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二十章 有心人
发表时间:2017-12-21 点击数:298次 字数: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于雨朋脸上,暖暖的,他睁开蒙松的眼睛,坐起来。怎么回的家,怎么上的床,怎么脱的衣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喝醉了洋酒非常难受,有把胃吐出来的冲动。

于雨朋起身拿过衣服,取出里面的手机,传呼机。

手机没有未接电话,传呼机有留言,用手机打通126传呼台复机,里面传出传呼台小姐温柔的声音:“你好,杨小姐昨晚十点五分留意,说劫标的事情差不多了,请您今天中午约她吃饭,她爱你!”

于雨朋知道劫标的事情重要,赶紧起床洗涑,换了衣服仍然得先去公司转一圈,确定正常运作再去找杨洋。

中午十一点半,于雨朋开着车往城里走,边走边拨通杨洋手机:“喂,洋洋,在哪儿?”

“我在六府街呀!等你请吃饭呢!咯咯咯……”杨洋今天心情相当不错,不管怎么说今天也算是升经理了,还拿了十万块奖励,最重要是拿到帮助于雨朋的材料。

“哦,是不是上次咱们吃火锅的地方?”于雨朋猜着,就朝着六府街方向开去。

    “是啊,二楼,包间名字是——”杨洋说着走出包间门看了看,甜美地笑笑,“名字叫四季恋歌,跟咱俩正好般配,咯咯咯……”

“呵呵,好,记住了,你要饿先叫东西吃着,我很快就到。”于雨朋说着脚下加了点力,这辆本田商务车比之前的三手普桑提速快的多得多。

“才不要呢。”杨洋甜甜的说着,脸上笑成了花,“不过,我可以先点好菜,等你来了很快就能吃,嗯?对了,开车慢点儿,拜拜!”

“拜拜。”于雨朋收起手机继续认真开车。

于雨朋把车子停好,走到火锅城大厅,还是很多人排队等座。忽然看到一个穿制服的女公安,就是上次从老城区分局送他回家的那个,笑着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继续上楼。

“于老板,请等一等,楼上你们几位一起吃饭?”说话的是女公安的朋友,这女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高挑,眉清目秀,扎着马尾,穿着蓝黑色职业装,举手投足间件带着几分文雅。

“哦——我们是两个人。”于雨朋不喜欢与陌生女人搭讪,碍于女公安面子,才微笑着回过头。

“介意拼个桌子吗?于老板?”那女人说的很文气,还拉一下女公安,笑着看于雨朋的脸,“我们也是两个人!”

“这样啊?不知道方便不——”于雨朋犹豫一下,想着是不是得给杨洋打个招呼,征求她意见才好,却被那女人打断。

“方便,当然方便。”那女人打断于雨朋,又看着女公安,“晓芸,哦?”

“这不太好吧?”女公安不好意思的看于雨朋,看得出他表情里有些为难,压低点声音,“嫂子,人家还有人,咱继续排队吧。”

“既然这样,两位请吧。”于雨朋也不好太不近人情,说着看服务员,“二楼,四季恋歌!”

服务员笑着点头,领着三个人顺楼梯朝上走,边走边说:“您的包间是四季恋歌对吧?这边请!”

于雨朋笑了笑,先让那两个,他走在最后。

到了门口,女公安第一个进房子,刚进去就被杨洋从后面一把抱住,抱住的同时也发觉抱错人了,连忙往旁边躲,两人都弄了个大红脸。

杨洋尴尬地坐回自己位子,羞涩地瞪了一眼后面的于雨朋,心里埋怨到:怎么带人过来也不先打声招呼?真是的!于雨朋顾不得尴尬,赶忙对杨洋解释,刚在楼下遇到朋友在排队,就临时决定带上来打算一起吃。

女公安则是红着脸连声说“不好意思”,接着向杨洋介绍:“嫂子,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叫梁晓芸,您可以叫我晓芸,在市局刑侦队工作。”说着一指旁边坐着的女人,“这是我嫂子温燕娟,在省办公厅秘书办做事,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啊。”

这时温燕娟也站起来说:“于老板,这是嫂子吧?打扰二位的甜蜜时间,真是——抱歉抱歉!”

“两位既然是雨朋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别客气!”杨洋也站起来回礼,“二位快请坐吧,大家都是年轻人,别太客气,叫我杨洋好了。”

杨洋说着走到门口叫来了服务员,对于雨朋说:“雨朋,快招呼你朋友,看二位喜欢吃什么,再点些菜,喝个什么酒?”

梁晓芸和温燕娟又是一阵客气,最后于雨朋替她们点了几个素菜,又要了瓶红酒,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吃着喝着。一顿饭下来,还真的像好朋友似得。

吃完饭,于雨朋和杨洋又把她们送到市局门口,客气了几句才离开。

于雨朋和杨洋到了‘Manity-of-malacca’咖啡秀,仍然在靠窗位置坐下,有的女侍应都认识他们了,很快就给他们点了黑咖啡,摆上小吃碟,笑着走开了。

坐了好一会儿,杨洋从包里拿出一个资料袋,放在于雨朋面前,努努嘴说:“看看吧!”

于雨朋打开,看到一沓照片,仔细翻了翻,大部分都是账目,从账面看应该是入不敷出的情况。再看后面是蔚蓝天空两个董事一个助理的名字和受贿数字,忍不住频频点头笑,杨洋看在眼里也觉得欣然。

“朋,咋样?够专业吧?”杨洋仰起脸,靠近他一些,等待于雨朋的表扬。

 “小杨同志,您是破案的吧?”于雨朋故意学着似像似不像的淮南话说,“过劲(厉害)!小妞儿足事滋啦啦地(小姑娘做事棒)!俺垛着找烧锅地就找您这号(我什么时候找老婆就找你这样的)!”

“咯咯咯咯……”这句话把杨洋逗的合不拢嘴,好一会才笑着说:“于先生,你这醋溜淮南话也敢出来混?见旁人千万别说认识我!阿扎人(恶心人)!咯咯咯咯……”

杨洋又笑了一回儿,才收住笑,一本正经地对于雨朋说:“朋,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打蛇打七寸,我打算一会儿就直接去找这三个的其中一个,就这个副总万磊吧!”于雨朋认真的说,“大多数时候,越是直接,往往越见效!”

“好,那咱现在就走!”杨洋立刻站起来。

 “你也去?你一个女孩子!不合适吧?“于雨朋犹豫了一下,“你还是回去等我消息吧!”

“你敢小看女孩子!毛主席说,女人能顶半边天!”杨洋把脸一扬,幽幽地说,“再说了,破案高手不去,谁来保护你这个——”忽然话锋一转,“哎,那个刑侦队的梁晓芸是怎么回事儿?还有那个省长秘书!你——什么时候搭上她们的?老实交代!”

“洋洋,你别想歪了。”于雨朋感觉这像是玩笑的话其实不是玩笑,是真有醋意!赶忙解释,“根本不熟悉,就连她们的名字我今天也是头一回听到,也就是拼桌子吃个饭的事情,没别的。”

于雨朋这话说的还真没错,可杨洋怎么会信呢!

“你就好好装!火锅城那么多人,她们怎么都不去拼,就拼你的桌?谁信!”杨洋小嘴儿都撅起来了。

于雨朋赔着笑解释:“她们找我拼桌,那是因为梁晓芸跟我认识——”

 “看吧看吧,一会儿就招供了!继续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杨洋板着脸,像极了问笔录。

 “呵呵,我交代什么呀?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她叫啥名字,在哪儿上班!”于雨朋满脸写着无奈。

“好了啦,说说呗。”杨洋硬的不行又来软的,“你看,我又不向你家那人告状!再说我是帮你分析案情,那女的整天跟坏人打交道,该多狡猾啊!”

“再狡猾也没你狡猾!”于雨朋刮了一下杨洋的鼻子,扭头喊买单。

付了账,两个人挽手往车跟前走,于雨朋真怕杨洋心里留阴影,轻声说:“哎,我跟她真没什么,就是前阵时间跟人发生误会闹进了分局,完事儿是凑她车回公司的。”

“哦——?原来你进去过?罪名是不是拐卖良家妇女?”杨洋明白真的是吃干醋了,就把话题一转继续开玩笑。

“行了,我的好洋洋!别玩儿我了!”于雨朋上车发动引擎,“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随着一阵‘咯咯’笑,杨洋在于雨朋脸上“嘙”吻了一下,轻声说:“开车,目标洛成***开发集团!”

于雨朋笑着摇摇头,对于她的善变还没有完全适应。但跟她在一起有种无法形容的愉悦,虽然面对妻子秦婉玲时有深深的愧疚感,只要一想起她,再枯燥的心情都能瞬间变成春风拂面般舒畅。

洛城市公安局刑侦队队长办公室里,梁晓芸坐在办公桌后面发呆,还在回想刚刚与于雨朋分手后,和表嫂温艳娟的一席对话。

“晓芸,你看这个于老板咋样?”温燕娟说话时看着梁晓芸,脚底下并没有放慢,因为今天她是到洛城办事情,待会儿回家收拾东西还回省城,明早正常上班,“我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嫂子,你瞎胡说啥呢!”梁晓芸不想让温燕娟继续说,其实她自己也满喜欢这个于雨朋的,她觉得这个人忠厚还不呆板,豁达又有内涵,只是感觉自己和他没什么机会接触,“没看人家于总有爱人了!”

“我看不像。”温艳娟语气很笃定,这几个字把梁晓芸也吓一跳,她搞刑侦工作的都没发现什么可疑,接着听温艳娟继续说,“你没看一进门那个杨小姐抱住你的样子,那亲热劲!哪有两夫妻到火锅城去亲热的?肯定不是夫妻,至少还没结婚。”

梁晓芸没说话,她觉得温艳娟分析的也有道理,可就算不是夫妻也不能排除订过婚了,杨洋在公共场合那种亲密举止,换她就算结了婚也做不出来。

“傻丫头,想啥呢?”温艳娟说,“是不是喜欢人家,不敢开口?”

梁晓芸的脸瞬间就红了,就像熟透的大苹果。

“二十一世纪了,有啥不好意思的?”温艳娟又说,“改天我给你问问,只要他没结婚咱就有机会!”

“不理你了!我去上班啊!”梁晓芸脸更红了,丢了句话就快步回了办公室,温艳娟则穿过市局后门拐进省直属机关家属院。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电话铃提醒梁晓芸,这是上班时间。

“喂,我是梁晓芸,哦,是郭局啊。”打电话的是她的顶头上司,主管刑侦的郭副局长。

“晓芸啊,马上到年底了,你们也要动起来。”电话里郭副局长的声音显得很温和,“本市最大的隐患,就数龚兴龙那帮人,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还是要防范的,最好是安排人长期盯着他,再密切关注他的手下、亲戚、朋友、客户,一定要确保他们不会在年底年初这时间段惹事,好啦,我就说这几句。”

“是,郭局,我一定认真落实!”梁晓芸严肃地说,面部的表情冷的像挂霜,她的工作状态就是认真严谨不拘言笑。

“对了,晓芸,你表哥表嫂都还好吧?”电话那端的郭副局长说,“替我给老方带好,说我过几天闲了去找他下棋,呵呵,先不说了,再见!”

“是,郭局,再见!”梁晓芸放好电话,她明白郭副局长一直很重视政绩,出了名的逢年过节三把火。对她这么说话算是很客气的,而且是看她表哥、表嫂的面子,梁晓芸表哥是省政法委副书记方正之,嫂子温燕娟是庞副省长的秘书。

梁晓芸认为,或许可以找于雨朋谈谈,说不定这段时间龚兴龙跟他联络过,通过他或许能接近龚兴龙。

于雨朋和杨洋来到洛城***房地产开发集团一楼大厅,门口挂着蔚蓝天空项目的广告,一个保安拦住了他们:“二位,请问你们找谁?”

“我们找万磊,万副总。”于雨朋微笑着说。

“对不起,请二位到前台登记预约好吗?”保安说。

“预什么约?”杨洋在一旁搭话,用一只手指着于雨朋,“这是万磊的表弟,我是他表弟妹,是他妈让我们来的,他敢不见?”

“啊?对不起,对不起!”保安看杨洋说话语气比较硬气,连忙道歉,接着冲前台喊:“王小红,他们是万总的表弟表弟妹,要见万总!”

“喊什么喊?万总去董事长家开会没回来,刚还有姓吴的找他,人不在我也没办法!等着吧!”

“看吧,人没在,就说他不敢不见咱。”杨洋掐着腰,还真像个市井小刁妇,“哎我说,那个小红,你们董事长家在哪儿?”

“只知道在万象城别墅区,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个小职员。”接待员王小红弱弱地回答。

王小红当然知道具体地方在哪,可她不敢说,还真怕这两夫妇闹到董事长家里去,那自己的饭碗也就砸了,可看他们嚣张的气焰,也不是好惹的主,只好对付过去。眼看着两个人消失在大门口,才稍微放心,回前台继续工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章 有心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