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四十 宋公明闹元宵杂剧
本章来自《二刻拍案惊奇》 作者:凌濛初
发表时间:2018-03-09 点击数:197次 字数:


第一折
提纲
【末上】
【青玉案】东风未放花千树。早吹陨、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靥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李师师手破新橙,周待制惨赋离情。
小旋风簪花禁苑,及时雨元夜观灯。

第二折
破橙
【生扮周美成上】用支思韵
【仙吕引子紫苏丸】穷秀才学问不中使,是门庭那堪投止。甚因缘得逗女娇姿,总君王禁不住相思死。
【忆秦娥】香馥馥,樽前有个人如玉。人如玉,翠翘金凤,内家装束。娇羞爱把眉儿蹙,逢人只唱相思曲。相思曲,一
声声是,怨红愁绿。自家周邦彦,字美成,钱塘人氏。才学拟扬云,曾献《汴都》之赋;风流欺柳七,同传乐府之名。典册高文,不晓是翰墨林中大手;淫词艳曲,多认做繁华队里当家。只得混俗和光,偷闲寄傲。见作开封监税,权为吏隐金门。此间有个上厅行首李师师,乃是当今道君皇帝所幸。此女风情不凡,委是烟花魁首。亦且善能赏鉴,钟爱文人。小生蒙彼不弃,忝在相知。今日天气寒冷,料想官家不出来了。
不免步至他家,取醉一回则个。【行介】
【仙吕过曲醉扶归】他九重兀自关情事,我三生结下小缘儿,两字温柔是证明师。尽树起莺花帜,任奇葩开暖向南枝。
这芳香自惹蜂蝶恣。【旦扮李师师上】
【前腔】舞裙歌扇烟花市,便珠宫蕊殿有甚参差?谁许轻来觑罘罳!须不是闲阶址。花胡同排下个海神祠,破题儿先把君王试。
奴家李师师是也。谁人在客堂中?上前看去。【相见介】呀,元来是周官人。甚风吹得到此?【生】小生心绪无聊,愿与贤卿一谈。想今日天气严寒,官家不出,故尔造访。【旦】既如此,小妹暖酒,与官人敌寒清话。丫鬟取酒过来。【丑扮丫鬟,持酒上】有酒。【旦送介】【桂枝香】高贤来至,撩人清思。俺这家门户呵,假饶终日喧阗,只算做黄昏独自。论知心有几?论知心有几?多情相视,甘当陪侍。【合】意孜孜。最是疼人处,吹灯带笑时。
【生】
【前腔】迂疏寒士,馋穷酸子。谢娘行眼底种情,早赏识胸中奇字。论知音有几?论知音有几?这般怜才谁似?办取志诚无二。【合前】【小生扮宋道君,道服带二内侍上】【赚】美玉于斯,微服潜行有所之。风流事,谁言王者必无私?【内侍喝】驾到!【
生旦慌介】 【 旦】 忙趋俟。【 生】 书生俏胆无双翅,【 躲床下介】 且向床阴作伏雌。【 小生】 听宣示,从容祗对无迁次。【 旦拜介】
妾当万死,妾当万死?
【小生】赐卿平身。【旦】愿官家万岁。【小生】爱卿坐了讲话。【旦谢恩介】圣驾光临,龙体劳顿,臣妾敢奉卮酒上寿。
【内作乐,旦送酒介】【小生】朕有新物,可以下酒。【袖出橙介】【旦】芳香酷烈,此地所未有也。【小生】此江南初进到,与卿同之。【旦】容臣妾手破,以刀作虀,配盐下酒。【小生进酒介】【掉角儿序】这新橙芳香正滋,驿传来江南初至。须不是一骑红尘,也烦着几多星使。试看他下并刀,蘸吴盐,胜金虀,同玉脍,手似凝脂。【吹笙合唱】寒威方肆,兽烟枭丝。
笑欣欣调笙坐对,醉眼迷眵。
【小生】酒兴已阑,朕将还宫矣。【旦】臣妾有一言,向官家敢道么?【小生】恕卿无罪。【旦附耳,作低唱】【前腔】问今宵谁行侍私?【小生笑介】不要管他。【旦】这些时犹烦唇齿。听严城鼓已三挝,六街中少人行止。试看他露霜浓,骑马滑,倒不如,休回去,着甚嗟咨?【合前】【小生】爱卿爱朕,言之有理。传与内侍,明早还宫。
【搂旦肩介】
【尾声】留侬此处欢情恣。抵多少昭阳殿里梦回时。【合】怎知道行雨行云在别一司。【同下】【生作床下出介】奇哉,奇哉。吓杀我也,侥幸杀我也。
你看他剖橙而食,促膝而谈,欲去欲留,相调相谑。若有史官在旁,也该载入起居注了。小臣何缘,得以亲见亲闻。不免将一时光景,作一新词,以记其事。【词寄《少年游》】【念介】“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词已写完,明日与师师看了,以博一笑。
【皂罗袍】偶到阳台左次,遇东皇雨露,正洒旁枝。新橙剖出傲霜姿,玉笙按就纤纤指。低声厮诨,含娇带嗤。不如休去,殷勤致辞。怕官家不押个鸳鸯字?
未许流莺过院墙,天家于此赋《高唐》。
大鹏飞在梧桐上,自有旁人说短长。

第三折
讯灯
【外扮宋公明,领从人上】
用江阳韵
【中吕引子粉蝶儿】四海无人,谁知俺满怀忠壮?这些时且自埋藏。借山东烟水寨,三关兴旺。问谁当?这横行一时无两。一水洼中能出令,万山深处自鸣金。包身义胆奇男子,世自称名在绿林。我乃山东宋江,表字公明。现为梁山寨主,替天行道。人多称我为及时雨。目下天气严寒,不知山下有甚事体?且待众兄弟到来,试问则个。【众扮梁山泊好汉,净扮李逵,照常上场诗、通姓名,相见介】【外】众兄弟,山下有甚事来?
【众】启哥哥得知,朱贵酒店里拿得一班莱州府灯匠,往东京进灯的。未敢擅便,押在关前听令。【外】休得要惊吓他,押上堂来我问咱。【众】得令。【杂扮灯匠挑灯上】朝为田舍郎,献灯忠义堂。寨主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众】灯匠当面。【外】【中吕过曲尾犯序】率土戴君王。岂是吾侪,不晓伦常?谄佞盈朝,致闾阎尽荒。灯匠!无非是繁华景物,才显出精工伎俩。争知道,脂膏尽处,黄雀觑螳螂!【
杂叩头介】【 前腔换头】 应当,灯铺乃官行。里甲排门,痛比钱粮。今年官家大张灯火,庆赏元宵。着落本州解造五架好灯。这灯呵,妙手雕镂,号玲珑玉光。【 外】
我多取了你的,你待如何?
【杂】惊惶。若还是山中尽取,难销破京师业帐。【作悲介】从何处,重寻儿女?更一度哭爹娘。
【外】听之可伤。我逗你耍来。若取了你的,恐怕你吃苦,不当稳便。只取你小的一架,值多少价钱?【杂】本钱二十两。大王跟前,不敢说价。【外】就与你二十两。其余的你们自解官。
【杂】多谢大王。双手劈开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门。
【下】
【外】众兄弟,据灯匠所言,京师十分好灯,我欲往看一遭。
【前腔换头】京华靡丽乡。少长山东,未得倘徉。改换规模,到天边日旁。【众】斟量。若还遇风波竞险,须难免干戈闹嚷。分明是,龙居线地,索是要提防。
【外】我日间只在客店里藏身,夜晚入城看灯,不足为虑。
且听我分拨:我与柴进、戴宗、燕青一路;史进与穆弘一路;鲁智深与武松一路;朱仝与刘唐一路。只此四路人,暗地相随,缓急策应。其余兄弟,尽数在家守寨。【净李逵云】说东京好灯,我也要去走一遭。【外】你如何去得?【净】我如何去不得?【外】你生性不着,面庞丑恶。【净】几曾见我那里吓杀了别人家大的小的?若不带我去,我独自一个先赶到东京,杀他一场,大家看不安稳。【外】既然要去,只打扮做伴当,跟随着我,不许惹事便了。
【前腔】王都本上邦。须胜似军州,马壮人强。此去私游,要行踪敛藏。【众】须仗,一队队分行布摆,一步步回头顾望。从今日,长安梦里,搅起是非常
【外】明日黄道吉日,就此起行。【众】得令。
且解征袍脱茜巾,洛阳如锦旧知闻。
相逢何用通名姓,世上于今半是君。【众调阵下】第四折词忤【旦扮李师师上】用庚青韵【南吕过曲一江风】是生来落得排场胜,那个曾红定?但相逢便有姻缘,暮雨朝云,暂主巫山令。嫦娥不恁撑,君王取次行。是风流占尽无余剩。
亲身李师师。前日正与周美成饮笑,恰遇官家到来,仓忙避在床下。后来官家语言动止,尽为美成所见。美成填作一词,眼前说话,尽作词中佳料。似此才人,真堪爱敬。今日无事在此,且把此词展玩一遍则个。【小生道服,扮道君上】【前腔】离宫闱喜踏闲花径,种下风流性。但相从可意冤家,别样温柔,反似多侥幸。知他是怎生?拚倾若个城。任朝端絮不了穷三圣。
已到师师家了。师师那里?【旦迎驾介】臣妾候迎圣驾,愿官家万岁!【
小生】 赐卿平身。爱卿,朕因元宵将近,暂息万机。乘此清闲,访卿夜话。【 旦】
臣妾洁除几席,专候驾临。?
【小生看案上介】爱卿在此看些甚么?【见词介】元来是一首词。【念前词介】此乃前日与卿晚夕的光景,何人隐括入词?
【旦】不敢隐瞒,实出周邦彦之笔。【小生】周邦彦为何知得这等亲切?似目见耳闻的一般。【旦】臣妾万死。前日偶与周邦彦在此闲话,适遇驾到。邦彦无处躲避,窜伏床下。故彼时官家与臣妾举动言语,悉被窥见,作此词以纪其事。【小生怒介】轻薄如此,可恨!可恨!
【锁寒窗】是何方劣相酸丁,混入花丛举止轻!看论黄数黑,画影描形;机关逗外,唇枪厮逞。怎当他风狂行径?
【合】思量直恁不相应,便早遣离神京。
【旦跪介】邦彦之罪,皆臣妾之罪也。望天恩宽宥。【起介】【前腔】念他们白面书生,得见天颜喜倍增。任一时风欠,写就新声;知他那是,违条干令?总歌讴太平时境。【合】思量有恁不相应,便早遣离神京!
【小生】这个断难饶他。明日分付开封府,逐他出城便了。
【旦】一曲新词话不投,【小生】明朝谪遣向边州。
【合】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第五折
闯禁
【末儒巾扮柴进,贴小帽扮燕青,同上】用齐微韵
【末】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则俺是梁山泊上第十位头领小旋风柴进,这个兄弟是第三十六位头领浪子燕青。随俺哥哥宋公明下山,到东京看灯。哥哥在城外住下,俺和这个兄弟先进城来探听光景,做一番细作。早已入城来了也。
【北正宫端正好】却离了水云乡,早来到繁华地。路旁人不索猜疑,满朝中不及俺那出间位,衠一味怀忠义。
【贴】哥哥,来到东华门外。你看,街上的人好不多也!
【末】
【滚绣球】景色奇,士女齐。满街衢游人如蚁,大多来肉眼愚眉。【手指介】兄弟,你看那戴翠花,着锦衣,一班儿纷纷济济,走将来别是容仪。多管是堂中朱履三千客,须不似山上兜鍪八面威,煞有跷蹊。
兄弟,俺到酒坊中坐下。你去看那锦衣花帽的,与我赚将一个来者。【贴】理会得。【丑扮王班直上】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俺乃穿宫班直老王的便是。方才宫中承应出来,且到街上走一走。【贴迎揖介】观察,小人声喏。【丑作不认介】你是何人?咱不认得。【贴】小人的东人和观察是旧交,特使小人来相请。观察莫不姓张?【丑】俺自姓王。【贴】小人贪慌失错了。正是叫小人请王观察。【丑】你主人是谁?【贴】观察同小人去,见面就晓得。【丑】而今在那里?【贴】在这阁儿里。【走到介,对末云】请到王观察来了。【末迎合】【倘秀才】见说着良朋遇值,【揖介】忙举手当前拜礼。【丑还礼介】在下眼拙,失忘了足下。愿求大名。【末笑介】俺是恁二十年前一旧知,这些时离别久,往来稀,今朝厮会。
【丑想介】其实一时想不起。【末】小弟且不说,等兄长再想。想不出时,只是罚酒。【杂送酒肴上,末送酒介】【滚绣球】俺这里殷勤待举觞,尊兄且莫推。谁教你贵人忘记,辞不得罚盏淋漓。
【丑】在下吃不得急酒,醉了须误了点名。
【末】正要问兄长,头上为何戴这朵翠花?【丑】官家庆赏元宵。我们左右内外,共有二十四班,每班二百四十人,通共五千七
百六十人。每人皆赐衣袄一领,翠叶金花一枝。上有小小金牌一个,凿着“与民同乐”四字。因此每日在这里点视,如有宫花锦袄,便能够入内里去。【末】小弟却不省得。元来是打扮乔,入内直,便饮一醉不妨。总无过随行逐队,料非关违误了军机。
小的每旋一杯热酒来,奉敬兄长者。【贴取酒下药介,末奉酒介】兄长饮此一杯,小弟敢告姓名。
【丑】在下实想不起,愿求大名。【末灌酒介,丑饮介】【末】你早忘眼底人千里,且尽尊前酒一杯。则教我含笑微微。
【丑作醉倒介】【末】早已麻倒了也。且脱他锦衣花帽下来,待俺穿戴了,充做入直的,到内里看一遭去。
【换衣帽介】兄弟,你扶他去床上睡着。酒保来问时,只说这观察醉了,那官人出去未回。好生支吾者。【贴】不必分付,自有道理。【扶丑下】【末】俺如此服色,进内去料没挡拦也呵。【行介】【倘秀才】本是个水浒中魔君下世,权做了皇城内当筵傀儡。抵多少壮士还家尽锦衣。从此去,到官闱,没些儿回避。
呀!你看禁门上并无阻碍,一直到了紫宸殿。殿门上多有金锁锁着,进去不得。且转过凝晖殿,殷旁有路,转将入去。原来又是一个偏殿,牌上全书“睿思殿”三字。侧首一扇朱红格子,且喜开着,不免闪将入去。
【滚绣球】幸逢着殿宇开,闯入个锦绣堆。耀人睛帘垂翡翠,看不迭案满珠玑。则见架上签,尽典籍,奚超墨龙文象笔,薛涛笺子石端溪。御屏上山河一统皆图画,比及俺水泊三关也在范围。这的是帝王宏规。
转过御屏后边,元来这里素面,却有几个大字在上,待我看者。【念介】山东宋江,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呀!好不利害也!
【叨叨令】御屏上写得淋淋侵侵地,多是些绿林中一派参参差差讳。列两行墨印分分明明配,俺哥哥早占了高高强强位。【拔刀介】俺待取下来也么哥,俺待取下来也么哥。【作挖下走介】急抽身且自慌慌忙忙退。已把四字挖下,急走出殿门回去者。
【滚绣球】这事儿好骇惊,这事儿忒罕希!到那帝王家一同儿戏,俏一似出函关夜度鸣鸡。【贴上接介】哥哥来了也。看得如何?【末】且禁声,莫笑嬉,干着的一桩机密,免教他姓字高题!【
将字与贴看介】 略施万丈深潭计,已在骊龙颔下归,落得便宜。
【贴】请问哥哥
,这是甚么意思?【末】此处耳目较近,不便细说。到下处见了大哥,自知明白。且脱下衣帽咱。【换衣帽介】【贴】这人还未醒,把衣服交与店家罢。【叫介】酒保。【酒保上】官人有何分付?
【末】俺和这王观察是兄弟,恰才他醉了,俺替他去内里点名了回来。他还未醒,俺却在城外住,恐怕误了城门。剩下的酒钱,多赏了你。他的服色号衣多在这里,你等他醒来,交付还他。俺们自去了。【酒保】官人但请放心。男女自会伏侍。【笑介】这样好主顾,剩钱多赏了我,明日再来下顾一下顾。若要号衣用时,我在戏房中借一付与你。【下】【末】【尾声】俺入模乌ぺひ呀鄞盒牡荩亲砭频暮隰q魆兀自庄周晓梦迷,却不道他是何人我是谁?借得宫花压帽低,天子门庭去复回,御墨鲜妍满袖携。少不得惊动官家心下疑,索尽宫中甚处遍?空对屏儿三叹息。怎知俺小旋风爷爷亲身来看过了你?
【同下】【丑吊场上】一觉好睡也。酒保,方才请我的官人那里去了?【内应】他见你醉了,替你去点了名回来。你还未醒,恐怕误了城门,他出城去了。留下号衣在此还你。【丑】好没来由!又不知姓张姓李,说是我的故人,请我吃得酩酊,敢是拐我当酒吃的?酒保,他会钞过不曾?【内】会钞过了。【丑】奇怪,酒钱又不欠,衣服又在此,他拐我甚么?我不是落得吃的了?看来我是个刷子,他也是个痴人。【诗云】有人请吃酒,问着不开口。灌我醺醺醉,他自往外走。这样好主人,十番撞着九。好造化!好造化!【
笑下】

  
第六折  折柳
【 生扮周美成上】 用先天韵
【 双调引子捣练子】
愁脉脉,意悬悬,夺去微官不值的钱。只恨元宵将近矣,嫦娥从此隔天边。
桃溪不作从容住,秋藕绝来无续处。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余粘地絮。下官周美成,只因今上微行妓馆,偶得窃窥,度一新词,致触圣怒。宣示蔡京丞相,着落开封府,要按发我课税不登。府尹说:“惟有此官,课额增羡。”蔡京道:“圣意如此。”只索迁就屈坐,劾上一本。随传圣旨:“周邦彦职事废弛,日下押出国门!”好不冤枉也!我想一官甚轻,不做也罢。只是元宵在即,良辰美景,万民同乐,独我一人不得与观。这也犹可,怎生撇得下心上李师师呵?他着人来说,要到十里长亭,送我起程。敢待来也?【旦上】
【海棠春】何处是离筵?举步心如箭。
呀!美成已在此了。【相见介】【旦】官人,风波忽起,离别须臾,无限衷情,特来面语。【生】贤卿远至,足感深情。只是我事出无端,非意所料。这分别好难割舍呵!
【旦】小妹聊具一杯,与君话别。【生】生受你。想小生呵!
【仙吕入双调过曲园林好】书生命随方受邅,书生态无人见怜。投至得娘行缱绻,侥幸煞并香肩,平白地降灾愆。【旦】【前腔】遇君王承恩最偏,遇多才钟情更专。强消受皇躬垂眷,一谜里慕英贤,怎知道事相牵?
【生】想那日呵!
【江儿水】寒夜挑灯话,炉中火正燃。君王蓦地来游宴,躲避慌忙身还额,眼睁睁馋口涎空咽,刬地芳心思展。【合】一曲新词,倒做了《阳关》三转。【旦】【前腔】当日心中事,君前不敢言。谁知魆地龙颜变,判案些时无情面。笑啼两下恩成怨,教我如何过遣?【合前】【生】【五供养】穷神活现,一个新橙,剖出冤缠。开封遵圣意,不伦羡余钱。官评坐贬,端只为床头诠眩一霎分离去,怎俄延?
【合】何日归来,旧家庭院?【旦】
【前腔】君王不辨,扫煞风光,当甚传宣?知心从避地,无计可回天。奴身命蹇,禁不住泪痕如线。愁看元宵月,两地自为圆。【合前】【旦】君家以词得名,以词得罪,今日之别,岂可无词?
【生】小生试吟一首,以纪折柳之情。
【词寄《兰陵王》】
【念介】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惜,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吹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玉交枝】题词一遍,谢承他举贤荐贤。而今再把词来显,真个是旧病难痊。鸳鸯拆开为短篇,长吟只怕还重谴。【合】拚今宵孤身自眠,又何妨重重写怨。【旦】【前腔】心中生羡,看词章风流似前。虽经折挫留余喘,尚兀自挥洒联翩。本是连枝并头铁石坚,倒做了伯劳东去西飞燕。【合前】【生】俺和你就此拜别。【拜介】【生】【川拨棹】辞卿面,记平时相燕婉。再不能整宿停眠,再不能整宿停眠,立斯须三生有缘。【合】怎教人着去鞭?任从他足不前。【旦】【前腔换头】诉不了离愁只自煎,卸不了啼妆只自湮。从此去度日如年,从此去度日如年,愿君家长途保全。【合前】【生】【尾声】临行执手还相恋,归向君王一句言,道床下人儿今去的远。
一番清话又成空,满纸离愁曲未终。
情到不堪回首处,一齐分付与东风。

第七折
赐环
【贴扮燕青上】用齐微入声韵
【商调引子绕地游】来游上国,到处无人识,向章台寻消问息。
白云本是无心物,又被清风引出来。俺浪子燕青,前日随着柴大官人进城探路。被柴大官人计入禁苑,挖出御屏上四
字。俺宋公明哥哥晓得官家时刻不忘,思量寻个关节,讨个招安。那角妓李师师,与官家打得最热。今欲到他家饮一巡儿酒,看取机会。着我先去送贽见之礼。来到此间,不免扯个谎哄他。
里面有人么?
【丑扮妈妈上】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叮是那个?
【贴拜介】是我。【丑】小哥高姓?【贴】老娘忘了,小人是张乙的儿子张闲便是。从小在外,今日方归。老娘怎不认得了?【丑想介】你不是太平桥下的小张闲么?【贴】正是。【丑】你那里去了?许多时不见。【贴】小人一向不在家,不得来看老娘。如今伏侍个山东梁客人,是燕南河北第一个有名的财主,来此间做买卖。一者就赏元宵,二者要求娘子一面。怎敢说在宅上出入?
只求同席一饮,称心满意。先送一百两金子为进见之礼,与娘子打些头面器皿。若得往来往来,还有罕物相送。【出礼物介】【丑看,伸舌介】好赤金也!火块一般的。只一件,我女儿今日为送周监税,出城去了,却不在家。怎么是好?【贴】少不得回来的,小人便闲坐一坐,等个回音。【小生上】【绕地游后】和风丽日,忆娇姿来相探觅。是光阴怎生闲得?
自家道君皇帝便是。前日睿思殿上,失去了“山东宋江”四
字,想城中必有奸细,已分付盘诘去了。心下好生不快,且与师师闲话去。【内喝】驾到。【丑慌介】官家来了,怎么好?女儿不在,谁人接待?张小乙哥,便与我支应一番则个。【贴】我正要认一认官家,借此机会上前答应去。【叩头介】男女万死!叩头陛下,愿陛下万岁!
【小生】师师怎么不见?
【贴】师师城外去了。
【小生】你是何人?【贴】男女是师师中表兄弟,一向出外,今日回来。【小生】抬起头来我看。【贴抬头介】【小生】怪道也一般俊秀的。你既是师师兄弟,必有技艺。【贴】男女吹弹歌舞多晓得些。【小生】赐卿平身,唱曲奉酒。【贴送酒,随意唱时曲一只介】【小生】此时已是更余,师师还未见到。可恼!可恼!【
旦愁妆上】
【 忆秦蛾】
愁如织,归来别泪还频滴。还频滴,翠帏春梦,江南行客。
【见介】【贴暗下】【小生】更余兀守方岑寂,何来俏脸添悲戚!添悲戚,向时淹润,这番狼藉。
【怒介】你看啼痕满面,憔悴不胜。适自何来?意态如此!
【旦】臣妾万死!臣妾知周邦彦得罪,押出国门,略致一杯相别。
不知得官家来此,接待不及,臣妾罪当万死!【
小生冷笑介】 痴妮子,只是与那酸子相厚!这酸子轻口薄舌,专会做词。今日你去送别,曾有词否?从实奏来。【 旦】
有《兰陵王》调一词。?
【小生】你起来唱一遍看。【旦】容臣妾奉一杯,歌此词为官家寿。【小生】使得。【旦送酒介】【商调过曲二郎神】柳阴直,在烟中丝丝弄碧。曾见隋堤凡几历,飘绵拂水,从来专送行色。无奈登临望故国,谁怜惜京华倦客?算长亭,年来岁去,柔条折过千尺。
【集贤宾】闲寻旧日踪与迹,趁哀弦灯照离席。榆火梨花知在即,一霎时催了寒食。风高箭急,待回首迢遥多驿。人在北,怎生不恨情堆积?
【琥珀猫儿坠】萦回别浦,津堠已岑寂,冉冉斜阳春景极。念相携素手露桥笛。凄恻,前事沉思,暗泪空滴。
【小生笑介】好词。好词。关情之处,令人泪落,真一时名手!怪不得他咬文嚼字。明日元宵佳节。正须好词。不免赦其罪犯,召他转来为大晟乐正,供应词章。传旨与两府施行去。
【旦叩头介】如此,多谢天恩。【小生笑介】连你也欢喜了。
【尾声】道一声赦也欢交集,词去词来还则是词上力。【旦】可正是成败萧何一笑值。
【旦】新词动听不争多,成也萧何败也何。
【小生】遇饮酒时须饮酒,得高歌处旦高歌。【下】【旦吊晨【丑引贴见旦介】小乙哥过来见了姐姐。【旦】我正要问这是那一个?【丑】儿,这是太平桥张小乙哥。他引了一
个大财主,是山东梁员外,送了一百两金子为见礼,要与你吃一杯儿酒。因你未回,留他在此。恰遇圣驾到来,无人接待,亏得他认做了你的中表兄弟,支持答应,俄延这一会,等得你回
来。也是个道地人儿。【贴】小人有幸,得瞻天表,且候着了娘子。小人回去,回复员外,还着他几时来?【旦】明日是元宵,驾幸上清官,必然不来。却请员外过来少叙便是。【贴】小人理会得。正是:嫦娥曾有约,【丑、旦】明夜早些来。【同下】第八折狎游【外宋江上】用萧豪韵【双调引子梅花引】留连客舍已元宵,谁能识恁根苗?
【末柴进上】凭是宫庭,鱼服曾行到。【合】宿卫重重成底事?待看尽莺花春色饶。
【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差之一时,失之千里。俺宋江不到东京看灯,怎晓得御屏上写下名字?亏得俺柴进兄弟取了出来。这两日闻得城门上提防甚紧,却是人山人海,谁识得破?
俺一来要进去观灯;二来要与当今打得热的李师师往来一番,觑个机会。昨日燕青兄弟已到他家,约定了今日,又兼得见了官家回来。俺想若得我宋江遇见,可不将胸中之事,表白一遍,讨得个招安,也不见得。
【末】哥哥,招安也不是这样容易讨的!
借这机会通些消息,或者有用,也未可知。目今且落得去游耍一番。【贴燕青上】欲赴天边约,须教月下来。哥哥,此时正好进城了。【外】我与柴大官人做伴,同去走遭。戴宗、李逵两个兄弟,扮做伴当,远远跟着便了。【同行介】【仙吕入双调过曲六么令】官街乱嘈,趁着人多,早过城墙。
无人认识大英豪。齐胡混,醉酕醄。镇闻满市皆喧笑,镇闻满市皆喧笑。
【贴】从此小街进去,便是李家瓦子了。【众行介】【前腔】笙歌院落,煞是萌耍?一曲魂消。君王外宅贮多娇。
灯光映,月轮高。画栏十二珠帘悄,画栏十二珠帘悄。【旦同鸨女童上】【前腔】游人似潮,昨日相期,佳客游遨。此时月色上花梢。
【贴】近前去,把门敲。【旦出见,迎外、末介】【外、末】慕名特地来相造,慕名特地来相造。
【相见礼介】【贴向旦指外介】这位就是员外。【旦】昨日张闲多谈大雅,又蒙厚赐。今辱左顾,绮阁生光。【外】山僻之客,孤陋寡闻。得睹花容,生平愿足。【旦】这位官人,是员外何人?
【外】是表弟华巡简。【旦】多是贵客。夙世有缘,得遇二君;草草杯盘,以奉长者。【外】在下山乡,未曾见此富贵。花魁娘子,名播寰宇。求见一面,如登天之难;何况促膝笑谈,亲赐杯酒!
【旦】员外奖誉太过,何敢当此!丫鬟将酒过来。
【二犯江儿水五马江儿水】逢霁色皇都春早,融和雪正消。
看争驰玉勒,竞睹金鳌,赛蓬莱结就的岛。迤遈御香飘,群仙不待邀。楼接层霄,铁锁星桥,大家来看一个饱。【朝元歌】幸遇着风流俊髦,厮觑了轩昂仪表。
【一机锦】不枉了,两相辉灯月交。
【外】多蒙厚款。美酒佳肴,清歌妙舞,鄙人遇此,如在天上。不胜酒狂,意欲乱道一词,尽诉胸中郁结,呈上花魁尊听。
【末】哥哥,花魁美情,正当请教。【外】待不才先诉心事呵!
【前腔】问何处堪容狂啸?天南地北遥,借山东烟水,暂买春宵,凤城中春正好。薄幸怎生消?神仙体态娇。【起介】想汀蓼洲蒿,皓月空高,雁行飞,三匝绕。【做裸袖揎拳势介】谁识我忠肝共包?只等待金鸡消耗。
【拍桌介】愁万种,醉乡中两鬓萧。
【末】表兄从来酒后如此,娘子勿笑!【
旦】 酒以合欢。何拘于礼?只是员外言语含糊,有许多不明处。【 外】 借纸笔来,写出请教。【 旦】 取笔砚过来,向员外告珠玉。【 外写介】 【 词寄《念奴娇》 】
【 念介】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出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绛绡笼雪,一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 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连八九,只等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离愁万种,醉乡一夜头白。【
旦】 细观此词,员外是何等之人?心中有甚不平之事?奴家文义浅薄,解不出来,求员外明言。【 外欲语介】 【 内叫】 圣驾到后门了!【 旦慌介】
不能相陪,望乞恕罪!【 急下】 【 外对末、贴介】 我正要诉出心事,却又去接驾了。我们且未可去,躲在暗处瞧一回。【 末、贴】 大哥有些酒意了,小心些则个。【
外】
晓得。
始信桃源有路通,这回陡遇主人翁。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各虚下】第九折闹灯【净扮李逵,大帽青衣,内抹额束腰,杂扮戴宗随上】用东钟韵【净】浩气冲天冠斗牛,英雄事业未曾酬。手提三尺龙泉剑,不斩奸邪誓不休!俺黑旋风李逵便是。俺大哥好没来由,看灯,看灯,竟与柴大官人、燕小乙哥走入衒衏人家吃酒去了。
却教我与戴院长扮做伴当,跟随在门外坐守。这可是俺耐烦的?不要恼起俺杀人放火的性子来,把这家子来杀个罄荆【做势介】【戴】哥哥怎生对你说来?
【净】只怕大哥又说我生事,俺且权忍片时也呵!
【北双调新水令】看长安灯火照天红,似俺这老苍头也大家来胡哄。恕面生也花世界,少拜识也锦胡同。偌大英雄,偌大英雄,替他每守门阑,太知重!【
虚下】 【 小生、旦上】
【 南仙吕入双调过曲步步娇】 三五良宵冰轮涌,帝辇宸游动。【 旦】
今日该驾幸上清宫。欢情那处浓!【小生】朕今日幸上清宫方回,教太子在宣德殿赐万民御酒,御弟在千步廊买市,约下杨太尉同到卿家。久等不至,只得自来。【旦】不道余恩,又得陪从。【小生】今日佳辰,宜有佳词。传旨宣周邦彦。
【旦】斟酒泛金锺,这些时值得佳词供。【生上】小臣周邦彦,闻得陛下在此,特来献元宵新词。【小生】念与朕听。【生念介】【词寄《解语花》】风销焰蜡,露浥烘炉,花市光相射。桂华流瓦,纤去散、耿耿素娥欲下。衣裳淡雅,看楚女、纤腰一把。箫鼓喧、人影参差,满路飘香麝。因念帝城放夜。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年光是也,惟只见、旧情衰谢。清漏移、飞盖归来,从舞休歌罢。
【小生】好词,好词。得景得情。良辰美景,才子佳人,俱在朕前。
可喜,可喜。周邦彦升为大晟乐府待制,赐与御酒三杯。【生饮酒谢恩介】【同唱】斟酒泛金锺,这些时值得佳词供。
【同下】【净上,戴随上】【净】
【北折桂令】渐更阑古寺声钟。等的人心热肠鸣,坐的来背曲腰躬。须知俺兄弟排连,尽多是江湖志量,怎走入花月樊笼?一
壁厢主人情重,那堪俺坐客心慵。折倒威风,做哑妆聋。这的是黑爹爹性格温柔,今日里学得个举止从容。【下】【外、末、贴上】【南江儿水】万里君门远,乘舆蓦地逢,天颜有喜亲承奉。
【外】何不急趁樽前无拦纵,把一生忠义多相控?【末、贴】这个使不得!便亲写下招安何用?打破沙锅,少不得受那奸邪搬弄。【下】【净,戴上】【净】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俺则待向章台猛去冲,【戴】这里头没你的勾当。【净】莽儿郎认不得鸾和凤。俺则待踏长街独自游,【戴】我不与你去,你须失了队。
【净】急忙里认不出桃源洞。因此上权做个不惺憁,酩子里且包笼。困腾腾眼底生春梦,实丕丕心头拽闷弓。难容!无明火浑身迸。宋公明也!尊兄!这踏儿也算不公。【坐场上介】【丑扮杨太尉上】【南侥侥令】君王曾有约,游戏晚来同。【作走进门,戴走避,净坐不理介】【丑】是何处儿郎真懵懂?见我贵人来,不敛踪。
【问净介】你是那里的狗弟子孩儿?见了俺杨太尉,站也不站起来。从人拿住者。【净大喊,脱衣帽,露内戎装介】【北收江南】呀!要知咱名姓呵,须教认得黑旋风!【
将丑打倒介】
一拳儿打个倒栽葱?
【丑跌介】【戴劝介】使不得,使不得!
【净】方才泄俺气填胸。【放火介】不是俺性凶,不是俺性凶,只教你今朝风月两无功。
【净大喊介】梁山泊好汉全伙方在此!【
外、末、贴急上】
【 南园林好】
听喧闹鱼游釜中,急奔脱鸟飞出笼。浑一似山崩潮涌,你看官家也从地道走了。惊凤辇离花丛,回首处隔巫峰。
【内喊介】休教走了黑旋风【 外】
燕小乙哥,黑厮性发了,只怕有失。你是他降手,快去接了他出城。 【 净舞介】
【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 谁人来犯俺锋?谁人来犯掩锋?【 贴扑净跌介】 【
净看贴起笑介】 元来是旧降手又相逢。【 贴】 不要生事!随哥哥去罢。【 净随众走介】 恁道是保护哥哥第一功,顿金锁走蛟龙,须知是做郎君要担怕恐。【
扮高俅追败下】 【 五虎将上接介】 【 净同众唱】 看明晃晃旌旗簇拥,雄纠纠貔虎相从。宋公明翠乡一梦,杨太尉伤司告讼。 俺呵一班儿弟兄逞雄,
脱离着祸丛。呀!这的是闹东京一场传诵。
【北清江引】宋三郎岂是柔情种?只要把机关送。惹起黑天蓬,好事成虚哄,则落得闹元宵一会儿哄。
周美成盖世逞词豪,宋公明一曲《念奴娇》。
李师师两事传佳话,合编成妆点《闹元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凌濛初
对《卷四十 宋公明闹元宵杂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