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十二章 为爱而战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2-28 点击数:548次 字数:

力量恢复的英雄们,大展拳脚,片刻间扳回战局,与骷髅美人打得难分难解。战斗,进入白热化的境地。


再斗一会,英雄们的力量开始激发出来,越战越是轻松,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完全把骷髅美人压于下风。


骷髅美人实非弱者,虽然处境不利,但英雄们要败她,却是不易。她的力量,比英雄们刚刚复元的力量,要强大圆熟得多。


星晰微笑,携莎莉娜在旁掠阵。


☆★


不知名的远方。


一片海。碧波万里,无边无涯,与天相接。


白云悠悠,闲适安逸。


蓝,不可思议的蓝,海天一色。


日丽风和。


风中,有大海的气息,迎面而来。


占尘对着海,大声呼喊。


她站在细软的沙滩上,只感到脚掌心酥酥的、痒痒的,舒服极了。


海浪冲上来,抚过她的天足,淹过她雪白的脚踝。


占尘展开双臂,做深呼吸。


她的人,仿佛融入这一片天地,与天、与地、与海、与苍穹,融而为一。


鹿仙儿站在远处的沙滩,静静的看着她,似乎很理解,但她自己仍然静如处子,冷淡之极。


她所站的地方,恰到好处,无论大海怎样波涛汹涌、潮长潮落,始终触不到她的脚边。


她只是静静的,伫立在那一片沙滩之上。


占尘回头说,鹿姐姐,你不觉得这里很美吗?


鹿仙儿点头说,是很美!你觉得好,就多留一会吧。


嗯。占尘甜甜一笑,乖巧温顺。


过了一会,她轻轻的说,鹿姐姐,你知道吗?以前师父也常带我到海边去……


嗯。


那时候,师父就像你一样,远远的站着,让我一个人在大海里面玩。


嗯。


我那时可玩得开心了,有时一个人堆沙子,有时一个人拾贝壳;有时在海中与鱼虾嬉戏,有时运用法术在海面上奔跑;有时则飞天而起,与海鸥、与天比高;有时又会逗鲨鱼来追我,看着那些家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就哈哈大笑……


嗯,那时候你一定很开心。


开心!不过有时见到鲨鱼残忍的吃别的鱼类,我会很生气,把它们拎出大海,在沙滩上猛摔猛打,直揍得它们鼻青脸肿才放它们回大海。


嘻,你真调皮。


是啊,师父也总是笑笑,并不理会我。他总是看着天、看着大海,若有所思。我问他想什么,他含笑摇头。


占尘说着,静静的望着大海,似乎想起以往的好多事,脸色柔和,充满幸福。


过了一会,她轻轻的说,那时候,师父会买雪糕给我吃……


鹿仙儿一怔,雪糕?


是啊,雪糕,占尘抬头,你师父不买给你吃吗?


鹿仙儿摇头,从不,师父只领我喝西北风。


喝西北风?占尘张口结舌,那……那是什么?


吸风饮露呗。


占尘一脸茫然。


鹿仙儿说,我们是不用吃东西的,对么?所以师父带我吹吹风、吸吸大自然的气息就算完事,而且很有饱足感……


占尘,……我们……我们是可以不吃东西,但没人规定不准吃啊,你们为什么……


我师父就是那样,绝世而独立。


可是……总应该吃点别的东西啊,女孩子应该吃点零食的……


我们又不是女孩子,我们是女神仙。鹿仙儿淡淡的说。


占尘摇了摇头,她感到鹿仙儿说这话时并不开心,更不骄傲,实不知这句女神仙是褒是贬,怕她难受,转过话题说,我那时候不知师父为什么整日冥想,若有所思,现下懂了,他一定是在思念你师父。


嗯。


我曾问过师父关于天地间所有的神法、魔法、妖法和术士的故事,他只对你的师父千年的舞者赞赏有嘉,说那是他最崇拜的人。


嗯。


鹿姐姐,你……你,占尘终于忍不住问,你师父从不买雪糕给你吃,你恨不恨她?


没有,鹿仙儿摇头说,我不恨她,其实她比我更苦,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一生苦修,从未间断,连爱都不敢去爱。


是啊,占尘轻轻的说,他们一生,应该都在思念对方,却又不能相爱,他们真的好苦。


鹿仙儿淡淡的说,那是因为他们总觉得自己的修行不够,尚未悟透,还有太多欠缺,才会如此。


占尘黯然说,可是后来的战斗,证明了他们的担心是正确的,因为真的抵挡不住妖魔。


鹿仙儿说,那没什么,这最后一战,或许是他们最好的解脱,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再思念,不用再痛苦,不用再顾忌。他们终于可以并肩作战,患难与共,就算死,已是轰轰烈烈、无怨无悔。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再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阻止!


占尘热泪盈眶,泫然欲泣,轻轻的说,是啊,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泪水,却已顺着鹿仙儿光洁如玉、娇美绝伦的脸颊滚落下来。


占尘咬着嘴唇,强行忍住眼泪。


鹿仙儿突然一笑,扬声问,雪糕好吃吗?她雪白柔滑的粉腮仍挂着泪珠,却已破涕为笑,神采飞扬。


当然好吃啊,必须的!占尘拊掌说,泪花恣意飞散开来,她格格娇笑,那时候,师父为了给我买雪糕,施展瞬间千里的法术,入世为我买来。我则开心的入海拎出三千斤重的大石放在海边,然后坐在上面吃,把雪糕棒和那些包装纸扔满整个海洋。


如此说来,你很不注意环保哦。


那是!占尘得意万分。


鹿仙儿与占尘两人静静的俏立海边,彼此交心,心意相通。


霎时间一切和谐,天人合一。


过了好久好久,鹿仙儿说,他们是为爱而战!


占尘点头。


鹿仙儿说,是时候了,小尘,我们也应该为爱而战,回去吧!


是啊,为爱而战,占尘轻轻的说,我们该回去了。


朋友们都在战斗,魔界尚未崩坍,我们不能再做耽搁。鹿仙儿说。


可是,这一片海……占尘恋恋不舍。


鹿仙儿温柔一笑,你若喜欢,待一切结束,我陪你来。


真的么?占尘喜不自胜,满是憧憬。


鹿仙儿点头,坚定而坚决。


占尘嫣然一笑,开心而甜美,好,我们回去。


鹿仙儿一笑,伸手挽起她温软的小手,吐气娇喝,沸腾吧,我的力量;飞驰吧,我的身体,像流星一般飞吧!穿越时空,穿越距离,回到,我的战场!


☆★


英雄们与骷髅美人的战斗方兴未艾,激烈异常。


骷髅美人神色凛然,全身紫气升腾,显然已全力施为,将自己的生命、力量、灵魂,一起燃烧。这是没有回头的战阵,以生命为赌注,毫无所忌,毕其功于一役,能否引发奇迹,便在此。


英雄们大占上风,招式变化万千,精巧奥妙,力量却有所保留,他们数人敌一,以众凌寡,早已大感惭愧,而且他们也不愿出全力伤害骷髅美人。


本来已毫无胜算,全靠星晰领悟指导才反败为胜,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爱而战的英雄们,心中真的为怜爱充满。


若非如此投入,若非真的有爱,如何能破除那结界?


结界啊!绝不是你故作聪明,耍点手段,或是虚情假意、心志不诚所可以蒙混过关的!唯有绝对的真实,方能奏效。


虽然在战斗之中,虽然事发突然,但英雄们都是明心见性之人,一经指点,立时顿悟,全身心导入那境地,爱的境地。


啊,莎莉娜伸手掩口,低呼说,星……星晰,你的杖子怎么又在改变?


我叫木头!木杖傲然。


啊,对不起,木头大哥,是……小妹失言。莎莉娜忙说。


没事没事,美女就算犯下天大的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木头呵呵的笑。


星晰回头,只见木杖平平无奇的杖头变为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模样,抿嘴说,你怎么啦?不是才变成一只雄鹰吗?咋的又变鹤?


木头说,雄鹰虽然威仪,却有失灵秀,主人不觉得跟你不是很配吗?不过……不过,这鹤……这鹤好像也不是很配哦……仙气太重而亲和力不够,怎配主人?这可如何是好……


星晰一笑,随你吧,想怎么变就怎么变。回头对莎莉娜说,别理他,由他去。


莎莉娜点头,对木杖颇为惊奇。


木头的声音带着一丝苦恼和沉思,我试想过天地万物,似乎都无法与主人匹配,唉……


就你花样多!星晰一笑,不再理他。


莎莉娜一面关注场中英雄们的战斗,一面留意星晰的木杖,毫不起眼、发声于空,这都不使她惊奇,使她惊奇的是此杖的灵性。


过上一会,她又惊呼,星晰你看,他又变了,又变了!


嗯。星晰点头,全神贯注于同伴们的战斗,并不回头,对这根花样百出的木杖,她很熟悉,并不惊奇。被骷髅美人打入地下时,木杖就变过几十次。


再过一阵,她回过头来,不由咦的一声,杖头已变为人的样子,瞧那婀娜多姿的神形体态,依稀便是她自己,这不得不使她惊奇万分。


木杖格格娇笑,声音如银铃一般悦耳动听,万物皆不足以配主人,只有主人自己才能匹配。


莎莉娜张口结舌,怎么连声音都变了?


木杖娇笑,你还真是没见识,这叫变性,不懂吗?你们人类也会啊,而且还比较流行。


莎莉娜汗,只说,看来我还真是落伍,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那是,木杖娇笑,你们人类也会的东西,难道我这么帅的木棍……不,木杖,还不会吗?


莎莉娜再汗。


星晰摇头莞尔。


英雄们交战之余,却也注意到这边的变化,无不失笑。


激战正酣。


英雄们与骷髅美人的战斗凶恶万分,热烈紧张,已达极点。


骷髅美人的顽强不屈和以生命为战的阵势,使英雄们大感头痛,也大感为难,如此下去,必然分出胜败生死。


当此情形,双方皆已骑虎难下,作不得主。


两星微光,出现在遥远的天际,瞬间逼近。


骷髅美人举止一滞,突然停止,停止攻击。


生死一线的战斗中,纵是一丁点细微的疏忽,都可能造成性命之忧,更何况是突然停下?


这一刹那间,骷髅美人已不知身中多少拳脚。迪巴逊的掌打碎了她的肩,泥鳅的剑削断了她的骷髅手,安泽西的刀更是刺穿了她的胸膛。


两星光芒落下,是鹿仙儿和占尘。


骷髅美人回头望着鹿仙儿,艰难的说,意念束缚?


是!鹿仙儿点头,静静的看着她。


骷髅美人凄然一笑,缓缓倒下。


安泽西及时伸手揽住她,轻声问,你没事吧?


骷髅美人的骨骼格格直响,骷髅身隐没,再度回复穿着粉红衣裙的完美的美丽胴体。


这只是个意外,你不用难受。她伸出娇美柔软的小手,轻抚安泽西俊美的脸颊说。她的人,她的心性,她的善恶,似乎又因变回美丽而改变,变得温柔、善良而感性。


英雄们一呆。


安泽西手中向来无刀,所发出的,只是刀劲。此刻,刀劲已散。


鲜血,从伤口涌出,染红衣裙。


安泽西难过的说,对不起,是我伤了你。


骷髅美人的口鼻中涌出鲜血,摇头说,这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


在英雄们合击之下,她所受的,绝不只是刀伤,内伤同样足以致命。


我们好像似曾相识。骷髅美人轻轻的说。


也许吧,安泽西说,也许我们在某一世,曾经相识。


一定是这样!骷髅美人低语,你的怀里好温暖,好熟悉,我们一定曾相识,我很高兴能死在你的刀下。


安泽西,……对不起,我……


真的,我真的好高兴。骷髅美人异常认真,她抬头说,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已经好累、好困、好倦,我早就想放弃,想歇息。是你们,是你们让我得到解脱,我应该谢谢你们的!


骷髅美人说着,双眼明亮,神色安详。


英雄们无比心痛,她这情形,是回光返照吗?


可是,天使呢?她突然流下泪来,伤心欲绝,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回来?为什么?她不知道我在等她吗?


待我遇见她,我一定帮你问她。安泽西说。


嗯。骷髅美人点头,极是乖巧。


她的七窍和伤口再度鲜血狂涌,她全身痉挛,奋力长呼一声:雪——


这一声呼喊当真是天愁地惨,惊心动魄,她亦在呼喊中气绝。


英雄们入得魔界,首战告捷,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人人心情沉重异常。


安泽西站起身,挥动手中心中的刀,纵横万里,将地上掘出好大一个坑。


刀光隐没,他俯身抱起骷髅美人,缓步走向那坑,他要为她,举行隆重的葬礼。


英雄们默然。


天地昏暗。


风吹起,花瓣在飞,漫天漫地的飞。


安泽西的长发,伴着骷髅美人的衣裙与发丝,轻舞飞扬。


一切,实在美得不像话。


占尘的泪,就这样流下来。


鹿仙儿终于垂首,低声说,对不起……


星晰只是微笑,眼中却有泪。


莎莉娜亦如此。


其他男子汉们,默不作声。


一切的天地、风云、日月与呼吸,似乎都在等待,等待这一场葬礼。


爱的葬礼!


一次不小心的失误而造成的葬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二十二章 为爱而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