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体借给世界-18
发表时间:2018-02-17 点击数:386次 字数:

潘晓和我在日落时抵达希腊的爱琴海边。⒈8:50乘快船(Highspeed,Ways)前往雅典。浓雾的城渺小微薄如人。我们拜访了圣公会组成的“夜之面具”派遣队。我在门口拿出了任务委托书,我说我是银色黎明派来签署联合协议的。然而黛西说:“我的父亲!斯卡迪大人病的很重!”潘晓说:“我去看看,也许能治好他的鳏痛!”

 

我见他们就在花园的颓影中和其他官员谈话,他沙哑地说:“上个世纪给了我一身残疾。我已经看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就像这个帝国已经开始腐朽。”“美丽的女孩!听说你的旅行遇见了叛军?”潘晓说:“所以我懂得之后的黑暗冷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原来黛西的父亲和恶魔伪军作战时中了箭矢。有地狱犬的寒毒。我说:“这是所罗门的印记!你被下了诅咒!”

 

潘晓拉过斯卡迪的手,看见里面封印的凶鬼。“黑魔导士的这种印法很是玄奥!舀一瓢干净的水,啐口水在其中就会浮现。”“因为这种封印太过于霸烈与诡异,所以吞噬大人的战气。”我对潘晓说:“安。”“你解过这样恶毒的印吗?”潘晓说:“我试试!”

 

 

潘晓手行本印,在双手间产生许多飞舞的水泡,手中又有魔法符文点燃,就只剩下灰烬。此时蓦地从屋顶下起了雪花幻阵。周遭温度仿佛骤然下降几度,“给我碎!”那些呼啸的巫鬼就像是撞在团空气中,爆碎成了齑粉,周身空间都是因此扭曲了起来。

 

 
潘晓又凭空覆月照在斯卡迪身体,他身体的诅咒没有了当初的恐怖杀性,在月华中升变透明。符文向斯卡迪身体内涌进,内部的蚀灵闪烁森寒光彩浮现了出来。我们见破碎的所罗门印记不断从图腾中剥落,旋即消失在虚空!

 

斯卡迪看着附近的塔楼对女儿说:“我身上的病痛消失了!”他冁然到:“谢谢你们为我做过的一切!这个集体所有的开始,现在的所有因你们而开始鲜艳。”


斯卡迪看看左右说:“这银镯请你们务必收下!”“这个属于你们!”我见镯面有景星麒凤的图案,还錾着:维天之命,于穆不已!黛西说:“这是我们在?stanbul的士兵发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徙到土耳其!”“中间这段光彩夺目的骨骼,据说是你们国家上古⒈2大巫共工的。”

 

黛西把银手镯递给潘晓。潘晓戴在左手并再次举杯,准备将茶喝下。黛西忽然问:“也许你们听到过她的名字?沈念洁!”

 

潘晓笑道:“她是我们分别数月的朋友,我们都是银色黎明的骁骑校。这个女孩被联盟派遣在外地巡逻。”黛西又说:“她和夜之面具战队在希腊城市Nigrita和妖傀战斗。被我们授予荆花勋章!”“她后来去了以色列的Aviv-Yafo!”“我记得她看上去很美!”

 

 

“现在希腊的形式看上去很好!”斯卡迪侯爵说,“现在一切都是这么彼此,这么共同,过后它便是昏黑的社会世俗。”⒌月1日克里特战役结束,德国伞兵成功从伪军手中夺取了该岛。希腊暂时由伊奥安将军统治,许多抵抗力量填补了这个权力真空,在9月的全民公决中,保皇派以微弱的多数获胜,然而候选者的声誉却要高很多,于是他们共同执政!

 

我们离开克里特城(Κρ?τη)时,黛西问潘晓:“你们又要去什么地方?到中亚围剿残存的妖傀和伪军?”潘晓说:“是的。”斯卡迪说:“放弃你自己。这些与我们有关!!”“所以有些事情终会过去的。”当我们乘坐Aegean航空A340-313X型飞机离开时,萧也(我)似乎产生了幻听,其中有骨头的分裂声。某种情感。旧物的成埶。潘晓说:“走过许多个各处之后,我才渐渐明白自己离不开雪。”我说:“人类始终生活在短缺世界中。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我觉得就是这样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体借给世界-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