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一百零四章 见利忘义
本章来自《绝代双骄》 作者:古龙
发表时间:2018-03-13 点击数:67次 字数:

  小鱼儿大笑道:“你说的话,有谁会相信?就算你要将她们活活葬在这里,你也可以找别人来发动这机关,为什麽自己要来陪葬呢?”

  魏无牙淡淡道:“这只因我要亲眼瞧见她们死,亲眼瞧见她们临死前的痛苦之态,我还要亲眼瞧瞧她们被饿和恐惧折磨时,是不是还能保持这样圣女的模样!”

  小鱼儿望了移花宫主一眼,只见这姐妹两人就像是忽然变成了两个石像,连动都不动。小鱼儿眼珠子一转,忽又大笑道:“但你这样做,一定是因为自知还不是她们的对手,否则你就可以真刀真枪的杀了她们,用不着自己也来陪葬了,是麽?”

  魏无牙叹道:“不错,我本以为这二十年来,武功已精进许多,已足可将她们置之於死地,但见到江别鹤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小鱼儿又不觉怔了怔,道:“你为何要等见到他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魏无牙道:“二十年前,江别鹤的武功根本还不入流,但现在却已可算得上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这二十年来,连他的武功都进步了这麽多,何况移花宫主,我和移花宫主的武功若是同样在进步,那麽我再练二十年,还是一样胜不过她们,何况,她们有姐妹两人,我却只有孤零零一个。”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用这一手了。”

  小鱼儿道:“既然如此,她们现在要杀你,还是简单得很,你……”

  魏无牙冷冷道:“这些门户俱是万斤巨石,现在已被封死,连我自己也是开不开的。”

  小鱼儿也石头般怔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魏无牙道:“何况,你们就算明知这里的门户都已被封死,还是难免要抱万一的希望,而我就是你们唯一的希望,所以我算准你们绝不敢杀了我的?”

  他忽又笑了笑,道:“樱儿,你为什麽躲在外面不敢进来?”

  苏樱垂首走了进来,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魏无牙瞪着她瞧了半晌,又瞧了瞧移花宫主,道:“我一向对你不错,你可知道是为了什麽”

  苏樱垂首道;“我……我不知道。”

  魏无牙笑道:“你若瞧瞧这两位宫主,再自己照照镜子,就会知道了。”

  小鱼儿心里一动,这才发现苏樱和移花宫主的容貌竟有七分相似之处,她们都是绝世的美人,面色又都是那麽苍白,神情又都是那麽冷漠,看来简直就像亲生母女同胞姐妹差不多,苏樱也不知是惊是喜,动容道:“你老人家对我好,难道就是为了我长得很像她们?”

  魏无牙道;“不错,否则天下的孤女那麽多,我为何要将你一个人救回来?我一向对你百依百顺,就因为我要将你养成冷漠高傲之态,我要你一个人住在那里,就因为我要养成你孤僻的性格,,,:”

  苏樱道:“你老人家想尽法子,难道只为了要便我变得和她们一模一样麽?”

  只听小鱼儿拍手大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了,原来你的心上人竟是移花宫主,就因为你得不到她们,所以因爱生恨,才会对她们恨之入骨。”

  他是世上最聪明的丑侏懦,竟会爱上世上最最高贵,最最美丽的女人,这种事实在不可思议,妙不可言。

  小鱼儿越想越好笑,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魏无牙却一本正经,缓缓道:“二十多年前,我专程赶到移花宫去,向她们两位求亲……”

  小鱼儿喘着气笑道:“你……你向她们求亲?”

  魏无牙正色道;:笑?”

  小鱼儿道;“是是是,这件事实在再相配也没有,只可惜她们非但不答应,还要杀了你,你们的仇恨,就是这样结下来的,是麽?”

  魏无牙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说话,却已无异默认。

  再看移花宫主姐妹两人,已气得发抖。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有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来向你们求亲,正是你们的光荣,你们为何竟不肯答应呢?我实在觉得很可惜。”

  魏无牙大笑道:“你用不着激怒她们,要她们向我出手,她们就算杀了我,你也没什麽好处,你若真是个聪明人,就该劝她们莫要杀我才是,等我自己饿得受不了时,说不定会想出个法子,将封死的门户再打开的。”

  小鱼儿瞪着他瞧了半晌,道:“不错,你现在的确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你。”

  魏无牙道:“你第一样要问我的,会是方才究竟有谁来了能一剑将青玉石椅劈开的人,究竟是谁?对不对?”

  小鱼儿道:“不对,这件事我已用不着问你,只因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谁也没有来。”

  魏无牙大笑道:“谁也没有来?在甬道上留下脚印的难道是我麽?”

  小鱼儿道:“甬道上那些脚印只是你自己刻出来的,所以才会那麽整齐。”魏无牙目光闪动,道:“外面树林中那些人又是谁杀死的呢?”

  小鱼儿道:“自然就是你自己杀死的,你打他们的耳光,他们自然不敢还手,也不敢躲避,你要他们上吊,他们就不敢跳河。”

  魏无牙道;“如此说来,那青玉石椅难道也是被我自己劈开的麽?”

  小鱼儿道:“你既然能将青玉石削成椅子,你手里就一定有柄削铁如泥的宝剑。这宝剑既能将青玉石削成椅子,就一定能将椅子劈成两半……这道理岂非明显得很麽?”

  魏无牙叹了气,道:“不错,这道理实在很明显了。”

  小鱼儿道;“你将树林中的那些徒弟杀死,又在甬道上刻下那些脚印,就是为了要引诱我们走进来。”

  魏无牙道:“这也很有理。”

  小鱼儿道:“但你又生怕我们一走进来,发现这里已没有人,就立刻又走出去了,所以你就将那石椅劈成两半,叫我们心中猜疑,而且…,:”

  他歇了气,才接着道:“这里的门房既然全都是千斤巨石做成的,要将它们完全封死,也绝对不是一时半刻间能做得到的。”

  魏无牙接着道:“所以我就要将你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那张石椅上,我才有时间从从容容将门户封死,是麽?”

  小鱼儿抚掌道:“正是如此。”

  魏无牙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几乎从轮椅上跑到地上。

  小鱼儿瞪眼道:“你笑什麽?我猜的难道不对麽?”

  魏无牙大笑道:“对对对,实在太对了,你实在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小鱼儿笑道;“对於这一点,我倒是从来不敢自谦。”

  魏无牙道:“只不过我也有几句话要问你。”

  小鱼儿道:“哦?”

  魏无牙道:“你到我这地方来过,总该知道,这里到处都是奇珍异宝,现在为什麽连一件都没有了呢?”

  小鱼儿怔了怔,道;“这……这自然是你要你的徒弟带出去了。”

  魏无牙道:“我为什麽要他们带走?我既已决心死在这里,为什麽不将这些珍宝拿来陪葬,却将它们送给别人,我既然从来也未将我的徒弟当做人,为什麽要让他们落个大便宜……这其中道理你想得通麽?”

  小鱼儿眼睛忽然一亮,道:“这只因你想看我们死了後,再走出去。”

  魏无牙道:“我若有这样的打算,更不该将珍宝送走了,只因我此刻若想走出去,一定要等你们全都死光,我难道还怕你们这些已快死的人来抢我的珠宝麽?”

  小鱼儿这次才真的怔住了。“如此说来,这地方难道真有位武林高手来过麽?来的这人是谁?”

  魏无牙道:“这人是你认得的。”

  小鱼儿道:,你怎知我认得他?”

  魏无牙悠然道:“只因他曾经问起过你。

  小鱼儿面上变了变颜色,忽然大笑道:你难道要告诉我,来的这人是燕南天麽?”

  魏无牙眼睛盯着他,一字字道;“不错!来的这人正是燕南天!”

  小鱼儿怔了许久,忽又大笑起来,道:“燕南天若来过,你怎麽还能活在世上害人?”

  魏无牙冷笑道:“你以为他武功比我高?”

  小鱼儿面色又变了变,但瞬即展颜笑道:“他若真的来过,甬道上的脚印就是他留下来的,石椅自然也就是被他神剑所劈开,这一剑之威,足以惊动天地,就凭你这身本事,只怕还难伤得了他一根毫发……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魏无牙默然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道:“不错,单只他那一剑之威,已足可睥睨天下,我实在还不是他的敌手。”

  小鱼儿道:“他若真的来过,为何没有杀了你呢?”

  魏无牙缓缓道:“这自然有交换条件。”

  小鱼儿道:“什麽条件?”

  魏无牙道;“我答应交给他一个人,他就答应不伤我性命。”

  小鱼儿追问道:“你答应将谁交给他”

  魏无牙道:“江别鹤!”

  小鱼儿又吃了一鹫,失声道;“江别鹤?燕大侠竟肯为了江别鹤,饶了你的性命?”

  魏无牙道:“不错。”

  小鱼儿道;“他为什麽要救江别鹤?”

  魏无牙笑道:“他不是为了要救江别鹤,而是要杀他。”

  小鱼儿不禁又是一怔,道;“他和江别鹤又有什麽仇恨?”

  魏无牙默然半晌,缓缓道:“你可知道江别鹤的本来面目是谁麽”

  小鱼儿道:“是谁?”

  魏无牙道:“他本来就是你父亲的书童江琴,从小就在你们家长大,你父亲和他名虽主仆,其实却无异兄弟。”

  小鱼儿吃惊得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忍不住问道;“江琴既然和先父也情同手足,燕大侠又为何要杀他?”

  魏无牙道:“江枫非但是天下少见的美男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富翁,江湖好汉们早已想打他的主意了,只是碍着燕南天,所以迟迟不敢下手。谁知道江枫忽然鬼迷心窍,竟和移花宫门下一个女徒弟私奔了,这女人也就是你的母亲。”

  小鱼儿怒道:“你说话用字最好放文雅些。”

  魏无牙毗牙一笑,悠然接着道:“这两人虽然已爱得发晕,不顾一切,但也知道移花宫主是绝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两人一逃回来,江枫就将家财送的送,卖的卖!自己只带着些随身细软准备亡命天涯,隐居避祸。”

  小鱼儿怒道;“所以你们这些臭强盗就红了眼睛。”

  魏无牙道:“不错,江枫的计划,是要江琴先轻骑去找燕南天,他自己再带着你母亲穿过一条久已废置的古道,赶快和燕南天会合,这计划本来不错,他走的路本来也很秘密,只可惜江琴还没有去找燕南天时,就先找到咱们“十二星象了。”

  小鱼儿狠狠道;“难怪你认得江别鹤,原来你们早已狼狈为奸,干过买卖。”

  魏无牙一笑道:“这件事我虽然知道,但却没有出手,因为我就算不出手,也不怕他们得手後不分给我,而且我那时也正有别的事不能分身。”

  小鱼儿道:“出手的是被燕大侠宰了,他们早该明白燕大侠的手段,为什麽还要出手?”

  魏无牙道;“他们本来打算将这笔账算在移花宫主身上的,让燕南天认为这是移花宫主动的手,再加上江琴又将你父亲带出来的东西开了张清单,这麽大的买卖,“十二星象又怎肯放过?”

  小鱼儿咬牙道:“但江琴也该知道『十二星象』是什麽角色,这买卖既然已归了十二星象,他还有什麽便宜好占的?”

  魏无牙笑道:“他的贪心并不大,只要占其中两成,他也知道我们“十二星象』做买卖最公道,只要答应分给他的,就绝不会赖账。而且,你父亲虽然将他当自己兄弟,但在别人眼中,他还只不过是个江枫家里的一个奴才,你父亲若不死,他就一辈子也休想出头。”

  他微微一笑,接着道:“这人的贪心虽不大,野心却不小,一心只想在江湖中成名立万,所以他就非先害死你父亲不可。”

  小鱼儿只觉手脚冰凉,默然半晌,道:“但我父亲後来并不是死在“十二星象”手上的,是麽?”

  魏无牙道;“後来的事,我知道得并不太详细,我只知道等燕南天赶去的时候,你父母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

  小鱼儿强忍住心里的悲痛,道:“无论我父母是被谁动手杀死的,这原因总是江琴而起。他若不出卖我父亲,这些人就一定找不到他老人家的,是麽?”

  魏无牙道:“正是如此。”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燕大侠那时为何不杀了他呢?”

  魏无牙道:“燕南天那时只怕还不知道江琴是罪魁祸首,等他知道的时侯,江琴早已溜了,从此之後,江湖中就再也没有听见过江琴的消息,也没有再听到燕南天的消息,後来我才听说燕南天已死在恶人谷。”

  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谁知这消息竟是放屁,燕南天非但没死,而且武功又精进了不少,那江琴摇身一变,竟变成江南大侠了。”

  小鱼儿默然半晌。他实在也想不通燕南天怎会忽又现身的?他的病势怎会忽然痊愈?难道是忽然出现了什麽奇迹?还是另外又有个像“南天大侠”路仲远那样的人,又借用了“燕南天”这名字?这人会是谁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古龙
对《第一百零四章 见利忘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