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十章 骷髅美人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2-24 点击数:406次 字数:

那女子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你的也不赖!


真的么?画虎一听精神大振,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赶紧回头去瞧莎莉娜,那神情,就像莎莉娜也没穿衣服似的。


这副死德行,转过去!莎莉娜娇笑,伸手把他的脸别过去,面对那妖精。她虽然穿着完好,但画虎那嘴脸实叫她心底发毛,忐忑不安。


莎莉娜的手掌温软柔和,大为受用,画虎心中得意,却不动声色,只说,也行,这边风光更好。


那女子淡淡的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往哪里去?


英雄们一怔,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画虎说,我们是帅哥美女,要前往魔界。


那女子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似乎很不能理解这帅哥二字。


画虎不禁挠头,这个……那个……我不算啦,我说的是他们……


那女子点点头,听说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来闯魔界,挑衅魔道,原来是你们。


画虎说,是啊,是啊,你的眼光可真好。


楚天歌一笑说,我们的确要前往魔界,请问你知道怎么走吗?


魔界?哼,你们回去吧。


回去?


没错,这里自从上次主人来过之后,已经清静两万年,我每天沐浴就是为了等主人回来,并不想跟任何人动手,你们请回吧。


山本次郎优雅的问,你的主人是男人吗?


男人?你怎么会这样想?她可是美人,感天动地的美人,她是天使!


天使?英雄们闻言一惊,本来以为她沐浴等候,主人只怕是男子,那料不但不是,还竟然是天使!五大天使之名,如雷贯耳,惊心动魄,虽然天使绝美,勿庸置疑,但英雄们对天使,终不免心慌意乱。


纵是一直没有半点正经的画虎,也吓得不敢胡乱开口。


罗布特淡淡的说,难道凭你一句话,就打发我们回去不成?


那女子看着自己的纤美修长的手指,淡淡的说,我说过,我不想出手。


枯树突然大声说,主人放心,他们交给我就好,你在旁歇着。


是吗?那你小心,我看你挡不住他们。


没事,属下一定全力以赴,誓死抵挡。


枯树说完,大喝一声,天空顿时涌现滚滚黑云,飞快的聚拢来,遮住天地日月,使一切在刹那间陷入黑暗中,沐浴的女子也隐没在黑暗里。


哟,看不出来,这老树还有点门道。占尘失声说。


楚天歌微笑说,我们一定要打吗,美女?不如你放我们过去,等到魔界再说。


这里已经是魔界,如果你们是要到魔宫,那么还有两万光年。


什么?两万光年?英雄们又是一惊。


黑暗中,叽叽之声不绝,有无数怪物拢来,空中亦传来扑扑之声,显然有飞行的怪物掩近。


难道又是老鼠?占尘一听到那些声音,便慌乱。


一个人影突然晃动,比闪电还要迅疾,穿插来去间,如鬼如魅。砰的一声,枯树倒下,摔得山响。


大敌当前,装什么蒜?还洗澡?哼,爽爽快快出来一战!是鹿仙儿。她实在忍耐许久,憋得太狠,这次出手,没用半点魔法,对付那么多敌人,亦不用闪电分裂,而是亲手施为,一招一式,决不含糊,决不偷工减料。


经过数番鏖战,英雄们的修为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实不可以道理计!鹿仙儿此番出手,当真石破天惊。


英雄们一呆,齐声喝彩。


岂有此理!怒吼声中,那株枯树居然再度站立起来。


迪巴逊大步上前,将之抱住,连根拔起,反手扔掉。


呼的一声,枯树还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


岂有此理!沐浴中的女子终于恼怒,闪耀的电光,直击而下,好不强烈。


英雄们展动身形,纷纷避让。


先接我的十指电光吧!那个女子说。


十指电光,果然了得,远胜于雷电的威力,所到之处,摧毁一切,大地之上立时尘土飞扬,千沟万壑。


空中之湖飘忽来去,进退有致。那应该不是湖吧?是坐骑?可是却无影无形,更何况坐骑还能沐浴吗?要不然是浴缸,是澡堂子?


滚下来!鹿仙儿娇喝,电光终于反击而上。


闪电分裂?那女子说,哼,力分则弱,你怎能挡我的十指电光?


那么,看看这招吧。鹿仙儿说。


决裂,劈除天地!


可怕的光芒暴腾而上,澡堂震动,黑暗震动,天地震动。


黑暗爆破,重现光明,虽然依旧昏暗得不知所谓,却已明亮许多。


与此同时,纵横交错的刀光飞舞跌宕,澡堂摇摇欲坠。


美丽的爪影,漫天漫地,叫人应接不暇。


一些古怪的鸟在空中嘶鸣,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噬骨鸟和吸血蝙蝠?这是邪灵魔法!那女子一惊。力拍水面,激起千层浪花,阻击噬骨鸟和吸血蝙蝠。


一缕剑光闪过,那女子额头受创,鲜血流过美丽的脸颊。


尖声厉吼,那女子终于暴怒,再也按捺不住,收手站起,赤裸裸的站起。


啊?英雄们一惊,同时收手。英雄们都是年纪甚轻的少男少女,对付一丝不挂的敌人,可是没有半点经验……


那女子缓缓跨出澡堂,身上肌肤细润如玉,晶莹的水珠顺着光洁的身子滴滴嗒嗒滑落。


这一次,众少年终于不好意思再看,一起低下头去。少女们却睁大一双双妙目,牢牢盯着她,一瞬不瞬,脸上神情极为复杂,仿佛惊叹于她的容颜之美、身材之好、肌肤之光滑。


怎么?没见过么?那女子冷冷的问。


占尘抿嘴轻笑,只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大方的。


鹿仙儿冷冷的说,先穿上衣服吧。


不用你提醒!


一言甫落,她身上已穿着一袭粉红色的长裙,质感甚佳,飘飘欲仙。


好啦,你们也不用再低着头,起先不是眼都不眨吗?装什么清纯?那女子往空中缓步而下,仿佛有道无形的梯子存在她的脚下。


楚天歌哈哈一笑,起先没见到你的全身嘛,所以……所以,那个……不是很难为情……


画虎呵呵的笑,穿上衣服,可比先前漂亮得太多。


泥鳅突然说,本来就应该穿上衣服更好看,不然人们穿衣服干嘛?都裸奔岂不痛快。


那女子一脸惊奇,你说穿上衣服更好看?


那当然,你以为只是遮羞吗?不穿衣服,只存在诱惑,特别是对于性的诱惑,除却所谓的艺术,可没多少美学价值。只有穿上衣服才美,不然各种时装弄出来干嘛?


英雄们听之,一齐点头,均觉泥鳅之言大有道理,虽然未必全对。少女们更是打心眼里赞同。


占尘第一个表态,你说得真好,这才是有品位的男生说的,哪像他们?尽盯着人家裸体女子看!


对众少年瞧那女子的眼神,她一直觉得很崩溃,因为那女子除了裸身,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虽然还算美,也不见得有啥稀奇。放眼而观,不如鹿姐姐美,不如莎莉娜美,不如星晰美,甚至不如自己美,就搞不懂这些英勇抗战的男子汉们的眼睛会一个比一个瞪得大,牛眼似的,眨都不眨。


她却不知,这一切,纯属正常的自然反应……


众少年听到她的说辞,多少有些惭愧。


画虎嘻嘻的笑,小尘说得对,有品位的人,不能只会欣赏裸体女人,应该看到穿着衣服的各种……那个……更美的,各式各样的美……呃,那位美女……你穿着衣服,真的很好看!


那女子摇头说,不要叫我美女,这并不是我的本来面目。


画虎一怔,那你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现出来只怕吓坏你。


我不怕。


安泽西静静的说,我们不喜欢盯着虚幻的东西,现出你的本来面目吧。


真的吗?那好,你们不要后悔。


英雄们眼前一花,那女子突生变化,变得太快、太不可思议。英雄们虽然早有思想准备,还是被吓一跳,一大跳。


那女子半边身子仍是原来的样子,很美,衣裙飘飘,宛若仙女。另一边却是骷髅,完完全全的骷髅,长得不可思议的骷髅腿和手臂,一个骷髅洞的眼眶,半边骷髅的身子、骨架和脑袋。


红唇、鼻翼、容颜、体态,一半是细腻的肉身,一半是骷髅,极美与极丑,结合得如此紧密,如此不可分割……


美人与骷髅,难道真的只是一线之隔吗?


英雄们惊骇之下,默不作声。


那女子长长的骷髅手臂已疾扫过来,横扫千军,毫不留情。她的人,她的心性,她的善恶,仿佛因为这一变化而瞬间改变。


空中的澡堂、隐梯和一切虚幻,消失不见。她的人,倏忽之间便到星晰跟前,骷髅手卡住星晰的咽喉,高高举起。


那女子淡淡的说,我叫骷髅美人,你叫星晰吧?杀掉你,一切就结束了。


英雄们无不吃惊,纷纷涌上。


骷髅美人的左边仍是少女的身子,仅剩一半的长裙遮住她半边婀娜的身体,丝毫不露。一只纤美的左臂看似弱不禁风,随手挥洒,竟将最厉害的楚天歌、迪巴逊、安泽西、泥鳅四人的攻击尽数封住。


招式的神妙,匪夷所思,双方都没有取巧,是正大光明的交战,可是以四敌一,竟不能胜,而且星晰生死悬于一线!英雄们叫苦之余,终于相信,一山更有一山高。


英雄们终归少年心性,正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所以一直不太相信这点,满以为自己便是最高的,就算不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而现在觉得,真的是小巫见大巫!郁闷中……


英雄们看得出来,骷髅美人的右边骷髅身的力量,远胜左边,难怪星晰一招成擒。


各种魔法全面发动。


骷髅美人倒转骷髅手,猛将星晰掷下,头下脚上掷下。


轰的一声,石屑纷飞。


嗤嗤之声不绝,星晰在地上没得无影无踪。


星晰!英雄们又惊又怒,悲愤异常。


那是什么声音?嗤嗤嗤的,莫非星晰一直往地下钻去?


这样一来,她是不是会穿到地的另一边去?


胡说八道,这里是魔界,有什么地的另一边?


这样掼下去,是人都得死。


英雄们都急红眼,向骷髅美人发起疯狂而毁灭性的进攻。


☆★    


骷髅美人?好辨证好有意思的名字。女神说。


女神也这么觉得吗?一个声音问。


难道你不觉得吗?


我只觉得她一成不变,有些傻头傻脑。


为什么这样说。


天使都已经两万年没去,她仍在那儿傻等,你不觉得这很蠢吗?


没有啊,因为有希望才会等待,有希望才有那样的信念和勇气!你能理解这种动力吗?我看你不行,要是人人像你, 那才是真的没有希望。女神莞尔说。


女神的意思,我很没前途吗?那个声音问。


那是,女神娇笑,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吗?


可是,那个声音说,我们的小天使酷爱自由,玩性又大,到处东游西逛,飘泊不定,加上她本身健忘,说不定早把这骷髅美人忘到九霄云外。你说她等下去有意思吗?


天使终归是天使,可不是一般人。女神说。总有一天,她会想起来,会想起有人在远方等她,然后她会跑来相见。你看到了吗?你感觉到了吗?当她们经过几千年几万年的相思苦候,再度重会,那将是怎样一番光景,怎样一种感动啊!


这个……呃……那个,女神的话,有些太煽情吧?女神是不是与人类接触太多,也跟卑微的人类一样多愁善感和感情用事呢?那个声音有些崩溃的说。


女神微笑,别总是自以为高高在上,你我就算是神、是魔,同样是宇宙中的一点微粒,一点尘埃,多用心去关怀一下吧,无论生命、希望、情感抑或爱恨。


是,女神之言,大有道理。那个声音不便反对,只好随口敷衍,颇为言不由衷。


女神微笑摇头。


过了一会,那个声音又说,女神以无上法力封印众生,使万众生灵与天地宇宙隔离,避过灾劫,是否是因为慈悲和关怀呢?还是女神向魔道发出的战书?


那倒没有,女神微笑说,我并没有挑战魔道的意思,你们与天地是怎么样一个乱七八糟,好像与我没有多大关系。


如此最好!可女神毕竟偏袒众生……


我只是给他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而已,更何况把他们封入永世的长眠中,将整个天地都给你,大魔王阁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唉,这天地毫无生机,魔王的声音有些萧条,别说是人,就连鬼影都没有一个,有什么好玩的?给我又有何用?真是郁闷!


天地毫无生机?那不是你们自个儿弄出来的么?


这个……好像也不完全是啊……


我觉得就是,全是你们魔界在自作自受。


哈,真是好笑,如此状况,女神也算是劳苦功高,你也有份,别来推搪。


我做过什么吗?女神一脸惊奇。


要不是你,万众生灵会消失吗?连只蚂蚁都没留下!别人可做不到这境界。


净鬼扯!女神娇叱说,我不想跟你争辨谁是谁非,看来你们魔界是想借故向我兴师问罪?


不敢,不敢,我只是和你讨论讨论,说到问罪,只怕举魔界现有的力量都不够。


女神娥眉微颦,淡淡的说,恐怕不是,为什么魔道至强的力量都开始往我这边移动呢?


至少,那不是我的意思。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对话,你不觉聊得很开心吗?那个声音对女神颇为忌惮,见她不悦,立时变得柔和,连说带哄,只想尽快将女神逗乐起来,忘记适才的不快。


两个黑点,倏地逼近,倏地清晰呈现。


两个人,身着古装,穿戴齐整。一人背插长剑,一袭白衬,长长的马脸,面色蜡黄,毫无表情。一人背着鬼头大刀,黑袍,圆脸,浓眉大眼,神情专注。


两个人影凌空踏虚而来,仿佛神话中人,御风而行。


来到近处,一起盘膝而坐,缓缓飘近,然后停住,凝固在空中,垂首闭目,与女神形成犄角之势。


两人自始至终,没向女神和群魔瞧上一眼。


女神浅笑,温文尔雅,雍容华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二十章 骷髅美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