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回 第一中学(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0 点击数:124次 字数:

黄为友正趴在栏杆上写日记,直写到超前几十日,这都是要给班长或组长检查的,每篇不得少于两百字。边问一旁杨帆“怎样了?”杨帆道“还行。”黄为友问“有怎问题没?”杨帆道“没。”只见后边王敏与曾琪卿边聊天边走了过来,王敏道“在作什么呢?”站在两人身后看。曾琪卿也走到他们后面,静静地看着两人作起作业来。王敏对曾琪卿道“这也是个高手。”曾琪卿点了点头。杨帆早已不抄作业了,此时自己在做,见两人就在身后,暗恨王敏起来。他成绩虽然不错,但两人一个是学习委员,一个更是班长,成绩在全年级都排第一,自己如何跟她们去比?此时是既不好意思不写了走开,写的题更是既不能出错又不能太慢,免得让人笑话,像被人拿去烤肉饼一样,份外难受。一会好不容易等两人都走开了,才松了口气,忙收了本子,把书包往蒋志军处一扔,道“你帮我看一下。”便拉着黄为友飞快下楼去了。

刚到楼下,正磨蹭商议着不知去何地方,是该往东还是往西时,只见后面刘辉、唐浩也高谈阔论、谈谈笑笑一路走了下来,迎头撞见两人。刘辉笑道“哟,磁铁,这是走哪里去?”杨帆道“时间还早,我们还想上电子游戏厅里再去打下电子游戏。你们是要往哪去?”刘辉道“唐浩讲要去租本牒子,中午好拿到他们宿舍里看,动画片《灌篮高手》,讲流川枫极搞笑的,要我陪他一起去。”杨帆道“牒子有怎看守!走,莫看了,陪我们再去耍下嘎。”上前拉着两人“我两个现在身上连没米了,你们还有没?带我两个再到游戏厅里去耍下子,快活快活。”唐浩无奈摊开手道“我们也是没米过年,身上区光。这年头发乱话,日子越过越倒毛了。”黄为友问刘辉“你以前跟他们去偷麻袋、爬火车,卖过假烟,那钱路怎样?”刘辉道“也只一般般。”黄为友道“学校工地里头有块烂铁板,倒没人要的。我和洋鬼子先天蒙蒙亮就去了,就是抬不动,那起码有个百把来斤的,能卖个好几十块钱子,这要我们四个人去了才好。先我们就捡了些碎的卖了八九块钱,打游戏全打完了。”刘辉问“在哪呢?”黄为友道“就在后操场单车棚后面,那里没人,离学校后门正好又近,我们直接走后门出去好了。”

四人商议一番,去往校内工地。只见路边竖了块铁杆牌,写着“不许机动车辆通行,违者罚款五十元”。杨帆顿时气得上前就踢了一脚,让那铁杆牌兀自颤抖不已,骂道“妈的,老子不找他去要钱,他反来找老子?”几人顿时都鼓掌笑了起来“是极是极,当真有趣,当真有趣!”及到了建筑工地时,黄为友扫开落叶,露出下面铁板来,道“抬是抬得动了,就怕路上有人看见。”犹豫三四,几人见偏僻处人并不多,不顾一切,抬了从学校后门出去。幸喜一路虽遇了人,却个个不管闲事,并无人问。

邻街就有个废品店,快到时,只见对面转弯处转出一人,二十来岁,看见几人,上前问“哪来的?”细看铁板,道“学校里偷的!你们这几个虾子胆子不小,连我们工地高头的东西也敢偷。走,跟我到派出所去!”凶神恶煞般。几人这才知原来是校内建筑工人,忙放下铁板就逃了。那人却又追上来,笑道“你们先等一下,莫跑。这铁其实也是废铁,也起了这么多锈了,我们早没用了,你们就拿去也没的怎关系。”拦着几人,道“你们还抬了去卖了,还卖得几个钱。”刘唐二人已是不愿,跑开了。黄杨想起早先卖的钱,招手喊道“猴子、唐老鸭,来啰,没关系。”两人不来。黄杨只得弯腰抬起铁板,捱往废品店。刚走了几步,杨帆见那人跟着,小声道“这个卵是要等我们抬到了,拿我们的钱。”黄为友闷着脸道“我晓得,莫讲话,算了。”杨帆道“干脆我们放下就走,给他自己抬去!我们又不生得倦,帮他做事!”黄为友见那人就在身后,不敢。杨帆则大声说些刺话,说“也不过骗钱罢了,有怎了不起!”那人也不吭声,等抬到时,果然把钱收了,拉着杨帆到店旁一条小弄里去,说“来来来。”黄为友忙道“莫去。”杨帆道“我怕他?”被那人半拖半拽进去了。果然一巴掌打脸上,道“没怎了不起?你还不错啊,出息蛮大的!我倒要看看,还收拾不了你个杂碎!”又用力踹了两脚,才出弄去了。杨帆倒在地上,一下子爬不起来,被黄为友扶了一拐一拐出来,口里仍骂着“狗杂种!”不歇。黄为友埋怨道“哪个要你犯傻了?连不晓识个好歹!那个卵做的牛高马大的,你跟他去比?喊你莫去呀莫去呀,连喊不听,你硬是卵大些,我服了你了!”扶他回去寻了刘唐二人,四人只得仍回校去。

刚上了楼,只见班主任何老师正好来了。开了教室门,众人纷纷涌进去。何楚湘命人拉起百叶窗帘,开了窗子通风透气,又把笔备放进讲台抽屉里,道“来了的人就自己预习,莫再出去耍了。”提包又出去了。

教室内除一排排桌椅板凳外,前方墙上是一块黑板,下面一张讲台,墙上各贴了张课程表和通知,两边角落各立着台美的饮水机和格力空调。天花板上六盏节能飞利浦日光灯和六台美的吊扇。后方墙正中一块黑板报,报头墙上粘了几个花边大字,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旁侧则张贴了几张上学期遗留下来的学生奖状“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等类。报下左侧角有一个小小书橱,右侧是卫生工具橱。

又黑板报外墙上贴满了保证书,只见一张写着“保证书 我保证在这个月9月份的考试中,进入年级前100名。如果达不到,在后面的一个星期里,服从班主任的安排。保证人:邓可”。原来班里四十多个人,他只排到三十几名,已经算差的了。又全年级八个班,138、139固然是两个重点班,学生成绩普遍比普通班的要好一些,但他邓可能排进前200名就已经算是天大的造化,如何能进前100?只是上次写保证书的时候,他本想着只写个200就完事了的,结果班主任何老师大手一挥“一百,就给我进一百!”她也是来狠招,新学期新气象,刚开学里就要拿个人杀鸡儆猴,谁叫他又平常老不听话。也不真个是要他达标,就是存心治治他,给别个学生树立个完不成任务,是怎么个怎么个惨的榜样。当时话说的却好听“这也是对你老个的一个激励,你老个老是把目标定小了,那怎么行?怎么可能进步的快?还非得在原地踏步,非倒退了去不可!我这也是对你好,帮你老个一把,立个军令状。你听我的,绝没的错!非逼了自个,死马当活马医,你老个出不了奇迹,把成绩赶了上去。”当时急的邓可想死的心都有了,上窜下跳,却也毫无办法,只得照写。一众学生们对老师更为顺从听话,敬畏有加了。

另一个是王峰的,写着是“保证书 尊敬的老师:您好!由于本人近期考试成绩直线下滑,承蒙老师关爱,遏制本人下滑势头,本人在此保证:九月份月考班级名次在二十名以内。若保证失效,本人甘愿在门口罚站三天。保证人:王峰”。

又一个写着“检讨书 由于昨天上午上数学课时注意力不集中,导致晚上周考时,选择题最后一道选择错了。五个小时前才讲的题目,五个小时后就不会做了,因此数学老师很生气,班主任也很生气,所以让我作反思。反思后我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因此,我特向数学老师、班主任、初三(138)班表示歉意。因为我的上课不专心,让数学老师生气,更因此拖了班集体的后腿,是我的错。通过这次考试更充分暴露了我的问题,听堂效率越来越低。下个月的月考即将到来,我不能让这样的错误再继续滋生下去,更不能让它滋生到以后的中考上去,到时候恐怕后悔就晚了,所以以后听堂注意力一定更加集中了,不再开小差了。刘世华2003、9、8”。

班里大多数人都开始赶英语作业,临窗的钞娟也在写着,一下翻书找答案,一下又翻一本《英汉高阶牛津词典》,并不时看看同桌罗钟的。忽窗口边闪出一位女生,道“钞娟,快把作业给我,我们马上就要交了。”她是142班的,和138班是同一个数学老师,每天布置的作业相同。钞娟这才想起来,道“你等一下,马上个啰。”打开书包,拿本子就抄。那女的埋怨道“这哪还来得及?我们课代表都讲了,再不交她就要到邓老师那交作业去了!”钞娟头也不抬,道“就一下子。”只听后边曾琪卿嘀咕道“抄抄,就只会抄!看抄多了考试能打得几分呢?先我问了还讲作完了的,原来又在哄我!”钞娟不敢作声,脸有点红,只是埋头抄着。

一时只几分钟就抄完了,还了本子后,那女生急急去了。钞娟把作业交到第一排华琴那去。华琴收了她本子,堆在课桌右上角,码齐了。仍肘顶着桌子,手支着下巴,愁眉不展的。这回背《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段,她就不怎么有心思,组里就只她与钞娟没背了,笑道“钞娟啊,你跳橡皮筋怎这很啰?我们好几个人都跳不过你。”钞娟笑道“哪里,只是我们那边人多些罢了。”

有139班的纪雪跑进来问华琴借墨水,华琴道“没的了,刚才都挤给我同桌蒋志军了。你怎不找许玲丽借?”纪雪道“许玲丽她的是蓝墨水。”华琴道“那你等一下,我帮你借。”就向钞娟借了瓶英雄碳素黑墨水来,拿了纪雪的永久钢笔,上了给她。纪雪就回去了。华琴对钞娟道“谢谢你了。”钞娟道“这有怎谢的。”回后面去。

华琴一回头,见语文组长杨霖正在和叶良慧剪纸玩呢。犹豫三四,拿了课本跑下去道“组长,算了啰,莫背了啰。”一手拿着语文书,一手拉了杨霖的胳膊摇了几摇,露出嘴里的一颗缺牙“别个都快急死了!”旁边叶良慧也停了剪子,笑意盈盈看着。后面钞娟听见了,也忙上来求杨霖,道“是啊,组长,天气这么热,我越着急越背不出,都急的快晕倒了。先还吃了两瓶霍香正气水的,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杨霖道“早上你们来了那么早,都不先抓紧时间赶紧背书,先还在那跳橡皮筋的,这下子急什么呢?”两人就不作声了。

杨霖后排的王峰听见了,抬头道“不行!这我们都背过的,要这样子搞得,那我们不都白背掉了?这不行!”华琴气道“你这人怎这那个!”对杨霖道“组长,你莫听他的,他这人舀屎长大的,脑子有毛病!”杨霖心里本已动摇,昨日就已是最后一天了,等下语文课刘老师就要问了,本想让她们还抓紧剩下的时间来背,她们却怕背不出,要来求她。这会听了王峰的话,道“偏不背了!莫要我来讲了王峰耶,哪像你背的结结巴巴的,老师讲最多错五个字,你错了二十多个,还好意思讲的!”王峰就服了,笑道“那我下次背不出,你也饶我一次。”仍低了头作业。华琴好好谢杨霖,称是好组长,杨霖不听这话,挥手道“好啰好啰,你走啰!”自做己事。钞娟也谢过杨霖,才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又对同桌罗钟道“你看,我们组长极好。”拍拍胸脯“阿弥陀佛,这下总算不用再背了!”

只见任文卉到教室后面角落里拿了一个扫帚,叫道“钞娟,莫写了,快走了,扫地去了。别个该去的都去了,等下就要上课了。”提着扫帚领先出门去了。她是劳动委员,到了时间就要去公共区检查卫生。钞娟忙收了作业,去教室后面也拿了个扫帚,出门追着任文卉去了。

一时直到打铃了,八点整时,班里才渐渐安静下来。不一会就有学生会的人来检查,拿着本子到各班里统计人数。王敏见那人在门口探头向内看着,主动迎了上去,指着第二小组的空位道“这组人搞卫生去了。”那女孩拿手指头点着人头“那还差了两个。”王敏“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一会女孩又到隔壁班门前去了,后面一个男生跟着。

班里曾琪卿已端坐在讲台上,手里捧了英语书默读着。见下面不时传来窃窃私语,不由眉头一皱,抬头扫了一眼,拿黑板刷敲敲桌子,喊“冯海鸥,上课了还闹!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坐几分钟等老师来?就这一下子你不捣乱动弹一下就过不去?”冯海鸥不高兴道“我又没干什么,这么多人你都不讲,就讲我一个,他们那么大声你都听不见?”曾琪卿站起来道“冯海鸥耶,莫要我来讲你了,你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哪天不吵吵嚷嚷的?就你话多!都没人管得了你。我也不跟你多讲的,只等何老师来了告诉了何老师,看你有什么讲的跟她讲去!”冯海鸥就低了头不应了。

只见许孝绪迟到了,从后门悄悄溜进来。因班主任不在,曾琪卿做个人情,也没登记,只问“你怎这晚才来,你迟到在外头给别个捉到了没?”许孝绪垂头沮丧道“捉到了,他们在校门口已经登记了。”曾琪卿道“那没办法了,等何老师问起来我就只有讲了。”许孝绪急道“你先莫讲啰,等她问起来你再讲啰,她要不问就算了。哎,先不该睡个懒觉睡过头了,要早点起来就好了。”曾琪卿问“你娘伢怎不喊你,你没调闹钟好吧?”许孝绪道“今日我娘还没起来,先喊了我,我看还早就又困掉了,闹钟响没响我也不晓得,我连没听到。”悻悻到己位上。

许玲丽、唐浩、万丽萍等几个坐窗口边的都讲看到何老师了,她正在楼下和人说话呢。班里顿时就乱哄起来,只不敢被下面听到,因有三楼高,很安全,一些人猫腰乱蹿起来。许玲丽又向下望了一眼,假山水池旁何老师正向上看到她,忙致志作业,头也不抬。何楚湘正问校长校里选人去进修两年的事,道“这我还有个什么讲的,老罗要我问下你,看可以去就去,不可以就算了。”廖校长道“不急,得你把这届学生带完嘎,明年还有机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一回 第一中学(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