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一章 灞桥街扬名
本章来自《力量》 作者:漠沙利亚
发表时间:2018-01-05 点击数:716次 字数:

  当一个人迈步出门时,是难以预料前行的道路上,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河山静寂育人生

  日月游离话亏盈

  脚下黄土一层层

  易埋心骨难埋名

  秦川百里冢接冢

  芳曲两段情牵情

  

  一,长乐坡举马

  雷星高兴地穿上一双新鞋的时候,偷看了一眼大哥的脸,大哥严肃地对他说:“外面世事多变,大烟泛滥,粮食紧张,战事不息。你年少贪玩,出门走路,要谨慎从事。”

  雷星把脚踩在地上,翘起脚尖,借着灯光,得意地看了看脚上的新鞋,笑着走出家门。门外的天空还没有亮,大哥已经为自己准备了马匹,马身上放了粮食。他受大哥之命,去西安城给亲戚家送粮食。

  他心里知道,大哥夜里喂足大马,鸡叫时分安排嫂子做饭,他吃了饱饭,天还未亮,大哥安排他这样早开始行程,是让他早点把粮食送到。

  雷星拉马走得三十多里路程,自觉有点疲倦。中午时分,脚步开始变得缓慢,心情松弛。他手上牵着大马,眼睛看着脚上的新鞋微笑,忘了大马身上驮着一石粮食,边走边玩手里的石子,走上了长乐坡。

  雷星只顾为自己脚上的新鞋高兴,并没有观察长乐坡周围的情况,只是觉得这条路平时人马不断,今天怎么没有人走?等走到长乐坡临近坡口的时候,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伙人,一字排开,占满路宽,手里拿着棍棒,一步三晃地走了过来。

  为首的大汉站在坡口,居高临下看了一眼,见这位牵马的小伙子,身高不过马背,胯大不及粮食袋,身板不是十分壮实,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不由嘴角挂笑,小声自语道:“胆大的娃娃。”他觉得马匹和粮就要成为自己的了。站在坡上微笑一下,下巴猛然间一抬。众人就奔着雷星走来。

  雷星见来者气势汹汹,人多势众。想下坡回走,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也跟来一帮人,手里都拿着棍棒,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再看道路两旁是四五尺高的土台,人可翻越,马不能及。他想,怎么保护自己的马和粮食呢?万一和人打起架来,谁把马牵走咋么办?这年头,粮食比金子都要珍贵,这是大哥千嘱咐万叮咛的事情。雷星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只觉得胸口“怦怦”直跳,情急之下,他弯腰下去,把两只手伸到马的肚子下面,咬紧牙关双手用力把马和粮食托举起来,安全放到路旁四尺高的土台之上,收手向后退了两步,选择在土台较高位置的前面站定,避免身后受敌。他睁大眼睛估摸着谁会先和自己动手。谁知来人反身就跑,边跑边喊:“花胳膊来了!”

  情况发生了变化,坡上向自己走来的那一群人,急急向长乐坡上跑去,再看身后,从坡下上来的那一群人,也转向坡下慌忙逃走了。

  那是因为,就在他双手举马的时候,身上宽大的衣服袖子自动滑落到肘后,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胳膊。无意中暴露了自己就是传说中的花胳膊。他们飞也似地跑出长乐坡,把飞扬的尘土留在暂无行人经过的路上。

  雷星家居半岭地带,很少进西安城,根本不知道这长乐坡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他跃身跳上土台,拉着马走东门进城,发现路上几乎无人经过,他走到城门口,一位看守城门的人睁大眼睛问道:“这娃从哪里来的?”

  他答:“代湾!”

  那人吃惊地问:“走的长乐坡?”

  “走的长乐坡!”

  “就你一个人?”

  “就我一个人!”

  “没看见土匪?”

  “没看见土匪!”

  “哎呀!”看守城门的人摇头晃脑地说,“你运气好。这半年,长乐坡出了土匪,没有人敢拿着粮食从坡上走。粮食是啥?命根子!土匪把人堵到坡中间,硬抢!”

  “噢——”他想起刚才的情况,若有所思地说,“是来了两伙人,前头一伙,后头一伙,不知道咋又走了。”

  守城门的人看着他,觉得惊讶,还想说话,发现不远处鬼鬼祟祟尾随而来一人,看样子像是长乐坡的土匪,吓得不再言语。

  

  二,小南门撒野

  亲戚家住在西安城的小南门,家里男人被抓去做了壮丁,一去几年没有音信。从代湾进西安,少说也有四五十里的路程,他一路拉马步行,到了小南门,已是日头偏西。

  亲戚家里孤儿寡母,每天只能买到一点稻谷。带着壳子的谷子,回家要用石头碾子碾了壳,再分出谷糠才能做饭。日子难熬,村里就一个碾子。亲戚家孤儿寡母要排队碾米,他们没有力气,推碾子动作慢,村里有个叫肖章的人就要自己先碾米,把这家人放在最后,这娘们俩天天吃饭很晚,今天又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米做饭。小姨见雷星送粮来了,高兴得要给他做饭,米还没有碾出来。去碾米时,肖章坐在碾子旁说:“天天就你们碾米。”肖章用碾好的米占着碾子,不让这家人用,娘俩只能使劲给他说好话,求他收了米。雷星知道事情后说:“明天你也去占着碾子,如果是肖章来碾米,你就不给他让碾子。我看他能怎么样!”

  亲戚家九岁的小表弟听了这话,第二天一大早,就高兴地跑过去上了碾子,坐在碾盘上。果然,肖章拿来一些稻谷喊道:“下来!”

  小表弟跟着妈妈几年受人白眼,今天有人撑腰,把头一歪说:“就是不下来。”

  旁边不远处的墙边,雷星站在那里,脚踩在一个伐倒的树身上,树身有丈余长,脸盆那么粗。摆放的位置没有紧贴墙,用脚一蹬来回晃动。肖章大声吼说:“不下来就从你身上碾过去!”

  雷星听到这里,走到碾子前,把手伸过去,抬手就抱了石碾子上的碌碡,把碌碡横着架在了伐倒的树身上,一头斜靠着墙,一头架在空中。转身回到亲戚家里,坐在桌子边上喝茶。小表弟高兴地来回跑,不时地出门查看村中人们的动向,看谁能把石碾子上的碌碡拿上去修整好。到了午饭时分,村里人都碾不成米。小南门的人聚在一起,不敢动树,树要是滚了,碌碡也就滚了,滚下来就要砸人,伤的就是腿。碌碡也不敢动,一动树就滚了,碌碡就在树上,下来也要砸人,伤的肯定是脚。谁也没有力量取下碌碡,一村人都开始着急。结果,你一言,我一语也就都知道了原因。小南门的人们一起到亲戚家里给他说好话,赔情道歉。他见不到那个叫肖章的人,一言不发,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小姨也给他说情:“四娃,就把碾子弄好吧!咱也要碾米呢!姨还要给你做饭呢。”他就是不说话。最后,在小南门众多人的鼓动下,那个叫肖章的人亲自上门,当着亲戚和村里人的面道歉。笑着拉着他的手,走出门去,他把亲戚家里的米放到碾子上去,再把碌碡抱了回去,安置在碾子上。小南门在场的人见了,个个惊讶万分,有人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想少小年纪,身体单薄竟然有如此力量。”左邻右舍也都帮着这娘儿俩推碾子。小表弟高兴得直蹦,亲戚家也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高兴。再也没有人和孩子抢碾子了。小南门的肖章给人赔情道歉的事也随着小南门人的走动,在城里城外开始疯传起来,很快就传到了南门外。

  

  三,灞桥街扬名

  雷星在小南门住了些日子,养马休息,择了灞桥街上逢集的日子回家。一路骑马下了长乐坡,竟然没有土匪拦截。他就想起西安城外,东边最大的交易中心,灞桥街道有木头市,牛羊市,农具市,棉布市,铁匠铺,土产市。虽然盛大,也被迫成半天集市,人们怕遇到土匪,趁早上摸黑就开始交易,这个时候,贼人正在睡觉,因为,贼人总是夜里活动。到了下午两点后,是贼人起床出门活动的时候,也是赶集的人们开始从集市上撤离的时候。雷星骑马过桥来到集市上,游来转去,就觉得拉着马有些多余,他找了户人家,把马寄喂。东边听戏,西边看灯影,只顾看热闹,到了散集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起大哥安排他要给家里买盐。于是,又回走到桥那边街市上,买得三十斤盐背在身上,一个人走上灞河桥。走到桥中间,前面站了一个蒙脸大汉,身后两个蒙脸大汉,把他堵在了桥上。街道上响起店铺急促关门的声音,没有收拾摊子的人都躲进店铺,趴在门边向桥上张望,大街上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唱戏的锣鼓也停了音调,都在看桥上的变化。蒙面汉看着他身上背的盐袋子以为里面装着粮食。蒙面汉从桥头拦住去路,看雷星有一米六的身材,腰间也有七尺白带紧扎。心里想,可惜,七尺白带多出很长,在腰间右侧扎成大花,是一个十六七岁孩子的身板。他根本没有把雷星当回事地喊道:“东西放下,免得跳河。”

  雷星身材瘦小,见来者不善,随手把盐袋子扔到桥头,走到蒙脸大汉身边。大汉用大肚子挡住了他,用持棒的手臂护住盐袋子。不让他靠近盐袋子,只能绕左侧而走。雷星也不说话,上前伸手抓住了对方腰间的带子。

  过去,没有皮带,男人腰间都是用绳子织的裤带紧身,只有男人到了成年后,家里会给他一条七尺多长的白布做带子。带子缠在腰间,可以把银钱装在腰间的布带中,所以说,腰板硬!就是有钱的意思。七尺男儿,就是有保护自己腰身能力的汉子!蒙脸汉的意思你瘦小身材也敢腰间紧个带子?

  让蒙面汉没有预料到的是,自己的带子被别人抓在手上,来了个拳头大回旋,只觉得腰间疼痛难忍,手里握的棍棒自然掉在地上,两只脚已经离开地面,只有出气的份,没有吸气的力气,怎么被扔到桥下都没有感觉出来,就顺着桥下的土坡滚出去一大节。惊吓得魂魄荡然,慌忙爬上岸奔行。太快了!身后那两个蒙脸大汉看得真切,转身就跑,边跑边喊:“花胳膊!花胳膊!”

  大街上传来一阵笑声喊声,店铺开门声,集市又恢复了正常。那是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他胳膊上是青一块,红一块,白一块,紫一块伤痕,就是被人们传说中的代湾花胳膊。

  桥上的情况惊动了一个人。谁?灞桥边上梨园里的园主。园主急忙从梨园跑了出来,见桥头一个身材瘦小,年纪轻轻,身背袋子,个子中等的男子,急忙奔跑过去,双手鞠躬问道:“掌柜的可见过花胳膊?”

  园主生得一双女儿,家里没有男丁,遇事经常被人欺凌。早就听说代湾有个花胳膊,没有缘分相见,突然听到街上一阵混乱。有人慌乱中喊:“是花胳膊!”

  雷星看了一眼园主,见来人中年模样,身材中等,面色红润,眉目清秀,不像是坏人,他就“哼!”了一声。

  园主急忙上前说:“掌柜的到园中小憩,我有事情相烦。”说着,园主就去接拿雷星身上的袋子,没想到里面三十斤盐,在雷星身上看似轻松,背到自己身上顿觉沉重。

  园主把雷星请到园内,泡得热茶,然后说:“掌柜的不知道,家里种植了几亩梨树,正是梨果接近成熟的季节,灞桥一带地痞很多,土匪狂厥,家里的梨园常有地痞骚扰,劝说不管用,想请掌柜的帮忙,威慑贼人吓走地痞。”

雷星听了说:“不急,等你家梨园梨果熟时,我就来帮衬!”

圆主听说,急忙请雷星进家中厅堂之上,安排家人煮饭烧菜。笑到:“年景不佳,食粮紧缺,照顾不好掌柜的还望担待!”

雷星在小南门,看到亲戚家里粮食短缺,根本没有吃过饱饭,今天又玩了半天,也着实饿了,吃得三老碗干豆豆面,还觉得不饱,心想,眼下正是粮食饥荒的年景,园主有事相求,吃几碗饭也不为过,不好意思再吃,便起身告辞,园主送出门外说道:“掌柜的,等梨果开园时你就来帮衬,微微能吃,就有人祸害,来晚了损失就大了!”

雷星不假思索地说了一句:“知道了!”

梨果成熟的时候,雷星来到梨园,他告诉园主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办法去做就是了”。

园主听了,点头表示同意。中午,一群地痞进了梨园,树上的梨果随意摘食,园主上前阻拦,一帮人吹胡子瞪眼,把园主推推搡搡,要和园主动手,园主生气地说:“我无心动你们的手,今天,你们和我徒弟比比,能赢我徒弟,梨园随便出进,若赢他不得,就乖乖滚出去,避远些,少得麻烦!”回头喊一声:“徒弟出来!”

雷星不紧不慢从屋里走出来,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一幅刚刚睡起的样子问,“啥事?”

园主挺着腰说,“来了几个不懂事的,你给提个醒!”

灞桥街上的地痞,仗着家里长辈有钱有势做靠山,个个歪着脖子不服气,雷星向前走几步问说:“师傅,我打谁?”

园主用手摸着头说:“可不敢把谁打死了!”

几个小地痞不紧不慢地嬉笑道:“怎的?园主长胆子了?敢说硬话了。”

“不敢!”园主挺着腰,扬起脖子说:“一介草民,那敢?”

“那要咋个提醒呢?”雷星傻傻地问。

“打咱家的梨树,那可是咱家的,死了活该!”园主提高声音对雷星说话道。

“有人哩咋不叫打?”雷星嘴里嘟囔着便走到一颗梨树前,展臂一挥,“啪”一声闷响,胳膊就打在了身边的颗梨树上,只见梨树震晃一下,树上的梨果哗哗落地。雷星问:“师傅,还打谁?我要打人!”

几个地痞看得真切,听他说要打人,吓得拔腿就跑。街上有人问话:“跑啥呢?”

一个地痞就坐在懒汉滩说:“梨园里老汉有个徒弟,可厉害了!”

“有代湾村的花胳膊厉害?”

“差不多!”这些话,被懒汉滩的懒汉们听到了,有事没事就说花胳膊的故事。花胳膊的名字在灞桥的集市上传开来,赶集的人们,听到花胳膊的故事,又把故事讲给家里的亲朋好友。从此,“花胳膊”这个绰号,无形中就代替了雷星这个名字。再也没有人称呼他“雷星”了。

四,代湾村摔狼

雷星在外面,做下这些莽撞的事情,在人们口中到处传说,他回到家,自己不敢告诉别人,怕大哥怪罪,家里人自然也不会知道。时间很快到了冬季,冷风吹云,一夜睡起,村里冰地雪天,村中的人们都搬进窑洞里居住,在窑洞里防寒保暖,睡到太阳升天,才起床做事。村后的山里,狼也缺少食物,便进村觅食。村里人在院子里挖了地窖,用来储存蔬菜,上面用破旧的芦席掩盖,一来透气,二来防冻。这天早上,天空阴暗,天上飘落着小雪花,二哥起床后发现,院子菜窖上面的芦席没有了,雪地上烙印这一串狼的脚印,到菜窖边上观看。一条狼掉在窖里,家里人开始着急,大哥也一起想办法,村里人知道了,都来看热闹。村中有人建议说:“狼,有秀才之智谋,不要伤害狼,放走便是。”

大掌柜用大绳绑结成环,用竹竿做导具,把大绳放进地窖,套在狼脖子上,把狼从地窖里拖拉出来,村里人们怕狼伤人,大家手持铁杈,把狼从院子推到村中的打麦场,再用竹竿分解开大绳。这些事情在操作中,狼很配合,村里大人长者,个个手拿铁杈,怕狼意外袭击,就把狼围在中间。狼脖子上的大绳解脱后,人们就等于放了这条狼。可是,虎不失威,狼就蹲在地上不走,用眼睛查看周围的人们,猛然将身子跃起,向前方做了个扑抓的动作,吓得站在狼面前的人们闪开一条通道,狼放下前爪,漫不经心,大模大样,不慌不忙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一村人觉得狼走了,这村里就没事了,谁知,第二天夜里,狼叼走了村里一头羊,村里人怕了,就一家抽出一个人来,开始夜里巡逻。大掌柜就安排自己家里的四弟花胳膊跟着村里人一起守夜。这天夜里,一条黑狼飞身穿墙,扑进一家人的院子,巡夜的人们发现了,提着马灯跑进院子里抓狼。花胳膊没有进去,就在狼扑过去的墙边查看墙上的痕迹,发现院墙的缺口处比自己身材还高出很多,可见狼的跳跃力度相当大。村民们进了院子,惊吓了狼,狼原路返回,刚跳过院墙缺口,花胳膊正好在墙外,只觉得头顶一阵冷风吹来,一条黑影从头顶飞过,急忙抬手去抓,慌忙中借夜里弱光伸手,来不及选择,花胳膊在黑暗中抢前一步,抓到了狼的一条后退。另一只手抓住了狼尾巴,狼的前爪落地时,做了一个反跳的动作,“嗷”地一声嚎叫,张口回身,向花胳膊咬来,花胳膊抓住了狼腿,自己身体转动,用力甩开狼头,“啪”一声,狼身子就被摔打在院墙上。花胳膊感到手里的狼,皮毛坚硬,力量强大。狼“吱”叫两声,回头张口,准备咬掉这只抓住自己尾巴和腿的手时,便被花胳膊提到高空,狼身飞到半空,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狼疼得“吱吱吱”怪叫,张口回头,狼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能自己控制,疼痛难忍,身体不由自主,狼一声嚎叫,很想起身咬死这个人,抬头的功夫,又被提着尾巴抡到高空,重重摔在地上。狼痛得浑身颤抖,呲牙咧嘴,还想挣扎。又一次被轮到空中重重摔了一下,这回,把狼肚子里的血都给摔出来了。狼浑身多处骨折,没有挣扎的力气,全身颤瓢,吐血不止。这时,巡夜的人们才提着马灯赶来,围在一边观看,大家惊讶地发现,这条狼有三四尺长,四个人把狼抬到村外,挂在村口的大树上才各自回家。等待天明了重新仔细观看这个野生动物,按照村里的讲究,狼不能在村子里杀掉。大家就把狼拿到村外扒皮取肉,这也算是为狼的一生做个告别。

第二天,村里杀狼烹肉,村里老人说:“不可,狼有群,吃了这条狼,会有更多的狼来村里报仇。”

花胳膊默不作声,他把狼皮钉在墙上,村里吃了狼肉的人们,怕有狼上门寻仇,小心翼翼度过了冬天,还好,一冬村里并无狼登门兹扰。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漠沙利亚
对《第一章 灞桥街扬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