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七十四章 人面兽心
本章来自《绝代双骄》 作者:古龙
发表时间:2018-03-13 点击数:68次 字数:

  小厅里的光线暗得很,这一高一矮两个人,站在灰蒙蒙的光影里,竟带着种说不出的邪气。

  他们长得本没有什麽特别的地方,但那神情,那姿态,那双碧森森的眼睛,就好像本非活在这世上的人?

  江玉郎心里已打了个结,脸上却不动声色,微笑道:两位说的可是在下麽?

  矮的那人吃吃笑道:在下也曾见到过不少花丛圣手、风流种子,但若论对付女人的手段,却简直没有人能比得上兄台一半的。

  江玉郎哈哈笑道:两位说笑话的本事,倒当真妙极。

  矮的那人阴森森笑道;现在这位姑娘,已是兄台的手中之物了,眼见兄台立刻便要软玉温香抱个满怀,兄台难道就不愿让我兄弟也开开心麽?

  高的那人冷冷道:在下只是说,兄台若想真个销魂,多少也要给我兄弟一些好处,否则……

  江玉郎眼珠子一转,脸上又露笑容,道:两位难道也想分一杯羹麽矮的那人笑道:这倒不敢,只是兄台既有了新人,棉被里那位姑娘,总该让给我兄弟了吧。

  江玉郎大笑道:原来两位知道的还不少。

  高的那人冷冷道:老实说,自从兄台开始盯上这位姑娘时,一举一动,我兄弟都瞧得清清楚楚。

  江玉郎大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兄台倒是对在下如此有兴趣,快请先坐下来,容在下敬两位一杯。

  高的那人道:酒,可以打扰,下酒物我兄弟自己随身带着。他竟自袖子里拎出只老鼠,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江玉郎怔了怔,笑道:原来阁下乃是和那五位朋友一路的,这就难怪对在下如此清楚了。

  高的那人冷冷道:在下等除了要请兄台将慕容家的姑娘割爱之外,还要向兄台打听一件事!

  江玉郎道:什麽事?

  高的那人目中射出凶光,道:洞里的那叁个人,究竟是些什麽人?和你又有什麽关系?

  江玉郎展颜笑道:那叁人一个叫轩辕叁光,一个叫江小鱼,一个叫花无缺,两位方才既然瞧见了,总该知道他们都是在下的仇人吧?

  那人阴恻恻一笑,道:很好,好极了

  江玉郎试探着道:方才那五位朋友,难道已被他们……

  那人道:不错,已被他们杀了!

  江玉郎松了口气,道:如此说来,在下与两位正是同仇敌忾,在下理当敬两位一杯。

  那人道:很好,兄台喝了这杯酒,就跟我兄弟走吧!

  矮的那人接道:至於这位姑娘,兄台净可在路上……哈哈,我兄弟必定为兄台准备辆又舒服又宽敞的车子。

  江玉郎讶然道:两位要在下到那里去?

  那人笑道;我兄弟就想请兄台劳驾一赵,随我兄弟一同回去,好将那叁人诱来。

  江玉郎忽然笑道:两位意思,在下已全部了解,两位既是想将叁人诱去复仇的,岂非也与在下有利,在下又怎会不答应?

  矮的那人大笑道:兄台果然是个通达事理的人,在下也理当敬兄台一杯。

  高矮两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但他们的脖子刚仰起来,酒还没有喝下喉咙,江玉郎掌中酒杯已嗤的飞出,打在高的那人咽喉上?

  那人狂吼一声,酒全都从鼻子里喷出,人却已倒下。

  矮的那人刚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应变,江玉郎双掌已闪电般拍出。

  他出手虽不如小鱼儿,但也是够狠的了,只听波波两声,矮的那人也随着倒了下去。

  江玉郎拍了拍手,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人也想将我带走,你们还差得远哩?

  只见两人直挺挺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但两人却都还没有死,江玉郎只不过点了他们穴道而已。铁萍姑又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在这越来越暗的黄昏里,她飞红了的面靥,看来实在比什麽都可爱。於是他高声唤入了店伙将两个喝醉的朋友送到隔壁房间,和那位生病的姑娘躺在一起。虽然这两人全没有丝毫喝醉的样子,但做店小二的大多是聪明人,总知道眼晴什麽时候该睁开,什麽时候该闭起。

  店小二离开有灯的帐房,站在黑暗的小院子里,他当然并不是有意要来偷听别人的秘密,但这房间里假如有什麽微妙的声音传出来的话,他当然也不会掩起自己的耳朵的,他并不想做一个君子。

  那就像乌龟遇见变故时,将头缩回壳里一样只要他自己瞧不见,他就觉得安心了。

  这时,铁萍姑酒已醒了。

  她只觉全身都在疼痛,痛得像是要裂开,她的头也在疼,酒精像是已变成个小鬼,在里面锯着她的脑袋。

  然後,她忽然发觉在她身旁躺着喘息着的江玉郎。她用尽一切力气,呼出来。她用尽一切力气,将江玉郎推了下去。

  江玉郎伏在地上,却放声痛哭起来!应该痛哭的本是别人,但他居然先下手为强了。

  江玉郎痛哭着道;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只求你原谅我……

  铁萍姑紧咬着牙齿,全身发抖,道;我……我恨不得……

  江玉郎道:你若恨我,就杀了我吧,我……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我也醉了,我们本不该喝酒的。

  他忽然又扑上床去,大哭道:求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也许我还好受些。

  铁萍姑本来的确恨不得杀了他的,但现在……现在她的手竟软得一丝力气也没有,她本来伤心怨恨,满怀愤怒,但江玉郎竟先哭了起来,哭得又是这麽伤心,她竟不知不觉地没了主意。

  江玉郎从手指缝里,偷偷瞧着她表情的变化,却哭得更伤心了,他知道男人的眼泪,有时比女人的还有用。

  铁萍姑终於也伏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除了哭,她已没有别的法子。

  江玉郎目中露出得意的微笑,但还是痛哭着道:我做的虽不对,但我的心却是真诚的,只要你相信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令你失望的。

  他又已触及了铁萍姑的身子,铁萍姑并没有闪避,这意思江玉郎当然清楚得很。

  他忽然紧紧抱着了她,大声道:你要麽就原谅我,要麽就杀了我吧……你可以杀死我,但却不能要我不喜欢你,我死也要喜欢你……

  铁萍姑还是没有动,江玉郎知道自己已成功了,他伏在铁萍姑耳旁,说尽了世上最温柔最甜蜜的话,他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些。

  铁萍姑哭声果然微弱下来,她本是孤苦伶仃的人,她本觉得茫然无主,无依无靠,现在却忽然发觉自己不再孤单了。

  江玉郎忍不住得意地笑了,柔声道:你不恨我了?

  铁萍姑鼓起勇气,露出头来,咬着嘴唇道:只要你说的是真的,只要你莫忘记今天的话,我……

  忽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呼,从隔壁屋子里传来,这惨呼声虽然十分短促,但足以令人听得寒毛悚栗。

  江玉郎以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装束好一切,箭一般窜出屋子,他好像立刻就忘记铁萍姑了。

  江玉郎窜了出去,却没有窜入惨呼声发出的那屋子,却先将这屋子的叁面窗户都开。然後,他燃起盏油灯,从窗户里抛进去!

  油灯被摔碎在地上,火焰也在地上燃烧起来。

  闪动的火光,令这间暗而潮湿的小屋子,显得更阴森诡秘,他瞧见慕容九还是好好的在棉被里,不觉松了口气。

  但他这气没有真正松出来时,他又已发现,那一高一矮两个人已不见了,他们已变成了两堆血!

  这景象竟使江玉郎也打了个寒噤,却又安下心。

  那危险而残暴的人,此来若只是为了要杀这两人的,他又为何反对又为何要担心害怕呢这时,已有一个人在闪动的火光中出现了。

  这人的一张脸,在火光下看来好像是透明的,透明得甚至令人可以看到他惨碧色的骨骼。

  他那双眼睛,更不像人的眼睛,而像某一种残暴的食人野兽,在饿了几天几夜後的模样。

  江玉郎并不是个少见多怪的人,更不容易被人骇住,但他见到这个人时,却似乎连心跳都已停止!

  这人也冷冷地瞪着江玉郎,一字字道:是你点了这两人的穴道?

  江玉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正是在下,在下本不知要拿他们怎麽办,阁下此番解决了他们,在下简直不知该如何感激才好。

  他已发觉这人远比想像中还要危险得多,所以赶紧拉起交情来,但这人还是冷冷瞪着他,忽然一笑,露出野兽般的雪白牙齿,缓缓道:我就是他们的主人!他们本是我的奴隶!

  江玉郎倒抽了口凉气,道:但你……杀死他们的,并不是我。

  这人忽然自血堆里拎起了一具体,撕开了它的衣服,闪动的火光中,只见那体上有十个发着碧光的字:无牙门下士,可杀不可辱!

  江玉郎几乎呕吐出来,失声道:这……这是什麽意思,我不懂。

  这人缓缓道:这两人既已被你所辱,我只有杀了他们,免得他们再为我丢人现眼。

  江玉郎叹道;有时我也杀人的,但我总是要有一个十分好的理由,譬如说……

  在地上燃烧的火焰,突然熄灭了,四下立刻又黑暗得如同坟墓,但这人的眼睛,却仍在黑暗中闪着碧光。

  只听他冷冷道:譬如说什麽?

  江玉郎道:譬如说,当我知道一个人要杀我的时候,我通常会先杀了他!

  他的眼睛也在闪着光,随时都在准备着出手。

  他虽然深信这人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却也深信自己也并不见得比这人好惹多少。

  谁知道这人却忽然笑了。

  他笑的声音,就像是一只老鼠在啃木头似的,令人听得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他大笑着道:我要杀人时,就不跟他多话的。

  江玉郎讶然道:你为何不想杀我?

  这人冷冷道;你若能在七天之内,带我找到轩辕叁光江小鱼和花无缺,你不但现在不会死,而且还会长命得很?

  江玉郎沉吟道;他们也是我的仇人,你若能杀得了他们,我自然很愿意带你去找他们,只可惜要杀这叁个人,并不是件容易事,被他们杀,倒容易得很,你若杀不成他们,反被他们杀死我岂非也要被你连累。

  这人厉声道:你要怎样才相信我能杀得了他们?

  江玉郎道:这就要看你有什麽法子能令我相信了。

  这人冷笑道:我何止有一千种法子可以令你相信,你若想见识见识无牙门下的神功,我不妨先让你瞧一种……

  他似乎挥了挥手,便有一种碧森森的火焰,飞射而出,射在墙上,这火焰光芒并不强烈,射在墙上,立刻便熄灭,也根本没有燃烧。

  但火焰一闪後,这人已到了院子里。

  他根本没有从窗户掠出,却又是怎麽样出来的呢?江玉郎一惊之下,忽然发现墙上已多了个大洞。

  江玉郎这才吓呆了,这人的轻功虽惊人,倒没有吓着他,但这种虽不燃烧,却能毁灭一切的火焰,他实在连见都没有见过。

  这人已到了他身旁,闪动的目光,已固定在他身上,一字字道:你还想见识别的麽?

  突听一人也狂笑着道:无牙门下的神功,我看来却算不得什麽!狂笑声中,已有条人影如流星急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古龙
对《第七十四章 人面兽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