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二十二章 穿新鞋踩狗屎
发表时间:2017-12-24 点击数:316次 字数: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于雨朋到蔚蓝天空项目。先在工地转了一圈,看牛永成把新近招来的施工工人安排的井然有条,运货卸货都正常,就向林满贵工地的办公室走去,打算和林满贵聊聊申报工程进度的事情。

正走着接到钟英豪打的电话:“喂,雨朋吗?我是你大哥阿豪啊!”钟英豪还是很热情。

 “大哥,我是雨朋,你那边一切还好吧?”于雨朋笑着回话,自从钟老太太收了杨洋做干女儿,于雨朋就改口称钟氏兄弟大哥二哥。

 “这边还好,你转账的钱我已经收到,跟你说一声,看你客气的,我又不急用钱!对了雨朋,看来这个项目不小啊,真够你忙一阵子的。”电话里钟英豪说话很温和,“货源的问题尽管放心,要多少货随时给我打招呼,我这边随时能发车。”

 “那就谢谢大哥了!”于雨朋也觉得钟英豪这人实在。

 “看你又来了,自家弟兄们,干嘛这么客气?”钟英豪笑着嗔斥于雨朋见外,“这样吧,我有点事先收线了,你看见小妹替我问好,拜拜!”

“好,拜拜!”于雨朋说完合上手机,往前继续走。忽然发现有人往他身后跑,看样子是现场出事了,也随着人流又回到施工现场。发现工地门里门外多出很多人,把门口都堵死了。

于雨朋走近一看,这些人里没有认识的,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大约有二百多,没有干活的工具也没有统一的工作服,看样子像是附近的村民。进到工地里面的人已经把牛永成、林满贵,以及甲方几个人都围在中间,有的人嘴里嚷嚷着:“要钱吃饭,不给钱就停工!”一类的话,引起阵阵的骚乱。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于雨朋与牛永成站到一起,问林满贵是什么情况,他摆摆手无奈地摇头。再问了甲方的几人,他们只感觉到对方是附近拆迁走的村民,可是善后工作公司早就做完了,这回堵门不知道为什么?于雨朋心里明白,这样僵持受损失最大的是他们公司,因为无论是否开工,百十号人工资不能少,工期拖延了损失也得由他赔。就大声对他们喊,让带头的上前面说话,几分钟过去却没有人回应,双方处于僵持的状态。

眼看沟通无望,于雨朋告诉牛永成,一定要安抚好自己这边的工人。干不成就休息,工资照常发,决不可以挑起冲突,以免把事情度扩大。林满贵也告诉他们的人保持冷静,暂时静观其变。甲方又派了人跟这帮村民谈判,可奇怪的是他们似乎不打算谈判,好像连领导都没有,其目的让人担忧。

就这样又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太阳转过了正南,前后已经将近三个小时,这些人既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有谈条件的打算。于雨朋、林满贵和几个甲方领导分析,猜想这些人是有组织、有目的的捣乱,实在不行只有报警处理。

这时,人群又是一阵骚乱,迅速从外圈逐渐向大门里面发展。就听有人嚷嚷:“让开让开!”“让条路出来!”“快起开,那是龚兴龙!”“咦,龚老板来了!”

 “兄弟,于兄弟,于兄弟,你在里面吗?于兄弟,于兄弟……”喊话的是龚兴龙的声音,顺着声音有人往四外闪,有人往里闯,有人散开,还有人稀里哗啦摔倒的,跑开的。

等声音到了近前,于雨朋听听清楚了,的确是龚兴龙在叫:“于兄弟,雨朋,你在哪儿?”

 “龚老板,我在这边儿。”于雨朋踮着脚往外喊,“龚老板,我在大货车旁边儿。”

人群向开水似得往周围散开,就见一伙年轻人开出一条路来到于雨朋面前,龚兴龙过来拉住于雨朋的胳膊,“兄弟,你没事吧?”说着往于雨朋脸上身上打量,“听说有人把你困在工地了,哥哥我一秒都没敢耽搁,生怕兄弟有事。”

 “龚大哥,我没事儿,谢谢你!”于雨朋情绪开始有些激动,再也没称呼龚兴龙‘龚老板’,直接就是龚大哥。

龚兴龙笑了笑爬上货车顶,站着向下面闹事的人群喊话:“围工地的朋友们,我是龚兴龙!”

这时就听下面议论声更大了,说什么都有。

 “大家都不要吵,我不想知道你们拿了什么好处,也不想追究你们后面是谁,现在你们可以往外面看看,你们能不能落到好处,不经过我允许,哪个能离开这个地儿!”龚兴龙接着喊,“现在我从一数到三,凡是参与围工地的都给我蹲下,不听话的,立马就知道后果!一——二——”还没等喊三,从门内到门外都蹲在了原地,黑压压一片脑袋,瞬间安静下来,完全被龚兴龙的威严震慑住。

龚兴龙见这些人没什么大的威胁了,低头对于雨朋说:“兄弟,上来!”说着伸出手要把于雨朋往车顶拉,跟他来那些人直接把于雨朋给托起来了。

龚兴龙扶着于雨朋站稳,揽着他肩头对下面喊:“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大家看清楚,这个是我兄弟于雨朋,也是我龚兴龙的恩人,凡是有他在的地方,绝不允许任何人捣乱,惹事!要有人顶风上,后果很严重!最好都记住了!”迟疑了一下,“后面的兄弟让开口,让他们统统滚蛋!”

到这时候,于雨朋才注意到在这群蹲着的人外面还有几道人墙,人数没有里面人多,好在年轻,都是二十郎当岁留着小平头,眼睛有神满面的红光,加上着装整洁更显得加倍的精神。

看着闹事的人有序离开了,龚兴龙也带着自己的人走了,临走留下句话:“兄弟,你该忙啥还忙啥,哥哥这就走!但是,兄弟你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事都能一个人扛过去,该需要朋友支持的时候不能勉强承担,必须得有人并肩膀扛,这就是兄弟!哥哥今儿就给你撂句话,只要兄弟言语声,哥哥这脑袋跟你栓在一起!即使兄弟不开口,哥哥知道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僵持了一上午的紧张局面就这样戏剧化的结束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于雨朋和牛永成,还有一旁站着的林满贵和甲方的人。于雨朋没想到的是龚兴龙的突然出现,以强大气势镇住众人,并当众把他抬高很多,自然也无形中把他与龚兴龙靠在一起。牛永成震惊的是上次明明是于雨朋用言语把龚兴龙挤兑走的,他居然还能鼎力相助,证明龚兴龙这人有勇有谋有义气!林满贵则是更加地佩服于雨朋,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上次宴会上的朋友有公安和省长秘书,这次又出现地方上的势力,而他人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小老板,此人背后的力量不可预测,日后更要多亲多近。甲方那些人和围观的人一样,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于雨朋是干嘛的,可一下子就明白了,见这人以后得绕着走!

接下来一段时间,于雨朋公司的工作比较顺利,公司其他小工地基本上结束,全力以赴做着蔚蓝天空的项目。牛永成和施工队关系处的挺好,和工地上其他人也相处融洽,连续进了几大批货,工程进度可以说突飞猛进。林满贵的现场也很稳定,甲方多次检查都很满意,林满贵为于雨朋申报的工程进度款也陆续批下来,总公司在不到一个月里向于雨朋转了四千五百万。为了感谢林满贵,于雨朋给他送了十箱法国灰雁伏特加。

于雨朋自己也在忙着一些事情,他分别和杨洋,秦婉玲商量过,租下发展大厦顶楼整层,并着手装修。他打算开一个工程公司,年后正式向装修工程行业进军,发展大厦就处于洛城新区最繁华地带,香格里拉大酒店南隔壁。与此同时,于雨朋悄悄买下位于老城区步行街临街的一个上下三层临街楼,面积约有两千七百平米,他打算在这里开个新式酒吧,也是翻过年就动工。

杨洋这段时间也够忙的,她继续着吴氏与绿柳城项目所有联络工作,二期得合同已经谈得差不离,还兼顾做私活,就是和于雨朋共同期盼的‘心房’室内装修工作。吴成雄也对杨洋处理绿柳城的事情非常满意,干脆又给她加了个公关部经理的头衔,让她也跑跑别的项目。吴老太也越来越欣赏杨洋,这个以前瞧不上眼的花瓶式儿媳,现在怎么看都比其他两个儿媳顺眼。

杨洋和于雨朋见面的时间相当少,偶尔在‘Manity of malacca’咖啡秀见面聊聊,大部分时间通过电话联系,亲昵的时间都没有了。黄雯叫了几次要她一起喝酒,都被她回了,没时间应酬。

临近千禧年了,绿柳城一期工程已经基本交工,杨洋的操心的‘心房’布置也基本上结束。

吴成雄一直惦记的绿柳城二、三期还没正式签约,吴成雄急的去找了几次季维斯,季维斯碍于杨洋的面子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淡淡地推说“再等等”“不着急”。吴成雄跟老太太商量后打算给他下套,可是他根本就不应约,也是忙,早点安排妥当各方面好回家过年,他家里过年比内地还讲究,不出正月基本不开工。

这天下午,于雨朋开车到了吴氏,他是来催要吴氏欠的材料款。几个月过去了,还有超过三十万,仅仅是给黄雅婷打电话都不少于三十次了!马上要过年了,他也要考虑明年的计划,认为像吴氏这样的公司以后绝不能再合作。

于雨朋刚走进大厅,莫小兰就迎过来了:“于总,很久没见你过来了,最近忙吧?”

 “是啊,年底了,事情有点儿多。”于雨朋笑着跟莫小兰打招呼,脚步却没停止,“先不说了,我上二楼找黄经理!”

 “哦,黄经理在六楼大会议室和董事长开会。”莫小兰知道他找的是黄雅婷。

 “好的,谢谢!”于雨朋说着顺楼梯走向六楼。

于雨朋走出楼梯口,迎面看到从会议室出来的吴成伟。这时候吴成伟刚刚被董事长老妈骂了个狗血淋头,主要原因是黄雅婷在吴老太面前告小状,说最近生产进度慢,资金回拢慢是生产部拖的。

吴成伟见到于雨朋就没好气地问:“哎,你干嘛的?看什么看?问你找谁?”

 “先生你好,我姓于,来找黄经理。”于雨朋满脸的微笑,他根本不认识吴成伟,但来找人要账就得客气点儿。

 “啥事?你跟我说!”吴成伟也觉得是找黄雅婷的,就想使点儿绊子,好让她下不来台。

 “哦,是这样的。”于雨朋不知道他是谁,觉得他着气势要说是领导也有可能,依然笑着跟他说,“贵公司拖欠我们的材料款好几个月了,你看,这马上要过年了——”

 “什么狗屁材料款!没钱!识相的就立马给老子走人!”吴成伟不耐烦地打断于雨朋的话,怪眼翻了翻,看于雨朋没动又咋呼,“咋了?不服就到法院告去!”

 “这位先生,还不知道你贵姓,怎么称呼?”于雨朋也对这人开始厌烦,心想或许这人就是大老板呢,刚遇到什么不顺心事情撒撒气也不打紧,毕竟是来求人的只好耐着性子。

 “少在这屁颠儿屁颠儿,我也不知道你是谁!总之爱谁谁!滚!”吴伟成很烦躁,感觉有股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着。

于雨朋实在不想理他,转身继续找会议室,还没走出去几步,就在与吴成伟擦肩的时候,吴成伟忽然把手里的文件夹砸向于雨朋的头。于雨朋没堤防,被他结结实实的砸在头上,捂着头退后四五步,用眼睛盯着吴成伟说:“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不想跟你多说,我是来找黄经理的!”

按说到这地步,吴成伟就算给黄雅婷把祸惹了,让于雨朋去找她就等于把气出了。可赶上这家伙脑子正犯浑,脑袋一拨拉:“嘿,老子就不让你见那婆娘,又怎么样?”说着又是一脚踢向于雨朋的腰。

于雨朋也是年轻气盛眼里不揉沙子,顺手就把他脚脖抓住,向前一推,直接把吴成伟推了个腚墩儿,重重地坐在墙边,这家伙一边往起站一边大声骂骂咧咧。

也就该着今天出事儿,矬子吴成涛吹着口哨从楼梯上来,恰好看到二哥吴成伟骂咧咧往起爬,认定他被旁边那人欺负了。矬子本就是出名的烂脾气,火气也是自燃型的,这还了得,什么人敢上门欺负他们家?也不打招呼,直接就冲过来对于雨朋猛一阵拳打脚踢,吴成伟起来后也是恼羞成怒失了分寸,兄弟两人扭打于雨朋。“嚓”的一声,于雨朋袖子于肩膀接口地方被撕烂,接着整治袖子还被扯掉。

这外套是和杨洋在广州时一起买的,于雨朋脾气瞬间爆发了,一瞪眼身“啪啪”就给矬子两个嘴巴,心想:今天遇到俩疯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二章 穿新鞋踩狗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