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回 语文课后(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170次 字数:

曾琪卿道“起立。”全班站起来。刘北朝道“同学们好。”学生们纷纷应道“老师好。”鞠了一躬,方才坐下。刘北朝三十几岁,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留着两撇唇髭,却很是漂亮。对周艳招手道“好了,你坐回来好了,我上课你就不用站了。以后注意点子,作业还是要交的。”周艳就坐了回去。刘北朝见语文课代表李剑武擦完黑板要下去了,招了手道“你等一下。”问“上节课布置下的语文作业他们交的怎样了?”李剑武束了手道“都收上来了,等下课了我就正要送过去。”刘北朝点点头“嗯好。还有,他们背书又背的怎样了?”李剑武道“都背掉了,本来还有五个没背,到今天上午就都背掉了。”刘北朝道“那就好。你也要把关把严点子,莫只顾着自己耍,多监督一下他们。莫再像上次一样我一抽查起来,好多讲背过了的当面又都背不出来,光会出洋相了。才刚背过多久呢!”李剑武忙低了头不敢说话,见老师不再问了,方才下去。

这时有学生上去送上节日礼物,刘北朝点头让放在讲台一边,又把带来的一沓考卷发了下去,道“我也不晓得我们班有的同学究竟是怎个回事?不晓得是我课告的不好呢,还是别的怎个原因,上次考试竟只得了二十四分!不用我来讲,这也太离谱了啊,我倒都没想明白!不管是怎理,总之连三十六分、二十四分的都出来了,也就不用我来讲什么的了。”自己手里也留了一份“全年级八个班,就你们班和幺三九班是两个重点班,历来校里和家长们都比较重视,几个普通班也莫不向你们看齐。但幺三九班这回就明显比你们考的好,他们班老彭在我们办公室里就坐在我对面,像他们班三十六分、二十四分的就还从来都没听到讲过。至于其他的几个班具体情况我也没问,但就算差也不会比你们班差到哪去。初三我就告了两个班,一个是你们班,一个是幺四三班,这回就幺四三班也只比你们班差了一点。他们班历来就是如此,也乱了一点,难管的很。他们班班主任秦彩荷自己都讲了,随他们去,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懒的管的,省了头痛。你们班不同,你们原来成绩就好,又是个重点班,历来别人都比较注意你们,注意你们的成绩,动不动就拿两个重点班比。我也是压力大,原来刚接手你们班的时候就考虑过再三,在你们班里也可以说是拼尽了力气,不像他们普通班,随他们去了。你们不同,你们就不比幺三九班强,好歹语文成绩也莫比他们班差啰,要不哪还算得哪门子重点班!又原来你们那个告语文的张秋平老师也是拿过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这些奖状的,校里上学期要我也评一个,讲我没的功劳也有苦劳。是我自己脸薄,觉得没有比他们班老彭强到哪儿去,又你们班也没有比他们班强到哪儿去,特别是语文成绩!我还生怕拖了后腿的,所以我都不好意思评的,没去凑那个热闹,丢那个脸。如今没想到你们不见进步,反倒越来越退步了。”一席话说的众人无人敢吱声,都低垂着头。

墙上的电源插座上有人在给手机锂电池充电,万能充电器上的显示红灯一闪一闪的。角落里点着袅袅的檀香。因为炎热,室内除关了窗子,开了空调,又用拉绳放下了百叶窗帘遮挡刺眼的阳光。缝隙中仍可见外面微风晃动的梧桐树上绿色极为的浓郁,蝉鸣声声,显得室内越发的安静异常。

刘北朝继续道“还有,我让你们娘伢在卷子上签字是要引起你们娘伢的注意,保证都晓得你们在校里的情况啊。谁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们自己签了或是找人代签的,那我就非要你们把娘伢找来。像什么话啰!成天不在书本上下功夫,专门在这些歪门邪道上动脑筋。最可惜的是第二大题填空题有几个题目,考试之前我还是专门讲过了的,讲了又讲。甚至我还怕你们有些人榆木脑袋,不懂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校里要我出题目时,我是一个字也没改,原原本本照先那题目抄下来的,就这样还有一些人没答出来。我先还满心欢喜,讲你们这个学期开局表现不错,跟上个学期大不一样了,长进了很多。上课规规矩矩,作业也都像模像样的,甚至好些原来不爱读书的都主动来问我。我还以为你们是快要升高中了,面临升学考试压力,晓得害怕,终于肯上进了。哦活,原来我是空欢喜,一到考试了该蚂蚱的蚂蚱,该跳蚤的跳蚤,都蹦了起来。光这一场考试偷看的就被我抓了三个,没被我抓住的还不晓有多少呢。我也是相信你们,你们讲就这三个,再也没的了,我也就当只这三个了,想你们用了这么多功,这回肯定考的好,也不枉费我一番教导。哦活,哪晓得成绩一出来,简直是个笑话。就我先讲的那几个题目,有的人是一个也没答出来。我要是像你们何老师那样爱生气的,简直要活活被你们气死。”

众人继续保持沉默,听刘老师又道“再来讲考试那天,我们班有的同学呀,真个是难为他了,就像拿刀子架在他脖子上,逼了他上刑场似的,坐立不安!左挠腮右顾盼的。外面瞧见的人不晓得我们是在考试,还以为走错了地方在参观动物园看猴子猩猩耍大戏呢。”有人笑了起来。

刘北朝道“还笑!亏还有脸笑得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些人要不是规定了半个小时以后才能交卷,怕十分钟不到就跑出去耍了。外面就那么好耍的?有的卷子都没作完,作文明明规定了要写五百字的,却只写了两百字,邋遢潦草,敷衍了事。字数不够先就扣了一半的分数,你们一些人自己数数,看差了多少?一半还多!再那个字呀,有的拼都拼不起来,东一撇,西一棒子的,要讲是虫子在爬,还爬不到一起去,简直是发明了我们国家的新型文字虫爬文!写的那个字呀,更是它认得你,你还不认得它!我是读了半天都没读懂,左猜猜不对,右猜猜也不通顺,错别字更是满天飞!这些都是书法家在练书法,可惜练的都是草书,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认得了。”

班里一阵鸦雀无声。刘北朝道“更有一些人作文的内容可谓是不知所云,我上回嘱咐了你们不要记流水账,哦活!有的人倒好,想像力还蛮丰富的,竟直接编起了神话故事。讲了多少遍,平常要多注意观察生活,写点靠谱的事,就是不听!我倒不反对你们写这些东西,只是也要分个时候,难道真到了升学考试大考那天,上了考场去了,你们也这么胡编乱写,胡说八道的不成?还想拿分了不想?让你们写生活中的一件事,字数不够了不说,先就跑偏了题的!

还有第一大题这样类似的选择题,不许留空的不选。你就随便填一个,也有可能填对了不是?又我们有的同学实在是太懒了,讲了多少遍了,ABCD随便乱填,他偏偏就要填一样,A字到头,或者B。谁告诉你填一个对了的概率就大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蒙的,有的老师一分都不会给。就是到了升学考试选择题机器打分,有的老师不讲道理,也会给你打下来,到时候你找地方哭都没地方哭去!更何况我跟你们讲的是这些答案里头稍微有点把握的,我的你们这些伢了,听不听得懂?”有学生回答道“听懂了。”刘北朝道“莫再不懂装懂,做了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抬腕看了看表,语气缓和了些“本来嘛,我还讲你们这个年纪天性都爱贪耍,学习压力又大,我也是过来人,也不赞成一味管牢了你们,还觉得情有可原的。一个小孩子,牙齿还没长全呢,九门功课压身上,倒确实难为你们,只是也太过了…”

周艳本子下页垫了块鸿运垫板,拿马利橡皮擦放嘴里沾点口水,擦去健生作业本上的天骄2B铅笔字,把垢弹了,正在埋头英语作业。她后面许晴瞧了道“语文课写外语作业,外语课写语文作业,你倒真是个人才!”周艳道“有啥子办法的?再不交上去,何老师就又要找我算账了。哎,争取在下课之前赶出来吧。”后面朱永芳道“哎,何老师也是,她做不做贡献,起不起房子关我们个怎事?还叫我们捐什么钱!”周艳道“就是!”许晴道“你们这样子哪里像个雷锋,一点都不积极。”周艳道“学个什么雷锋!雷锋都死了几百年了。”许晴摇头叹道“哎,你们倒都是些人才。”朱永芳笑道“说起交钱,我倒想起个笑话,去年买教育杂志的时候,何老师…”招手叫两人聚首,低声说了会悄悄话,几人悄笑了一阵。

刘北朝道“下面怎么回事?上课了都还在吵!开小差的开小差,打瞌睡的打瞌睡,是不是自己都学会了?考试都考的好了?考的好了就莫要听了。蒋志军,你试卷拿上来我看下嘎,看你上次打了多少分嘎!”前排的蒋志军忙吓得低了头不敢发声,其他人也立刻安静下来。

一时开始讲题,刘北朝转身拿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写的是“间:抄小路;寿:向人敬酒。”完了回头道“注意啊!这里考的是我们第二课《鸿门宴》里面的内容啊,这两个字跟我们现在的意思不一样啊,莫搞错了啊。还有,这里还考了几个成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约法三章这些。上个学期学过的几个都还记得不?”学生们纷纷答道“记得,涸辙之鲋、相濡以沫、望洋兴叹、东施效颦。”刘北朝道“还有井底之蛙、邯郸学步等等这些…”

到卷子讲完时,他又看了看表,道“我去上个厕所,先出去一下。还有点时间,你们安静点,自己复习,我马上就回。”出了教室,往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去了。

老师一走,班里顿时就吵闹起来,到处吵吵嚷嚷的。又有别班的几个油乱份子也闯了进来,跟138班相好的打闹,闹的鸡飞狗跳的。曾琪卿一个人管不了,和另几个班干部央了本班几个跳子,一起劝着别班的人出去,那几人才去了。又其中两个只出到门口,仍笑着朝内取笑。又不知为什么闹,一个就和班里的邓可打耍起来,跳着在教室里追来追去。

正笑时,不料刘北朝已回到了教室门口。此班外两人是141班的孟勇、丁磊,俱是高干子弟,有名的吊儿郎当不读书的,天不怕地不怕,一向无法无天惯了。当下并不把刘北朝放在眼里,仍只管打闹。邓可虽有些害怕,但正被追的紧,因害怕被追上挨打吃了亏,又欺这老师素来脾性好,从不与人为难的,最好说话了,故也没停下。两人一前一后追来追去,一时竟追到刘老师身边时,刘北朝早已一语未发冷眼旁观了半日,此时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扭住那人就硬往外推。这人正是丁磊,本市交通局局长大人的儿子,当时就傻了。外面孟勇一见也冲了进来,三人像要打起来。几个认得的男生忙跳过去拉开劝道“干什么?算了,算了。”刘北朝早已怒得满面通红,一声不吭,想起平日间受的这等窝囊气,甚是可恨。众女学生们也吓得纷纷过来道“看看,都是你们闹起,还不喊他们出去!他们怎这捣乱啰,连不歇下子。”不敢去看老师。

一时等那两人去后,刘北朝铁青着脸,道“今天中午放学了都莫走,都留下来!这还得了,我才走了多久,就翻了天了,吵得在厕所那边就听得到。按道理讲,今天还是过节,我不该发脾气,但也搞的太没名堂了,搞得别班的老师还来找我告状,问是不是我在上课。”众人这才想起来确有隔壁班的老师来劝过他们安静,众人没理。

刘北朝又指着邓可道“邓可啊,又是你啊,听你们何老师讲你娘伢还是当着她的面打过保证的,次次讲要改,讲了多少次?看能保的你到什么时候去!现在上着课,我也先不跟你计较,等放了学再跟你算账!”冷着脸又讲了会课,直到下课后才道“等下一个都不许走,一个一个的来跟你们算总账!”夹了书去了。众人这才长吐了口气,都自由活动起来。罗玮朝后排钞娟吐吐舌头,拍拍胸脯笑道“吓死我了!走,上卫生间去吧,我都憋了半天了。”钞娟笑着陪她去了。

因班主任何老师早几天就布置了下来,让几个班干部负责编写这个学期新的黑板报,曾琪卿说自己不会画画,字也写的不漂亮,已是推脱掉了,如今正交给王敏负责。此时王敏就正央了会画画的杨霖、字写的好的范韦琳一起帮忙,在黑板报前商议着。又有许玲丽爱凑热闹,也跟了过来,笑道“都画到哪了?让我瞧瞧。”看那报上,有图画,有格子线,线上写着字迹,分成不同的版块,粉笔颜色各不相同。王敏挥舞着粉笔刷,把一大块都擦了,道“不好不好,统统不好!哎,怎么就这么烦人呐,一个报纸也办不起来。”

杨霖道“你慢点擦,亏了我昨天画的,花了我那么多功夫,都白干了啦。”王敏道“何老师讲的,要精益求精,凸显我们班的特色,我有什么办法?幺三九班弄的那么好,你们也都去看了,我们总不能输给她们班噻。”杨霖叹了口气“那今天下午放了学我不能留下来了,得去学画画,课程早安排好了,一个礼拜总得去两个晚上的。”王敏气道“你去吧,谁还留你呢,没人拦着你!”

范韦琳拿指头在她脑袋上戳了一下,道“你先莫管别个,就管着这两天我帮了你,到时候弄好了,你怎么答谢我吧。”王敏气道“何老师早交待了的,有什么需要的就只管找你们帮忙,你们也有责任,本来这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又有什么可谢的?再讲了,昨天一支冰棒,今天一厅可乐,不都请过你们了?又来讲的!”范韦琳手里抱着一个教学用的半人高的木制直角三角板,笑道“那可不够的,我就值那么点钱?”许玲丽一旁笑道“你要真把自己卖给她,那当然不够了,非得能买下整个非洲!”王敏道“哦,原来你那么值钱的?那我可买不起,没办法,那只好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了。”许玲丽又对范韦琳笑道“那够了,够你买支铅笔了。”

王敏急道“莫闹了,还是快点把报栏弄好吧!”许玲丽不满道“瞧你,丁点大个事就在那催,把别个范韦琳和杨霖都当奴隶在使呢!就是资本主义剥削工人阶级也没见这么逼过!最见不得别个清闲一下子。”王敏急道“你不管事,哪里晓得,何老师规定了时间了的,讲过两天就要看,到时候检查起来不合格,不又讲我呢?”又对杨霖道“何老师讲了,争取在这两天就弄好,她好看一下,到时候还要改一下,要在下个礼拜前定型。稿子她也要先看一下,你写好了没?昨天我可是让你想了一晚上了。”杨霖道“我写稿子写不好,你干嘛非叫我写呢?班里除了任文卉就是曾琪卿她两个人的作文写的好,你怎不去央了她们写啰?让范韦琳抄一下子就完了。”王敏道“我怎没叫呢?也要人答应!曾琪卿不肯,讲交给我了就没她什么事了。万事都只会推给别人,自己图个清闲,最看不得这么个人了,懒的都快没人形了,还像话么!任文卉你还不晓得她?只要不是她自个的事,就火烧眉毛她也不急的,谁还能指望她呢!”范韦琳道“你赶那么快干嘛?还有一两天呢。都讲了这两天中午我不休息了,都在食堂里打了饭吃了就过来陪你,等下午放了学也不早点回去了,帮你弄完为止。”王敏点头“那再好不过了,要是杨霖也像你这么样就好了。”杨霖白了她一眼“得陇望蜀是不是说的就是她这个?”许玲丽笑道“不是,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杨霖皱了眉“那太那个了,怎么说的那样难听。”

一低头,见许玲丽光着脚踩在地上,便问“你怎么打双赤脚呢,也不穿上鞋?”许玲丽大咧咧抬了脚,道“凉快呀。”只见她脚底板黑黑的,沾满了灰。上身穿了件淡绿色的吊带背心,系绳系在脖子后,外套一件诗若漫娃娃领蝴蝶结灯笼袖荷叶边酒红色的真丝短袖。下身一件小魔女绿色帆布牛仔超短裤。皮肤很白,左脚踝上系了一圈红绳。

王敏道“你去看看空调打了多少度了,莫还没到最低温度十五度呢。现在还好,等下就要越来越热了。”许玲丽道“哪里呢,才刚一进来,杨帆和黄为友那两只猴子就开了空调,一打就打到最低了,还把电风扇也开到四档最高的,还直喊嚷热的。他们敲敲打打真吓人,我真害怕他们把空调给敲烂了,又差点把窗台上的那几盆花也给打烂了的。”杨霖道“就是,你莫离他们太近了,你不穿鞋,万一被他们踩了一脚,非痛死了人去不偿命的。”许玲丽道“我傻呢,跟那两堆狗屎贴在一起?”

范韦琳道“他们在打什么呢?叫曾琪卿去管一下,莫真把什么东西打坏了,到时候何老师问起来,我们每个人都不好受的。”许玲丽指了教室前排空地上“鬼晓得他们打什么呢,每天都是这么吵吵闹闹不停的。叫曾琪卿去管又有什么用,讲了他们也不会听,现在又不是上课时间,她能管得了几个人呢?”范韦琳对王敏道“那你去管一下好了,莫给万一何老师来了,讲我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的。”王敏道“他们惹了事自然有他们自己去受罚,等何老师一个一个去找他们,关我怎事?就是讲我们不劝,也不是个个都劝得来的,谁肯听话呢?要东管管西管管,那泰国发洪水,印尼涨海啸你怎么不叫我也去管管呢?”范韦琳道“上次窗台上有个花盆掉下去了,都没哪个承认的,后来何老师找不到人,把我们都骂了一遍,讲要是万一砸到了下面的人,要出人命的。我也是好心提醒你,去不去还不随你呢。”王敏道“爱死人不死人,砸死了人活该!看他们还敢不敢闹了!就该让他们去坐坐牢,看别个是怎么管的!哎,他们把门打的那么开,刚关上就又开了,空调都白开了,这怎么能不热呢。”范韦琳道“那没办法的,何老师讲了,现在闹非典,就是上课也要通通风透透气,这倒莫怪他们,倒是门开开好的。”王敏道“你就那么怕死了?非典究竟是怎么传的还没闹清楚呢,你在你屋里难道开了空调也还要把门打开的?”范韦琳道“屋里是屋里,这里是这里。”王敏道“又有怎区别的。”许玲丽笑道“哪天等王敏成了传染源,我们都离她远远的,都莫理她。让她一个人到大街上瞎逛去,看有多少人不躲着她。”王敏叹道“哎,就看吧,若我真得了病,治得好还罢,治不好,我第一个就先毒死你们!”几人都笑起来。

课间休息时间十分钟一过,电子铃“呤…”的响了起来,因第二节是音乐课,众人都拿了音乐书纷纷去音乐室。穿过两个草坪和一个花园,前操场的后面,实验楼的一楼是化学、物理实验室和体育用品房,二楼是生物实验室,旁边就是音乐室了。众人吵闹着坐好,等老师来。直到过了一两分钟,老师才从里间钻出来。

杨露二十七八,已离婚单身独居,有时就睡在里面的休息室里。她以前是艺术学院舞蹈专业毕业的,音乐也不错,身材高挑,长相美貌。有个女儿刚上幼儿园,大概带女儿并不容易,她平常不爱讲话。当下把《让我们荡起双桨》在一架钢琴前弹着,教过了学生,又让全班重唱了两遍后,便要叫一男一女起身合唱。因她生活简单,用人也简单,认准了唱得最好的文艺委员许玲丽,班里便推起帅男来,呼声最高的是陈静。正吵闹时,不料罗钟正在出神,盯着窗外,被她发现,点他“第一小组第五位同学。”指着他,一连几声也没应。旁人推醒罗钟时,老师已下来走到他身边了,气道“你在看什么?不好好上课,心都到哪去了?你这是不尊重我,也不尊重你自己。”说话时语气却很弱,像在跟人诉委屈。后罗钟唱了,她很满意。又从里间拿出录音机放起了音乐来,讲了些五线谱的音符、高低音阶和节拍的知识。

后来她女儿不知是从休息室里出来,还是从外面回来,问她要吃食麻辣牛肉干,她因没有,抱了女儿进去休息,里面又哭又哄,久久不见出来。万丽萍听里面杨老师似乎也要哭了,拿出身上有的另一种零食怪味糖姜片,道“刘世华,你送进去下不?要她莫哭了。”刘世华在外间向里探头看了一下,不敢,也就罢了。

只见万丽萍正在吃零食,一包包的老婆凉膏、山渣片、蛋卷、葡萄干、西瓜子、炒板栗等,地上剥了一地的瓜子板栗壳。旁边任文卉道“你莫乱吐了,看满地都是!等下老师看见又要讲了,抓着你才好受!”万丽萍道“你只管好我们自己班的卫生就得了,别的管它干嘛!来,再吃块凉膏吧。”说着抓了一块塞她嘴里。任文卉摇了摇头不吃。她嘴里正嚼着一块薄荷糖,绿色的糖块在红色的舌尖上转动,偶尔被阳光照到,闪闪发光。糖粒的清香四溢,她不由地流出了点唾液到嘴角,忙用舌头舔了回去。又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红桃木镶的精致折叠小玻璃镜子照着,细看嘴角污渍,拿熏香纸巾擦了擦。烫板拉直过的乌黑短发上挂着个小巧的韩国瑞丽仿象牙发插,跟本班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她皮肤很白,又跟很多人类似,左脚踝上系了一圈红绳。道“瞧你那吃相,不认得你的人还以为是饿死鬼投的胎!我倒就奇怪,你怎么就不胖?”万丽萍得意道“我八八年属兔的,天生就不胖!”

这时杨老师从休息室里出来了,道“这节课的已告完了,你们自己把下节课的内容先看看。现在先回教室里去,路上注意要安安静静地走,莫吵着别的班了。”众人就一哄而散,各处玩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三回 语文课后(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