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部 卷四 第四十三章
本章来自《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遥
发表时间:2018-03-11 点击数:141次 字数:



  我们最初知道兰香的时候,她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已经是一位窈窕的大姑娘了。


  她今年整整十九岁。


  我们真惊叹这贫穷的山乡圪里养育出如此出众的女孩子。瞧,那一身旧衣衫包裹着的身材是多么挺拔而苗条!洁白的脸庞像上了釉的白瓷,闪着珍珠般的光泽;黑油油的剪发优美地弯曲在腮边,使那俏丽的下巴显得愈加叫人心疼。长长的睫毛护着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当她静静地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我们会不由想起不朽的罗丹那尊著名的雕塑《沉思》。


  贫困的家庭出身和艰难的生活磨练,使孙兰香并不特别留心自己的漂亮。


  这个在窘迫和煎熬中长大的姑娘,很早就开始直面艰辛的人生。她的意识中时常充满了忧虑,焦灼地凝视着自身以外的生活。奶奶、父母亲、两个哥哥和姐姐一家人,都无时无刻不在她的关注之中。唉,她无力去帮助所有这些亲人,但她为亲人们的一切不幸而揪心地痛苦呀!


  兰香强烈地意识到,她读到高中是多么不容易!现在她明白了,她一生不能再回到农村去;她一定要考上大学。那年在石圪节的时候,她还曾打算连初中都不上完就回家去。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是的,她怎么没学下个什么名堂就回去呢?这样她就对不起含辛茹苦的一家人;她只有考入大学,才不辜负亲人们的一片苦心!


  从进入高中那天起,考大学就成了兰香追求的目标。自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制以来,原西县高中每年都有几十名学生进入大学门,这无疑极大地刺激了像她这样有抱负的青年。


  正因为这样,学习对她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近三年来,她不仅在班上,而且在整个年级保持前三名的位置。在九门功课中,数学、外语、物理、化学和生物,考试几乎常常是满分。但她并不满足。她知道,高考是全国性的竞争,光在自己学校考高分并不能保证全国统考也能考出好成绩。


  马上就要高考了。再有几个月,她就要面临这个决定自己一生命运的关口。不管她考上考不上,她都将会变成另外一个意义上的孙兰香。当然,这次命运的大决战不仅对她是至关重要的,对所有的同学都一样。


  班上抱有希望的只是一部分人,另一部分人已经不抱什么指望——他们知道自己没有多少脑水。后一部分人包括许多城里学生。上高中时,他们仗着自己的优越,功课抓得不紧;现在事到临头却大势已去,只好开始动员父母亲为自己寻找出路。


  毕业班一片紧张与慌乱。


  兰香也在内心隐隐地感到一种恐惧。她知道,要是高考榜上无名,对她来说,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她清楚地知道,那时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她。她将在一两年内出嫁。而像她这样的家庭,又能嫁个什么人呢?和一个农村后生结婚,过好了,自己能维持自己;过不好,还得连累老人和两个哥哥——姐姐的不幸就在她眼前明摆着……晚上睡觉时,她常梦见自己没有考上大学;醒来之后,手里捏着两把冷汗。


  她只能一心钻到功课中去;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事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她的学习干事职务,也是老师做了许多次工作才勉强接受了的——她怕当“官”影响她的学习。


  班上的女同学们,都到了一个鲜花般的年龄,个个开始精心打扮自己。洗发精、面霜、头油,甚至口红或其他一些很有名堂的化妆品,都出现在各自的小木箱中。有些没指望考上大学的女生,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对于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她们的爱美之心不仅无可指责,而且是我们生活中最为动人的现象;我们的世界正因为有花朵般的姑娘,才永远如此美好!


  但孙兰香除一块香皂和一只贝壳装着的廉价擦脸油外,什么也没有。一方面她生性不爱涂脂抹粉;另一方面,她也没钱买这些东西。别说这些花费了,直到现在,她还没有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好在她那天生丽质大大弥补了穿戴的寒酸,因而仍然在女同学中鹤立鸡群,使得姑娘们妒忌不已。


  自从进入高中后,她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一般生活。当然她还不像两个哥哥上学时那样艰难;她起码能吃饱饭,并且也还能吃得起一份乙菜。


  在这期间,曾给她带来过重大打击的,莫过于大哥和他们的分家了。从她记事起,一家人的依靠就是大哥。一旦没有大哥,他们家的日子怎么过?多么忧愁啊!她曾为这事偷偷哭过好多回。


  后来,是她二哥使她从惊恐中平静下来。她在实际生活中感到,只要有二哥,她也就不必过分担心。她越来越看出,二哥是一个不平常的人。他和大哥一样能吃苦受罪,而且懂的事也多;跟上他,就觉得什么也不怕了。她甚至还这样想过:将来能寻二哥这样一个男人就好了!


  二哥一直对她特别关怀,每月都从黄原给她寄钱来,并且还常写信开导她,鼓励她。她最爱读二哥的信,还在笔记本上抄了他的许多话。她也常给他写信,甚至还敢在信上和他讨论一些“大”问题哩。她的信是寄给金波哥转他的。


  二哥不久前在信中写给她的一段话,使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妹妹,关于你,说心里话,是出乎我意料的。因为我原来对你不抱什么大的希望。我想你一生能有个温暖的家庭,生儿育女,有吃有穿,不要像姐姐那样恓惶和屈辱就行了。现在我越来越看出,实际上你的天资比我和大哥都高。你一定能考上大学的!而且我从你的来信中,看出你已经对人生在较高的层次上有了觉悟。这使我非常激动!我感到,人的一生总应有个觉悟时期(当然也有人终生不悟)。但这个觉悟时期的早晚,对我们的一生将起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就是说我们应该做什么人,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我们出身于贫困的农民家庭——永远不要鄙薄我们的出身,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将一生受用不尽;但我们一定又要从我们出身的局限中解脱出来,从意识上彻底背叛农民的狭隘性,追求更高的生活意义。


  要知道,对于我们这样出身农民家庭的人来说,要做到这一点是多么不容易啊!


  首先要自强自立,勇敢地面对我们不熟悉的世界。不要怕苦难!如果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给人带来崇高感。亲爱的妹妹,我多么希望你的一生充满欢乐。可是,如果生活需要你忍受痛苦,你一定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有位了不起的人说过:痛苦难道是白忍受的吗?它应该使我们伟大!


  另外,我不知在什么地方看过一则消息,对我们很有启发:有位美国总统的女儿为了不让父亲供养她上学,自己便利用课余时间到饭馆里为人家洗碟子赚钱……妹妹,二哥这样说,不是逼着让你也去自己谋生!相信我每月的十块钱一定准时寄给你!真想和你在一块好好谈谈……有时间就来信,并希望能把字写大些,不妨出出格嘛……


  这封信引起了她强烈的震动。她在心里慢慢揣摸二哥的这些话。她内心非常激动,似乎多少年一直堵在眼前的一片朦胧的云雾,突然被阳光撕开并被大风吹散,使她看见了生活无比广阔的地平线。真的,她现在对二哥产生了一种崇拜的感情——就像她小时候崇拜大哥一样!


  可是实际上,她对大哥的尊敬一点也没少。她现在只是认识到,大哥和二哥不一样。


  她明白,大哥因为文化程度低,从小又压上了生活的重担,只能和大多数农民一样为最实际的生活问题而操劳——她深知大哥受过什么样的苦啊!一想起大哥,她眼圈就发热……


  现在,大哥终于办起了砖厂,不要再像过去那样穷困。为此,她心里也为大哥而感到骄傲。她希望大哥发达起来——正是因为大哥的光景翻了起来,村里人现在才不再小看他们一家人。同时,也正是家庭出现了这种新背景,才使她自己心里踏实了许多,觉得在同学们面前不很自卑了……


  但兰香又清楚地知道,大哥和他们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一家人。一旦分开家,大的方面只能是各顾各的光景。


  光大哥好说,可还有大嫂哩。大嫂虽说也是个十分好的人,但分家后,当然要维护自家的利益——这是正常的。就是互相帮助个什么,也得明确这是两家人之间的互相帮助,而不能再是一笔糊涂账。


  当然,实际上也不可能一切都斤斤计较。虎子不照样还在他们这边家吗?而大哥和嫂子也常给他们做这帮那。只不过较大数字的开销,那就得大约有个计算了,否则,大嫂当然会不高兴!


  正因为如此,不久前她才没有接大哥给她的五十块钱。


  兰香知道,大哥当时的确是一片真心。但她又知道,这钱是大哥瞒着大嫂给她的。以后万一被大嫂知道了,说不定要和大哥吵架;她怎么能因为五十块钱而使大哥和嫂子闹不和呢?


  大哥走后,当时她又反复想了这件事,觉得没有接大哥的钱是完全正确的。


  唉,这不是说她不需要这五十块钱!二哥每月的十块钱,她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伙食,另外的花费就十分困难了——光高考的复习材料就得许多钱;幸亏开学时,二哥还给她留了二十几块钱,交过八块五毛报名费后,手头丢下十几块,抠掐着应付那些必不可少的开支。至于生活中的其他奢望她一点也不敢有。半年来,她连一场电影也没有看过;一方面是因为高考临近,她要抓紧时间复习功课,更主要的是她舍不得花那一毛钱!


  眼下,兰香惟一的愿望是买一件短袖衫。天马上就要大热了,她连一件短袖衫也没有。两件换着穿的长袖衫,天一热,只能把袖子卷到半胳膊上,像上了箍似的难受。


  可是,一件稍好点的短袖衫少说也得十几块钱,她手头只有几块钱,而且除万不得已决不敢花出去!


  但不论怎样,她既不能拿大哥的钱,也不准备另外向二哥开口要。凑合着穿长袖衫吧!她决不能再给家里人添麻烦了……


  大哥走后的第三天,他们班的一位女同学患急性盲肠炎,在县医院动了手术。班上的同学们都先后到医院去看望了。她也准备去看望。而到县医院看望生病的同学得带点礼物——这钱是无论如何要花的。


  她正准备去街上买点食品,金秀却带着一挎包东西来约她一起去看这位同学。兰香明白,亲爱的金秀知道她手头缺钱,就先买好东西拉她去医院——礼物算是她们两个人一块给这位同学送的。


  和兰香同岁的金秀也长成了一位漂亮的大姑娘。金秀是另外一种漂亮。她比兰香个头低,但身材匀称而丰满,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温柔而多情的波光。她的学习虽然在班上不是拔尖的,但门门功课都很扎实。金秀和兰香一直保持着十分亲密的关系,像一对亲姐妹。金秀已经确定要报考省医学院,而兰香对自己报考的学校和专业心中还没数……


  下午课外活动时,两个好朋友拿着东西,一块相跟着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女同学。


  到医院后,金秀在同学的病床前坐了一会,说她父亲给县运输公司的一位熟人捎来一封信,她要给人家送去,便先告辞走了。


  兰香一个人和同学又拉了一阵话,才从病房里出来。


  她无意中看见,医院不远处的地方正在箍一长排窑洞。她马上想到,她二哥在黄原也是给人家干这种活的。


  她竟然不由自主走过去,想看看这些人是怎样干活的——这样她就会大约估摸出二哥在黄原的情况。


  兰香走近前去,看见石匠们都光着膀子,只穿件小布褂,分头忙活着。有的人在土场子里细心地拿锤錾琢磨粗糙的石块;有的人往垒起一截的窑墙上背石头。墙头上立着高人一等的大匠工,不时吆喝下面的小工送这运那。到处是一片爆竹似的锤錾声。


  兰香突然发现,提泥包的大部分是一些女孩子。看她们的穿着,不像是农村来的。


  她于是就好奇地问其中一个提泥包的姑娘:“你们是哪里来的?”


  “我们是这城里的待业青年。”


  “你们一天赚多少钱?”兰香大胆地问。


  “一天一块半。”


  啊,一天就赚一块半钱呢!这些女孩子看来和她的年龄差不多,人家一天就能赚这么多钱!


  兰香的心不由动了一下:我能不能也来这里提泥包呢?当然,白天她要上课。不知道这里晚上干不干活?要是晚上能来干几个小时,哪怕赚几毛钱都行呢!


  她于是又惴惴不安地走过去,问刚才那个女孩子:“你们晚上干不干活?”


  那女孩子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多嘴的兰香,说:“我们晚上不来。但匠人们晚上还做活。”


  “那晚上谁给匠人们提泥包呢?”


  “他们自己腾出人手提……”


  “那我晚上来提泥包不知行不行。”


  “你呀?”


  “嗯。”


  “那你要去问站场的工头!”


  “哪个人是工头?”


  这女孩子便给兰香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立着抽黑棒卷烟的人。


  孙兰香已经决定要来干这活了!她记起了二哥信中所说的话。她想,人家美国总统的女儿都能跑到饭馆里洗碟子赚钱,她为什么不可以提泥包赚点钱呢?


  二哥说得对,要自强自立!她一家人都是吃苦干活的人,她自己干点活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二哥说了,不要怕苦难,如果能深刻地理解苦难,苦难就会给人带来崇高感。对,她这样做,不应该有任何一点害臊的感觉。


  兰香身上具有孙家的那种倔犟劲。她真的勇敢地走到那位站场工头的面前,向他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工头听完她的话,又了解了一下她的身世和眼下的情况,大为惊讶。


  看来这工头对人有同情心。他立刻慷慨地说:“你要是不怕误课,你就来。干两三个钟头活,给你开上五毛工钱!”


  兰香又高兴又激动地离开了医院。她猛然觉得自己长成了大人——她惊讶她竟敢做出如此大胆的抉择!


  既然这样决定了,她就应该毫不畏惧地投入这种生活。她白天可以增加学习时间,好把晚上的时间腾出来去干活。当然,她不会干太多的天数,因为高考快临近了。她只准备做一个来月活,赚的钱够买一件短袖衫就行了。她想,用自己赚的钱买一件衣服,穿着更有意义!只是有一点,这事既要瞒着同学们,又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从这一天以后,每到傍晚,兰香就以各种理由离开学校,然后悄悄来到医院的基建工地,为箍窑洞的匠人们提泥包。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出现在一群揽工男人中间,当然会受到一些粗言俗语的伤害。但我们的兰香有她自己的一套对付办法。她一开始就对所有做活的人尊敬地称他们为“叔叔”和“大哥”,把那些口出粗言的家伙捧到“人”的位置上,结果使他们自己羞愧不堪。这些人终究也是人,一旦你尊敬他,他就不会再牲口似的对待你了。


  提泥包的活并不轻松。十点钟左右收工后,兰香常常浑身酸疼难忍。她先躲进医院的女厕所里,把外面那身糊满泥巴的衣服脱下来,塞进自己的书包里,然后就穿过夜晚清冷而空旷的街道向学校赶去。


  一个人行走在寂静无声的街道上,她常常会仰起头来,眨巴着那双美丽的眼睛,迷惑地瞭望着暗蓝而幽深的天空,瞭望着那一轮皓月和满天繁密的星斗,陷入到了深远的沉思之中。哦,人生,宇宙,一切都是多么神秘和深奥!她突然想起不知在什么地方看过的几句诗:走千山,涉万水,登不上你的殿堂……


  这个天赋很高的姑娘,常常在这样的时候,会产生某种突发的奇想。


  某一天夜里在医院干完活后,她一边往学校走,一边猛然想:我将来一定要乘宇宙飞船到太空去!不知中国有没有与此有关的大学?她要去问一问老师——如果有,她就一定去报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路遥
对《第二部 卷四 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