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六九章 是真君子
本章来自《多情剑客无情剑》 作者:古龙
发表时间:2018-03-13 点击数:87次 字数:

  上官金虹因独子被杀,异常气怒,要和李寻欢决一死战,并把决战日期定在今天……

  李寻欢打断了他的话,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奉陪,只有今天不行。”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今天我……我只想去喝杯酒。”

  他目光扫过棺材里的尸体,叹息着接道:“有些时候非但不适合决斗,也不适合做别的事,除了喝酒外,几乎什么事都不能做,今天就是这种时候。”

  他说得很婉转,别人也许根本不能了解他的意思。

  但上官金虹却很了解。

  因为他也很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在这种心情下和别人决斗,就等于自己已先将自己的一只手铐住。

  他已给了敌人一个最好的机会!

  李寻欢明明可以利用这机会,却不肯占这便宜——虽然他也知道这种机会并不多,以后可能永远也不会再有!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缓缓道:“那么,你说什么时候?”

  李寻欢道:“我早已说过,无论什么时候。”

  上宫金虹道,“我到哪里找你。”

  李寻欢道:“你用不着找我,只要你说,我就会去。”

  上宫金虹道:“我说了,你能听到。”

  李寻欢笑了笑,道:“上官帮主说出来的话,天下皆闻,我想听不到都很难。”

  上官金虹又沉默了很久,突然道:“你要喝酒,这里有酒。”

  李寻欢又笑了,道:“这里的酒我配喝么?”

  上官金虹凝注着他,一字字道:“你若不配,就没有第二个人配了。”

  他忽然转身倒了两大杯酒,道:“我敬你一杯。”

  李寻欢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仰面长笑道:“好酒!好痛快的酒!”

  上官金虹的酒也于了,凝注着空了的酒杯,缓缓道:“二十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喝酒。”

  “砰”的一声,酒杯摔在地上,粉碎。

  上官金虹已自棺中抱起了他儿子的尸体,大步走了出去。

  李寻欢目送着他,忽又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上宫金虹若不是上官金虹,又何尝不会是我的好朋友?”

  他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漫声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砰”的一声,这酒杯也被摔在地上。

  粉碎!

  大家似已都变成了木头人,直等李寻欢也走了出去,才长长吐出口气。

  有的人已在窃窃私语!

  “李寻欢果然不愧是李寻欢,放眼天下,也只有李寻欢才能要上官帮主敬他一杯酒。”

  “只可惜他们没有真的打起来。”

  “我总觉得这两人像是有些相同的地方。,

  “李寻欢和上官金虹会有相同之处?……你疯了么?”

  “他们的作风和行事虽然完全不同,可是他们……他们全都不是人,他们做的事,全部‘是人’绝对做不到的。”

  “这话倒有几分道理,他们的确都不是人,只不过——一个是仙佛,一个却是恶魔。”

  善恶本在一念之间,仙佛和恶魔的距离也正是如此。

  “不错,李寻欢若不是李寻欢,也许就是另一个上官金虹。”

  阿飞没有回头。

  林仙儿搬了张椅子,就坐在他身后,将门挡住。

  她已坐了很久。

  阿飞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他的姿势看来很可笑。

  林仙儿笑了,道:“像这么样站着,你不觉得难受么?为什么不舒舒服服的坐下来,我旁边就有张椅子。”

  “你不肯坐?我也知道你坐不住的,在这里坐着实在不是滋味。”

  “可是你为什么不走呢?”

  “我虽然挡着门,但你随时都可以将我打倒的呀,要不然,那边有窗子,你也可以像小偷一样跳窗子逃出去,这两种法子都容易得很。”

  “你不敢?是不是?”你心里虽然恨不得杀了我,可是你还是不敢动手,甚至连碰都不敢碰我,因为你心里还是在爱着我的,是不是?”

  她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动听。

  她笑得甚至比平常更娇媚,更愉快。

  因为她喜欢看人受折磨,她希望每个人都受她的折磨。

  只可惜她只能折磨爱她的人。

  她虽然看不到阿飞面上痛苦的表情,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阿飞脖子后的血管在膨涨,似已将暴裂。

  她认为这是种享受,坐得更舒服了,正想去倒杯酒——

  突然间,椅子被踢翻,她的人也几乎被踢倒!

  上官金虹已回来了,带着他独生儿子的尸体一齐来了!

  一个人的椅子若被踢翻,心里总难免有些蹩扭的。

  但林仙儿什么话也没有说,动都没有动,因为她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愚蠢极了。

  上官金虹的眼睛也盯在阿飞脖子上,一字字道:“回过头来。看看这人是谁!”

  阿飞的身子没有动,血管却在跳动,然后头才慢慢的转动,眼角终于瞥见了上官金虹手里抱着的尸体。

  于是他的眼角也开始跳动。

  上官金虹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认得他,是不是?”

  阿飞点了点头。

  上官金虹道:“他几天前还活着的,而且活得很好,是不是?”

  阿飞又点了点头。

  上官金虹道:“现在你忽然看到他死了,也未吃惊,只因你早就知道他死了,是不是?”

  阿飞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不错,我的确早就知道他死了。”

  上官金虹厉声道:“你怎会知道的?”

  阿飞道:“因为杀死他的人,就是我。”

  他随随便便就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连眼睛都没有眨,简直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这句话能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屋子里的少女们都吓呆了。

  就连林仙儿都吓了一跳,在这刹那间,她心里忽然有了种很奇异的情感,竟仿佛有些悲哀,有些怜惜。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会对阿飞有这种感情。

  但她却知道只要上官金虹一出手,就绝不会再留下他的命。

  上官金虹随时都可能出手的。

  她瞧着阿飞,那眼色就好像在瞧着个死人。

  一个蠢到极点的死人。

  “这人不但蠢得要命,而且也已醉得发昏,否则为何要自己承认?这种人简直已完全无可救药,他的死活,我又何必关心?”

  她扭转头,再也不去瞧他。

  她只希望上官金虹快点杀了他,越快越好,也免得烦恼。

  但她却又不禁要暗问自己:“我既然对他的死活全不关心,又何必为这种事烦恼呢?”

  上官金虹竟迟迟没有出手。

  他还在盯着阿飞的眼睛,仿佛要从阿飞眼睛里看出一些他还不能了解的事情来。

  但他却什么也看不到。

  阿飞的眼睛里空空洞洞的,什么也没有。

  这的确已不像是活人的眼睛。

  上官金虹忽然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仿佛以前就见过。

  他的确见过多次。

  当他将荆无命的剑拔出来交给阿飞时,荆无命的眼睛就几乎和阿飞现在的眼睛完全一样。

  当他杀死了一个人,这人的眼睛还没有闭起来时,也就是这样子——既没有感情,也没有生命,对一切事都已完全绝望。

  阿飞在等着,静静的等着。

  上官金虹忽然道:“你在等死?”

  阿飞拒绝回答。

  上官金虹道:“你承认,为的就是希望我杀死你,是么?”

  阿飞拒绝回答。

  上官金虹目中忽又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缓缓道:“吕总管。”

  他只唤了一声,立刻就有个人出现了。

  谁都不知道这人本来藏在哪里的,也不知道这附近是否还藏着别的人,上官金虹的附近,仿佛永远都有很多人在躲藏着。

  别人看不见的人,就像是鬼魂。

  上官金虹走到哪里,这些鬼魂就跟到哪里。

  他的命令就是魔咒,只有他才能将这些鬼魂唤出来!

  吕总管若真的是个鬼魂,至少总不是饿死鬼。

  饿死鬼没有这么胖的。

  他胖得就橡是个球,行动却很敏捷,一滚就滚了出来,躬身道:“属下在。”

  上官金虹眼睛还是盯着阿飞,缓缓道:“他要死,我们不给他死。”

  吕总管道:“是!”

  上官金虹道:“我们给他别的。”

  吕总管道:“是!”

  上官金虹道:“给他酒,给他女人,他要多少,就给多少。”

  吕总管道:“是!”

  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又道:“他无论要谁,都给他!”

  吕总管道:“是!”

  他嘴里答着活,眯着的眼睛却有意无意间膘了林仙儿一眼,又道:“无论谁?”

  上官金虹冷冷道:“无论谁都一样,就算他要你的老婆,也给他!”

  吕总管的眼睛已眯成了一条线,躬身笑道:“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将老婆带来给他看。”

  林仙儿咬着嘴唇咬得很重,终于忍不住道:“他若要我呢?”

  上官金虹冷冷道:‘“我说过,无论谁都一样。”

  林仙儿道:“可是……可是我却不一样,我是你的,除了你,谁都不能……”

  她带着笑走过去,走到上官金虹身旁,轻抚着他的肩。

  她笑得那么甜,动作那么温柔。

  上官金虹却连瞧都不瞧她一眼,突然腾出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道:“无论谁都可以要你,为什么他不可以?”

  林仙儿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出去,跌到院子里。

  上官金虹一字字道:“我要什么都给他,就是不能让他走,我要看他三个月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吕总管道:“是。”

  上官金虹这才缓缓转过身,走了出去。

  阿飞紧紧咬着牙,但牙齿还是主“格格”的打战,嘶声道:“我杀了你儿子,你为什么不杀我?”

  上官金虹已走出了门,头也不回,缓缓道:“因为我要让你活着痛苦,又没有勇气死!”

  “无论谁都可以要你,为什么他不可以一

  “活着痛苦,又没有勇气死!”

  阿飞身子往后缩,缩成一团,就像是在躲着条无形的鞭子。

  这条鞭子正不停在抽打着他。

  吕总管已走了过来,笑嘻嘻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杯空对月,做人本就是这么回事,又何必太认真呢?”

  他转向少女,脸立刻沉了下来,厉声道:‘胚不快为少爷置酒?”

  这人对上官金虹说话时是一张脸,对阿飞说话是一张脸。

  现在,他对这些少女们说话,又是另一张不同的脸。

  大多数人都有好几张不同的脸,他们若要变脸时,就好像戏子在换面具,甚至比换面具还要简单。

  面具换得多了,渐渐就会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的一张脸。

  面具戴得久了,就再也不愿拿下来。

  因为他们已发觉,面具越多,吃的亏就越少。

  幸好还有些人没有面具,只有一张脸,他自己的脸!

  无论他们遇着什么事,吃了多少亏,这张脸都永远不会改变!

  他们要哭就哭,要笑就笑,要活就活,要死就死!

  他们死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本色!男儿的本色!

  男人的本色!

  世上若没有这样的人,人生就真的像是一出戏了。

  那么,这世界也就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酒来了。

  吕总管倒酒,拿杯,笑道:“喝吧,酒喝得多了,你就会发觉世上所有的女人本都是一样的,更不必认真。”

  阿飞咬着牙,盯着他,忽然道:“不一样。”

  吕总管眯着眼,笑道:“那么你要的是谁呢?”

  阿飞眼睛里布满血丝,一字字道:“我要你的老婆!”

  夜。

  夜市。

  夜市永远是热闹的,夜市中永远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人。

  但李寻欢却觉得这世上仿佛已只剩下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别人存在。

  因为他所爱的人都离他很远,太远了,仿佛已变得很飘渺,很虚幻,他几乎不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他已听到龙啸云父子的消息,可是——

  林诗音呢?

  没有踪迹,没有消息,只有思念,永恒的思念。

  “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两句诗的文字虽浅近,其中含蕴的情感却深速如海。

  但若非知情的人,又怎么体会到这其中的辛酸滋味?

  远处有夜笛在伴着悲歌。

  凄凉的夜笛,如思如慕:

  “何必多情?

  何必痴情?

  花若多情,也早凋零。

  人若多情,憔悴,憔悴……,

  人在天涯,何妨憔悴,

  酒人金樽,何妨沉醉。

  醉眼看别人成双作对。

  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卖唱的人本身已够悲苦,又何必再以这种凄凉的歌声来赚人眼泪?”

  李寻欢满满的喝了杯酒,忽然以筷敲杯,随着那凄凉的夜笛漫声低吟:

  “花木纵无情,

  迟早也凋零,

  无情的人,也总有一口憔悴。

  人若无情,

  活着还有何滋味?

  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

  笛声犹低回不已,他却已突然大笑了起来。

  但这笑又是什么滋味?

  阿飞呢?

  这半天,李寻欢一直都在寻找,打听。

  没有人知道阿飞到哪里去了,谁也没有看到这么样一个人。

  李寻欢当然想不到阿飞竟到了金钱帮的总部。

  就算他想到,也不知那地方在河处。

  灯在风中摇晃,酒在杯中摇晃。

  昏浊的酒,黯淡的灯光。

  他喝酒的地方,只不过是个很小的面摊子。

  这一排都是小摊子,到这种地方来的,都是很平凡的小人物,谁都不认得他,他也不认得别人。

  他喜欢这种情调,带着些萧索,带着些寂寞,却又带着几分洒脱。

  世间的荣辱,生命的悲欢,在这些人心目中,都已算不了什么,只要有一杯在乎,就已足够。

  在这里,既没有得意的长笑,也没有慷慨的悲歌。

  夜色是如此平静,如此淡漠……

  忽然间,平静中起了骚动。

  有人在呼喝,叱骂!

  “酒鬼,不要脸,偷酒喝,就算你喝下去我也要你吐出来!”

  李寻欢忍不住转过头。

  他转头去瞧,也许只因为他听到“酒鬼”两个字。

  只见一个人抱着个酒坛子,虽已被打得躺在地上,还是死也不肯放松拼命的喝,伸过头去喝酒。

  一个腰上围着块油布的老头子,嘴里骂个不停,手上打个不停。

  李寻欢暗暗的叹了口气,走过去,道:“让他喝酒,算我的钱。”

  骚动立刻停了,手也停了。

  钱不但能封住人的手,也能塞住人的嘴。

  躺在地上的人连站都来不及站起来,捧着酒坛子就往嘴里倒,酒倒得他满身满脸,他也不在乎。

  他似乎宁愿将自己淹死在酒里。

  “若没有伤心的事,一个人又怎会变成这样子?”

  “着不是多情的人,又怎会有伤心的事?”

  李寻欢忽然对这人很同情,带着笑道:“一个人独饮最无趣,我那边还有下酒的菜何妨过去一起喝几杯?”

  那人又吞下儿口酒,忽然跳起来,大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配跟我一起喝酒,就算你再买三百坛酒送给我,也休想要我陪你……”

  骂到这里,他声音突然停住,就像突然被只手扼住了脖子。

  李寻欢似乎也已怔住了,失声道:“你……是你?”

  这人忽然“砰”的将酒摔在地上,掉头就跑。

  李寻欢立刻也追了过去,呼道:“等一等,等一等……兄台莫非不认得小弟了么?”

  这人跑得更快,大叫道:“我不认得你,我不喝你的酒……”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眨眼间都已跑得瞧不见了。

  无论是谁,都忍不住会以为他们有毛病。

  “那偷酒的人原来是个疯子,明知要挨揍也敢来偷酒喝,但等到别人请他喝酒时,他反而逃了。”

  “那买酒的人更疯,既花了钱,又挨了骂,还要称那人为兄台,像这种人我倒真没有瞧见过。”

  他当然没有瞧见过,因为这种人世上本就不多。

  逃的人是谁?

  他为什么一见了李寻欢就逃?

  这原因别人自然不知道,就连李寻欢自己,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遇到他。

  李寻欢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条长街上的屋檐下。

  那条街上的人很多。

  他的白衣如雪,在人群中就像是鸡群中的鹤。

  他自己显然也不屑与别人为伍,就算将世上所有的黄金部堆在他面前,他也不屑和那些他所看不起的人说一句话。

  但现在,只为了一坛酒,浊酒,他竟不借忍受别人的汕笑,辱骂,鞭打,甚至不惜像猪一样被打得滚在泥浆中。

  李寻欢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也不敢相信。

  但他却不能不信。

  现在这滚在泥浆中的人,的确就是昔日那高高在上的吕凤先!

  是什么事令他改变的?改变的这么炔,这么大,这么可怕!

  灯火已在远处,星光却仿佛近了一些。

  吕凤先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再逃了。

  因为他也和阿飞一样,逃避的只是他自己。

  世上也许有很多人都很想逃避自己,但却绝没有一个人能逃得了!

  李寻欢也已远远停下,弯下腰,不停的咳嗽。他已发觉近来咳嗽的次数虽然少了些,但一咳起来,就很难停止。

  这岂非正如“相思”一样?

  你将一个人思念的次数少了些时,并不表示你已忘了他,只不过因为这相思已入骨。

  等他咳嗽完了,吕凤先才一字字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他虽然尽力想使自己显得镇定些,却并没有成功。

  他说话的声音抖得像是一条刚从冰河中捞起来的兔子。

  李寻欢没有回答,生怕自己的回答会伤害到他。

  无论什么样的回答都可能伤害到他。

  吕凤先道:“我本不欠你的,本不必为你做什么事,你何必还要来逼我?”

  李寻欢终于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欠你的。”

  吕凤先道:“就算你欠我,也不必还。”

  李寻欢道:“我欠你的,本就无法还,但你至少也该让我请你喝杯酒。”

  他笑了笑,接着道:“莫忘了,你也请过我。”

  吕凤先的手一直不停的发抖,抖得连酒杯都拿不稳了。

  他用两只手捧着碗喝酒,但酒还是不停的从碗里溅出来,从他嘴角里流出来,溅得他自己一身一脸。

  就在几天前,这只手还是件“杀人的兵器”!

  无论是什么事令他改变的,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都太可怕了。

  李寻欢简直无法想象。

  吕凤先又伸出手,去倒酒。

  “砰”的,酒壶自他手中跌下。

  他的脸骤然扭曲了起来,盯着自己的这只手,瞬也不瞬,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狂吼一声,将这只手塞入自己嘴里。

  拼命的塞,拼命的咬。

  血,流过他嘴角的酒痕。

  无论他做任何事,李寻欢本都不愿拦阻他的,但现在却不得不拉住他的手。

  吕凤先狂吼:“放开我,我要咬掉它,一口口嚼碎,一口口吞下去!”

  这只手本是他最自傲,最珍惜的,一个人到了真正痛苦时,就想将自己最珍惜的东西,将毁掉自己整个人的东西部毁掉!

  因为世上唯一能解除这种痛苦的法子,只有毁灭!

  彻底的毁灭!

  李寻欢黯然道:“若是别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该死的是他,你又河苦折磨自己?”

  吕凤先嘶声道:“该死的是我,我自己……

  他拼命想挣脱李寻欢的手,自己却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他没有再爬起,就这样伏在地上,放声痛哭了起来。

  他终于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李寻欢耳朵里听着的是他的故事,眼睛里看着的是他的人,但心里想到的却是阿飞!

  李寻欢的心在发冷。

  阿飞是不是也受了这种同样的打击?

  阿飞是不是也已变成这样子?

  李寻欢本不忍再对吕凤先说什么,但现在却不得不说了:“你又何必还留在这里?”

  极度的悲痛后,往往是麻木。

  吕凤先的人似已麻木,茫然道:“不留在这里,到哪里去?”

  李寻欢道:“回去,回家去。”

  吕凤先道:“家……”

  李寻欢道:“你现在就好像生了场大病,这病只有两种药能治好。”

  吕凤先道:“两种药。”

  李寻欢道:“第一种是家,第二种是时间,你只要回家……”

  吕凤先忽然大声道:“我不回家。”

  李寻欢道:“为什么?”

  吕风先道:“因为……因为那已不是我的家了。”

  李寻欢道:“家就是家,永远都不会变的,这就是家的可贵。”

  吕凤先又在发抖,道:“就算永远没有变,我却已变了,我已经不是我。”

  李寻欢道:“你若肯在家里安安静静的过一段时候,就一定会变回原来的你。”

  他还想接着说下去,身后己有一人缓缓道:“若是没有家的人,这种病是不是就永远也不会治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古龙
对《第六九章 是真君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