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体借给世界-6
发表时间:2018-02-01 点击数:1143次 字数:

我想我有在于笼罩日常生存的飘零。在惨淡的烛光照应中,我可以清醒地看到肌肤下坏死掉的,与残缺皮肉与血凝固成妖冶的图案。犹如浮华的生的那些朽质。我拿出81Ka-bar刺刀,发出悲哀的白光,从那时起我就爱上这种感觉,疼痛但心里很舒服,觉得在铁器刺进皮肤的那刻起,我获得了解脱,在黑暗里活的太久,心也冷僻了很多。我拿起刀轻轻的剐这皮肤,疼痛从左手传向全身,嶙峋的,我流下了冷汗并抽搐着,我想我的表情应该很深沉。

 


堕落的城市在风里喀喀喀地响,摇摇欲坠,似乎再多用力一点就会翻覆过去。我想我一直都觉得身体里的血液,较一般人似乎要少,颜色也阴沉更多。我明白我是为了「银色黎明」的任务,来到这里的:

 

 

车跑在旧公路上,当浓雾散去,远景中便现出一个女人影来,只有一个我认作不可避免和加以轻蔑的命运。晦暗。苍凉。还有我们身上落满的白的花瓣。我想我们既没有记住,作为她习惯了孤独。我记起这个越南女子说,你是来找我的吗?还要站立多久?我在。

 

 

我想她依旧是那一个矛盾的个体,我害怕失去她的行迹,紧忙地跟着追了上去,但是房子看来近,却很远,我走了很远才走到封闭着的房子跟前。我在里面迷失了方向,连续走了五六次,等了好几分钟,我看见他们的表情却始终没有变过。可是这一次,我没能用刀捅进这个死鬼的颈。单是对付他的那几个弟兄,我就费了不少力气。最后,我只好对着跑在远处的人物开了几枪,直到看见鲜血流过他的膝盖撒在冰凉的地面上。他哀求到:别杀我!别杀我!我问:知道圣经吗?他说知道。我问:读过吗?他说读过。我问:当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这句话出自哪里?他说好像是旧约的民数记。我说你回答错误,这样,我就没办法放你一条生路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体借给世界-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