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
本章来自《多情剑客无情剑》 作者:古龙
发表时间:2018-03-13 点击数:182次 字数:

        马车里堆着好几坛酒,这酒是那少年买的,所以他一碗又一碗地喝着,而且喝得很快。

  李寻欢瞧着他,目中充满了愉快的神色,他很少遇见能令他觉得有趣的人,这少年却实在很有趣。

  道上的积雪已化为坚冰,车行冰上,纵是良驹也难驾驭,那虬髯大汉已在车轮捆起几条铁链子,使车轮不致太滑。

  铁链拖在冰雪上,‘格朗格朗’地直响。

  少年忽然放下酒碗,瞪着李寻欢道:“你为什么定要我到你马车上来喝酒?”

  李寻欢笑了笑,道:“只因为那客栈已非久留之地。”

  少年道:“为什么?”

  李寻欢道:“无论谁杀了人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麻烦的,我虽不怕杀人,但平生最怕的就是麻烦。”

  少年默然半晌,这才又从坛子里勺了一碗酒,仰着脖子喝了下去,李寻欢含笑望着,很欣赏他的喝酒的样子。

  过了半晌,少年竟也叹了囗气,道:“杀人的确不是件愉快的事,但有些人却实在该杀,我非杀人不可!”

  李寻欢微笑道:“你真是为了五十两银子才杀那白蛇的么?”

  少年道:“没有五十两银子,我也要杀他,有了五十两银子更好。”

  李寻欢道:“为什么你只要五十两?”

  少年道:“因为他只值五十两。”

  李寻欢笑了,江湖中该杀的人很多,也有些不只值五十两的,所以你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大富翁,我也常常会有酒喝了。”

  少年道:“只可惜我太穷,否则我也该送你五十两的。”

  李寻欢道:“为什么?”

  少年道:“因为你替我杀了那个人。”

  李寻欢大笑道:“你错了,那人非但不值五十两,简直连一文都不值。”

  他忽又道:“你可知道他为何要杀你么?”

  少年道:“不知道。”

  李寻欢道:“白蛇虽然没有杀他,但却已令他无法在江湖中立足,你又杀了白蛇他只有杀了你,以后才可以重新扬眉吐气,自吹自擂,所以他就非杀你不可,江湖中人心之险恶,只怕你难以想象的。”

  少年沉默了很久,喃喃道:“有时人心的确比虎狼还恶毒得多,虎狼要吃你的时候,最少先让你知道。”

  他喝下一碗酒后,忽又接道:“但我只听到过人说虎狼恶毒,却从未听过虎狼说人恶毒,其实虎狼只为了生存才杀人,人却可以不为什么就杀人,而且据我所知,人杀死的人,要比虎狼杀死的人多得多了。”

  李寻欢凝注着他,缓缓道:“所以你就宁可和虎狼交朋友?”

  少年又沉默了半晌,忽然笑了,笑着道:“只可惜他们不会喝酒。”

  这是李寻欢第一次见到少年的笑,他从未想到笑容竟会在一个人的脸上造成这么大的变化。

  少年的脸本来是那么孤独,那么倔强,使得李寻欢时常会理想到一匹在雪地上流浪的狼。

  但等到他嘴角泛起笑容的时候,他这人竟忽然变了,变得那么温柔,那么亲切,那么可爱。

  李寻欢从未见过任何人的笑容能使人如此动心的。

  少年也在凝注着,他忽又问到:“你是不是个很有名的人?”

  李寻欢也笑了,道:“有名并不是件好事。”

  少年道:“但我却希望变得很有名,我希望能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忽又变得孩子般认真。

  李寻欢笑道:“每个人都希望成名,你至少比别人都诚实得多。”

  少年道:“我和别人不同,我非成名不可,不成名我只有死!”

  李寻欢开始有些吃惊了,忍不住说道:“为什么?”

  少年没有回答他这句话,目中却流露出一种悲伤愤怒之色,李寻欢这才发觉他有时虽然天真坦白得象个孩子,但有时却又似藏着许多秘密,他的身世,如谜却又显然充满了悲痛与不幸。

  李寻欢柔声道:“你若想成名,至少应该先说出自己的名字。”

  少年这次沉默得更久,然后才缓缓道:“认得我的人,都叫我阿飞。”

  阿飞!?

  李寻欢笑道:“你难道姓‘阿’么?世上并没有这个姓呀。”

  少年道:“我没有姓!”他目光中竟似忽然有火焰燃烧起来,李寻欢知道这种火焰连眼泪都无法熄灭,他实在不忍再问下去。谁知那少年忽又接道:“等到我成名的时候,也许我会说出姓名,但现在……”

  李寻欢柔声道:“现在我就叫你阿飞。”少年道:“很好,现在你就叫我阿飞──其实你无论叫我什么名字都无所谓。”

  李寻欢道:“阿飞,我敬你一杯。”

  刚喝完了半碗酒,又不停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又泛起那种病态的嫣红色,但他还是将剩下的半碗酒一囗倒进脖子里。

  阿飞吃惊地瞧着他,似乎想不到这位江湖的名侠身体竟是如此虚弱,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快地喝完了他自己的一碗酒。

  李寻欢忽然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这朋友?”

  阿飞沉默着,李寻欢笑道:“只因为你是我朋友中,看到我咳嗽,却没有劝我戒酒的第一个人。”

  阿飞道:“咳嗽是不是不能喝酒?”

  李寻欢道:“本来连碰都不能碰的。”

  阿飞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喝呢?你是不是有很多伤心事?”

  李寻欢明亮的眼睛黯淡了,瞪着阿飞道:“我有没有问过你不愿回答的话?有没有问过你的父母是谁?武功是谁传授的?从哪来?到哪里去?”

  阿飞道:“没有。”

  李寻欢道:“那么你为什么要问我呢?”

  阿飞静静地凝注他半晌,展颜一笑,道:“我不问你。”

  李寻欢也笑了,他似乎想再敬阿飞一杯,但刚勺起酒,已咳得弯下腰去,连气都喘不过来。

  阿飞刚替他推开窗子,马车忽然停下。

  李寻欢探首窗外,道:“什么事?”

  虬髯大汉道:“有人挡路。”

  李寻欢皱眉道:“什么人?”

  虬髯大汉似乎笑了笑,道:“雪人。”

  道路的中央,不知被哪家顽童堆起个雪人,大大的肚子,圆圆的脸,脸上还嵌着两粒煤球算作眼睛。

  他们都下了车,李寻欢在长长地呼吸着,阿飞却在出神地瞧着那雪人,象是从来也没有见过雪人似的。

  李寻欢望向他,微笑道:“你没有堆过雪人?”

  阿飞道:“我只知道雪是可恨的,它不但令人寒冷,而且令草木果实全都枯萎,令鸟兽绝迹,令人寂寞、饥饿。”

  他捏个雪球,抛了出去,雪球呼啸着飞到远方,散开,不见,他目光也在远望着远方,缓缓道:“对那些吃得饱,穿得暖的人说来,雪也许很可爱,因为他们不但可以堆雪人,还可以赏雪景,但对我们这些人……”

  他忽然瞪着李寻欢,道:“你可知道我是在荒野中长大的,风、雪、霜、雨,都是我最大的敌人。”

  李寻欢神情也有些黯然,忽也捏起团雪球,道:“我不讨厌雪,但我却最讨厌别人挡我的路。”

  他也将雪球抛出去,‘砰’地击在那雪人上。

  雪花四溅,那雪人竟没有被他击倒。

  只见一片片冰雪自那雪人身上散开,煤球也被击落,圆圆的脸也散开,却又有张死灰般的脸露了出来。

  雪人中竟藏着一个真正的人。

  死人!

  死人的脸绝不会有好看的,这张脸尤其狰狞丑恶,一双恶毒的眼睛,死鱼般凸了出来。

  阿飞失声道:“这是黑蛇!”

  黑蛇怎会死在这里?

  杀他的人,为什么要将他堆成雪人,挡住道路?

  虬髯大汉将他的尸体自雪堆中提了起来,蹲下去仔细地瞧着,似乎想找出他致命的伤痕。

  李寻欢沉思着,忽然道:“你可知道是谁杀死他的么?”

  阿飞道:“不知道。”

  李寻欢道:“就是那包袱。”

  阿飞皱眉道:“包袱?”

  李寻欢道:“那包袱一直在桌上,我一直没有太留意,但等到黑蛇走了后,那包袱也不见了,所以我想,他故意作出那种发疯的样子来,就为的是要引开别人的注意力,他才好趁机将那包袱攫走。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但他却未想到那包袱竟为他招来了杀身之祸,杀他的人,想必就是为了那只包袱。”

  他不知何时已将那小刀拿在手上,轻轻地抚摸着,喃喃道:“那包袱里究竟是什么呢?为何有这么多人对它发生兴趣?也许我昨天晚上本该拿过来瞧瞧的。”

  阿飞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忽然道:“杀他的人,既是为了那包袱,那么他将包袱夺走之后,为什么要将黑蛇堆成雪人,挡住路呢?”

  李寻欢神情看来很惊讶。

  他发觉这少年虽然对人情世故很不了解,有时甚至天真得象个孩子,但智慧之高,思虑之密,反应之快,他这种老江湖也赶不上。

  阿飞道:“那人是不是已算准这条路不会有别人走,只有你的马车必定会经过这里,所以要在这里将你拦住。”

  李寻欢没有回答这句话,却沉声道:“你找出他的致命伤没有?”

  虬髯大汉还未说话,李寻欢忽又道:“你不必找了。”

  阿飞道:“不错,人都已来了,还找什么。”

  李寻欢耳力之敏,目力之强,可说冠绝天下,他实未想到这少年的耳目居然也和他同样灵敏。

  这少年似乎天生有种野兽般的本能,能觉察到别人觉察不出的事,李寻欢向他赞许地一笑,然后就朗声道:“各位既已到了,为何不过来喝杯酒呢?”

  道旁林木枯枝上的积雪,忽然簌簌地落了下来。

  一人大笑着道:“十年不见,想不到探花郎的宝刀依然未老,可贺可喜。”

  笑声中,一个颧骨高耸,面如淡金,目光如睥睨鹰的独臂老人,已大步自左面的雪林中走了出来。

  右面的雪林中,也忽然出现了个人,这人干枯瘦小,脸上没有四两肉,象是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阿飞一眼便已瞥见,这人走出来之后,雪地上竟全无脚印,此地雪虽已结冰,但冰上又有积雪。

  这人居然踏雪无痕,虽说多少占了些身材的便宜,但轻功之高,也够吓人的了。

  李寻欢笑道:“在下入关还不到半个月,想不到‘金狮镖局’的查总镖头,和‘神行无影’虞二先生就全都来看我了,在下的面子实在不小。”

  那矮小老人阴沉地一笑,道:“小李探花果然是名不虚传,过目不忘,咱们只在十三年前见过一次面,想不到探花郎竟还记得我虞二拐子这老废物。”

  阿飞这才发现他竟有条腿是跛的,他实在想不到一个轻功如此高明的人,竟是个跛子。

  却不知这虞二拐子就因为右腿天生畸形残废,是以从小就苦练轻功,他要以超人的轻功,来弥补天生的缺陷。

  阿飞倒不禁对这老人觉得很佩服。

  李寻欢微微一笑,道:“两位既然还请来几位朋友,为何不一齐为在下引见引见呢?”

  虞二拐子冷冷道:“不错,他们也久闻小李探花的大名了,早就想见见阁下。”

  他说着话,树林里已走出四个人来,此刻虽然是白天,但李寻欢见了这四人,还是不觉倒抽了囗冷气。

  这四人年纪虽然全已不小,但却打扮得象是小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五颜六色,花花绿绿,脚上穿的也是绣着老虎的童鞋,腰上还系着围裙,四人虽都是浓眉大眼,像狞恶,但却偏偏要作出顽童的模样,嘻嘻哈哈,挤眉弄眼,叫人见了,连隔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最妙的是,他们手腕上,脚踝上,竟还戴满了发亮的银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地直响。

  虬髯大汉一见这四人,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忽然嘎声道:“那黑蛇不是被人杀死的。”

  李寻欢道:“哦?”

  虬髯大汉道:“他是被蝎子和蜈蚣蜇死的。”

  李寻欢脸色也变了变,沉声道:“如此说来,这四位莫非是苗疆‘极乐峒’五毒童子的门下?”

  四人中的黄衣童子格格一笑,道:“我们辛辛苦苦堆成的雪人被你弄坏了,我要你赔。”‘赔’字出囗,他身子忽然飞掠而起,向李寻欢扑了过来,手足上的镯子如摄魂之铃,响声不绝。

  李寻欢只是含笑瞧着他,动也不动。

  但虞二麻子却也忽然飞起,半空中迎上了那黄衣童子,拉住他的手斜斜飞到一边。‘金狮’查猛也立刻大笑道:“探花郎家财万贯莫说一个雪人,就算金人他也赔得起的,但四位却不可着急,先待我引见引见。”

  一个红衣童子笑嘻嘻道:“我知道他姓李,叫李寻欢。”

  另一黑衣童子道:“我还知道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所以我们早就想找他带我们去寻寻欢,找找乐子了。”

  剩下的一个绿衣童子道:“我还知道他学问不错,中过皇帝老儿点的探花,听说他老子,和他老子的老子也都是探花。”

  红衣童子笑嘻嘻道:“只可惜这小李探花却不喜欢做官,反而喜欢做强盗。”

  他们在这里说,别人还未觉得怎样,阿飞却听得出了神,他实在想不到他这新交的朋友,竟有如此多姿多采的一生。

  他却不知道这些人只不过仅将李寻欢多采的一生,说出了一鳞半爪而已,李寻欢这一生的故事,他们就算不停地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

  阿飞也未发现李寻欢面上虽还带着微笑,目中却露出痛苦之色,象是别人只要一提及他的往事,就令他心碎。

  突听虞二拐子沉着脸道:“你们对李探花的故事实在知道不少,但你们可听过,小李神刀,冠绝天下,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那黄衣童子吃吃笑道:“出手一刀,例不虚发……原来你是怕我被他手上那把小刀弄死,回去无法向我师傅交代,所以才拉住我手的。”

  李寻欢微笑着道:“但各位只管放心,在下的第二刀就不怎么样高明了,而一刀是万万杀不死六个人的!”

  他忽也沉下脸,瞪着查猛道:“所以各位若是想来为诸葛雷复仇,还是不妨动手!”

  ‘金狮’查猛干笑了两声,道:“诸葛雷自己该死,怎么能怪李兄。”

  李寻欢道:“各位既非为了复仇而来,难道真的是找我来喝酒的么?”

  查猛沉吟着,象是不知该如何措词。

  虞二拐子已冷冷道:“我们只要你将那包袱拿出来!”

  李寻欢皱了皱眉,道:“包袱?”

  查猛道:“不错,那包袱乃是别人重托给‘金狮镖局’的,若有失闪,敝镖局数十年的声名就从此毁于一旦。”

  李寻欢瞧了黑蛇的尸身一眼,道:“包袱难道不在他身上?”

  查猛道:“李兄这是说笑,有李兄在场,区区的黑蛇怎么能将那包袱拿得走。”

  李寻欢皱了皱眉,叹息着喃喃道:“我平生最怕麻烦,麻烦为什么总要找上我?”

  查猛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接着又道:“只要李兄肯将那包袱发还,在下非但立刻就走,而且多少总有点心意,给李兄饮酒压惊。”

  李寻欢轻轻抚摸着手里的刀,忽然笑道:“不错,那包袱的确在我这里,但我却还未决定是否将它还给你们,你们最好让我考虑考虑。”

  查猛面上已变了颜色,虞二拐子却抢着道:“却不知阁下要考虑多久?”

  李寻欢道:“有一个时辰就已足够了,一个时辰后,还在此地相见。”

  虞二拐子想也不想,立刻道:“好,一言为定!”

  他再也不说一句话,挥手就走。

  黄衣童子忽然格格一笑,道:“有半个时辰,就可以逃得很远了,何必要一个时辰。”

  虞二拐子沉着脸道:“小李探花自出道以后,退隐之前,七年中身经大小三百余战,从来也未曾逃过一次。”

  他们来得虽快,退得更快,霎眼间已全都失去踪影,再听那清悦的手镯声,已远在十余丈外。

  阿飞忽然道:“包袱并不在你手上。”

  李寻欢道:“嗯。”

  阿飞道:“既然不在,你为何要承认?”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纵然说没有拿,他们也绝不会相信的,迟早还是难免出手一战,所以我倒不如索性承认了,也免得跟他们噜嗦麻烦。”

  阿飞道:“既然迟早难免一战,你还考虑什么?”

  李寻欢道:“在这一个时辰中,我要先找到一个人。”

  阿飞道:“什么人?”

  李寻欢道:“偷那包袱的人。”

  阿飞道:“你知道他是谁?”

  李寻欢道:“昨天那酒店中有三个金狮镖局的镖头,除了诸葛雷何那赵老二外,

  还有一个人,我要找的就是他!”

  阿飞沉默了半晌,道:“你说的可是那穿着件紫缎团花皮袄,腰上似乎缠着软鞭,耳朵还有撮黑毛的矮子么?”

  李寻欢微笑道:“你只瞧了他两眼,想不到已将他瞧得如此仔细。”

  阿飞道:“我只瞧了一眼,一眼就已足够了。”

  李寻欢道:“不错,我说的就是他,昨天在酒店中的人,只有他知道那包袱的价值,他一直躲在旁边,没有人注意他,所以也只有他有机会拿那包袱。”

  阿飞沉思着,道:“嗯。”

  李寻欢道:“就因为他知道那包袱的价值,所以存心要将之吞没,但他却怕查猛怀疑于他,所以就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他淡淡一笑,接着道:“好在我替别人背黑锅,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阿飞道:“查猛他们知道你的行踪,自然就是他去通风报讯的。”

  李寻欢道:“不错。”

  阿飞道:“他为了怕查猛怀疑到他,暂时绝不敢逃走!”

  李寻欢道:“不错。”

  阿飞道:“所以他现在必定和查猛他们在一齐,只要找到查猛,就可以找得到他!”

  李寻欢拍了拍他肩头,笑道:“你只要在江湖中混三五年,就没有别人好混的了,以后我们若是还有机会见面,希望还是朋友。”

  他大笑着接道:“因为我实在不愿意有你这样的仇敌。”

  阿飞静静地望着他,道:“你现在要我走?”

  李寻欢道:“这是我的事,和你并没有关系,别人也没有找你……你为何还不走?”

  阿飞道:“你是怕连累了我,还是已不愿和我同行?”

  李寻欢目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却还是微笑着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们反正迟早总是要分手的,早几天迟几天,又有什么分别?”

  阿飞沉默着,忽然自车厢中倒了两碗酒,道:“我再敬你一杯……”

  李寻欢接过来一饮而尽,慢声道:“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他想笑一笑,却又弯下腰去,不停地咳嗽起来。

  阿飞又静静地望了他很久,忽然转过身,大步而去。

  这时天边又霏霏地落下了雪来,天地间静得甚至可以听到雪花飘落在地上的声音。

  李寻欢望着这少年坚挺的身子在风雪中渐渐消失,望着雪地上那漫长的,孤独的脚印……

  他立刻又倒了碗酒,高举着酒杯,喃喃道:“来,少年人,我再敬你一杯,你可知道我并不是真的要你走,只不过你前程远大,跟着我走,永远没好处的,我这人好象已和倒霉,麻烦,危险,不幸的事交成了好朋友,我已不能再交别的朋友了!”

  阿飞自然已听不到他的话了。

  那虬髯大汉始终就象石像般站在一边,既没有说话,满身虽已积满了冰雪,他也绝不动一动。

  李寻欢又饮尽了杯中的酒,才转身望着他,道:“你在这里等着,最好将这条蛇的尸体也埋起来,我……我一个时辰,就会回来的。”

  虬髯大汉垂下了头,忽然道:“我知道金狮查猛虽以掌力雄浑成名,但却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少爷你在四十招内就可取他首级。”

  李寻欢淡淡笑道:“也许还用不着十招!”

  虬髯大汉道:“虞二拐子呢?”

  李寻欢道:“他轻功不错,据说暗器也很毒辣,但我还是足可对付他的。”

  虬髯大汉道:“据说‘极乐峒’门下每人都有几手很邪气的外门功夫,方才看他们的出手,果然和中原的武功路数不同……”

  李寻欢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放心,就凭这些人,我还未放在心上。”

  虬髯大汉的面色却很沉重,缓缓道:“少爷也用不着瞒我,我知道此行若非极凶险,少爷就绝不会让那位……那位飞少爷走的。”

  李寻欢板起了脸,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多嘴起来了。”

  虬髯大汉果然不敢再说什么,头垂得更低,等他抬起头来时,李寻欢已走入树林,似乎又在咳嗽着。

  这断续的咳嗽声在风雪中听来,实在令人心碎。

  但风雪终于连他的咳嗽声也一齐吞没。

  虬髯大汉目中已泛起泪光,黯然道:“少爷,咱们在关外过得好好的,你为什么又要入关来受苦呢?十年之后,你难道还忘不了她?还想见她一面?可是你见着她之后,还是不会和她说话的,少爷你……你这又何苦呢?……”

  一进了树林,李寻欢那种懒散,落寞的神情就完全改变了,他忽然变得就象条猎犬那么轻捷,矫健。

  他的耳朵,鼻子,眼睛,他全身的每一根肌肉,都已有效地运用,雪地上,枯枝间甚至空气里,只要有一丝敌人留下的痕迹,一丝异样的气息,他都绝不会错过,二十年来,世上从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他的追踪。

  他行动虽快如脱兔,但看来并不急躁匆忙,就象是个绝顶的舞蹈者,无论在多么急骤的节奏下,都还是能保持他优美柔和的动作。

  十年前,他放弃了他所有的一切,黯然出关去的时候,也曾路过这里,那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

  他记得这附近有个小小的酒家,远远就可以看到那高挑的青帘,所以他也会停下车来,去喝了几斤酒。

  酒虽不佳,但那地方面对青山,襟带绿水,春日里的游人很多,他望着那些欢笑着的红男绿女,一杯杯喝着自己的苦酒,准备从此向这十丈软红告别,这印象令他永远也不能忘记。

  现在,他想不到自己又回到这里,经过了十年的岁月,人面想必已全非,昔日的垂髫幼女,如今也许已嫁作人妇,昔日的恩爱夫妻,如今也许已归于黄土,就连昔日的桃花,如今已被掩埋在冰雪里。

  可是他希望那小小的酒家仍在。

  他这么想,倒并不是为了要捕捉往日的回忆,而是他认为金狮查猛他们说不定就落脚在那酒家里。

  冰雪中的世界,虽然和春风中大不相同,但他经过这条路时,心里仍不禁隐隐感觉到一阵阵刺痛。

  财富、权势、名誉和地位,都比较容易舍弃,只是那些回忆,那些辛酸多于甜蜜的回忆,却象是沉重的枷锁,是永远也抛不开,甩不脱的。

  李寻欢自怀中摸出个扁扁的酒瓶,将瓶中的酒全灌进喉咙,等咳嗽停止之后,才再往前走。

  他果然看到了那小小的酒家。

  那是建筑在山脚下的几间敞轩,屋外四面都有宽阔的走廊,朱红的栏杆,配上碧绿的纱窗。

  他记得春日里这里四面都开遍了一种不知名的山花,缤纷馥郁,倚着朱红的栏杆赏花饮酒,淡酒也变成了佳酿。

  如今栏杆上的红漆已剥落,红花也被白雪代替,白雪上车辙马蹄纵横,还可以听到屋后有马嘶声随风传出。

  李寻欢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查猛他们果然落脚在这里!因为在这种天气,这种地方绝不会有其他游客的。

  他的行动更快,更小心,静静地听了半晌,酒店里并没有人声,他皱了皱眉,箭一般窜了过去。

  到了近前,就可以发觉这酒店实在静得出奇,除了偶尔有低低的马嘶外,别的声音一丝也没有。

  走廊上的地板已腐旧,李寻欢的脚刚踏上去,就发出‘吱’的一声,他立刻后退了十几尺。

  但酒店里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李寻欢微一沉吟,轻快地绕到屋子后面,他心里在猜测,也许‘金狮’查猛并没有回到这里。

  可是他却立刻就见到了查猛!

  查猛竟正在直着眼睛,瞪着他!

  查猛的眼睛几乎完全凸了出来,淡金色的脸看来竟已变得说不出的狰狞可怕,他就站在马廊前的一根柱子旁。

  廊中的马在低嘶着,踢着脚,查猛却只是站在那里,既不出声,也不动,就象是个泥塑的,还未着色的人像。

  李寻欢暗中叹了囗气,道:“想不到!……”

  他只说了三个字,就立刻停住了嘴。

  因为他已发觉查猛是再也听不到任何人说话的声音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古龙
对《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