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影如同落花-21
发表时间:2018-02-26 点击数:2223次 字数:

12月15日10:40我们抵达了永賀省沦陷的北段。潘晓和我同欧洲人清剿这里的妖使。我知道乔恩氏族带领的烽火组,墨家带领的死誓者,他们失去了很多,惨淡地生活在阴暗的地下城里,即使身在各方,他们参加的佣兵组织是依托,他们共同有着白日荼蘼的肤色。


在我们看见近岸岛屿的时候。刹那间。凄凉的战斗警报回响在我们乘坐的i舰的上空,远处那条伪军潜艇前甲板,指挥塔黑色寒光的恐怖的37毫米速射炮。潘晓说:“萧也。我们怎么办?他们会使这条船成为地狱!”我说:”你先走!在民和老城等我!我会来找你的!”


i舰右舷炮手们在转动着炮口,他们希望能够尽快把它打成碎片。尽管i舰拥有⒈02毫米副炮,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可用它攻击距离只有⒈5米高度不到五米的地舰。那些40炮和20炮更别提了,它们是按照防空状态布置的,最大俯角只有两度,这还得是拆掉那个钢板护栏后才能做到。


伪军的两发鱼雷全都打到了机舱的防雷带上,爆炸的威力加上涌进的海水摧毁了战舰左侧的锅炉,还连带的摧毁了一部分管线和油舱。现在舰体有点左qīng:


“凯西中校的士兵们已经在甲板上准备好了,舰长。他们的武器只剩下步枪和机枪,其他的武器都放在仓库,但是那里现在已经被水淹没了。”观通部门的校官对i舰舰长说。乔伊斯忽然拿出自己的左轮。“不!舰长!”他的大副扑了上来,他夺下了乔伊斯手里的枪。“你不能自杀,这条战舰还没沉没,我们还没有彻底失败。”

 

站在两旁的军官们也都一起围了上来,他们抱住了正想从大副手里夺回手枪的乔伊斯。

“把枪给我!”乔伊斯像疯了一样吼叫着:“把枪给我,我要为我的失职负责。把枪给我!”


伪军的潜艇又轰了几炮后i舰升起了白旗。我们听见船体钢壳被扭曲折断时的哀声。海面上只留下一群漂浮挣扎着的民众,各种杂物以及八条白的救生舢。潘晓却尤以忧郁地望着大海。我对她说:“快走!”她说:“我不会走的。我不想离开你!”我们走到最后的船中:“走!”潘晓却不愿意离开。她说。“我也是银色黎明的人!”“这次我不走!跟你在一起!”


我们看见伪军士兵破旧的亚德里亚钢盔和117式刺刀走近。我和潘晓一起被俘虏了。然而伪军没有搜身。就在我们被迁徙到吉尔角(GillPoint)的时候。我们觑空走向角落,潘晓召唤出从大地升起,玫瑰花藤,透过藤蔓上的尖刺,散发出来的不止是彻骨的寒气。更融合了从更高处落下的杀狱,附近的士兵就会被很美的虚空花藤绞碎,甚至连鲜血都没有流出,就被吸到虚空裂缝中了。


然而我们背后到处都有巡逻的伪军分队,小伏击、小接触遍及丛林各处,遍及将军在半岛攻占的地方。⒈0:07时我们却在路上遇见了友军。我拿出勋章对他们说:“我们是银色黎明的人!”友军问:“你们来自哪里?”潘晓说:“来自中国!我们来见欧洲的议事厅官员!”我们见车上的铁烟囱冒着淡淡的魔气,几个炮塔不停转动着瞄他们的背影。友军在战车中给我们让出了位置。其实载兵舱里的种种声音可就低沉多了,就象乘地铁似的。然而他们却有些恍惚!


友军对我们说:“我们这次整个伏击行动就算失败了,各位先生们,尽管我们消灭了他们多少部队。”“无论有非洲殖民地部队!我们还是没有取得终局!”


铁器战车离友军战壕还有十米时,掩护用的烟雾已经开始变得稀薄了,汝军的子弹从身边飞过,打在周围的大地扬起朵朵尘烟。几发炮弹也爆炸开来。


友军少校对边上的几个士兵喊到:“萧也跟我离开,你们继续射击!”然后跳出战壕。我们跑向后山的临时营地!潘晓却被流弹碎片划中,鲜血不断的从她的左臂涌出。


我们听见沉闷的呼啸声在头顶响了起来。“炮击!隐蔽!”军官大声喊叫起来。⒊秒钟后,随着剧烈的爆炸,方圆10米内的士兵都在瞬间被弹片撕成了碎片,“上帝啊!重型火炮。”将军说。“命令炮兵对敌方前沿阵地进行覆盖射击。派出侦察兵,我们必须找出伪军炮兵阵地的位置!”

 


“我已经到达位置,长官。”“等待您的命令长官。”“好!迫击炮准备射击。三发急促射。”身后迫击炮沉沉的气爆声,耳机响着烈火鸟战队的吼叫声:“突击!”“突击!”

 


将军对着副官喊到:“命令工兵加快速度,尽快搭建好下一座浮桥。让后面的车队放慢前进速度,别都挤在一起。看来我们要落后了。”

 


“路易少校!”他的副官说:“我们现在还有步兵12079人,下级军官326人,非战斗人员70人,炮兵和突击工兵91人。战斗武器是75毫米轻步兵炮2门,37毫米反坦克炮9门,50毫米迫击炮14门。其他的物资都还在辎重营那里,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的分队偶然发现了两辆221轮式装甲车,他们停在山坡后,所以没被摧毁!”

 

将军又说道:“林恩中尉!你们怎么跑到我们后面去了?那些炮兵不是本来在我们侧面的吗?”林恩连忙解释了情况,原来他们在战场的东南面。将军又看着我们,他说:“你们是银色黎明的人?你们都是杀使徒的人间体?”潘晓和我说:“是的!”然后我们被分派到烈火鸟战队当辅助,我看这战地的苍凉想:因为宇宙若不是这个样子,就不会有我们这样的人类来谈论它。我见这前线的树林,有好几次我感到不是我在观看树木,有那么几天,我感到是它们在看着我们。我在看外面的某个「它」也可以看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影如同落花-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