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妹妹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8-01-09 点击数:451次 字数:

4

 

“也好,从明天开始我们这些人又可以各自回原位继续爬格子了。”

丹青缓缓地站起身来,拢了拢一头秀发。

“我的性格,你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一天到晚爬在设计台上拿着圆规和尺子画线线,我是最受不了的一个了。在我们单位所有的搞设计的人里面,有谁画好图后非得亲自去工地亲自监督工人按图施工?恐怕也只有我一个吧。作为设计考察团的一员,眼看就要去日本参观学习了。谁知道运动来了,宝钢挨批了。去日本也泡汤了。你说堵不堵心?”

丹青越说越激动,在一心面前还是老样子,口没遮拦。

笔挺的上衣下摆经意不经意地露出华丽的橘黄色的内衣,裤腿像警官一样套在长筒皮靴里,依旧是一付扯高气扬样子。

“去不了日本虽说有点儿可惜,可是听人说你俩不是要去美国的吗?”

“是听我们家那口子冯长辛说的吧?那是去年的旧黄历了。那时候我爸爸还是副部长、妈妈是教育局的局长。明明早就黄了的事,可他偏偏还要到处张扬。小人一个!”

“可别这么说。你俩到底还是夫妻。”

“本来就是嘛。爸爸走了后,就他好意思腆着脸皮赖在北京爸爸的那所大房子里不走。”

“这有什么不对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在北京二代人住两居室就是很大房子了。二张椅子搭块板子当床睡的,大有人在。”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房子,本来就是一心头痛的事。见状,丹青赶紧换了个话题:

“你的孩子,多大了?”

自从自己的儿子被前夫领走之后,丹青极少在人前提孩子的事。

“我们家的燕燕已经上小学了。我一直在外面忙,全靠我爱人一手将她拉扯大。”

言语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你爱人真好。”

微弱的灯光下,照见丹青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苦涩的笑。

“时间很晚了,您早点儿休息吧。”

丹青却丝毫没有睡意。

“下个星期天,凡是在北京工作的原大连工业学院的毕业生首次聚会,想必你一定也会参加的吧?”

同窗会的通知,陆一心已经收到了。可他不打算参加,他已经决定了下个星期天去河北省找妹妹。

“真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有事不能参加。请你代我向大家问个好吧。”

“这么大的事儿,同窗会第一次聚会你就缺席,这不像是你的为人嘛。真有什么事,你迟点儿来也行呀。”

丹青执拗地劝诱道。

“那不会一会儿半会儿就能办完的事。你可千万别见怪。”

说完,一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在他从椅子上转过身来的一瞬间,突然发现隔着列车过道的窗玻璃,窗外有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盯着他俩。当他们四目相撞时,对方慌忙车转身,很快便消失在前面的车厢里了。却也正好暴露在车厢的灯光下,让一心看了过清清楚楚。那人正是丹青的丈夫冯长幸。为了不让丹青有所察觉,一心不动声色地走回到自己的下铺,躺了下去。

 

陆一心在北京站上的火车。在古城县下了火车后,转乘公共汽车。

公共汽车的车顶上,堆满了行李和各式各样的物品。车窗玻璃碎了,椅子也是松动的,一路上咯吱、咯吱直响。虽说汽车有些破烂,可是作为市民唯一的交通工具,风雨无阻,天天满员。陆一心特意穿了一件朴素的旧衣服,坐在后排靠车窗的位子上。车窗玻璃坏了,跑起来砂尘扑面。进入乡村二级公路后,一路上肩挑背扛的农民只要一招手,车就停下来,又装行李又上人。汽车在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到西垈屯。

虽说三月初寒气犹存,从车窗望去,田间地头却是一派繁忙景象。农民们正在忙着往地里挑运肥料。早就听月梅说了,火车二个小时,汽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可没想到这儿的乡村还是如此的落后。要不是亲眼目睹,还真不敢相信。

从东北的勃利到长春,再从长春到河北的乡下,现在他要去找的张玉花,如果真是妹妹敦子的话,联结他们兄妹俩之间唯一的信物,便只有一心手里拿着的守护神袋了。

公共汽车终于到站了。

下了车,按照月梅告诉他的方向走。路上遇到一位拉板车的农民:

“同志,请问去张家怎么走?”

农夫指着对面说道:

“您说的是张老太婆家呀,真是个恶婆娘。她家就在那边。白天,全都去地里干活去了。家里没人。”

土墙崩塌,屋顶长满了野草。贫困潦倒,一目了然。

隔了三十六个年头,还能认出自己的亲妹妹吗?一丝不安掠过一心的心头:

“家里有人吗?”

没有答理。只听到轻微的咳嗽声。听月梅说过,张玉花患有结核性脊椎炎,大着胆子推开门:

“您是张玉花吧?”

昏暗的室内,左侧炕上有人影在动。

“……谁呀?”

声音嘶哑,满含戒备。

“我是巡回医疗队那个女护士的爱人,出差路过,正好带些药给您。”

说着,走进了房间。

 


  
上一章:妹妹 3
下一章:妹妹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妹妹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