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四章 飘然老人
本章来自《苍穹神剑》 作者:古龙
发表时间:2018-03-12 点击数:324次 字数:

      太行山,南北婉蜒于山东省之北部,为山东与河北之界,山势磅礴,纵横千里。

  三十年前,太行山里建立了一个天阴教,教主苍虚上人夫妇;武功霸绝江湖,手下罗致的也俱是黑白道中顶尖儿的高手,主坛下分玄龙、白凤两堂,各统三个支坛,支坛又分为十六个分堂,七十二个舵主,遍布于南七、北六十三省。

  当时之天阴教真可谓之纵横天下,武林侧目,江湖中的任何纠纷,只要有天阴教涉及,莫不迎刃而解,天阴教的徒党,更是结众横行,做出许多不法之事,但宫府也莫奈他何。

  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当时侠道中的领袖,铁剑先生展翼,连给十三省武林好手,由南至北,将天阴教的分舵逐个击败,后来并得到一位异人所助,竟将天阴教一举而灭,但十三省武林好手,几乎全伤在此役之中。

  可是天阴教的余威仍在,这么多年来,武林中人提起天阴教,仍然是谈虎色变。

  是以方才那黑白两个童子,说是天阴教下的人物,想必是天阴教又重振江湖,在场诸人,除了熊倜之外,谁不知道天阴教的威风?

  其中尤其是生死判汤孝宏,当年他亦是天阴教下的分舵舵主,但后来见大势已去,使悄然远引,此刻听叶清清说,天阴教主要找他面谈,他深知天阴教教规之严,手段之酷,更是吓得面如土色。

  那蓝大先生看完字条后,又将字条交给唐羽,唐羽接过字条,高声念道:"武林诸前辈大鉴:诸位业已受愚;粉面苏秦金蝉脱壳,只身带着成形首乌由水路上京,此事本属极端秘密,但愚夫妇却得已知悉,现已将此人拿下,为免诸位受其愚弄,特此奉达。下月月圆之时,愚夫妇候各位大驾于泰山玉皇顶,到时有要事相商,望各位准时到达勿误,此问好,焦异行、战璧君同上。又及,生死判汤孝宏乃我教中叛徒,今特派教下司礼童子请之回教,届时万望各位袖手而观,盖天阴教中私事,尚不容人过问也。"七毒书生唐羽念完信后,场中各人心俱是怦然打鼓,不知天阴教主在泰山绝顶相召,究有何事,熊倜心里更是难受,他忠心为友,却不知反被王智逑所玩弄,吴诏云亦是在心中盘算,怎样来应付这件事。

  熊倜又气又悔,将那箱子上的锁用刀扭开,里面果然空空如也,于是他向诸豪说:"此次粉面苏秦所施之计小弟实是不知,所以才至弄成此局面,还望各位多多见谅。"此时那叶清清突地一声娇喝,说道:"想走的可就是生死判汤孝宏,我们教主特来相请,难道你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原来生死判知道天阴教主相召,定然凶多吉少,竟想乘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一溜,此刻他听到叶清清的娇喝,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谅他们两个小孩,也不能捉到自己。

  于是他猛一躬腰,竟自施出"蜻蜓三抄水"的绝顶轻功,往外逃走。

  黑衣童子白景祥冷笑了一声,拱拳说道:"那敝教中叛徒妄想逃跑,实是自讨苦吃,晚辈们有公务在身,此刻先告辞了。"说着与叶清清同时一躬,也不知用的什么身法,两条身躯如箭一般直窜而出,一晃眼失了踪迹,真是个轻快绝伦。

  蓝大先生道:"此间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我们先告辞了,下月月圆玉皇顶再见。"说完带着门下弟子,径自穿林而去。

  群豪纷纷拱手散去,受伤的日月头陀,也被托塔天王手下的好汉,抬起救去。

  七只精工打做的红木箱子,零乱地散在地上,镖伙们惊魂初定,熊倜的心里难受已极,他所付出的一份友情,竟浪费在一个存心利用他的人身上,这是他最感悲哀的。

  吴诏云心里更是难受,在难受外还加了一份惭愧,他和粉面苏秦结识多年,这次竞被出卖,惭愧的是他和王智逑到底是结义兄弟,王智逑欺骗了熊倜,他心中自也难受,再加上王智逑现已身落天阴教之手,谅必没有什么生还的希望,鸣远镖局经过这一次打击,也无法再抬起头来,前途实是不堪设想。

  他想起他初人师门,抱负甚大,满想凭着一身武艺,创出一番事业来,但现在落得如此,再者技又不如入,就那两个幼童,自己都不能相比,还说什么闯荡江湖,创业扬名呢。

  他愈想愈是心灰,对熊倜说道:"想不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再也没有想到王智逑居然如此,反正日久见人心,彼此终有互相了解的一天,现我也无颜再去泰山与天下英雄相会,贤弟年少英发,日后必成大器,我带着镖队回转江宁后,决定远引江湖,再练武功,你我后会有期,但望贤弟能在泰山上,出入头地,扬名天下,愚兄得知,也必替你欢喜。"他说着说着,心酸不已,熊倜也非常难受,但也说不出什么劝解的话来,两人黯然相对,彼此心意相通,日后竟成了好友。

  吴诏云替熊倜留下一匹马及许多银两,又再三叮咛了许多江湖上的忌禁和习俗,才互道珍重,带着镖车返口江宁。

  熊倜独自骑在马上,茫然向前行走,这许多天来他虽已学会了很多,知道了江湖的险恶,人心的难测,他也知道,友情,在患难中得来的才最可贵,可是前途茫茫,他要独自去闯了。

  他沿途问路,知道前面就是曲阜,曲阜乃春秋旧都,孔子诞生之地,熊倜熟读诗书,自然知道,他此时距离泰山之会尚早,何不在曲阜多耽几天瞻仰孔夫子的圣迹。

  孔林在曲阜城外,为有名的胜地,到曲阜来的,差不多全要到孔林去瞻仰一番,林外绕以红垣,松柏参天,碑褐甚多,熊倜到了此处,只觉得人世间的荣辱,都不再是他所计较的了。

  他随处观望,忽见一个青衫老者,拄杖而来,随口歌道:"华鬓星星,惊壮志成虚,此身如寄。萧条病骥,向暗里消尽当年豪气,梦断故国山川,隔重重烟水身万里。旧社凋零,青门俊游谁记。尽道锦里繁华,欢官闲昼永,柴荆添睡,清愁自醉,念此际付与何人心事。纵有楚柏吴椅,知何时东逝,空怅望,脍美苑香,秋风又起。"此词本是南宋爱国词人陆游所作,此刻这里老者歌来,但觉苍凉悲放,豪气千云。

  熊倜见他老者白发如霜,面色却异常红润,行走在古柏苍松之中,衣袂飘然,直似图画中人,不觉看得痴了。

  那老者漫步到熊倜跟前,朝熊倜微微一笑,说道:"这位老弟驻足这里,想必也是被此间的浩然之气所醉。"他微一叹气,又说:"人生百年,晃眼即过,要落得庙祝千秋,真是谈何容易。"熊倜礼仪本周,对这老者又有奇怪的好感,闻言躬身称是。

  那老者朝熊倜面上看了半晌,点头道:"果然年轻英俊,聪明忠厚,兼而有之,是个可造之材。"说着又柱杖高歌漫步而去。

  熊倜站在那里愣了许久,想道:"人人都说我年轻有为,我定要奋发图强,不可辜负了自己,何况我恩怨俱如山重,如不好自为之,怎生了却,岂可为了些须事故,便意志消沉起来。"于是他开始面对着事实,不再惧怕一些未来的事,他相信,世上任何一件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空自发愁,又有何用,他自知武功、经验俱都还差,但事在人为,只要努力,何患无成?

  在曲阜他又耽误了几天,才动身渡泅水,直奔泰山。

  泰山为五岳之长,虽然雄伟有余,但却秀润不足,因为多石少土,半山以上树木,多借云气沾儒而生,不易繁茂,只有对松山,很多树皆生于两面峭壁之上,远望黑簇簇一排,有如马髭,白云出没其间,实是一大胜处,熊倜在此仰望南天门,神霄绛阙,去天尺五,石磴婉蜒一线,上接苍穹,要不是熊倜身怀奇技,有恃无恐,真不免望而却步了。

  熊倜正在出神,忽地远处又有人作歌而来,歌日:"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炔,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熊倜定睛一看,却原来又是在孔林中所遇老人,拄杖飘多而来。

  那老者走至近前,看到熊倜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我们又在此相见了。"熊倜也躬身问道:"老丈何处去呀?"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来处未,去处去,飘浪人间,快哉!日后若再相逢,那时你便是我的了。"说完又自大笑高歌而去。

  熊倜眼望他背影消失,那老者所说的话,令他觉得奇怪又惊异,他愕了一会,游玩的心情已失,便径自返回山东旅店。

  一进旅店大门,忽见里面走出三个黑衣大汉,装束和前见的黑白八骑完全一样。走出店门时,狠狠盯了熊倜几眼,内中一人,突地转回身来,朝熊倜说:"阁下看来眼熟,可是鸣远镖局的英雄?"熊倜怔了怔,回说道:"在下熊倜,不知阁下有何见教?"那大汉哦了一声,答说:"原来阁下就是近来江湖传言的熊倜,好极了,好极了,想来阁下必是赴敝教泰山玉皇顶之约的,现在距时还有一日,后天便是正日,阁下万勿忘记。"说完就抱拳走了。

  熊倜这才知道这大汉原来是在天阴教下的人物,怪不得这等诡异。

  熊倜回到房中,正觉无聊,唤小二送来些酒菜,胡乱吃了,正想早些就寝,房门一动,突地一人走了进来,也未等口应。

  熊倜见那人全身也都着黑色衣服,但却不是劲装,只是普通长衫,乍一看他还以为是墨龙钟天仇,连忙惊讶地站了起来。

  那人走过来却深深一揖,笑对熊倜说:"冒味得很,前来打扰,在下江湖小卒吴钩剑龚天杰,现在天阴教,玄龙堂龙须支坛下效力,今番听说熊大侠到泰安,急忙赶来相会,还请原谅唐突之罪。"熊倜这才看出此人并非钟天仇,不禁暗笑自己的紧张,但此人是天阴教下的人物,但样子却比那些黑衣大汉高了一级,却不知来此何为,逐说道:"原来是天阴教下的英雄到了,不知有何见教?"龚天杰不等招呼,便自笑嘻嘻地坐下,说道:"兄台这次在江南确实轰轰烈烈的做了一番事出来,敝教非常景仰,故此特地叫小弟前来拜访。"原来这天阴教的组织甚是严密,教主分为玄龙、白凤两堂,玄龙堂下又分龙须、龙爪、龙尾三个支坛,白凤堂也有稚凤、凤翼、凤隐三个支坛,这三个支坛各有所司,龙须坛是专司为教中吸收人才,新教徒人教等事,龙爪坛专司刑责,龙尾坛掌管各类计划,凤翼坛专司教中各种祭礼,凤隐坛是为教中归隐或受伤之教徒而设。

  那稚凤坛管的是一宗极为奇怪之事,原来天阴教徒必须夫妇同教,若有新人入教,而未婚娶,那稚风坛在一年之内,必定要为他们找到配偶,完成婚娶,故此坛中大多俱是些未婚少女。

  那吴钩剑龚天杰既是龙须坛下的人物,到此不问可知是想吸收熊倜入教,皆固熊倜虽人道不久,在江湖中却已略有名气。

  龚天杰又说道:"敝教这次自太行山主坛大举而出,便是想在江湖创一番大事,同时也是想找真正挟有奇技的人物入教。"他端起熊倜放在桌上的茶,呷了一口,滔滔不绝地将天阴教中的概貌,全说了出来,把个天阴教,更说成天上少有,地下无双,而且除暴安良,造福生民,是个救世救人的组织。

  熊倜虽觉不耐,但他却是对天阴教一无所知,也不知道龚天杰此话的真假,于是唯唯答应着,若他知道天阴教的真相,怕早已翻目相向了,哪里会容得吴钩剑龚天杰信口雌黄。

  龚天杰歇了口气说道:"现在敝教中虽是奇人辈出,教主夫妇的武功,更是妙绝天下,深不可测,但像熊兄这样前途无量的少年英雄,正是敝教中渴求的,熊兄若能加入敝教,不但熊兄从此能借此扬名立万,称雄武林,便是敝教,也因能得到阁下的这样的一位人物为幸,不知熊兄意下如何?"熊倜沉吟了一会,他虽对天阴教一无所知,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此教总是太过诡异,而且定要夫妇同教,听来简直有些荒唐,但他不肯无端开罪于人,考虑了许久,遂说道:"阁下的好意,小弟自是知道,但小弟还要考虑几天,等到小弟在泰山玉皇顶见到贵派教主之后,再作答复好了。"龚天杰把脸一沉,忽又笑着说道,"这样也好,那么小弟就告辞了,入教之事,还望熊兄三思,此事对熊兄来说,实是有益无损的。说完又自是长揖到地,笑容满面,告辞而去了。这晚上熊倜反复不能成眠,暗想:"天阴教组织庞大,分布更广,我若加入,想必与我复仇之事有利,他们教徒各省都有,寻找起萨天骥来,必定容易得多,总比我孤身一人要好……"他转念又想道,"只是此教看来却太已不正,教规更是离奇,若是个无恶不作的邪教,我加入了,却怎生是好。"他想来想去,总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晃眼过了一天,十五日凌晨,他就起身了,拾掇好一切,就往泰山赴会,心神既紧张,又兴奋,暗想道:"今日就是我决定今后的重大关键了,着天阴教真如吴钩剑所说,我不妨就加入,再有我要是见到那粉面苏秦王智逑,倒要看看他对自己有何交持。"他沿路毫未耽误,走得极快,过了岱宗坊,一路只见游人绝少,霎时便过了经石峪,直上十八盘,便是南天门了。

  到了南天门,熊倜远远就望见有十数个黑衣汉子位在那里,走到近前,一人笑着过来,却是吴钩剑龚天杰,熊倜忙抱拳为礼,龚夭杰也抱拳笑道:"熊兄来得怎地如此之晚,小弟已恭候好久了,就请赶快上山,玉皇顶上,此刻已是群雄毕集了。"说着拉着熊倜便走,熊倜见那十数个劲装大汉仍然徘徊在甫天门外,想是阻止游人再上的。

  熊倜走过那条小街,那些卖杂物的铺子,此刻也是双门紧闭,不做生意了。

  快到玉皇顶时,有几个白衣妇人走了上来,吴钩剑忙迎了过去,低声讲了几句话,遂叫熊倜过去,说道:"这就是我的内子,玉观音汪淑汕,现在教中稚凤堂下,这位就是我说的少年英雄熊倜了。"那妇人笑着对熊倜福了一福,熊倜见她甚是硕白,身后那几个少女也均甚娇美,那些少女见熊倜望着她们,均掩口娇笑起来。

  龚天杰哈哈大笑道:"熊兄日后若加入敝教,小弟必叫内子替熊兄物色一个国色佳人。"熊倜听了此话,再想起他所说的稚凤堂所司之事,不禁红生满面,玉观音见了,也笑着打趣道:"你若要找个好太太,不先拍拍我,那怎么成?"说完媚目横盼,词色更是不正。

  熊倜心中不禁大忿,想道这些天阴教下的人物,果真俱都如此不正,但他到底面嫩,此刻被那些少女一笑一睬,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惹得龚天杰更是一阵大笑,但他怕熊倜脸上挂不住,旋即拖着熊倜直上玉皇顶了。

  玉皇顶便是泰山绝顶,前面有一个登封台,熊倜到了玉皇顶一看,只看顶上到处都散铺着黑白两色的座垫,高高矮矮,胖胖瘦瘦,都是武林人物,熊倜看了一眼,都不认得,龚天杰带他上来后,也匆匆走了,不知去做什么,熊倜四周探望,见穿黑衫的人只有三、五个在来回走动,心想大概天阴教主尚且未来,正想也找个座子,随便坐下,忽地听见背后有人在叫着他。

  他回头一看,见有一个穿着黑衫的人向他走了过来,他原以为又是龚天杰,不想那人走将过来,却是粉面苏秦王智逑。

  熊倜不禁心中觉得奇怪,这王智逑怎地做了个亏心事后,还有脸前来招呼,但他也不愿太过给王智逑难堪,也就走了过去。

  王智逑一见到他,就紧握着他的手,说道:"这番苦了贤弟了,但愚兄也是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实因为丢了此镖,关系实在太大,愚兄也担当不起,还希望贤弟能原谅愚兄。"熊倜一想,也觉王智逑实有苦衷,遂也罢了,他见王智逑,竟也是全身黑色衣服,宛如天阴教徒,不禁问道:"您怎地如此打扮?"王智逑笑道:"此事说来话长,愚兄不知怎地走漏了消息,被天阴教主知道我的计划,刚到山东,就被截住,愚兄怎是那天阴教的敌手,不但实物被夺,人也被擒了,好在教主甚是看得起愚兄,一定要愚兄入教,愚兄考虑再三,心想实物已丢,事已不了,就入了天阴教了。"说着他又问起吴诏云,熊倜说道:"吴二哥已回镖局了,他似对江湖上事,已经厌倦,说要重访名师,再求绝技,回到镖局后,就要撒手一走了之。"王智逑神色甚是黯然,隔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这样也好,但愿他能偿所愿,只是那辛苦多年,才培养出来的鸣远镖局,就这样毁于一旦了。"说完他又自摇头叹息不已,神色难受已极。

  此时忽然远处有金锣声响,王智逑听了,忙说道:"金锣声响,教主已快来了,愚兄还有些事,贤弟随便坐下好了。"说完他匆匆走了。

  熊倜靠在一堵石垣坐下,竟看到劳山双鹤、七毒书生等人俱都早已来到,散坐在前面,那蓝大先生也领着几个弟子,坐在旁边,看到熊倜也来了,远远也向熊倜笑着打了个招呼。

  熊倜抬首前望,见到黑衣童子白景祥和叶清清漫步走了上来,各人手上掌一个小锣,金光灿烂,像是纯金所造。

  锣声铛铛敲了三下,自景祥开口说道:"教主法驾已来,请各位静肃。"随即是八个长衫黑衣男子和八个白衣妇女,熊倜也未曾看得清楚,只觉个个都是神情诡异之人,不禁对天阴教人大起了恶感。

  最后走来两个老者,一男一女,却不是黑白色的衫,那老者浑身杏黄袍服,白发白眉,两眼神光充足,显得异样威严,那女子装束却更是离奇,她竟穿着全红色的官装长裙,地生姿,脸上却又脂粉满脸,在日光之下,面上皱纹隐约可辨,看上去不伦不类,不知像个什么样子。

  熊倜心中暗暗好笑,只见众人对此两人俱甚恭敬,还以为此两人就是天阴教主了,哪知众人忽然全躬下身去,接着又走上一男一女,俱都只有三十岁左右,男的也全身黑色衣裳,但却闪闪生光,似丝非丝,似绢非绢,不知是什么料子,女的全身白色宫纱,亦是长裙袭地,再加上官鬓如云,桥美如花,望之真如神仙中人,那男的亦是剑眉虎目,亦是双颊瘦削,但看起来却令人觉得更是严峻,望而生畏。

  此两人一走上来,熊倜不禁暗中喝采道:"好一对璧人。"众人也都眼睛一亮,天阴教众更是屏着气,连大气都不敢出,熊倜知道,这才是教主到了,他暗自奇怪,这而人一个看来像是文士,一个看来更是娇弱,有什么本事降伏得住这许多山魁鬼怪。

  此二人正是天阴教主焦异行,战璧君夫妇,他俩本是当年夭阴教下的司礼童子,自幼便从苍虚上人夫妇处学得一身绝顶武功,后来天阴教被铁剑先生等人所灭,他俩人却乘隙逃出,夺得一隐秘所在,苦练武功,将近二十年来,他们的武功实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位,这才重入江湖,夺得几个青年天阴教中的魔头,及一部分尚未散失的秘复,于是又在太行山里重振旗鼓,打算再立天阴教。

  此刻焦异行、战璧君走到顶上,战壁君哈哈娇笑道:"哟,你看来了这么多位英雄好汉,真是赏我们的光,不过实在大不敢当了。"焦异行也一拱手笑道:"敝夫妇这次重立天阴教,许多地方都全靠江湖朋友的帮助,这里先谢了,这次敝教在此邀请各位前来,也不过是希望各位对敝教的一切加以认识,此刻敝教先处置几个教中的叛徒,请各位稍候。"熊倜见天阴教主夫妇,却客气得紧,不觉又对他们起了好感。

  谁知焦异行把脸孔一板,立时又是一番面容,厉声说道:"龙爪坛坛主黑煞魔掌尚文斌何在。"那先来的十数个黑衫人中,端步走出一人,是个形如朽瘦的老头,最奇的是不但衣履皆黑,面孔肤色,也是黑的,双目瞳然,令人望而生畏。

  在场众人除了熊倜因对武林群魔,一无所知,只觉得此人可怕还不觉怎样之外,其余各人,听了黑煞魔掌的名字,俱都头皮发麻。"皆因这黑煞魔头在武林之中,称得上最是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当年与毒心神魔侯生,并称武林双魔,却比侯生更是阴毒,后来也是洗手归隐,此刻却又在此现身,且是天阴教下的坛主,于是在场的每个人对天阴教的实力,更觉可畏。焦异行又说道:"请龙爪坛下,将汤孝宏、陈文龙、薛光祖等叛徒带上,静待裁决。"黑煞魔掌躬身称是,走开了去。

  焦异行遂又一挥手,那司礼童子白景祥、叶清清齐声说道:"恭请玄龙堂主、白凤堂主人坛。"那黄衣老者与红服女子齐走了出来,对焦异行夫妇只是微一拱手,便自站住。

  众人俱知玄龙、白风两堂,在天阴教中,地位极高,仅次于教主夫妇,但对此两人群豪却无一人认得,各在腹中纳闷不已。

  片刻两个黑衣劲装大汉,带来四人,熊倜一看生死判在其中,但那时骄气,此刻半点也没有了,面孔看去,像是惧怕已极,另外那三人,也是垂头丧气,而且全身发抖,怕得更是厉害。

  焦异行见这四人,更是面如秋霜,厉声说道:"你等四人的罪状,我也不必当着天下英雄揭露,但问你等知罪与否。"那四人俱都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只是连连叩首,状甚可怜。

  焦异行又说道:"你等四人既然知罪,本教主宽大为怀,必定从轻发落。"他遂又转头向那黄衣老者及红服女子说道:"两位可有意见。"那两人齐都说道:"但凭教主发落。"

  焦异行沉声说道:"汤孝宏、陈文龙、聂重彬三个罪状尚轻,削去左手,发在凤隐堂下效力,如日后表现良好,再行录用,薛光祖欺师叛教,罪无可恕,除剁去双足外,发送回乡。"熊倜见焦异行说从轻发落,心里以为最多打个几板,或是禁闭两年,此刻一听居然削手剁足,吓得浑身冷汗直冒。

  然而更惨的还在后头,焦异行话刚说完,那黑煞魔掌已走了过来,极快地在四人身旁一转,群豪尚未看清是什么身法,那四人却已俱都晕倒,原来全被黑煞魔掌点了极重的穴道。

  那两个黑衣大汉,随即抽出钢刀,唆唆几刀,片刻只见血流满地,那四人手足,已被剁了下来,呈到焦异行的面前。

  群豪哪曾见过这等场面,熊倜更是汗流侠背,暗道:"这天阴教主,看去文秀已极,哪知却这等残忍,将人的性命身体,只看做粪土一样,由此可见天阴教之阴狠毒辣,幸好那时没有答应龚天杰,不然却怎么得了。"焦异行挥手命人抬走那四个宛如尸体的人,立又满面春风笑道:"适才的事,倒教各位见笑了,我先替各位引见两位大大有名的人物,各位也许生得较晚,但这两位先辈的名头,想必一定听到过的。"说完他遂一指那杏黄衣衫的老者及红服女子说道:"这两位便是三十年前天下知名的铁面黄衫客仇不可仇老前辈,及九天仙子缪天霆缪老前辈,这两位前辈的奇人奇行,各位虽然没有看到,但总听到过吧。"诸豪一听,这一惊,比方才听到黑煞魔掌时更要厉害十倍,有的甚至谅呼出来,这二人当时在武林中的名头,可称得上是皓月当空,黑煞魔掌虽也大名鼎鼎,比起他们来,只是皓月旁边的小星罢了。

  焦异行见众人惊惧之色,溢于言表,心中更是得意,说道:"我天阴教创于太行山,远来山东,一来是为了宣扬教威,再者便是希望武林群豪,能投入我天阴教下,我之今日邀请各位前来泰山,除了丐帮诸侠是请来观礼不在此例外,也是为着这个缘故,这点想敝教龙须坛下的弟子,在各位上山之前,也俱都向各位解说了,此刻诸位已算是入天阴教下,但各位俱都创有事业,我自也不会作那不通人情之事,硬要各位放弃,故我不惜稍改教规,各位入我教中后,只要不犯教规,不作叛教之举外,仍可随意行事,哈、哈,这番苦心,还不是为了爱惜各位,各位可曾明白?"熊倜越听越不像话,此人之强词夺理,可谓已到顶点,他强迫入教,却还说"很有人情"、"费了苦力",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等焦异行说完,熊倜便想抗议,方待站起身来。

  谁知战璧君又咯咯笑道:"哟,你说得可好,但是人家要是不愿意呢。"焦异行哈哈笑道:"此话正是,只是上山容易,下山却难了,各位要有人不愿入我天阴教下、也请站出来,只要有能挡得过我夫妻十招的,敝教不但恭送他下山,而且还要将一件至宝奉送,可是各位却要自问有没有这个能力,要不然自送了性命,却是大大的不值得呢。"说完他又一招手,喝道:"快把成形何首乌取来,放在此处,看看有哪位英雄好汉,能够取得。"说完哈哈狂笑,傲气毕呈。

  熊倜听了再了耐不住,他本坐在最后,此刻却站了起来,越众走了出来,诸人俱都面面惊讶地望着,却再也没有一人站起来了。

  焦异行见有人站起来走了过来,不禁变色冷笑道:"好,好,这是哪一位英雄,有此胆量,我焦异行真是佩服得很。"熊倜走上前来,微微一揖,昂然说道:"小子熊倜,本是江湖末流,教主高论,我也听过了,但是人各有志,谁也不能相强,纵然我挡不过教主十招,就算葬身此间,也是情愿,若是定要强迫我作违愿之事,却是万万不行。"他话尚未说完,远处有人哈哈大笑道:"好,好,有志气。"声音并不大,但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群豪不禁大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人盘坐在那"秦皇没字碑"上,笑声兀自未绝。

  在场的这许多武林中一等一的好手,竟没有一人知道此人从何而来,何时而来的。

  焦异行亦是大惊,厉声说道:"碑上的是哪路高人,请下来说话。"那人说道:"好,好,既然教主相召,敢不从命。"话刚说完,群豪眼睛一花,那人已到了面前,仍然是盘膝而坐,竟不知他是怎么来的。

  熊倜一见,此人竟是在孔林遇到的红面老人,心中大喜,知道救星到了。

  老人冲着焦异行夫妇颔首笑道:"教主贤夫妇还认得我老头子吧,二十年不见了,贤夫妇居然出落得如此英俊,真教我老头欢喜。"焦异行、战璧君二人,一见此老人飘然而落,先是一惊,待仔细一看之后,脸上的倨傲之气,顿时消失无踪,换上了惧畏之色,但以教主身份,虽然已知面前是何人,也绝不能露出惊惶之色。

  焦异行拱手说道:"原来是飘然老前辈,晚辈久违风范,想不到老前辈还是这等矍健。"那老人无人知他姓名,俱称他为飘然老人,数十年始终独来独往,也无人知他来处去处,人们数十年前看见他时是这样子,数十年后他依然不变,人们月知他的武功深不可测,昔年铁剑先生若不是得到飘然老人之助,独力击死了天阴教主夫妇,也不能将天阴教瓦解,他一别人间二十年,此刻又重现了。

  飘然老人听焦异行说完,哈哈笑道:"想不到你还记得我老头子,我老头子这番前来,井非要管教主的闲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想要他们入教,他愿意,我老头子怎能管得。"他哈哈又笑了一阵,说道:"只是有两件事,我却要管一管,第一件事,便是姓熊的这小孩子,我看着甚是欢喜,我老头子想带他去做徒弟,当然他就不能加入你们的教了。第二件事,我老头子虽得收徒弟,第一次收徒弟,总要给见面礼,想来想去,这个成形何首乌倒满对我的胃口,你就送给我吧。"焦异行面有难色,说道:"这第一件事当然没有问题,只是这第二件事么……"飘然老人道:"怎样?"

  焦异行道:"既然老前辈开口,此物就在此处,老前辈只管取去便是。"熊倜走到老人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老人笑道:"你我总是有缘,起来,起来,把那匣子拿来,我们就要走了。"那铁面黄衫客始终寒着脸站在旁边,此刻突道:"慢来,别的都无所谓,这成形何首乌却动不得。"飘然老人斜睨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没有死呀,不错,不错,只是你却还不配来管我的事。"仇不可怒喝道:"我管定了。"身体也未作势,倏地拔了起来,虚空一掌,向飘然老人击去。

  老人袍袖一展,众人只听轰然一阵大响,仇不可已震落地上。熊倜已将成形首乌取到手中,老人哈哈笑道:"各位,我们告辞了。"左手牵着熊倜,右手袍袖一展,呼地一声风响,人已自众人顶上飘然而去。

  正是泰山绝顶,奇人倍出,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古龙
对《第四章 飘然老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