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十九章 认准方向
发表时间:2017-12-19 点击数:379次 字数:

于雨朋到了东风路,苏州飞腾集团洛城分公司楼下。把车停好,提着下午买的一箱法国灰雁伏特加走进公司大厅。

前台女接待早看到于雨朋了,等他一进来就礼貌地问:“先生您好,您找哪位?”

“我找林总林满贵,麻烦你指点一下,林总办公室怎么走?”于雨朋微笑着走近前台。

“请问这位先生,您预约了吗?”女接待员说。

“没有。”于雨朋仍然保持微笑,“麻烦你给通报一下,我姓于,是东江实业季维暠的朋友。”

“好的于先生,请您坐着稍等一下。”接待员微笑指了指墙边的沙发,转身跟同伴打声招呼,快步走出前台上楼了。

时间不大,那个女接待员回来走近于雨朋,轻声说:“不好意思,于先生,让您久等了,请跟我上楼。”

于雨朋说声谢谢,跟着接待员上楼,进了三楼楼梯正对面的一个大办公室。

林满贵在沙发上坐着,一看跟着接待员进来一个戴眼镜年轻人,二十五六岁,发稍垂肩,眉清目秀,精神饱满,猜想就是季氏兄弟的朋友。再看他手里提着的箱子,看包装就知道是洋酒。上前两步握住于雨朋的手往沙发上让: “于先生,久仰久仰,呵呵,请坐!”

“久仰可不敢当,林总的名气,小弟倒是早听说过,一直想来拜望,苦于没机会,失礼失礼。”于雨朋也跟着客气。

“于先生太客气了,不知道于先生这次找林某,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林满贵倒也痛快,单刀直入地问于雨朋。

“林总,是这样的。”于雨朋见林满贵直接,也不打算绕弯子,坦诚地望着他,“小弟听说贵公司参与了蔚蓝天空外装投标,几乎是最后赢家,所以小弟冒昧来凑个热闹,希望有机会跟林总学习。”

林满贵听了觉得有点意外,投标的事情何等机密,就连他在蔚蓝天空塞过几次红包的董事,都没透露任何消息,难道于雨朋会知道内幕?林满贵脑子里诧异却没有显露出来,等着听于雨朋说下面的话。

“贵公司有个值得担心的竞争对手。”于雨朋接着说,眼睛始终没离开林满贵的脸,“就是本地吴氏集团,他们的实力和报价与贵公司比较,可以说旗鼓相当!”笑着停顿了几秒,吊一吊对方胃口,“如果小弟凑巧能让贵公司中标的话——”说到这没往下说。

“于老弟。”林满贵听到这,已经深信眼前的于雨朋能左右中标结果,连称呼都变了,“要真像于老弟所说,保证我们公司中标,我一定——”林满贵说着也略微停顿,“请问于老弟打算从中得到什么?”真可谓老奸巨猾。

“呵呵,实不相瞒,我知道这个项目涉及到很多L型环保地板,这也是我来找林总的最终目的!”于雨朋不错眼神盯着林满贵的脸。

“好,于老弟,痛快!”林满贵“啪”一拍大腿,“不用跟总公司汇报,我在这里保证,只要我们和甲方的合顺利同签了,地板我一毛钱不挣,直接甩给老弟做!”林满贵自然心里有数,蔚蓝天空A期总合同将近六个亿,新型地板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亿出头,自然不能放过必胜机会。

“林总果然快人快语,小弟佩服!”于雨朋期待的结果没有这么好,而且没想到会这么顺,“既然这样,小弟先告辞了,电话联系。”

“稍等。”林满贵说完,转身打开于雨朋拿来的酒箱子,从里面取出一瓶,打开盖子嗅了嗅,直接倒进茶几上两个玻璃茶杯,一瓶酒刚好倒满两个杯子。

林满贵笑着端起杯子,左手一杯递给于雨朋,右手的杯子凑了过去,“兄弟,你以后就是阿贵的好兄弟,以后别再林总前林总后,叫贵哥。这杯酒一方面是庆祝咱弟兄第一次见面,再就是预祝咱弟兄合作成功!”说着把酒杯再次凑近鼻子嗅嗅,“够醇,好酒!干!”接着连续喝了好几口。

有上次喝黑咖啡的经验,再加上杨洋说的干杯只是一种形式,于雨朋这回没有急着喝。但看到林满贵连续喝好几口还在偷眼看过来,不由一惊,心想这林满贵很可能真是季维斯说的酒鬼,这么烈的洋酒也能一口闷,只好硬着头皮一口气喝干,还拿着空杯子倒过来晃了晃表示有诚意,一滴酒都没流出来。

“好,兄弟,好酒量!”林满贵说着,也喝完酒杯里剩余的酒,又伸手去箱子里拿酒,“咱们再来!”

“林总,林总,不,贵哥!”于雨朋拉住林满贵,“今天咱到此为止,等咱们兄弟签合同那天,兄弟再陪贵哥痛痛快快喝几杯,好不好?贵哥?”

“行,行,我们等几天再喝——”林满贵因为喝得太猛,已经感觉有些上头,只好顺坡下。

于雨朋也感觉胸口难受,连忙深吸几口气镇定一下,向林满贵告辞,步伐沉稳地下楼梯,还跟门口的女接待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开着车离开飞腾分公司。

没走出半公里,于雨朋就感觉反胃,脑袋发晕,连忙把车靠边停。强撑着开门下车走到道沿,扶着棵大树‘哇哇’的几口吐了出来。感觉没吐干净又在路边蹲了许久,才站起来回到车跟前,从后备箱拿一瓶纯净水,先漱漱口,又用凉水拍一会儿脸和额头,清醒许多,这才发动车子回家。一进门趴在沙发上,没多大功夫就开始打呼噜。

杨洋走到吴老太家门口刚要敲门,听见里面有人大声嚷嚷,就把手缩回去,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

“我不管,我就要离婚,我不能再跟那个贱女人在一块儿过了!”是‘矬子’吴伟涛的声音。

咦?他嘴里的贱女人不就是骂我吗?他居然想离婚?嘿!姑奶奶早都想离了,要不是为了小宝,至于在你们家受这种罪?杨洋听着眉毛都立起来了。

接着有人说话,“我不赞成,杨洋没啥不好的!”这是二嫂的声音。

“是啊,我也反对,这样,咱以后怎么面对老杨家的人?”吴成伟跟老婆意见统一,他跟杨洋的大哥杨怀安年龄相仿,关系也好,矬子的婚事就是他主动牵头。

“我也不赞成,我讨厌男人喜新厌旧!”黄雅婷说着还瞪了一眼吴成雄。

“大嫂你,你咋——?”还是矬子的吼声,声音里带着些意外和倔强,“你们反对也不行,我女儿怎么办?小琳也不能没有名分!”

屋子里陷入短暂的沉默,他们的确不能不顾小孩子,毕竟那也是老吴家的血脉。外面的杨洋也吃惊:矬子这球样,居然也养个小老婆?女儿都有了?切,管我屁事儿!

没过一分钟又开始,矬子声音最大,吴成伟反复就是“我不赞成!”“丢死人啦!”平时人五人六的吴成雄反而没声。

“都不要争了,这个家还得听我的。”吴老太终于吼起来,全场平静,“婚暂时不能离,而且这件事绝不能让杨洋知道,你们不仅要把嘴巴捂好,还必须对杨洋好,尤其你,阿涛,一天就你会捅娄子——”

门外的杨洋忽然也觉得吴老太人还有点人情味儿,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么通情达理。

“妈——!干嘛呀?小琳不管啦?小妞妞不管啦?”矬子又跳起来喊,打断吴老太的话,“这么干我不依!”

“给我闭嘴!再洋呼我劈脸呼你(淮南方言再喊我扇你的脸)!”吴老太脾气也上来了,冒出句家乡话来,真是有其母才有其子,杨洋忽然担心他们赶紧掐起来,老太太吃亏,就听她接着喊,“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过几天拿些钱给她们娘俩买套房,先安置住,一边儿站着去!”停顿几秒对吴成雄说:“阿雄,明早上你临时召开个碰头会,叫各部门头头儿都到,当众提升杨洋为销售部经理,督促她尽快找季家小子谈绿柳城二三期合同,你也可以私下多接触接触那个人,必要的时候,可以促成他和杨洋的好事儿,再趁机弄些相片,不愁他的不听话!就算将来阿涛和杨洋离婚也是需要证据的,不然就得分出去一份家产给她。”

这几句话,门外的杨洋听得真真切切,恨得牙根儿疼,没想到吴老太这么缺德带冒烟。

“只要你抓紧姓季的把柄,就不愁没有工程做,绿柳城是东江集团洛城第一个项目,以后肯定不会少!”吴老太没让别人发言,继续大声安排,“还有,你明早上到财务拿十万现金,就说是奖励杨洋,催她尽快办成绿柳城后面合同,这笔钱不上公司帐,我会记在这个小本上。记住了,你们几个谁都不许把今天说的话秃噜(说漏嘴)出去,尤其对杨洋,大家都回去吧!”

接着是悉悉的脚步声,应该是结束了,吴老太还说了句“你呀!”大概是指着矬子吴伟涛说的。

杨洋赶紧躲到步行楼梯门后面,等看到吴成雄夫妇,吴成伟夫妇,矬子,都进电梯走了以后才慢慢走出来。她本来还在因为偷公司资料有些不安,听了这些人的话,立马觉得做的非常对,明天的钱一定痛快的收下,还要帮助于雨朋挤垮吴氏,气死吴老太!

又等了十多分钟,确定他们不会返回头了,杨洋才过去敲吴老太的房门。

吴老太看到是杨洋,脸上立刻显出一副亲昵的表情。把她让进去倒了杯茶,还坐在旁边嘘寒问暖的。杨洋此刻觉得吴老太这戏演的特恶心,但并不戳破,四处看了看,发现有个笔记本在电话台旁边的沙发上摆着,想必那就是她记私账的本子。为了支开老太婆她只好装肚疼,猛然间换了副痛苦的表情,“哎呦,哎呦,哎呦……”

“怎么搞的该(淮南方言怎么回事)?是不肚子疼?”吴老太弯腰关切地看杨洋。

杨洋故作呲牙咧嘴的点头,证明疼的严重把头低到膝盖以下,趁机捏住鼻子鼓气,硬生生几处两眼的泪花儿。

“乖乖,怎疼地!吃坏肚子啦?还是那个来了?”吴老太看起来很疼惜杨洋,见她频频点头又亲昵地说:“哦,这样呀?你先别动,我给你煮碗红糖水。”

吴老太说着进了厨房,嘴里还在叨咕:“红糖搁哪儿了呢?还有木有呢?”

杨洋连声‘哎呦’偷眼看吴老太在厨房里翻柜子,迅速过去翻开笔记本扫一眼,整整齐齐的人名或数字!果然是记私账的小本子。匆忙回到原来的位置,对着吴老太喊:“妈,要没糖就算了吧,我下楼去买一包回来!哎呦,哎呦,哎哟……”言下之意是提醒吴老太既然没有就下楼买去吧!

“你可别乱跑,好好坐着,我这就去。”吴老太说着果然从厨房出来,拿了件大衣和零钱就往外走,还回头安慰杨洋,“乖,再忍一会儿会儿,马上就回来!”关门走了。

杨洋立刻来到电话台跟前,翻开本子,里面净是记录了一些给某某领导,某某副总,多少钱或者多贵重礼物的记录。她知道蔚蓝天空事情发生不久,就从后面往前翻,倒数第三页果然写着:‘洛城***集团蔚蓝天空项目部,董事副总万磊10万元,董事刘耀方10万元,董事长助理冯元坤10万元。’全是罪证啊!

确定是吴老太的笔记,杨洋心里高兴极了,赶紧从包里取出相机拍了好几张,接着把相机装好,本子放回原位,位置方向都不带错的。事情办妥,心情比进门前好太多了,美滋滋地冲了杯咖啡,坐在沙发里悠然的品起来。

吴老太回来了,看着杨洋没刚才痛苦的表情了,又一看她双手捧着咖啡杯,关切地问:“杨洋,怎么样?好些了吗?”

“是啊,妈,好多了。”杨洋站起来,“我走啊,改天再来看小宝。”说着往门口走。

“身子骨不舒服,就不该乱跑,回去早点儿歇着!”吴老太看杨洋从门口出去,进了电梯,还在自言自语:“搞拱幌子该?(搞什么搞)咖啡有镇痛能力?”

杨洋出了吴老太家的小区,立刻去了趟照片冲印部,让他们把照片加急冲洗,第二天要用。走出冲印部拿出手机拨打126:“麻烦呼52020,留言,告诉他劫标的事情差不多了,让他明天中午打电话约我吃饭,好了,还有还有,嗯——爱他!”

挂了电话放进包里,杨洋抬起头做了个长长地深呼吸,裹紧外套,向前方走去。天上的繁星闪耀,高杆路灯微黄的灯光洒在她身上,把冷风扬起的大波浪卷发丝染成酒红色,地上映出她修长的身影,影子越拉越长,逐渐模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九章 认准方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