了?才说过的,原来又在哄我。”笑着在她耳边悄声了几句。叶良慧急了,忙站起来道“哎,听听,都听还不行么!以后你去哪我就跟到哪,你是皇帝,我就是大臣,你是航空母舰,我就是巡洋艇,只死心踏地跟着你就是了!”曾琪卿笑道“这还差不多。”搂了她笑着到后面向何老师请假去了。

万丽萍靠在许晴肩上,见许晴给她一块扇着扇子,道“好风,再用力点扇,我都热得汗是这洗呢!哎,学校里也真是,干嘛不先听演讲再上两节课啰,这现在正是中午最热的时候,热死了人去了!”

前面周艳正与钞娟讲起了笑话,把外国语当成中文来念,德国、意大利、俄罗斯的,说了几个。周艳回头对许晴道“你这扇子哪里买的?借我看一下。”许晴递了给她。周艳看了一回,赞了一回,又自扇一回,还她,道“早上默单词的时候我没默出来,何老师讲要罚我抄一百遍。许晴,你帮我也抄一点啰。”许晴笑了摇头。

万丽萍依然靠在许晴肩上,这时懒懒睁开眼道“晴砣,我讲你也太下狠了,暑假还跑到长沙你姑妈那里学外语,搞得何老师就晓讲你一个人好,全骂我们。你又不是要找个好老公,学这好干什么!”说得许晴一臊,忙把她推开,笑道“狗嘴里不吐象牙!”几人都笑起来。周艳招了手叫几人聚首,附耳悄声低言了几句后,几人又全都哄笑起来。万丽萍东倒西歪,手捂着肚子;许晴臊红了脸笑,又掩着嘴;钞娟则扶了周艳,拍着胸脯直喘气;周艳也笑弯了腰,好不容易等坐直了,才又道“讲起仔子来,我们班里没一个好,就整个学校里也没的!”万丽萍道“我听别个讲陈静在我们班仔子里最帅,罗玮在我们妹子里长最好,但我怎觉得只一般,还是周艳你好看。”钞娟道“我也觉得,但大部分人都讲罗玮好看。”几人向那边望去,只见另一边不远,罗玮正隔了一排与她后面的刘辉讲话。她今天穿了件海蓝色的夏日校服,头上长辨上扎了一个同色的蓝色丝带。脖子上系了一个长巾领带。校服是一件及膝绸裙,她脚上则是一双白色的蕾丝短袜,一双米黄色运动鞋。

刘辉正指着台上道“这个妹子讲的还不错。”罗玮道“是啊。”她后面的李剑武道“有什么好的!”刘辉道“她今天穿的那件裙子蛮好看的,跟她气质蛮配的。”罗玮点头道“是啊,哪天我也要我伢带我去买一件,也要跟这一样的。”李剑武又道“有什么好看!”罗玮回头怒道“你干什么?”见他低了头不说话了。仍气道“坐这么近干什么?退后点!”见李剑武把凳子退了有半步的距离,便不再理他。其实她心里早已气已消,是她自己向后移,才会嫌近的。刘辉问罗玮“礼拜天去溜冰?”罗玮说“不去。”刘辉又问李剑武。看着又生气了的罗玮,李剑武也摇摇头,说也有事。又聊过一会,罗玮把凳子移后些,方便与刘辉谈话,却见李剑武把身子倾了倾向后边。罗玮暗骂他是傻子。此时她与李剑武的距离很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气,只要一伸手就能碰着他,但她是绝不会碰着的。感到周围的人虽没看她,注意力却似乎集中在她身上。罗玮懊悔起来,鬼使神差坐后面来干什么?但她又不肯服输坐回去,仍与刘辉谈天。

她旁边华琴却早搬了凳子过来了,坐到后边一直与段秀美聊天,此时道“听到讲你伢早不在了,就你跟着你娘两个人过,都好些年了吧?那你娘一个人怎么带你呀?”段秀美道“问这个干什么?”华琴道“最近我娘跟我伢也闹着要离婚了,吵的我晚上连觉都睡不好,书都没背出来,我都烦死了。”段秀美道“我娘一个人过的蛮好的,我也蛮好的,又没怎个不同的。”华琴叹道“你娘对你真好,都不改嫁的,要是我娘那就不晓得了。哎,那你想不想你伢呀?”段秀美摇头“不晓得,我四岁的时候他就死了,我只看过他的照片,印象也不深了。”华琴道“哎,我娘我伢对我都挺好的,要是他们离了,我都不晓到底要跟着哪一个了。我听到他们也在争我的,我烦都烦死了!”

段秀美道“我今天餐卡里钱不够了,等下吃饭的时候你先帮我刷一下吧,回头我再给你。”华琴道“不用了,就我请你好了。”段秀美道“那怎行!嗐,怎么才一个多礼拜卡里就没钱了,用了这么快,开学才多久呢!一次充了二十,就只剩了两块多了。”华琴道“你都吃了些什么?都挺贵的吧?”段秀美道“也不是啊,不就是红烧肉、剁椒鱼、酱爆茄子、荷包蛋这些最简单的么?人人都是这么吃的。”华琴道“那你下午放了学也在这吃了,不只吃中午一顿的?”段秀美道“那没有的,何老师讲了,要过了段时间才晚自习,我要到那时候才留在学校里吃的。”华琴道“那你肯定多点了。菜要不够呢就去多打点汤,菜是要钱的,汤是不要钱的。原来是西红柿蛋汤还有冬瓜海带汤,现在天热,校里又加了免费的酸梅汁,只是太酸了,我都不喜欢吃。”

问“中午吃了饭你们都上哪去的?又到她们宿舍里看电视么?”段秀美点头“嗯,你去不?”华琴摇头“不去了,还是在教室里睡一下好了。现在回去了天天睡不好,到她们宿舍里去也睡不好,吵得很,还不如在桌子上趴一下子。”段秀美道“教室里还不一样吵的?”华琴道“那也没法,有时候吵,有时候不吵。就吵起来了,难道你还能把人打出去不成?嗯,你们现在在宿舍里都看啥电视的?”段秀美道“《流星花园》。”华琴道“还看那个呀,不早看过了么?都好多遍了!”段秀美道“有些人喜欢看,又重新看的。嗐,可惜了,午间剧场要演到两点半,正好有一些看不到的。”华琴道“我喜欢看湖南卫视,原来屋里不吵架的时候经常看的,现在这个台中午在演什么呐?”段秀美摇头“那我就不晓得了。”

又丧了气“我也倒了八辈子霉的,上午刚被何老师训了一顿,下午美术课颜料我偏又忘了带了,中午又不回去,等查到了那就糟了。你带了么?”华琴道“带了呀,不过我也只有一付的。”段秀美道“我已经向范韦琳借了一个六角盘,再六支颜色。她有十八支的,还剩了十二支。我再向罗玮借两支,凑起来就够了。”拍了旁边罗玮一下,道“你颜色不算,画笔也借我一下,我就只在老师跟前装个样子,等他检查完了我就还你,现在先讲好了。”罗玮点了下头,眼角余光瞥到远处,梧桐树阴下两个模糊影子,便又继续与刘辉聊天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三回 语文课后(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