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一、桃李满园
发表时间:2018-03-19 点击数:249次 字数:

一、桃李满园

 

春风越吹越暖,转眼就进入了一九六六年的四月,一年一度的高考急速逼近。

凌晨五点来钟,横江市第一中学高三(2)班女生梅远习惯性地醒来,像机器一样把昨晚摆放在床里边的衣服拉进了被筒,毫无声息地窝在被子里把衣服穿上了身,只花了两三分钟时间,这是她在进入高三后练出的功夫。高三要复习迎接高考,同学们都在进行最后的冲刺,有许多同学不顾一切地开夜车,起早贪黑地读书,做练习题。学校为了保护同学们的身体,不允许大家打消耗战,作出了强行规定,每晚响过熄灯铃就必须按时就寝,谁也不准挑灯夜战,早上响过起床铃才能穿衣,违者要公开在全校张贴检讨,并在课堂上罚站,甚至要罚扫地。梅远是个守规矩的好学生,不敢违反校令,每天都按时就寝,但早上总是偷偷地赶早起床。

梅远穿好衣服,轻轻地坐起来,拿起床头的毛巾、牙刷和书本,像猫一样溜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到寝室的门边。

睡在寝室门边的陈定春发现了梅远,问:“谁呀,起这么早干什么?”

梅远机敏地小声说:“上厕所。”

成定春“嗯嗯”着,没有追问。

梅远轻轻地拉开了寝室的门,侧身滑了出去,又轻轻带上门,神不知,鬼不觉。

梅远走出寝室后,把书本装进了上衣口袋。这时候天还没有亮,满天星斗朝她眨着眼睛,她顾不上欣赏繁星朗月,急速来到寝室前面的荷花塘边,三下两下刷了牙,洗了脸,把牙刷、牙膏和那条补过的毛巾藏进了荷花塘边的杨柳丛中,朝远处桃林边的一盏路灯走去。

梅远在路灯下站定,看到前方竹林旁的路灯下有一个人影,勾着头正在看书,她认出那是他们班的男生艾问江。梅远心想,还有比她起得早的,这人夜里没睡觉呀,看来他真要拼命了!艾问江各科成绩都优异,物理显得格外突出,外号叫爱因斯坦,而且这个外号就是梅远给他起的。这人那么好的成绩还这样拼死拼活的,梅远感到自己的压力更大。班主任程彩云老师透露,艾问江打算第一志愿填报清华大学物理系,第二志愿填报北京大学物理系,第三志愿填报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而且是否服从分配栏不填,也就是非以上三个名校不上。他现在大概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进行地毯式复习。

梅远急忙翻开书,赶快抓紧复习,不再想别人的事,只把艾问江这样勤奋上进的同学当榜样,把高考前这一段比金子还贵重的复习时间充分利用好。

艾问江为什么要到竹林边的路灯下看书呢?个中缘由只有他心里知道,梅远并不知情。有一天凌晨五点钟,艾问江正在桃林边的路灯下看书,看到梅远勾着腰急匆匆地从他面前走过,躲到竹林边的路灯下看书去了。竹林边的那盏路灯比较远,又不隐蔽,对女生来说不太方便,从第二天凌晨起,艾问江就把桃林边的路灯让了出来,自己就到竹林边的路灯下去复习。艾问江一贯敬佩梅远,梅远聪明过人,并且勤奋过人,学习成绩在高三年级的三个班中首屈一指。梅远对医学很感兴趣,她想考医科大学,将来当个医生。尽管她说能考个一般的医科大学就心满意足,但一跟人说起北京医学院或上海医学院,就控制不住地神采飞扬。因此,梅远在高二时得了个雅号,叫做梅医生。艾问江断定梅远要冲刺名牌医科大学,果然她每天像夜猫子一样起早复习,而且她的特点是稳打稳扎,一直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就像一架读书的机器,也是考试的机器,每考必胜。学海奇才层出不穷,越是像梅远这样的好学生越努力。不用言说,艾问江对梅远有好感,他把桃林边的路灯让给了梅远,那个地方比较隐蔽,不易被人发现,而且离女生寝室相对较近。

梅远今天手上拿的是英语复习材料,其实梅远对英语课本已能倒背如流,她只是不放心,怕有疏忽的地方,害怕一旦放松了,熟悉的知识也会生疏。还有她觉得常复习,能常新,能加深理解,能增加熟练程度。她知道报考医科大学英语成绩很重要,要想高考成绩满意就要穿钉鞋上宝塔,把稳又把稳才行。高考是一考定终身,绝不能马虎,要实行命运突破,关键在此一举,这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浪费了青春,哭都来不及。人生能有几次高考,谁不盼望金榜题名。再说,她家境贫寒,年幼丧父,她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不识字,只能靠卖点五香蚕豆、山芋、菱角等供她上学,她当然要分外苦读,她学成了,就能挣钱养母亲,到时候母亲也不要顶着风雨烈日沿街叫卖。

天放亮了,梅远也不知道,她一心只读圣贤书。起床铃响了,梅远倒是听到了,但不关她的事,她早就起床了,她马上胆大起来,起床铃一响早读就是光明正大的事,再不用提心吊胆。现在天也亮了,不需要依靠路灯,对着晨光阅读更加赏心悦目。

梅远离开了路灯,步入了桃林间的小径,一边背书一边朝着竹林方向度去。她双手后背,大声背诵着英语词句,她背诵的不是课本上的英文,而是英语课文的中文译文。她背着,背着,就忘记了一切,她被课文融化了,她融化在桃花飘飘洒洒的美丽早晨,不经意走近了艾问江也不知道。

艾问江看到梅远旁若无人地来到他的附近,就笑着说:“梅医生,你真能赶早啊!”

梅远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艾问江所在的地界,快乐地招呼道:“爱因斯坦先生,你一夜没睡觉呀?为了提高个人的学习成绩,竟然肆意耗费公家的路灯灯光!”

艾问江说:“你懊恼吗?是不是你这个起大早的,却遇到了我这个不睡觉的!”

“嘿嘿——”梅远笑容满面,说:“我哪能跟你比,你在争夺今年的全国状元,我为进入最低录取分数线奋斗!”

艾问江哈哈一笑,说:“对,对!你是伟大的谦虚者,我是渺小的骄傲者,你是我的崇高榜样!”

梅远笑得忍不住了,用书蒙住脸,说:“哦,哦,你是耸立在我面前的一座高大的碑塔!”

艾问江眼睛一闭,故作悲哀地说:“亲爱的,那我就壮烈地呜呼啦!”

梅远脸上一阵发红,说:“你什么意思呀?酸溜溜的!”

艾问江说:“你不是在复习英语吗?老外说亲爱的,或是说我爱你,不就是表示亲密吗?我们都是老同学了,再有两三个月就要各奔东西,分别后这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见,现在说点带感情的话,也许能留下终生纪念!”

“不跟你说了!”梅远瞟了一眼朝气蓬勃的艾问江,说:你是爱因斯坦,又是诗人,我说不过你,我走了!“

梅远走后,艾问江也走进了竹林深处。

这时候,朝霞飘上了校园中部的宝塔顶,红中流金。同学们都起床了,校园里书声、歌声一片,所有的道路上,花丛中,绿树下,都是散散落落的同学们,不仅高三、初三的同学们在抓紧复习,其他年级的同学们也在刻苦学习,还没有到早读时间,同学们已经提前进入了早读。晨光下,胭红的桃花烂熳,绿树迎风,处处书声,春色满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梅远觉得脸上暖呼呼的,太阳照着她的脸庞,她明晰的面颊就像一朵粉红的桃花,清秀的眉毛和略长的发辫闪着亮亮的光。她沉浸在书中,身后却传来一缕悠扬的笛声,转头一看,是他们班的音乐家秦永龙在边走边吹竹笛。她想,这个音乐家,复习这么紧张,还如此消闲。

秦永龙快速赶上梅远,说:“梅医生,别看书了,刚才打过早操铃了,大家都在往操场那边赶。”

梅远朝四方看看,同学们都在朝着操场奔走跑,她握起书本,也跑了起来。

秦永龙把竹笛和裤子后口袋里的书本插到一起,跟着梅远一起跑步。

秦永龙跨了两步,与梅远并肩跑着,他问梅远:“梅医生,你对医道感兴趣,我最近常常头昏,这是怎么回事?”

梅远说:“大概是复习紧张和劳累引起的,你悠着点。”

“不一定吧?”秦永龙说:“我问过仇琼和归二宝他们,他们都说不头昏。”

梅远说:“各人情况不一样,比如仇琼,她头昏什么?她复习又不认真,寅时一下,卯时一下,她又不怕考不上大学,她父亲是军分区司令,她可以保送上军事院校,她才不会为高考拼身体呢?归二宝一贯成绩不好,他对高考不抱希望,明显是破罐子破摔,把复习只当玩,他怎么会头昏呢?你呢,心有凌云大志,一心要考最好的音乐学院,将来要当世界级的音乐巨人,拼命地复习,吃得又没有人家好,营养跟不上,你能不头昏吗?”

秦永龙说:“梅医生说得对,说得对,你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不过你高看我了,我胸无大志,连小志也是一般般,哪想考什么最好的学校,只要不考砸就给老天磕头,能上个师范院校的音乐系就满足了。至于世界级的音乐巨人,将来就让我的学生们当吧!”

“拉倒吧!”梅远斜着眼看看秦永龙说,“你心有多高,路人皆知,还跟我之乎者也,努力上进有什么不对,现在不拼到什么时候拼,拼命学习又不犯罪,你跟我遮遮掩掩的干什么?”

说话间,操场到了,秦永龙和梅远并肩站到了他们班的队伍后面,梅远把书本装进了口袋。

梅远接着她刚才和秦永龙谈论的话题,继续小声对秦永龙说:“你买不起好吃的,回家时,拿点鸡蛋或别的好东西来,食堂里不是代加工吗?你一天吃两个鸡蛋,头昏也许就能好一点。”

秦永龙很为难地说:“我家在农村,鸡蛋是有啊,可是我家的鸡蛋要卖钱买油盐咸淡,我要是把鸡蛋拿来吃了,一家人的日子怎么过呀!”

“呀,你死头脑子呀!”梅远并不苟同地说,“不就两个多月了吗?你吃一点鸡蛋就把家里吃穷啦?即使你家里没有鸡蛋,借也要借呀!不要为了几个鸡蛋,误了一生。再说,你除了吃鸡蛋,你家里还能有什么东西给你吃呀……”

“二位在讨论什么,是在讨论题目呀?”艾问江咚地一下站到了梅远和秦永龙身后,忙不迭地伸着头问。

“咂,咂!”梅远看也不看艾问江,闭上眼说,“就有这么一种人,听到有人说话就以为人家在讨论题目。这回你失望了,我们在研究未来的世界大战。像你,题目迷!”

艾问江根本不信梅远的话,他还是不死心地问秦永龙:“兄弟,你们是在讨论……”

正在这时候,广播里传来值日老师雄浑有力的声音:“同学们请注意了,每班按两路纵队排列,前后左右对齐。立定——呈广播操队列拉开——广播操现在开始,预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

操场上,师生们沐浴着朝阳,整齐地做着广播操,就像春燕展翅,翩翩舞动,又像雄鹰起飞,器宇轩昂。整个操场显得朝气勃发,飘扬着青春的气息,校园习习生辉。

广播操做到第四节时,艾问江又偷偷地问梅远:“梅医生,你们刚才讨论的是立体几何吗?”

梅远噗嗤一笑,小声地说:“你说得差不多,我们刚才是在讨论鸡蛋。”

艾问江说:“别保守……”

站在艾问江后面的班主任程灿云老师听到艾问江跟梅远在开小会,就低声提醒:“你们集中精力做广播操,不要干扰别人。”

艾问江和梅远同时吓得伸了伸舌头,立即打住,认真地做着广播操。

十五分钟过去,值日老师洪亮地喊了一声:“停——”接着继续激昂高亢地发着号令:“立正——向前走——立正——从初一(1)班开始,跑步走——”

同学们按照值日老师的口令,开始跑步,操场上响起了咚咚的跑步声,花朵一般的同学们,迎着朝阳,健步奔跑,他们正在奔向未来,奔向希望。

横江市第一中学是完全中学,高初中都有,而且是一个老学校,在清末就建校,现在是省级重点中学。校园非常美丽,当年建校是按照花园设计的,学校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有十个荷花塘,还建有梅园,竹园、松园,柳园等校园中的花园,并有一座小山,一座古塔,校舍散落在山水和花园之间,幽静如画。操场很标准,跑道是正规的五百米长度,同学们每天早晨做完早操都要按规定在跑道上跑五圈。

跑步结束后,同学回到原地。

值日老师发出号令:“各班仍然呈两路纵队站齐,立定——稍息——现在开早会,请焦永校长讲话。”

焦永校长说:“同学们,我讲两件事,第一件,高三、初三的同学们,面临着升学大考,现在复习很紧张,同学们精神很饱满,自觉性很高,现在我并不担心同学们复习不认真,而是很关心同学们合理安排时间,注意身体健康,不少毕业班的同学,日以继夜,连睡觉都觉得耽误时间,这样不行呀!一定要劳逸结合,保护好体魄,要做到精神焕发地迎接升学考试,既要考出好成绩,又要有个强健的身体。希望同学们不要紧张,全校师生对你们是有信心的。去年我们学校高三的毕业生只有两个同学未考上大学,我们慎重地预计今年的高三的同学们并不比上一届差,某些方面更有特色,我们希望今年高三的同学们能创造奇迹,来个高考满堂红(同学们顿时热烈鼓掌)!今年初三的同学们,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成绩也非常优异,我们为此高兴,我们希望中考后,这些同学们能顺利进入上一级学校深造,更希望有一批同学能留在我们学校上高中!总之希望同学们到时候考出好成绩,也有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好身体,好状态!第二件,希望非毕业班的同学们,要向毕业班的学兄学姐们看齐,努力学习,现在就打好基础,发扬我们学校的同学们一贯品学兼优的好传统。也希望非毕业班的同学们,以实际行动支持毕业班的同学们安心复习应考,你们把学校的公益性事情担负起来,搞好清洁卫生等公益性劳动,毕业班从现在起就不参加那些活动了,他们的任务由非毕业班承担。为了给毕业班的同学们增加营养,学校打算近期把学校农场的猪杀了,都给毕业班的同学们吃,为他们补补脑子,让他们身体更强壮(此时,梅远用手轻轻捅了一下秦永龙的背,意思是秦永龙这下能减轻头昏了),非毕业班的同学们不要有意见,以后每年学校仍然照此往下进行。好,我说完了,请同学们务必记住!”

全操场掌声一片,震荡着流霞飞彩的晨空。

值日老师发出愉悦而洪亮的口令:“立正——解散——”

同学们应声散去,操场上晨光灿烂,同学们犹如在晨光里飞舞的蝴蝶。

梅远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木梳,边走边梳着头发,编着辫子。梅远一贯惜时如金,从来没用正经时间梳理打扮过自己,喜欢边走路边梳头,更加喜欢边梳头边看书。她三把两把就把两条辫子料理好了,顺手朝后一甩,双手随之摸了一下额头,她也没有流海,只是把几根散发抹顺了完事。她经过一番简略的打理,倒也显得仪容整齐,精神抖擞,透着浓浓的青春气息,就像校园里的一枝花朵。她收起小木梳,顺手又从口袋里抽出书本,边走边看。

秦永龙走到梅远身边,说:“梅医生,行啦,你不要看许多书了,你看许多书干什么?高考考不了那么多东西,你准备上了大学以后考人家教授呀!”

梅远说:“你不服气呀,盯着我干什么?你不看看,这一路有多少人在看书呀!”

梅远说得不错,边走边苦读的大有人在,绝非是她梅远一人。

这时候,清脆嘹亮的早读铃声响了,还在路上行走的同学们瞬间奔跑起来,抓紧往教室里赶。

高三(2)班的教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都在闷头复习。进入总复习以来,早读时已没有人朗读,那些基础性学习早就完成了,同学们不是做题目,就是在默背课文或是定理、定律、定义之类。这时候各科的授课老师已把各门课的复习提纲、重点问题等为同学们梳理一清,同学们遇到疑难问题还可以提出来,请老师进行解答。至此同学们该提的问题已经提得差不多了,只是个别同学偶尔提出一两个新问题,涉及整体的已经很少。

早读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班主任程灿云老师走上了讲台,她说:“同学们,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是星期天,按照总复习安排,下周起我们的复习就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的安排是同学们自由复习,为下下个阶段的模拟考试做准备,大家复习一定要抓住老师们提供的复习提纲和重点,攻克疑难问题,遇到疑难问题,要及时求教各科老师,老师们从早读到晚自习,都在学校里。还有,从下周起我们星期天就不休息了,其实我不说大家星期天也没休息过。没有住校的同学,也要搬到学校里来住,只能中午时间回家吃顿饭,增加一点营养,其他时间就集中精力复习。家住外地或农村的同学,星期天就不要回家了。我们要按照焦永校长在早会的要求,既要刻苦复习,又要注意身体,有准备地从容应考。我再把我教的语文课复习给大家说一下,主要是再强调一下作文,高考作文,这些年来都是论述文,大家要记住,不要走偏方向,论述文写作的三个要点一定要牢牢记住,其一是论点,其二是论理,其三是论据,天下论述文都跑不掉这三个要点,三个要点写全了,文章就出来了。写作文一定要写自己熟悉的问题,要写熟悉的话,要写熟悉的字,不熟悉的就回避,沾都不要沾,把这些都记住了,作文就不怕了。我提供给大家的范文,一定要看熟了,要记住梗概,跑不了那几个模式。基础知识方面,要重视古文,重点又是先秦部分,唐宋散文及诗词,其中主要的又是翻译、解词。最后讲一个问题,就是汉语拼音大家要重视,这种好捡分的题目切不要出差错,一定要把分数拿到手,无非就是声母、韵母、声调,无非就是拼音翻汉字,汉字饭拼音,一定要注意按普通话掌握汉语拼音,从现在起,谁也不准说方言,说好普通话,汉语拼音就有保证,而且得来不费力,这种便宜为什么不捡,应考,就要捡一分是一分。好了,别的就不再多说了。”

程灿云老师说完,大家又复习了一会,早餐铃响了,同学们呼啦一下都往寝室里跑,赶快去拿碗筷,肚子早就空空然也。

秦永龙边跑边喊刘家忠:“小妖精,快点跑,这一周我们两个是伙食值日生,我们直接到食堂里去抬饭桶。”

小妖精刘家忠大声答道:“孩子,不要以为自己是音乐家,嗓子好,就鬼嘶鬼叫,老孙来也——”

秦永龙和刘家忠最先跑进了食堂,一人伸出一只胳膊,抬起饭桶就走,秦永龙伸出一只手,抓起了装着半盆咸菜的小脸盆。

秦永龙和刘家忠把饭桶抬进了寝室,同学们都拿着碗在等着,秦永龙拿起打稀饭的铁瓢,开始给同学们打稀饭,刘家忠在一旁给同学们发咸菜。一瓢稀饭,一小撮咸菜,这就是同学们的全部早餐食品,充饥都谈不上,很难说得上有多少营养。莘莘学子,凄凄寒窗,如此之苦也。

食堂里的饭桶被抬得就剩下一个了,孤零零的桶旁呆呆地站着高三(2)班的班长周玉霞,本周她和梅远是女生伙食值日生,她昨天晚上就与梅远说了,可是梅远到现在还没到食堂里来。这周玉霞性格温和,遇事不急,所以能当班长。她喜欢生物,背书的功夫又出奇地好,所以她想报考生物专业,争取将来能当生物学家,所以得了个毛毛虫的绰号。她看梅远还没到,起初并不大急,反而拿出英语来看。看着,看着,还不见梅远的影子,她就着急了,心想这个伟大无比的梅医生,一定是把值日的事忘了。

周玉霞赶快跑回女生寝室去找梅远,女同学们都拿着饭碗在眼巴巴地等着开饭,把饭碗敲得叮叮当当地响。他们见了周玉霞就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毛毛虫,你班长是怎么当的,弄得我们吃不上早饭!你该当何罪?”

周玉霞说:“我哪有罪,是梅医生罪该万死!”

梅远说:“我何罪之有,我又不是班长!”

周玉霞说:“你今天不是和我一起当伙食值日生吗?你在干什么?”

梅远赶快把手中的饭缸子往自己的床上一扔,做着揖说:“老朽有罪,罪不可赦,老朽年高,把这等大事忘了,快走,快走!”

梅远说着拉起周玉霞拼命往食堂里跑。

一群女生无奈地苦笑起来。

外交家陈定春说:“这个梅医生除了能记住书,别的什么也记不住。她若干年后要是结婚了,可能连老公也会被忘记掉!”

外号叫做皮球的小胖子仇琼说:“那好呀,梅医生忘记了老公,你正好把他捡了!”

女同学们顿时拍手大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一、桃李满园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