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十八章 添乱
发表时间:2017-12-17 点击数:337次 字数:

恰巧在这节骨眼儿,矬子吴成涛上了楼梯。在走道口一眼看到三人在通道那头,冲他们喊上了:“哎,大嫂,门口红色保时捷谁的?拉风的很嘛!”

黄雅婷被这嗓子吓得差点坐地上,赶紧跑过去拉着矬子往楼下走,吴成雄和“喝黄酒”也跟了过去。

 “哎,大嫂,干嘛去呀?”矬子还紧嚷嚷,“咱去你房间呗,我有点儿事情想跟你们商量。”

 “走走走,先下楼再说。”黄雅婷拉着矬子下了楼梯,“咱去你大哥办公室说也一样。”说着看了看“喝黄酒”,使了个眼色说:“阿合,去我房间把资料都归拢归拢!乱的看着就烦!”

 “好嘞!”“喝黄酒”心领神会,立刻悄悄回到杨洋房间外继续偷听。

矬子他们来到吴成雄的总经理办公室,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沮丧地说:“大哥大嫂,你们要帮帮我,这回真出大事了!”

矬子没头没脑的来这么一句,把吴成雄两口子本就悬着的心又忽悠一下,对视了一眼看向矬子。吴伟雄心里有些不耐烦:还有什么大事?楼上就有个大麻烦,还有比姓季的难伺候?

 “阿涛,你能有多大事?”黄雅婷想大不了就是输光欠点高利贷,要么喝醉酒打伤个人,大惊小怪就为要钱!

 “我,我,我——”矬子说了三个我,居然史无前例的脸红起来。

 “支支吾吾咋?到底输多少?”吴成雄也纳闷了,以他这种脸皮厚度超过城墙拐角的,都到了不好意思的地步,肯定输得不少!

 “唉——大哥,我外面有个女人,叫小琳。”矬子快憋死了,终于说出来,说完后眼睛在两人脸上焦急地探索着。

 “我说老三,养个女人算多大个事儿呀?”吴成雄的话一说出来也发觉失口,看着刚准备发火的黄雅婷,指指楼上,意思是现在楼上的季维斯才是大事!又对矬子说:“回头花点儿钱打发走就是了!”

 “大哥,不是,还没说完。”矬子悠悠地说,“小琳,小琳她给我生了个女孩儿!”

夫妻俩这回也明白了,也呆了,面面相觑,这还真是个大娄子!

 “大哥,大嫂,你们说我是不是得跟那个贱女人离婚?完了把小琳娘俩接回来?那贱女人在不?”矬子说着站起来,又要上楼找杨洋摊牌。

 “等等等等,阿涛,离婚可不是小事儿,这眼前还关系着几千万生意呢。”黄雅婷拦住矬子,一不小心说秃噜嘴了,矬子脸上立刻露出惊异的表情,看向吴伟雄。

 “是这样。”吴成雄赶紧接过黄雅婷的话茬,“杨洋最近跟着绿柳城的项目,第一期几千万正做着,后面还有上亿生意,你大嫂怕你现在一闹,耽误了生意。再说,这事儿也得先跟妈商量,是不是?”

 “唉——”矬子叹口气又坐下了,“我就是怕妈不同意,才先来跟你们两口商量呢,大哥,咱哥俩关系平时处得最近,你说啥也得帮我!”

 “这个你放心,咱回去跟妈商量着,看咱妈啥意见。是这,你先走,我和你嫂子再处理点事儿,完了就回去。”吴伟雄稳定一下情绪,先把他支回家,将来怎么样要由老太太做主。

矬子无奈地点头,起身往外走,到门口差点撞到迎面来的一个人,呼一下又退回到沙发。

 “你好,黄经理在吗?”于雨朋问矬子的同时已经看到黄雅婷,人也到了吴成雄的办公室门里面。

于雨朋为了搭上苏州飞腾洛成的负责人林满贵,专程到市区最大的烟酒批发行,买了箱法国灰雁伏特加。批发部是兴隆实业的下属单位,但经理不认识于雨朋,所以价格要的挺高,于雨朋砸砸舌还是买了,毕竟第一回见人家,礼太轻了显得不重视。

往东风路的方向路过吴氏集团门口,于雨朋临时决定进来找黄雅婷,想问问绿柳城货款的事情。合同写明的供货周期和付款方式,可项目经理赵全安却推脱了好几次,眼看A期要供完了,还没见到前两批的货款,他只好来找签合同的采购部经理黄雅婷催款。

黄雅婷一看到于雨朋,心里又“咯噔”一下,准知道是要货款来的。她也明白按合同早该付款给于雨朋公司了,可最近缺钱,几个工地都该回款了,都怪老公吴伟雄没把事情做好。她为这事还跟董事长婆婆申请过几次,可老太太又不同意动备用金,她也只好躲着。

 “呀,这不是于总嘛?你怎么有空了?咱们上楼——”黄雅婷瞬间变妩媚,打算招呼于雨朋到自己办公室,忽然想到楼上还有个硬茬,赶紧把话往回兜:“于总,今天你来的真不巧,大家都忙着项目上的事情,财务也没在。要不,你改天再来?真不好意思哈!”说着硬是把于雨朋引出了大厅。

于雨朋跟着她,其实也没想在这逗留,就希望她能给个准话,微笑着说:“黄经理,你们公司——”

“真是不好意哈,于总,今天就不留你喝茶了!”黄雅婷说着摆摆手,硬是没给于雨朋机会说话,“再见啊,于总,电话联系!”说完转身又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于雨朋被整了个烧鸡大窝脖,来催款了,竟然没机会说话。心想算了,过几天再来吧,转身往外走。

 “于先生。”接待员莫小兰出现在于雨朋身后,“你这么快忙完要走了吗?”

她其实想问于雨朋送资料那天,说请吃饭的事情到底还算不算,可又不好意思说的过于直接。

于雨朋也模棱两可,感觉莫小兰就是一直在帮助杨洋的人,同时也觉得应该是杨洋直接在操作。礼貌地笑着说:“是啊,事情没办就被支出来了。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上次帮的大忙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我叫莫小兰,于先生。”莫小兰有点腼腆,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他说的大忙是指什么,难道现在留下这样泡马子?

 “哦,是莫小姐啊,改天再请你喝茶吧,我现在还有点儿事要办。”于雨朋微笑着说。

 “好啊,于先生,再见!”莫小兰嘴里说着身子却没有动,“于先生,要是有一天我在这里干不下去了,能到你公司吗?”

 “当然可以。”于雨朋虽然觉得有点意外,但毕竟她是在帮自己和杨洋,这样要求也很合理,于是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她,“随时欢迎,你过去我要不在的话,可以找四弟王宏给你安排个位置。”

于雨朋说完又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吴氏集团,莫小兰目送于雨朋开车离去,完全看不见了才转身,捧着他的名片回接待台。

杨洋看季维斯坐着不说话也不离开,逐渐焦虑起来。因为她还想着帮于雨朋挤掉吴氏的事情。她知道今天婆婆带出纳办事没在,财务主管办公室肯定只有陈会计,正好是去遛弯儿的好机会。

看表快到下班时间,杨洋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对季维斯说:“季总,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要办,就不送你了!”

“啊?这样啊,我还能来看你吗?”季维斯也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杨洋的话反而让他轻松一些。

“当然可以,我代表公司,随时欢迎你来做客!”杨洋浅浅地笑着说。

“那就好!那就好!”季维斯如释重负,站起身往门口走,没到门口又回头,“我们现在是朋友吗?”

“是啊,当然是。”杨洋就想赶紧送走他,好去财务部,说着探手摸了摸包里的相机,指着桌子上的花,心想要是于雨朋送的就好了,情绪有点小失落,“季总,你的花。”

“那是送你的。”季维斯有点尴尬,“杨小姐忙吧,不用送,我这就走。”没等杨洋反应转身向楼梯走去。

杨洋看季维斯下楼了,才慢慢走向楼梯,朝六楼财务部走去。

 “喝黄酒”在一旁悄悄看着两人先后离开了,也出来往楼下走。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一看,姐姐、姐夫、吴老三都在,就干咳了一下,对黄雅婷说:“姐,你房间的资料不太乱,已经弄好了。”意思是杨洋和季维斯的事情告一段落。

吴成雄夫妇听了长出一口气,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下。

“好了,收拾东西下班,今晚到老妈那里吃饭。”吴成雄对黄雅婷说完,又看着“喝黄酒”说:“特别时期,放机灵点儿!”

“喝黄酒”会意地呲呲牙,转身走了。吴成雄拍了拍矬子的肩膀,和黄雅婷三人一起走出办公室。

杨洋隔着窗子一看,大财务室里面的主管办公室果然只有陈会计一个,嘟囔着走进去:“烦死了烦死了,陈姐,哪个电脑好用?我打个单子,楼下的打印机又坏了,给婆婆说让给我们换个新的吧,老嫌浪费!”      

“都行,要不,你用刘出纳的吧!”陈会计答应着头都没抬,继续忙着手里的事情。

“哎,陈姐,你也快该下班儿了吧?”杨洋没话找话。

“嗯,把手头这点帐做完。”陈会计还是顾着埋头做事情。

“还是陈姐你幸福,上下班儿有人接送。”杨洋把包往桌子上一搁,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哪有那么好?还不是坐十一路!”陈会计语气带着淡淡地怨,手里却没耽搁,麻利的用键盘输入着东西。

“不会吧?刚在楼下好像看到你老公,在大门右边儿抽烟呢!”杨洋弯腰开刘出纳的电脑主机。

“哎——呀!这记吃不记打的东西,说了戒!戒!戒!怎么还偷偷儿抽?”陈会计听到这话立马站起来,“杨小姐,你帮我看会儿门,我去扫一眼马上回来。”说完没等杨洋同意匆匆往外走。

杨洋听陈会计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走远,估值是下楼梯了。连忙几步过去翻开她的公司收支总账,用相机拍了最近一个月的进出账记录,又放回老地方。再过去拉了拉吴老太的抽屉,都是锁着的,返回来再翻了翻陈会计的抽屉没什么可用的,才回到刘出纳位置上。随便调了一份采购合同打印出来,放在面前,坐着玩弄起传呼机。

不大时间,就听见陈会计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由远至近,随后进财务室,看着杨洋问道:“杨小姐,你是不是看错了?门口没有人啊!”

“啊?是吗?”杨洋故作惊讶,“难道门房旁边抽烟那个不是吗?”

“肯定是你看错了,那人压根儿没在门口!”陈会计确定地说。

“那真不好意思,害你从六楼白跑了个来回?”杨洋说着站起身伸个懒腰,“唉,大冷天儿也乏,陈姐,我先走了,下班喽!”

杨洋找到一个照片冲印部,让工作人员把交卷取出来,又装进去新胶卷,说好第二天来取照片。从冲印部出来,杨洋感觉心情还不错,开车到大排档吃点饭,然后去吴老太家,打算看看孩子,顺便从吴老太那里再了解点儿关于蔚蓝天空的事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八章 添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