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回 第一中学(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10 点击数:269次 字数:

前面这条马路正中用绿化带分成了左右道,两边又用白色虚线区分着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道。人行道上一色的条纹青砖铺地,内夹一条黄色盲道。紧挨路边每相距不远便栽棵大树,相同距离内又排列着一根根路灯长杆,此时因天亮,灯都灭着。每数百米又都设有一个垃圾筒,标着“可回收”与“不可回收”字样。

路中设有一处斑马线,两旁各设有一个公交站点,名称是“董家新村”。一边站点因靠近一所中学,在旁附设有一个报亭,出售着电话充值卡、杂志、文具、冷饮等类。报亭旁又有一个IC卡的公用电话亭,标着“中国电信”字样及英文缩写,相距几百米远又有一个铁通的。

马路两旁每个独门的建筑都有一个地址牌号,写着“建设路某某号”的阿拉伯数字,一边是单数,一边是双数。靠近中学这边校门旁的众多铺面中开了几家饮食店,卖着早点,多是兰州拉面、桂林米粉、沙县小吃、大娘饺子等类。此时因人多,有的桌椅摆到了人行道上。旁边又有家新华书店,一家中国移动营业厅,一家家乐福小超市及一家三元水果店。移动营业厅内还设有公用电话,标着“国内长途两毛一分钟”、“免收服务费”等字样,隔着一个单机,又标有“国际长途”。再远些就是家邮局,墙上大字标着“邮政编码:210042”,外设一个邮箱。旁边则是家农业银行建设路分行,外面墙上镶有银联字样的自动取款机,标有“24小时自助服务”字样,旁有使用说明。此时早早的就有一辆安邦护卫的运钞车停在门外,几个警卫身穿防弹衣,手持警棍枪械在车旁警戒。

十字路口处有个路牌,写着“建设路”三字。旁边高高亮着红灯,底下汽车排成长龙,一辆洒水车响着悠扬的《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旋律,另外一辆么二零的急救车也在呜呜叫着,很是着急。

当信号灯上数字降为零后,朝这边的红灯变为绿灯,一辆宇通电力大巴二十二路公交车从路口驶来,转弯时,车顶篷上的两根连接拉线在电力传输线的剧烈摩擦下冒起了火花。车子响着“车辆转弯,车辆转弯,车外的行人车辆请注意安全,车外的行人车辆请注意安全,车内的乘客请抓好扶手。”的播音又缓缓行驶了一段距离,停在了靠近中学这边的站点,播音又响起“董家新村到了,董家新村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下车的乘客请注意。”然后车门一声轻响,前后门同时打开。车上一些乘客手扶栏杆,抓着吊环慢慢从后门走下车去。车上还有人在反复观看车内壁上的站点停靠牌。透明防震窗玻璃一侧的温度计显示车内空调温度是二十三度。温度计旁有个小钩,钩上用皮扣拴着一个红色的小小安全锤。驾驶座上的司机通过面前的监视显示屏知道后门再无乘客下车后,按了关门钮,关了后门。

此时前门上来的乘客纷纷在车首的无人售票机前把零散的纸币、硬币投入投币口,有的则刷着乘车卡,有老人卡、学生卡、优惠卡等。等乘客上完,关了前门,车子又响着“车辆启动请注意,车辆启动请注意,前方站点青年文化宫,前方站点青年文化宫,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的播音继续开走了。

周艳、万丽萍一同跳下了公交车,只见虽是白天,旁边公交站大屏的广告牌上仍是霓虹闪烁,打着雀巢咖啡及平安保险的广告。有候车的人在看路线牌,背后是大屏的市区公交线路图及车辆到站电子显示牌。

周艳双眼皮,瓜子脸,脸色很白,黑发朝上盘髻绕到脑后。一件雪白的伊芙嘉雪纺连衣裙,腰间一条佩奇腰带。脚上一双阿迪达斯跑鞋,没有穿着袜子。脖子上挂了串贝壳的项链,耳后有银色的耳钉。她临出门前洗澡用的是舒肤佳沐浴露,洗头用夏士莲洗发露,洗脸用螨婷洁面乳,又用了珍珠粉清怡面膜,洗衣用的雕牌肥皂,加上身上涂了六神防晒霜,及昨夜残存的安宁祛虫液,虽没喷专门的香水,却有股淡淡的香味。

万丽萍则涂了玉兰油防晒霜,戴了顶花花公子遮阳帽,一付宝岛紫色墨镜折叠挂在胸口。在这炎热的夏日里她只穿了双红蜻蜓塑料凉鞋,脚趾上涂了一点淡淡五彩的歌诗美炫油,一件及膝黑色秀尔美紧身短裤,显得腿细得跟筷子似的,左脚踝上系了一圈红绳。上身一件白色纯棉巴宝莉T裇,隐见里面的胸罩。鸭蛋脸,脖子上挂了串白珍珠项链及一件红绳系的玉观音。左腕上戴了块纤细的浪琴电子腕表,右腕上戴了个蓝绿手镯。道“大清早起的就这么热的过份,我们去吃两支冰棒吧,解解暑。”周艳点了点头。两人来到报亭前,万丽萍要了支薄荷巧克力凤梨雪糕,周艳则是提子绿豆奶油雪糕。这才逶迤往校门口而去。

只见校前门梁上地址牌号是“建设路748号”,中间一块大理石上刻着“南京市第一中学”几个大字及落款,地上铺着花岗岩。校门旁有两个保安伫立,中间大门用伸缩栏杆拦着,阻着汽车入内,只旁边一个小门开着,让人出入。紧靠门内的一间传达室内,一个门卫老头正在整理着刚送来的一些信件和《金陵早报》、《环球时报》等各类报纸,以及领导订购的蒙牛牛奶,准备分发。

只见一辆的士驶来,停在了校前,乘客是名妇女,付了钞票。司机找出零钱,撕下打印的账单小票一同给她,她便下了车,撑起一把遮阳伞,要进校里去。两保安见她面生,喝问“你找谁?”将她拦下。妇女言称找人,保安便领着到房内在本子上登记,拿出身份证来记下了号码、姓名,并让把手机号码亦留了下来,方才放行。

周万两人亦进了校门,只见入口处竖了一块石牌,标着“区域平面图”字样,除了所处之地是个红点外,其他的有食堂、图书馆、足球场、宿舍楼等地。向不同方向又竖立了几个箭头的指示牌,写着“生活东区”、“男生宿舍”、“爱心超市”、“室内游泳馆”、“艺术馆”等。

两人沿着花园石甬子路往教学楼而去,临头便是一大片假山水池,池外处处花圃,圃内各色鲜花,一些更是从温室大棚移植来的异种,进入太空变异过的,颜色迥异。稍远些有几个花匠正在用电动机割草,用剪子修剪着花树的枝架。再远些又有条小溪,溪边几座仿古木亭,亭旁连着一座石拱桥。桥下停着一艘木船,船内一个小姑娘探头出来看了一下,不知在干些什么,隐隐传来犬吠。一阵微风正似波浪般推了来,杨柳随风摇曳,四处花香四溢。

行了不远,已到了后操场外,往里望去,只见大清早的就有一帮男的在打篮球,吆喝跳跃,几个歇下来的在跑道外的沙坑上跳远。周围看台上又坐了些女的,翻书看报,玩把器。只见一个女的正一人独自坐着,低了头手里弄些什么,见了她们,转过身来看着。周艳见是139班的孙婷,认得,过去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呢,也不上教室里去?”孙婷道“还早呢。”周艳看她手里“在干嘛呢,涂指甲油吗?”孙婷道“没,才刚上卫生间洗了手,再重新涂点防晒霜。”周艳嗅着香味“是六神的吧?闻着就像。”孙婷“嗯。”了一声,问“你今天出门敷的是什么面膜,还是蛋清黄瓜的么?”周艳道“不是了,是芦荟珍珠粉的。老用一种效果也不好的,我前天就没用了,昨天也用的是茯苓蜂蜜的。”孙婷问“我先前听人讲你要到文化宫去参加数学奥林匹克比赛去的,后头怎么又不去了呐?”周艳撇嘴道“比赛有怎好耍的,我才不想去!先头是我们老师逼了我,我才报了个名,不然哪个想去?后头找个理由就又推掉了。”孙婷道“对了,你们班这个学期公共区是不是换掉了?那个垃圾台现在是哪个班在搞呀?旁边落了那么多叶子,也连没看到哪个人来扫。”周艳点头“嗯,是换掉了。”见她胳膊上有两个大疱,问“怎么,昨晚又被蚊子咬了?”孙婷也低头看着“哎,现在蚊子抵抗力越来越高,都免疫了,杀都杀不死。我昨天点了蚊香,喷了杀虫剂,又空调温度打到最低,盖了被子才睡的,就这样蚊子都不肯死,我烦都烦死了!”万丽萍一旁笑道“那你要烧香拜佛,求蚊子都听你的话,都自己去死好了。”周艳道“就痒也莫要抓的,涂点花露水辣辣的还不痒的,要破了那就得一个礼拜才得好,结了疤难看死了。”孙婷“嗯。”着应了。

聊了一会,两人拉了孙婷一同往教学楼而去。刚到楼下时,就见一楼走廊墙壁上每隔了不远便都挂着幅伟人画像,有爱因斯坦、牛顿、贝多芬、马克思、恩格斯、老子、孙中山等,画像下皆附有生平简介。

几人上了三楼,只见138班门依然锁着,只门外来了少些人,都在等开门。139班门却开了,孙婷自回139班去。

138班外一些人在做作业,一些在背书,书包堆在门口一叠。周万两人见有人在走廊上跳橡皮筋,便也要参加,过去与其他人打着招呼。

许晴拉着两人道“你们加入我们这边好了,我们这边本来就比她们那边少了一个人的,你们来了刚好,这下就不的不公平的了。这她们那边快跳完了,马上就该轮到我们了。”周艳问“罗玮呢?”许晴道“没看见,还没来呢。”周艳道“还讲她比我们早来,要先等我们的。”许晴道“你们四大杀手一向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上学放学同路,今天怎么不一起了?”万丽萍道“讲的那么吓人,是四大名捕好不?”许晴垂了头“呃,是我讲错了。”

几人看着场上,见此时正跳的是三个女的,两个是本班的华琴、王敏,一个是别班的。王敏跳过,用膝盖把皮筋压低下来,另两个跟着跳,不久,依次跳完,过关。接着就轮到许晴、周艳、万丽萍了,许晴跳了一会却亡了,气氛很是热烈。

只见那边普通班140班外走廊上几个游荡子正在调戏女的,见了有长的漂亮又独自一人的女的便拦住,调戏几下后才放。只见139班的纪雪正过来,那胖子便挡在走廊中间拦住,伸开大手笑道“来,美眉,抱一个。”胖子旁边另有三人倚墙冲天叫好,笑着为他助威,引得走廊上其他各班的人都侧目望去。纪雪早已一张脸羞的通红,此时是左闪闪不过,右进也进不了,顿时咬了牙把书包取下甩向那胖子硬冲。却被那胖子抱住,搂了不放,吓得她赶紧打了几下,才挣了开,逃回班里去,那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胖子回头四顾,见再无美女经过,便懒懒靠在了墙边等着去,其他三人大肆直讲佩服,愿学几招的话。胖子甚为得意。

138班这边陈静也正倚在栏杆上拿了镜子照着楼下的女生,一连照了好几人。只见一个女生刚从花园出来,长发披肩,长衣长裤,深色笔挺,脚上一双黑色皮鞋,不背书包,反挎了一个挎包,打扮的不像上学,倒像来上班似的。陈静见是绝色美女,忙把镜子转了过去,调整角度,让镜子的反光照到女生身上,照完脸上又照胸脯,一连照了好几秒。那女生顿时站住了,抬头向上望来,脸色怒的煞白。陈静见她目光厉害,便回了头,等过了两三秒再去照,直等那女生进了楼道里照不见了才去照别人。旁边冯海鸥这时道“猛男,刚才那女的好像是高中部的,可能有点势力,你要小心点,怕她叫人打你。”陈静懒懒趴在栏杆上,不屑道“想叫我照还照不到,谁还稀罕!”一旁蒋志军嘻嘻笑道“那是,别个想叫你照还要排队,是的吧?”

一时唐浩上来了,看见李剑武、王峰正趴在围栏上看书,凑了过去。见李剑武在看《三十六计》,王峰看《说岳》。问李剑武“小猪,你还有怎书看没?也借本我看下子,我放了学就还你。”李剑武抬头道“没的了,我这本也是找王峰借的,自己没的。他书蛮多的,你要看就找他借下啰。”唐浩又问王峰,王峰道“刚好我就剩了这两本,其他的都借出去了,你怎不早讲啰?下回嘎,等下回有了再借你。”唐浩只得在旁边又看了一会。

正无聊,一转头见那边正跳皮筋的周艳在嚼口香糖,忙过去道“哟,吃糖呀,给我吃块嘎。”周艳道“凭什么呀?”旁边万丽萍道“就是,来了就和个老爷样的,要别个听你的。怎理要给你啰?”周艳皮筋跳了一步,停下,回头道“你也喊我一声奶奶嘎,我就给你。”万丽萍及周围其他跳皮筋的女的都笑了起来。唐浩道“刘世华、邓可他们是这喊,我才不的喊。周艳耶,前些日子你怎还晓吃我的东西,又不记得了?还好意思讲的!”

周艳就张开嘴,伸出舌头,露出糖来,道“你敢要吧?你敢要我就给你。”旁人又笑起来。唐浩见她这么没意思,道“不给就算了噻。”停了一会,才又问“嗯,今日你们来的这早,怎全在这里?没去其他地方好吧?”周艳道“在这里耍不得?早不早要你管?”唐浩道“今日上午第四节课是体育课吧?好,我又忘记穿跑鞋来了,等下老师来了又要罚我跑几圈了。”万丽萍道“是啰,是体育课,我也没穿。你不晓找别的班的借双鞋穿?等下课了再还给他就是了。”唐浩道“课程表又换掉了,我还没抄,你借我抄一下吧。”万丽萍摔手道“这又有怎急的?你等到教室里再抄是一样的。”

周艳因跳皮筋把头发跳散了,把扎辫的绳筋解下,递给万丽萍道“又松掉了,你帮我扎一下吧。”万丽萍把一根绳筋咬在嘴里,其余的套在手腕上,两手扶她肩,让她背靠后,给她把头发理拢。见唐浩转身要走了,忙把咬着的绳筋松开,娇笑道“宝宝,莫走啰,她不给你,我给你吃。”见他真生气了,忙招了手“来来来,莫走。开玩笑啰,来啰,给你啰!”拿了块绿箭口香糖伸手递着。唐浩却冷着脸只管走了,背后传来周艳的讥笑。忍着气,到男的那边去了。

只见杨帆正趴在廊沿上抄作业,飞快一页一页地翻着。冯海鸥到杨帆那一看,说“这一题错了。”杨帆停了,问“哪错了?”冯海鸥道“χ都设错了,还没错?哪是这个啰。”杨帆问明白了,就骂蒋志军老写错的。蒋志军笑道“错的你也抄。”冯海鸥道“错的你还抄那就没搞守了!”去后面书包里把自己的取来给他。

刘辉刚走过来,见教室门未开,听见几个男的在笑,凑上来问“哟,笑起飞倒了,什么事这么好笑?”陈静笑道“蒋光头讲乔丹有这很,总在屋里看乔丹比赛的录像。我讲乔丹有怎个很,我才有这很。”刘辉道“哟,你讲下我听下嘎,怎比乔丹还很了?”陈静笑道“我讲我不是打篮球,我是做俯卧撑有这很。他们问我做几个,我讲我是床上俯卧撑才很,别的不行。”刘辉也大笑起来,说“有道理,这个话没错。我晓得,猛男就是猛男。”蒋志军笑道“生猛哥,生猛海鲜吃起,这就是生猛哥。”

刘辉道“我有个表弟,昨天下午到我那去耍…”话没完,一旁罗钟先就笑了。刘辉继续道“他伢是个武术教练,他也会这多功夫。昨天跟我和罗钟在我们那打乒乓球的时候就露了两手,擒拿手呀、太极拳呀,都练了。我讲你武功好是好了,可惜人胖了,不太帅,妹子不喜欢。他讲他比我们还帅,不是长得帅,是打扮的帅。我问他帅在哪里了,他讲毛都打了摩丝,定了型,还不帅?我又看又没的,他扯开裤子,给我俩看,讲上面没打,打在落底。”众人大笑起来。

楼梯口处曾琪卿和叶良慧上来了,曾琪卿看见几人,道“好啊,又在抄作业啊!”众人抬头看去,只有冯海鸥笑应“你怎来的这早?门还没开呢。”曾琪卿道“怎还没开门,都七点半了。”劳动委员任文卉迎上去道“我都等了半天了,杨牡丹她怎还没来,等下他们搞卫生的都没时间去搞了。我以前就讲了,应该喊何老师要他们多配个钥匙,给个给你就好了。”曾琪卿道“我住的有这远,来不的这早。”任文卉后面朱永芳也道“那应该给个给黄为友,他就住在学校里头,来起好方便的。”曾琪卿道“他才不的管这些事,你问下看他管不?”任文卉道“应该给个给冯海鸥就好了,他住的有这近,又在田径队搞训练,早上来的好早,我们要是哪个早来了,喊个人去找他要就是了。”曾琪卿问冯海鸥“今天你怎来的这早,没去搞训练呀?”冯海鸥道“早搞完了,我们四点半,五点钟就来了。今日老师来的早,也就早来早散了。”

周艳过来问“今日盛老师来的很早吗?”冯海鸥道“比平时早了半个多钟头。周艳耶,你今日没去搞训练,胡老师他发脾气了,讲你又没请假又没怎么,今下午要罚你围操场跑二十圈。”周艳气道“不是讲跑十圈吗,怎又跑二十圈了?”冯海鸥道“他讲你老是这样搞,就这告告不变,要好好治下你,看你还有第二回没。”周艳气道“罚就罚,我们妹子是归盛老师管,胡洪他是管仔子噻,管我们干什么!”叶良慧一旁问“你怎又没去搞训练好吧?”周艳道“礼拜天、礼拜六都没的休息,我好久没困懒觉了,今早上干脆没去。等盛老师问起来,我就讲我病掉了。”叶良慧笑道“何老师讲的不错,你这丫头果然越来越懒掉了。”

那边许玲丽也过来,拉了冯海鸥道“海鸟,来来来。”退了一步,问“吴昌衡他不是有个教室门钥匙?你去找他借下啰,也早点开个门,我们人都等死了。”冯海鸥道“衡砣他是有个钥匙,他自己配的,这他好久没当副班长了,不晓还带在身上没。这刚散了训练,我就一直连没看到他,不晓人跑哪去了。”曾琪卿道“他不当副班长还不是你们闹起,拖他去耍,课都不上!哪个要他莫当?自己都不想当。”冯海鸥笑道“他自己有手有脚,怎又要我们去拖他?你是你这个光杆司令当起没意思,要找个副司令给你管一下,还要找个男的才行嘎。”曾琪卿道“冯海鸥耶,你连不想活了,讲的什么!”就要打他。冯海鸥躲了一下。叶良慧指着他道“看你往哪里死!昨下午就来惹我两个生气,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这下还敢?你是好久没打了,皮又发痒了,看我怎收拾你!”要去追他。

冯海鸥又一闪,要跑出去,却撞了周艳一下,不小心踩了她一脚。周艳“哎哟”了一声,叫道“冯海鸥,你给我站住!”冯海鸥本想跑,又怕踩坏了,只得回来。周艳指着白跑鞋鞋面上的印子道“你看啰,这怎得了,踩起墨黑。”低头细看着,用手抹了抹,抹不掉,气得拉了他就打了一顿,道“我不管咧,踩起痛都算了。这怎看得啰,你帮我擦干净。”冯海鸥屈身在她鞋面上用手拍了拍,拍不掉,无奈道“这擦不脱了,我有怎办法?”周艳气道“那我不管!”弯腰又擦着。叶良慧道“我帮你报仇。”就拉着冯海鸥也捶了几下。

万丽萍绕到周艳旁瞧了一下,道“这没事,你等下到教室里用白粉笔涂一下,把印子遮了就是了。”冯海鸥忙道“就是讲噻,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扯平了,再讲我又不是故意的。周老大,周扒皮,算了吧?”周艳笑着不理。叶良慧等把冯海鸥打发走了,笑道“这个死冯海鸥好吵,聒噪死了。”周艳弯腰系着鞋带,笑道“冯海鸥他要是再敢惹我,等到搞训练的时候,我就穿了钉子鞋踩他一脚,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了?哼,这个家伙皮好厚,打都打不怕!”叶良慧吃惊道“他背都给你打得通红了,还要打?”周艳嚷道“他背算什么,我手都打痛了,你怎不晓讲!”越说着,手好像越痛了,举都举不起来,整个细身子都趴在了叶良慧身上,像要哭出来。万丽萍在后面拍她背道“算了,莫装了,再装眼泪水都要出来了。”周艳气道“哪个装了?”

叶良慧道“周艳,昨天你怎一天都没来上课?我听钞娟讲你们出去了,要到北京去,得何老师她晓得了。你娘伢他们讲你了没?”周艳道“怎没讲我!骂了我一顿。我伢差乎子还要打我了,幸好我娘哭起要他莫。我也是今日想起怄糟,所以才没去搞训练。”叶良慧道“那何老师她今日肯定要讲你们的。”周艳气道“哪个要她莫讲?她讲她的,关我怎事!”

只见那边又有段秀美和范韦琳上来了。曾琪卿见了道“段秀美,昨日下午何老师喊你们几个人留校,你还没去,你人还在这里,看你怎得了!”段秀美道“好吧?我忘掉了,回去了走半路高头才想起来。”曾琪卿道“何老师讲了,要我看到跟你讲一声,喊你今早上到她办公室去。”段秀美问“真的?”曾琪卿道“不真的还煮的?哪个还骗你。”段秀美回头对范韦琳道“你陪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去有点怕。”范韦琳笑道“昨日让你们几个人一起去你又不去,现在晓着急了?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去了。”段秀美急道“你陪我一起去啰,先一路上也没听你讲有个怎事!我又不要你进屋,你只在门外等着我就行了。再个话,你不讲还要上厕所?我等下也正好陪你一起去。”范韦琳被她烦着只好答应,两人转身下楼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一回 第一中学(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