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十七章 三少多情
发表时间:2017-12-15 点击数:203次 字数:

季维斯起了个大早,心情很不错,在老城区吃了个特色早点不翻汤和烫面饺。昨天太高兴了,喝的有点多,回到房子倒头就睡,房间门和灯都是李英楠关的,有时想想,老妈安排这个助手还是挺贴心的。

吃完后带着李英楠直接回到绿柳城售楼中心。边走还在回忆昨天的事情,觉得新交的几个异姓弟兄各有特点,大哥牛永成性格耿直心地善良,踏实没心机,忠厚淳朴的模样让人接触就有安全感。二哥于雨朋豁达洒脱又不失稳重,有着不拘一格思维方式,是兄弟几人中最有凝聚力的。老四王宏才气内敛,待人诚恳中透着率真,也最有上进心。

售楼部有奖销售的活动又升级了,离老远都能看到彩旗招展,还没正式上班就有很多人在门口聚集,季维斯确信二嫂能把绿柳城销售部管理的更加红火。

刚走到楼梯口,手机响了,季维斯一看是于雨朋打的,摆手示意李英楠先上楼。往旁边走了几步接通电话:“喂,早上好,二哥,吃早茶了吗?”

 “正吃呢,老三,你在干嘛?上班了吗?”于雨朋的确是正在吃早饭,跟杨洋分开后太晚了,又在办公室睡的,早上醒来看牛永成安排完工作才出门吃东西。

“刚到售楼中心。”季维斯笑着说,眼睛往像窗外的树叶飘零,心情好了看什么都有意思。

“问你个事儿。”于雨朋压低些声音,“你在地产行业熟,认不认识苏州飞腾的老板?”

“苏州——飞——腾——”季维斯想了想,“大老板钱飞倒是见过,不熟悉,怎么?二哥有兴趣跟他合作?”

“呵呵呵呵,的确碰到个机会。”于雨朋憨笑一下说,“听说蔚蓝天空那边儿他们有很大机会中标,我也想凑个热闹,分杯羹,现在欠缺的就是有人搭个桥,只要他们公司负责人肯见我。”

“有内幕消息?”季维斯笑着说,“我家二哥跟钱飞能熟悉的点,你等会儿我让二嫂问问,再打给你!”

“好,等你电话!”于雨朋收线接着吃,他心情也跟吹着春风一样。

季维斯收起手机上楼,直接到钟燕珍的办公室门口,见她在开会就微笑着站在外面,直到会议结束几个销售小组长出去。

钟燕珍刚跟属下安排完今天的工作,见季维斯站在门口,说:“Akins,进来坐。”她说着起身倒了杯茶给季维斯,“听阿楠说,你很喜欢那个杨小姐?”

“啊,二嫂,我——”季维斯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钟燕珍一看就知道说对了,而且还不止一点点的喜欢,关切地说:“Akins,你知不知道杨小姐有男朋友,可能很快就会嫁人?”

季维斯的头低了下去,就快碰到桌子面了。

“其实以你的相貌与才能。”钟燕珍想劝季维斯放弃算了,毕竟以季家的地位,在内地跟人抢女朋友,说出去也不光彩!“以季家的地位,只要把消息放出去,多少富家千金,旺门名媛主动送上门,只怕能从半山排到中环——”

“二嫂。”季维斯抬起头打断钟燕珍的话,“我找你是想问点别的事情!”

“好吧好吧,Akins,你说。”钟燕珍看着季维斯的脸逐渐由红变白,恢复之前的俊美。

“是这样,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打算做飞腾的单子,我知道二哥跟钱飞挺熟悉,不知道二嫂认识不?”季维斯那张娃娃脸瞬间写满了认真。

“苏州飞腾是吗?”钟燕珍脸上带着笑,“他们在洛城这边的老总叫林满贵,是钱飞的小舅子,也是香港人,他家在铜锣湾那边,林仁义,听说过吧?就是这小子的爹。”

“哦?”要说起这林仁义,季维斯还真听过几次,香港珠宝大亨,最后一任港督还接见过他几次。

“林满贵是个酒徒,说嗜酒如命一点都不夸张,不过这酒鬼却精明的跟猴似得,他跟阿暠关系还不错,只要让你朋友带上几瓶好酒,说是阿暠朋友,事情准没问题!”钟燕珍迟疑了一下又说,“这样,我先打个电话给他。”

还没等季维斯做任何反应,钟燕珍就拿出手机查林满贵号码,笑着拨出去。

“hi,林总,我系阿暠老婆。”钟燕珍说的广东话,季老二季维暠的名声在香港还是比较响亮。

“哎呦,咦嫂(二嫂),馁候!馁候(你好)!”电话那端的林满贵显得特别亲热,“好耐冇见,馁点打电话过嚟啦?最近忙都冇去咦哥饮茶,湿碎嘢比高多,对啦,我喺内地呢,返去一定去探下咦哥同馁(好久没见,你怎么打电话过来?最近忙的也没去找二哥饮茶,琐碎事比较多,对了,我在内地呢,回去一定过去看望二哥和你)。”

“林总太客气嘞,我知馁喺内地,洛城,系嘛?(林总太客气了,我知道你在内地,洛城,对吧?)”钟燕珍说。

“咦嫂,真系咩都瞒不过馁(二嫂,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钱满柜笑呵呵的。

“我同我哋屋企老三维斯都喺洛城,呢,佢好朋友想搵你倾个合作,等我同搭个桥。(我和我们家老三维斯也在洛城,这不,他的好朋友想找馁谈个合作,让我给搭个桥)”钟燕珍直接把她和季维斯都摆出来,想必他林满贵不会驳面子。

“馁同我地高材生都嚟洛城?第日一定要畀我做个东,请馁饮几杯!(你和我们的高材生都来洛城了?改天一定要让我做个东,请你们喝几杯!)”林满贵热乎劲儿还真像老熟人,“老三嘅朋友,唔系我朋友吖嘛,畀佢即管嚟(老三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让他尽管来),呵呵呵呵……”

林满贵相当客气,看来这通电话还真有用。

“咁我就先唔讲喇,我呢度客,馁得闲去绿柳城呢边饮茶,我同老三都喺!(那我就先不说了,我这边来客人了,你有空到绿柳城这边饮茶,我和老三都在)”钟燕珍说着打算收线,这时候也应该到楼下走动。

“吼吼,咦嫂馁先做住,得空一定去睇馁!(好好,二嫂那你先忙着,得空一定去看你们)”林满贵收了线。

季维斯看事情说的差不多,欠了欠身打算出去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于雨朋。

“Akins,让你朋友尽管去吧,实在不行,我让你二哥再给他打电话。”钟燕珍满脸微笑,他对这个三弟确实挺关心的,“至于那个杨小姐,其实也不用灰心,以你的才貌还怕会输给谁?要不然二嫂去给你出头!”

“还是不要麻烦二嫂了。”季维斯连忙摆手,接着出去打电话了。

季维斯回到自己办公室才拨通于雨朋电话,把情况大致说了,还嘱咐他见林满贵时最好带上几瓶好酒,于雨朋也认为他说的对,二人就挂了电话各忙各的。

在售楼中心待的时间不大,季维斯带着李英楠到现场各个环节转了一圈儿,时间也就接近中午了。随便吃了点工作餐,跟李英楠说要去办点私事不许她跟,她坚持几句还是不行,只好悻悻地回到工地办公室整理资料。

季维斯刻意收拾了一下发型,换了套新西服,打上领结,在售楼中心借了钟燕珍的跑车,神采奕奕的向市区开去。钟燕珍看着远去的季维斯,心头不住地称赞,当然也能猜到他去干嘛,希望他能成功。

吴氏集团办公楼一楼接待大厅,莫小兰和几个姐妹值班。

不知道是谁喊了声:“好帅啊!”大家不约而同看向门口,一辆车牌‘粤S666**’的红色保时捷停在厅子大门偏左位置,车上下来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小伙,西装革履,皮鞋泽明瓦亮,手里拿着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

帅小伙温文尔雅地走进大厅,礼貌的问:“麻烦一下,杨小姐在哪个房间?”

这些女孩儿都看呆了,竟没一个招呼客人。莫小兰也忍不住拿这人和心里的于雨朋做比较:虽然这人的发型浮夸了点,模样却比于雨朋俊俏,皮肤也比他白净,这清秀的脸型,弯眉毛,大眼睛,高鼻梁,比挂历上的模特还漂亮。可是看车子就知道是富家子,会不会有点儿太完美了?眼神儿有点儿轻浮,没有他看着实在,要是他也有这样的俏模样多好!

“麻烦一下,杨小姐在哪个房间?”帅小伙礼貌地又问了一遍,爽朗的声音圆润还有磁性。

这帅小伙就是季维斯,他早让李英楠打听清楚了,那天在工地碰到的女孩叫杨洋,是吴氏集团采购部经理助理。今天刻意收拾的干干净净就是来见她,希望能有机会向她表白,是不是成功就交给上天做主。

“三楼,采购部经理办公室隔壁。”不知道是谁回答的。

“谢谢你!”季维斯说着绅士地点点头,转身向楼梯走去,几个女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踏上台阶,清脆的踏步声传出好远。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这还像个上班儿的样子吗?”黄雅婷从外面走进大厅,看到女接待都对着楼梯发呆,不由得发起少奶奶脾气,“看你们一个个,跟丢了魂儿似得!”

“黄经理,刚有个非——常帅,非——常帅的帅哥,拿束红玫瑰上楼找杨小姐了。”有个女招待弱弱地回答,其他人迅速回到接待台后面。

“什么帅哥不帅哥?真没见过世面!哎呀?杨洋可是阿涛的媳妇儿!”黄雅婷说着也往楼上走,“我得看看去!”说完迈着小碎步向上跑,还不停地歪脑袋顺楼梯空看。

季维斯走到杨洋的房门口碰到“喝黄酒”,刚想问是不是杨洋办公室。“喝黄酒”已经横在他面前,开始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季总,您来了?找吴总吗?他在楼下二楼大办公室!”

“喝黄酒”纯粹胡扯,他跟姐夫吴伟雄去过绿柳城,和季维斯见过却没说几次话,在他和吴成雄看来季维斯是财神爷,所以溜须拍马是少不了的。他已经留意到那书红色玫瑰花,猜到是找杨洋,之所以往楼下支季维斯,就是怕她冷不丁言语冲撞了财神爷,杨洋的脾气他可是领教过的。

“麻烦问一下,杨小姐的办公室是这间吗?”季维斯没用正眼看“喝黄酒”,因为门上牌子写着‘经理助理’。

“这——这就是。”“喝黄酒”不敢硬拦季维斯,连忙转过身敲门,“杨姐,杨姐在吗?季总来找你。”

门打开了,杨洋出现在门口,看着季维斯拿着一束花,有点莫名其妙,但出于礼貌还是把他让进房间,等他进来顺手把“喝黄酒”关到外面。

这时黄雅婷也已经到了外面,脸色匆匆刚要问什么情况,“喝黄酒”用食指比划了个嘘的手势,把她拉到了一边。

“阿合,咋回事儿?”黄雅婷有些迫不及待,“什么人瞎了眼来这儿捣乱?”

“季氏集团三公子季维斯。”“喝黄酒”压低声音说,眼睛瞄向杨洋办公室,“看意思八成是相中三嫂了吧?”

“啊!不是吧?”黄雅婷吓得直嚷嚷,“这下该咋办呀?杨洋是阿涛的老婆呀,那个混小子要是——”

“喝黄酒”赶紧制止:“小声点儿!惹恼了他咱就麻烦了!”

“那,那怎么办?”黄雅婷急的团团转,“总不能让他撬阿涛的老婆吧?看下边那些丫头的眼神,可能这姓季的模样还不错?”

“我的姐,何止是模样还不错,跟你们吴老三站一块儿,简直就是潘安遇上二师兄!”“喝黄酒”还一本正经地比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黄雅婷嘴里紧叨咕着。

 “姐,快告诉姐夫呀!”“喝黄酒”提醒黄雅婷。

黄雅婷颤抖着手按手机按键拨号。

 “季总,请喝茶!”杨洋不知道该怎么打发季维斯,好半天才说一句话。

 “哦,好,好,谢谢!”季维斯欠身接过杯子,双手捧着又坐下来。

进来坐了好久,季维斯还在纠结用什么话当开场白。尽管来的路上练习过好几遍,可一进门脑子就乱了,毕竟是第一次向女孩儿正式表白,而且还是在明知道人家有男朋友的情况下,真好比是新司机遇到雨雪天大堵车,应付不来。

 “季总,您不知道我有丈夫吗?”杨洋小心地问,她不想跟季维斯把关系搞得太僵硬,更不想给公司惹出麻烦。

 “我,我,我知道,呵呵,知道。”季维斯有些紧张,脸涨的像九月火晶柿子,自己都感觉脸上阵阵发热,所以勉强干笑一下,“我想,我想,我不会影响你的家庭——”

听这话杨洋手足无措了,本想着他说不知道,然后好接住他话茬说些安慰话把他劝走得了。这哪有明知道别人有家有室,还明目张胆的拿着玫瑰花,居然直接说出什么不会影响你的家庭,这都是什么逻辑啊?把她搞得不会接了。

在杨洋的生活里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还是在她厌倦了婚姻的时候。虽然有人喜欢不算坏事情,可这分明就是打酱油的,就算没有“矬子”,季维斯也没有丝毫机会,因为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于雨朋。所以,杨洋没话说了。

季维斯看了看杨洋莫可奈何的表情,脸都红到脖子根儿了,把头低下去继续纠结。

吴成雄上来了,跟黄雅婷姐弟俩贴着门外面站着,三个人此时也是默不作声,三个脑袋正靠近门听着里面的对话。吴成雄也没想过发生这种事,有心赶走季维斯吧,就怕影响生意,还有几千万的活在人家手里攥着。返回头为了生意成全他们吧,杨洋咋想?老妈咋想?爆脾气的阿涛又会咋想?急的他冬天脑门冒汗,抓耳挠腮也无济于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七章 三少多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