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回 何楚湘君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8 点击数:469次 字数:




聊过一会,何楚湘上来,一进教室就阴沉着脸,道“黄为友,我先打铃之前在楼落底看见你爬在走廊那个栏杆外面。你是怎个回事?你娘上回子看到我还在跟我讲,我屋细个仔子好孽,不听话,要我看紧点子。你还要我怎样管着了?一日都跟着你是吧?别个都莫管了,就管着你一个?也要我管的到噻!三楼倒那么高,你等摔下来怎办?不是在找死?一日吃饱了没事,哪里不爬爬那高头去。我看你就晓耍,看耍到哪天去!书没看到个好好读书,等出了事,到时候再后悔都来不及了。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又得意道“阿门我当时没去喊他,就是怕他吓到了,要是突然听到我一声喊,他人一慌张,就松了手掉下来了。这还亏我脑子转的快。造个怎孽!你不想活,你娘伢这个仔还不想白养啰,就这一个,和个宝贝样,舍不得了。这是你屋娘伢,要是我有个这么仔,你要去死就死,这还要个怎香火吗?留了做种!我连没的这个观念,断子绝孙都要的,省得活活气死!哼,你还爬不爬了?”黄为友低着头不敢说话。

何楚湘又叹道“哎,我们班有几位同学不晓怎得了,我都连不晓到底还要怎样管着了。罗玮、周艳、万丽萍、钞娟这四个人昨日离家出走,一起要到北京去,讲再也不回来了。瞒着娘伢、老师我们这些人个个都不晓得。这个事还要我怎样讲的了?上个礼拜讲她们常到舞厅去,还不是我发现的,是有人报告了校里,学校里发现的。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你们自己做起这些事要给别个捉到,那又怪得哪个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孙猴子再神通广大,也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这学校里把我喊去,我还不晓怎个事,把个脸都丢尽了。专门就晓替我们班抹黑!我这人一向是从没偏袒过哪一个,最好讲话了,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要是听娘伢的话,听老师的话,我又怎得啰?这我就是骂了她们两句,那也是为了她们好,那也是应该的。好啰!这几个人就既受不了批评,更又受不了管束,前天就捡好了行李,昨天每人带了五百块钱,约好了要一起坐火车到北京去。”笑起来“阿门是罗玮走之前留了张字条,给她娘伢发现了追了去,这才把她们一起这几个人给追了回来。要不然真到了北京,莫讲在北京打工,不再回来,就是国家法律规定也不准用童工。再讲,她们这几个除了干那种事,还能干什么?”众人都乐了。

何楚湘又道“十四五岁就要闯天下,钱用完了怎办?”拍拍手“给别个卖了还不晓得哦!”众人又笑起来。“还不肯回来!要不是她们娘伢打电话来,讲起是我讲起,吓了我一跳,忙紧去劝,到现在都还在火车站。哼,看到我还流起是这跑,追都追不到,要娘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也不想想,娘伢把你们养这大,容不容易?以后靠哪个?就不为自己想,也为父母想想,就是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任。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亏得还有这个脸!”叹了口气“哎,我也没的更多讲的了,就看你们自己听不听得进去吧,能不能自己管得了自己。要是你们哪个讲了要不读了,就早点休学回家,在屋里待么个一两年,想通了再来,莫影响了大家,做害群之马。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手里拿出一封信,道“这是早几天我收到的给周艳的一封信,我拆开看了一下,讲的是些什么啰,要不要脸!我今日也是因为她们这几个,所以才把这封信拿了来。我简要念几段,你们大家都听下看,也敲敲警钟啰!”展开念道“亲爱的周艳,你好。好久没见到你了,我好想你。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真快乐。你最近忙不忙?一直没看到你出来,在做什么呢?你不来找我,我就想到你们学校里去找你。先给你写封信,向你问个好。”放下信道“后面还有些我就不念了,署名是个仔子。我看她们信都是为了她们好,都是些校外不三不四的人写来的。她们倒好,还晓讲我不懂法。又讲不的不的,讲的捞轻失两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现在是这讲,等以后控制不到了,又还有个什么事是你们做不出来的?还要别个来讲!”

敲敲桌子“讲过多和少,总总是这样,莫要我天天讲,天天又是现样,苦口婆心讲起都是空的那就不好了。这一点仔子我倒不要去讲,我要讲的主要是你们妹子。先讲她们四个,这我就不讲了,我再讲的是许玲丽、朱永芳。你们两个也要注意点子,莫太跟她们耍在一起了。一日不晓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是没本事,我要有本事就恨不得把这些东西全灌到你们脑子里去!偏偏我又没的!哎,有句俗语讲的好,人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是在走向坟墓,这讲的多好呀!听起来是不好听,却再正确不过了,无解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你们正值青春年少,是脑筋转的最快,记东西最牢的一个黄金时期,现在要不抓紧,等以后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等你们长大成了人,事后就是再花多少功夫来补,就是事倍功半的,也补不好了。再个讲,你们又不比那些普通班,他们蠢子就是蠢子,再你怎个告也是没用。所以我劝你们呀,学好点子,下点狠,少花点心思打扮,多花点心思学习,这是不会害你们的。”

去墙角的美的饮水机处开了下面的消毒柜,拿了个一次性厉威纸杯,在冷热两个水笼头的热阀门下,接了杯桶装娃哈哈纯净水,又泡上包一次性袋装茉莉花茶,摆在讲台上一边凉着,才回头道“如今社会上有那么一种少数人讲的所谓的读书无用论,恨的我是牙根痒痒,一派胡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现在好多人出去打工打了几年又回来读书,还不是以前书没读的好,吃了这个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只有趁了现在年轻,一门心思把本事学好,将来才能不走弯路。这现在你们恨我管你们管的严了,可等你们将来长大了,晓得个没得文化知识的苦了,在这个社会上难于立足,晓得世事艰难了,那你们就又后悔了。有的不要去干那个脏事、苦事,就晓得感激我了,想起原来何老师讲的话没错,幸亏我听了。另外一些就要想当初怎理就不听何老师的话了,心里就还记得个我,所以我宁愿去做这个坏人,也不愿去做那个好人。再一个,我们班是一个整体,你也不能老是成绩差,拖我们重点班的后腿,丢我们班的脸噻,你讲是不是?”众人早把头低下了。

何楚湘又道“我这里还有个东西发下来,你们看了后填了,等下交上来,我收了后还要交到学校里去。”把另带来的一沓纸拿出来,分组往下分发。各人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原来是份社会调查问卷,询问学生的消费意识,问些运动服、运动鞋都穿什么牌子等。众人都互相问,互相抄,多写的是李宁牌。

因今日正是九月十日教师节,不时有学生上去送上节日礼物。从西湖的龙井茶、张小泉的剪刀、红蜻蜓的皮鞋、西门子的电吹风、飞利浦的电熨斗、时代华纳的镭射激光唱片、丁家宜的洁面乳、子弹头的电插板、天堂的遮阳伞、同仁堂的乌鸡白凤丸,到佳洁士的牙膏、康师傅的泡面、易拉罐的青岛啤酒,以及浙江临安的山核桃、江西上饶的山鸡腿,各式各样。又鲜花、卡片居多。

何楚湘摆摆手道“都放在讲台一边好了。”笑起来“其实今日过这个节,我倒不想你们硬要送个什么礼,只希望你们现在读书下点狠,将来个个都有出息,莫丢我的脸,比送这些什么我都强!就是以后别个问起来,我也能夸耀两句,脸上光彩。这你们后面还有个什么要送的就不必了,东西多了我也拎不回去,就留给别的老师好了。倒是有卡片的倒还可以送来,这么多年来学生送的贺卡我都积了放那里,都积了两大箱了。”

指着台上一小盒子道“这是哪个的?博士伦隐形眼镜我是用不上了,送了浪费。倒是你们年轻小姑娘子花枝招展的,含苞待放的季节,戴了刚好。不过蛮有心的,连我戴多少度的都大致晓得了,我也多谢了。不过我屋里也没的怎个别的人用,你们还拿了回去,看能不能退得,能退就退,不能退就送给别人好了,还能起点子作用。”陈静忙上去取了回来。

何楚湘又笑道“现在的学生,那全是调皮捣蛋的跟老师好,你们看啰,等再过了这么个几年,这些成绩好的还有几个记得你!”

抬腕看了看表,道“好了,现在早自习还有点时间,我们来默几个单词,你们把本子拿出来,把笔准备好。不默多了,就默上个礼拜学的十多二十几个。好了没?我念了。”把英语书拿出来,摊了开。几个学生道“好了。”她开始念道“study、 study”隔了一会,又念了两遍,完了道“peason、 peason,这个单词的意思是人啊,别的默不出来还讲的过去,这个要默不出就莫要做人,人都莫做了,那就干脆书也莫读算了。”完了又念两遍,下去在过道间踱步。一会又念了几个后,看过几个学生的,对唐浩道“你这人是有这好耍不,这个蛋糕cake、面包bread这些吃的东西你全对了,就这个人的单词你偏就错掉了。我刚讲的,你怎连听不到啰,告都告不变!”唐浩不敢抬头,别人都笑起来。

一时等学生们都默过单词,何楚湘清清喉咙,道“体检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班蒋志军、刘辉、段秀美三个人肝脏怕有点问题,不太正常。详细的结果也没查出来,你们回去自个喊了娘伢带你们再到医院里仔细地再去检查一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莫给小病耽误成大病了。再个话,怕会不会是传染病,现在非典这么厉害,对班里也不好,晓得不?”三人都应了。

何楚湘又道“昨夜学校里闹贼了,不晓你们听到讲没?我是一大早刚到校里就听到他们在讲这个事,一大清早的么么零就来了好几个,就在后操坪那个家属楼那里,有个老师给别个偷了几千块钱。什么手机、戒指啊这些什么的也全给丢了。睡的又死,什么也没发现,到早上起床了后才晓得。另外这边教学楼有个教室门也无缘无故的开掉了。杨牡丹,这晚上连不安全,你以后再不要一个人跑到教室里来看书了。你要嫌宿舍吵,就晚上早点睡,早上早起早读就是了,这要不哪个放得下心啰!”杨牡丹应了。

何楚湘又道“学校里起房子,要盖幢新楼,这你们都看到了,也都晓得。这段日子学校里经费紧张,连没的钱了,办的那几家企业,都没管的好,有的还倒掉了,还在贴钱。这现在资金有限,又要管这里,又要管那里,拆了东墙在补西墙。但再怎个难,也只难在学校自个肚子里头,你们学生这些读书的行七行八的东西,这个读书的教室还是省不得。这个工又停不得,停了还要亏好多钱,所以号召每个同学都向母校捐助十元钱。这也是献爱心,学雷锋做好事,更何况是你个母校。你们帮了别的了,还不如帮了自个学校里头,这等你们以后长大了回来再看下看,也想起是你们自己做的个贡献。”众人哗然起来。

何楚湘又道“这个礼拜学校里头要收单车保管费了,有车的依旧是二十元,这个礼拜就要交齐。刘世华,你是两年都没交了的,这回交不交?莫再又是这臭牌子,我行我素,一意孤行。你要是不交,等单车被学校里没收了,可莫怪我事先没打招呼嘎。”

邓可道“他单车停在校外,没停学校里来。”何楚湘道“停在校外也不安全,也有人偷!”刘世华则小声对旁人道“我那烂单车被捉到了,我也就不骑了。我屋门口就有卖贼货单车的,崭新一部,才三四十块钱只。”班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何楚湘道“我听王敏、曾琪卿她们讲我们班班费又不够了,扫把呀、灰斗呀,发个新的下来才没的几天就又给你们搞坏了,稀烂个了。这校里不肯另出,要我们自己去买。那些迟到、早退要罚款的不准再拖了,罚了以后两个礼拜内就要交齐!王敏,还有几个没交?”学习委员王敏站起来道“刘世华他迟到两次,有四块钱,罗玮她有九块钱,只交了五块钱,就这两个没交了,别的都交掉了。”何楚湘点头“你收不到,喊范韦琳、杨霖她们一起帮你收下。罗玮是怎个回事?这开学才几天,就罚了有九块钱。”没人说话。她又道“刘世华,你是什么钱都不交,看你怎得了啰,你娘伢问起来看我怎讲的啰。”又转向众人“不管是谁,以后凡是罚了钱的都不准拖,拖了我就要王敏讲开我,加倍的罚。也要让你们出点血,见见颜色。你们凡是屋里有大款的就只管往枪口上来撞,也让你们这些有钱的帮助下成绩好的嘎,好好奖励这些好学生。”笑起来“再个话,不罚你们的钱,你们也管不住自己。”众人都笑起来。

“另外,注意!”提高了讲“补课费不久也就要交了,不如我们班也早点交了算了。我问了一下,每个是八十元。”拍桌上的作业本“不要吵!我晓得我们班有几位同学老是向家长捏怪,骗屋里的钱,搞得家长都找到学校里来了。其实学校里哪里要交这么多钱啰,都是你们自己在乱在要钱。这现在家长都已经向我反映了,你们自己心里都有数,我也就不讲了。记得,回去跟娘伢讲清楚,哪个钱是哪个钱,讲的时候好好讲,莫等娘伢又跑学校里来问,我又讲第二道,那就不好了。再个话,你娘伢也难跑。至于这个钱怎理要交,都晓得了不?还有什么要我补充的没?还没听清楚的现在就可以来问我,莫等回去了又讲不清肠。记得嘎,早点交了早点是个事,回去莫又忘掉了。”

去公共区搞卫生的人正陆续回来,几个男的拿着扫帚打打闹闹,劳动委员任文卉说了几句,几人不听,见何老师在才好起来。钞娟跟在后面进了教室后门,角落里放好扫帚,见何老师正问“哪个有餐巾纸?”后面周艳听错了,悄笑道“卫生巾啊,这哪个有啰!”何楚湘扫了她一眼。钞娟上去把自己的递上,见王敏站起来问“何老师,这个单车管理费可不可以现在就交呀?”何楚湘忙道“可以可以,你现在就交啰。”拿纸巾擦了凳子,坐下道“是的啊,你们带了钱的现在就可以交了啊,几个钱都可以交,我登记一下。我先还以为你们身上都没带钱,这有的话肯早交了,莫放在身上又丢掉了。这捐款建楼的钱最少,就十块钱,你们带了十块以上的最好把这个交了。你们搞卫生的先没听到,哪个钱要交你们问下他们。”有几人起身来交钱,何楚湘摊开三十二开的熊猫笔记本登记。

钞娟问王敏“交个什么钱?”王敏道“单车费二十块钱,补课费八十块钱,还要我们给学校里捐款起房子十块钱。”何楚湘道“哦对了,还有办新校服这二十块我忘了讲了。”把钢笔套上,站起来道“你们如今也大了一年了,这个尺码又不对了,以前的校服都小了。虽然讲有的人个子没长什么,原来的都还穿得,但学校里统一要办新校服,这有个怎活动,到外头去集个合什么的,也好看些,体面点子。你们还回去跟家长讲一下。哎,我也晓得我们班有些同学屋里是困难,这个学费才两百多块钱,又办个怎校服,想能够省了都省了。但这是书记刚刚跟我讲的,不办的就莫来学校里读书了,我也没办法。哎,你们不晓得,有些学校里头还逼了学生买牛奶、肥皂、杀虫剂呀,你们是没看到。我们学校还是好的,还没的这些事。”

钞娟因身上还有十块钱,就也交了。何楚湘一边登记,一边问“你这几天作业我都看了,都写的蛮好的。你们暑假作业交起来了我还没看,你都写完了吧,没空了吧?”钞娟道“写完了。”何楚湘道“日记天天写了没?给曾琪卿她看了没?”钞娟道“给她看过了。”何楚湘道“作业写的好,不光是那个字写的好,关键是要自己写,自个花了心思,错了都算了,千万莫再学起去抄,那给我晓得了,就讲开你伢!”钞娟低头道“没。”何楚湘又道“你上学期英语、物理双门不及格,回去后你屋里怪你了没?你伢讲了些什么?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他在讲。”钞娟红了脸道“他没讲什么,我不晓得。”见老师不再问了,才转身下去,也掏出清风餐巾纸把自己的凳子擦干净了坐下。

上面何楚湘又问“许晴,他们作业交起怎么样了?全收了没?”英语课代表许晴站起来道“还有六个人没交。”何楚湘问“哪六个?”许晴道“邓可、杨帆、黄为友、朱永芳、刘辉、周艳他们没交。”何楚湘皱眉道“你们六个人上来。”六人只得上去。何楚湘指了道“站在这里,站好!”坐着拍桌子道“作业都不交了,你们还读个什么书!口里讲是来读书,讲的好听,读个摆子!这要打摆子回去打,莫在我这打,我这里是读书的地方,莫占着茅坑不拉屎,把别个全带坏了!”又叹了气“哎,要讲你们蠢吧,你们又比哪个都聪明,脑瓜子转的比谁都快,就没看到用在读书上!一个又还比一个出色!也不晓你们到底有个怎出色的?就只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哎,要讲你们有个好娘伢吧,屋里有座金山银山,吃穿不愁,倒还罢了,可你们当中又没的。就只晓讲读书好难,吃不的苦。难就不读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定胜天呀!又有人讲了,何老师,我不是每天都不交作业,只是偶尔偷点懒子,平常都还蛮好的。偶尔偷点懒也不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就是红军打天下还要万里长征呢!何况是这么个小事,你也好意思讲的?哎,我是讲的口也干,只怕是随我在上面怎样讲的,你们在下面都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当了耳旁风,随我怎苦口婆心、日讲夜讲的你们都不的听。我倒还是你们班主任,你们都不交作业了,那别的老师更不要讲。”指那几人“一些老师为你们好的,还跟我讲几句,另外有些根本就管都不管了。你们不要别个管,还来学校里干什么?”几人都低着头,多背着手,听她又喝道“下次还交不交了?”几人忙都应了。

何楚湘又指着周艳气道“周艳,又是你呀,你怎连不争气啰,你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你刚转来的时候,还是我把你要到我们重点班来的,先早晓是这样,还随你到普通班去。你看到没?罗钟比他那个老弟罗健成绩还好些,在我们班还只排到二十四名,他老弟在普通班排第五名。我们重点班就是这样子,要求严点子,不像他们普通班随他们去。但就是普通班也还有好的尖子噻,自己晓下狠,不要老师紧在讲,我倒还觉得可惜了,恨不得都调过来就好了。你要是讲承受不住压力,自己要调回去,那我随时欢迎,决不留你!”

这时打了第二道铃,已是八点二十,语文老师刘北朝夹着语文书进来了。见了问道“他这几个又是怎事?”何楚湘道“不交作业,还骂老师。”指着周艳道“你讲她讲得不?上个礼拜五自个拿刀子在自个的桌子高头刻上了‘邓老师吃狗屎’这几个字,给老邓她全看到了。这老邓她在那里气起不得了,后起找到个我,到我这来告状,查了半天,才查出是她老个自己刻的。”冷笑道“她还蛮很,还晓贼喊捉贼,看到被发现了,还晓赖别个身上。我当时就讲了,课也不用上了,非要找出来,不管是哪一个,总会查得出。这还得了?我其实当时心里就已经怀疑了,就要她自个招出来,自个坦白了从宽,肯得我去查要好得多。哼,这阿门是查笔迹查出来了,再怎么捏怪也赖不脱!”训周艳道“老师也是骂得的?学生来骂老师,那尊师重道还要着干什么用!你连这个最起码的道德都没的。哼,你倒就有这差,真个是有出息,我们班出了你这样的人才!后头给我去站了,以后我上课,你都给我去站了,先站两个礼拜。哪天你站累了,喊你娘伢跟我来讲,养了你这么个畜生,有娘养没娘告的东西!”周艳去站了。

何楚湘对刘北朝道“刘老师,你讲这样的学生还有个怎告守!”摇头叹道“哎,你们这些学生连不晓到底要让我死多少细胞,要是将来我寿命短了,那全是你们害起,要是气可以把你们气好,那我倒宁愿少活几年。”刘北朝道“现在的学生,那全是娘伢惯死了,皇帝呀、公主呀,打又打不的,骂又骂不的,你怎管的到啰!这让他们自己去,你管这多干什么。”何楚湘道“都讲我脾气不好,这要是我年轻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早发出来了。这都是你们劝我,在屋里我先生又劝我,把我磨平了。”问“今天是哪两个值日?上来把黑板擦了,给刘老师要上课了。”站起来收拾一下就出去了。值日生李剑武、罗玮忙上去擦着黑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二回 何楚湘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