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二十九章 芳心有结
发表时间:2018-03-09 点击数:139次 字数:

于雨朋最近关注较多的是步行街的酒吧装修酒吧位于洛城市中心步行街中段的小高层三楼,装修风格参考了Manity of malacca咖啡秀的地中海风格,融入了当前欧美音乐厅格调,在大厅中间设计了一个演艺台,上面配备了钢琴、架子鼓、吉他、贝丝等乐器。于雨朋让徐晓蕙帮忙从香港请了两个专业调酒师,并按照调酒师的想法修建酒水吧台。杨洋追求尽善尽美的灯光效果,和于雨朋还带着设计师转了几天灯具城,附近几个城市看遍了都不太满意,最后跑到深圳买几种灯。

为了配合三楼的酒吧,于雨朋把一楼建成了复合式餐厅。装修风格也是地中海简约式,以浅色为主,桌椅以实木与皮革搭配,灯光以暖色为主,为客人提供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服务,食物以西式简餐牛排、意面为主,中式盖浇饭套餐为辅,小吃以西点、热狗、汉堡、薯条、烤翅等搭配北方人吃惯的油条、包子、稀饭,混搭各式蔬菜沙拉,冰激凌,饮料就是几种咖啡、奶茶、果汁、豆浆等。

二楼是大家唱K歌厅,直接把房间分成了一个中厅和二十多个小房子装了各种功能灯,每个房间都是由超厚隔音材料隔成,配了U型皮革沙发和茶几,还配备了电视、音箱、点唱机、话筒,中厅配备了沙发、茶几,可以供客人在这里等位子。

Free bar自由吧,正式开业了!就在五月中旬的一天,名字是杨洋起的,意思是客人可以在任意时间,来这里享受自由时光!于雨朋退居幕后,让杨洋做了Free bar的总经理,餐厅、歌厅、酒吧各设了一个经理和两个副经理。开业这天,大家都去捧场了,徐晓蕙和林满贵两个经常出入香港酒吧的人都说于雨朋做得好,Free bar上轨道后可以在各地开连锁店。

梁晓芸的表哥政法委书记都被妻子温艳娟鼓动来了,他最近心情比较好,刚转了正,再加上也想看看于雨朋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妻子和表妹可没少说他的好话。

于雨朋、杨洋、季维斯、梁晓芸几个人,陪着方书记和夫人从一楼餐厅到二楼的歌厅再到三楼的酒吧完整的看了一遍方书记边看边盯住于雨朋看了好几次,夸赞他有魄力、有头脑。在餐厅品尝了简餐和小吃,频频点头表示赞许,又坐了一会儿,方书记和温艳娟先离开了,梁晓芸留下和大家一起庆祝。

秦婉玲没有来,她肚子日渐鼓起,每天到老公司转转,有时让弟妹陪着逛逛街,大部分时间就是待在家里。

龚兴龙带着老婆孩子来了,他第一次带家人和于雨朋见面他家和公司都在附近,这次听说于雨朋弄了个复合式餐厅,外加歌厅酒吧,就带家人一起捧场,她老婆和孩子非常喜欢餐厅的食物,从那以后常常去。龚兴龙也喜欢这个氛围,最满意的是酒吧,告诉杨洋专门给他预留一张台子,从此以后没事就会上去喝几杯,成了Free bar的常客。

莫小兰拿着于雨朋的名片来到老公司,她到的时候婉玲和弟妹在公司转了转刚走一会儿,王宏接待了她。她对王宏的印象还不错,但忍不住在心里跟于雨朋比较:这人长得文静帅气,言谈举止显着颇有涵养,年纪轻轻做了副总经理,可跟于雨朋比就显得不够成熟,身材也不够壮实。

王宏给于雨朋打了个电话,他说莫小兰是杨洋的朋友,以前对公司还有过帮助,让她暂时做秦婉玲的助理,做些整理文件什么的事情,因为秦婉玲怀孕着不适宜太累,王宏满口称是。

“莫小姐”王宏把莫小兰带到秦婉玲办公室旁边笑着说,“二哥说了,请你暂时先做总经理助理,这是总经理办公室,你的房间在隔壁,没事收拾个资料,接个电话,电话分机在你桌子上。”

“谢谢您王副总!”莫小兰听到满心欢喜,“您以后叫我小兰就好。”

“好吧,小兰,我再带你熟悉一下吧?”王宏说着带莫小兰走到小郑门口,“公司不大,很容易就会熟悉的,这是材料部经理郑文韬,他负责咱公司所有进料,包括食堂用的都归他管。”

王宏说着对小郑说:“郑哥,这是新来的总经理助理莫小兰。”

小郑站起来跟莫小兰握了个手说:“莫小姐,欢迎你的加入,这个是小魏,那张桌子是大刘的,他出去办事没在。”

“谢谢郑经理!您以后叫我小兰就好了,”莫小兰微笑着说小郑客气地和她寒暄了几句。

莫小兰随后又和小魏打了招呼,跟着王宏到小胖办公室,人没在。张小胖是牛永成以前的助手,已经是车间主任了。王宏带着小兰到车间转了一圈儿,碰到小胖就顺便和几个工长一起做做了介绍,大家相互打了招呼。

没几天,莫小兰就和公司大部分人熟悉了,连食堂的师傅都知道来了漂亮的总经理助理,打饭时都加以照顾。可几天过去了都没有见到于雨朋的影子,只是见秦婉玲和弟妹每天上午公司转一圈随便问问,在办公室坐一会儿,和王宏聊几句,然后慢悠悠地坐车离去,她身子有点不方便,弟妹开车。

莫小兰看着秦婉玲走了,悠悠地问旁边走回来的王宏,“王副总,咋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于总?”

“你说二哥啊?呵呵”王宏边往办公室走边对跟着的莫小兰讲,“他事情比较多,这段时间很少往这边来。”

莫小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又问王宏:“刚才走的那两个是你家亲戚吗?那个孕妇姐姐挺漂亮的!”

“孕妇姐姐?”王宏怔了怔,恍然大悟,“哎呀,我忘了给你介绍,那个就是咱的老板,总经理秦婉玲,也是我二嫂。”

王宏走到办公室门口发现莫小兰没在身后,转身一看傻了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泪像泉水似得汩汩地往外冒着。

“小兰,你怎么了?”王宏连忙紧走几步,关切地问,“你哪儿不舒服吗?”

莫小兰被王宏一语惊醒,用衣袖挡着脸跑回自己办公室他赶紧跟过去看,她进房间趴在办公桌上哭了起来。王宏不知所措,劝了几句,可越是劝,她肩膀抖动的越厉害,只好无奈地会自己办公室。

刚到门口,小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悠悠地说:“兄弟,追女孩儿不能急,才认识没几天嘛,悠着点!”说着拍拍王宏的肩膀走了。

“哎,郑哥,不是我——”王宏连忙解释,可小郑已经笑呵呵地向后摆了摆手,走远了。

梁晓芸匆匆地走出办公室,她打算去找温艳娟,表嫂就像她的闺蜜,两个人无话不谈可能是因为她的同学都在外地,而且又长时间不联系,刑警队又是男多女少,她身边能谈得来也就这个相差三、四岁的表嫂。

今天收到两个重要通知,梁晓芸一时间都没能消化一个是局长亲自打的电话,告诉她郭副局长已经调走了,临走前推荐她接替副局长位置,局党委已经开会研究过,决定由她担任副局长的职务,而且即时生效明天早上就到局长办述职,搬到副局长办公室,还要她明天出发,坐火车到北京,以副局长身份参加公安部发起的全国重大刑事案件研讨会。第二个通知是老妈转述的,说老爸今天参加个同事给第二个孙子摆的满月酒,回家后大发雷霆,像在军部一样命令老妈正式通知晓芸三天内必须带着男朋友回家,要不然永远不许进这个家门!

在温艳娟的办公室里,梁晓芸可怜巴巴地望着表嫂,乞求指点迷津。

“晓芸,恭喜你啦!”温艳娟笑嘻嘻地说“事业和感情同时得到突破性进展!”

“人家都急死了,你还开玩笑?”梁晓芸气的白了嫂子一眼。

“急啥呀?”温艳娟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反正你已经是副局长了,回北京有啥不好?衣锦荣归嘛!”

“你说的容易,回去怎么见我爸我妈?”梁晓芸急的来回度步,比棘手案子还头疼。

“看把你这丫头急成啥了?把他带回去不全解决了?”温艳娟不紧不慢地说。

“你说雨朋?”梁晓芸知道她想啥,可行不通,“怎么带啊?他有个杨洋!”

“傻丫头,你还真傻啊?”温艳娟说着从办公桌后面走到她跟前,拉住她的手悄声说,“事先跟雨朋通个气儿,你不说,我不说,舅舅、舅妈怎么知道啊?”

“可是,嫂子——”梁晓芸听了立马摇头,他父亲当那么多年的军人,只怕一眼就识破了。

“呵呵,可是什么啊?”温燕娟笑着打断梁晓芸的话,“哎,你要磨不开,我跟雨朋说!”

“算了吧,嫂子,让我再想想——”梁晓芸想打退堂鼓。

“看看!看看!我说梁晓芸”温艳娟有点忍不住了,“堂堂一个工作上雷厉风行的刑警队长,不,梁副局长,怎么在男女问题上这么扭扭捏捏?我说!”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要打给于雨朋。

“嫂子等等”梁晓芸连忙过去抢过电话,“还是我来说吧!”犹豫了一下,又把电话挂好,“我,我还是用手机打好了”说着端起茶杯,一股脑连茶叶都喝到嘴里,放下杯子快步向门外走去。

“哎,晓芸那是我的——”温艳娟说着,梁晓芸已经出门拐到走廊,“——茶杯!这傻丫头!”

梁晓芸在走廊里又来回度了一会儿步,拿出手机拨于雨朋的手机号码。

于雨朋换了衣服准备出去,在镜子前面站着一边梳头,一边用剃须刀剃胡须季维斯最近几乎每天都拉他去酒吧,就快跟龚兴龙那样需要预留台子了。

“雨朋,你天天去我不反对,一定要少喝点儿酒,酒精伤胃,以后年龄大了别落下什么毛病才好”秦婉玲坐在床边跟丈夫说话,同时也替季维斯担心,“还有,你是不是该劝劝Akira?身边已经有了个那么好的晓蕙,还对杨小姐恋恋不舍的!每次见面都都直勾勾,也不怕晓蕙吃醋!”

“哦,我知道了,有机会提醒一下,不方便说太多”于雨朋说的是心里话,对于季维斯喜欢杨洋的事情,还真不方便说什么。

“唉,真替他们三个担心”秦婉玲说着露出满面愁容,忽然看到桌子上手机闪烁,“雨朋,你手机响了,会不会是Akira催了?”

“可能吧”于雨朋说着转身看她一脸愁容,刮一下她鼻子拿起手机,“别操那么多心,眉头都快拧成疙瘩了,回头再影响儿子,长的像土行孙!”说着转身接通电话:“喂,晓芸啊!”

“就你能,整天儿子,儿子,准知道会生个儿子?”婉玲还在愤愤不平。

“喂,雨朋,这几天忙吗?”梁晓芸温柔地说,声音低的好像就快掉地上了,“想请你帮忙救个命!”

“什么大事儿?把你紧张的!”于雨朋笑呵呵地说,“你梁大队长都要喊救命,是哪儿暴乱还是发现美国的飞碟?我一个小市民能救得了吗?

“雨朋——”梁晓芸是又磨不开又着急,眼泪都围着眼圈儿打转,“你还开玩笑?我都快急死了!”

于雨朋听她微微颤抖的声音,知道是有正事,赶紧一本正经地说“好了好了,晓芸,我不笑,你说

“局里有公事儿,还有,我家里的事儿更严重!”梁晓芸说的很认真,却还是无法切中主题,“你明晚能不能陪我回趟北京?我爸叫我三天内回去。”

“当然可以呀,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于雨朋难得见她这么认真地说话,必须全力以赴帮她,毕竟她一直以来是真心实意的对他支持着,虽然不明白让他去北京帮什么。

“嗯”梁晓芸弱弱地应着,于雨朋的痛快出乎她的意料,“那我就订明晚的卧铺票了,你明天下午来局里接我吧。”

“晓芸,不是急事儿吗?”于雨朋不喜欢坐火车,从洛城到北京去要听十几个小时的哐里哐当,那该有多折磨人,“买明天中午的机票,两个多小时就到北京了!”

“可是,雨朋,局里最高标准就报硬卧”梁晓芸的声音逐渐恢复甜美。

“他们不报,我报”于雨朋朗声说,“票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我来弄,对,你的身份证号码给我说一下。”

“雨朋,我是连带出公差的”梁晓芸迟疑了一下,“怎么能花你的钱?”

“晓芸,看你这话说的,跟我还要这么客气?”于雨朋提高了点声音,认真地说,“还想说办完正事儿让你陪我在北京转转呢,要这么认真我可是会怕的!”

梁晓芸拗不过他,就给他念了身份证号码,然后约好第二天上午到局里接她去机场。

“是晓芸啊?”秦婉玲看他收起电话,关切地问,“你们一道去北京?”

“是啊,说她家里有点急事儿”于雨朋看看婉玲,诙谐地说,“你要不是大着肚子也带你去转转,呵呵,明天于首长就要让梁大队长陪着去中央喽!”说着抬头挺胸准备出门去酒吧。

“雨朋,一路上要好好照顾晓芸,人家可是个好姑娘!”秦婉玲叫住丈夫说,“不要总带着你那些流里流气的给人家开玩笑!”

“好嘞,遵命!”于雨朋转身煞有介事地立正敬了个礼,“走了”说完笑着出门走了。

“一天到晚没个正型儿!”秦婉玲嘴里埋怨着,心里总认为他是个有嘴没心的厚道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九章 芳心有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