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十六章 情投意合正当年
发表时间:2017-12-14 点击数:435次 字数:

还没等开饭,顺楼梯上来个员工,走到门口说:“于哥,有客人找你。”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大声说:“于兄,小弟前来拜访!”紧接着门口出现两个人,竟是季维斯,身后是他的助理李英楠。

“季兄弟?你怎么来了?”于雨朋笑着迎了上去,往里面让,“来,里边请,里边请!”

“二位,随便坐。”于雨朋把他们让到沙发上,季维斯靠沙发的一头坐下,李英楠在旁边站着。

于雨朋见季、李二人都把目光投过来,看着刚从办公桌后面起来的秦婉玲。连忙介绍:“季兄弟,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内子婉玲,”

“嫂子好!”季维斯欠身打招呼。

“于太太好!”李英楠也问好。

“嫂子,您坐。”季维斯看秦婉玲站在于雨朋旁边,还以为她要做沙发中间,就站起来往旁边让一下,“我姓季,季维斯,嫂子可以叫我Akins,a,k,i,n,s,承蒙于大哥前阵时间救过一次命,早该前来拜谢!项目上一时没能走开,真是失礼了!”接着扭头指李英楠,“这是我公司的助理李姐,李英楠。”

“哦,季先生,李小姐,快请坐!我去倒茶。”秦婉玲刚要往出走,王宏从外面进来,手上托盘里端着几个菜。

“于哥,有客人来了,那我先出去!”王宏看着于雨朋说。

“等一下。”于雨朋说着转头看着季、李二人,“季兄弟既然来了,又赶上吃饭,要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吃点吧?”

“好啊,只要于兄不嫌我们打扰,小弟也就不客气了。”季维斯说。

秦婉玲就帮着王宏把菜、食碟、筷子摆在茶几上。在于雨朋旁边坐下来,王宏转身又去食堂。

“雨朋,古井老窖,行不行?”牛永成拎着两瓶酒进来,没进门声音就先到了。随后看到季、李二人,笑着问,“雨朋,弟妹,有客人来了?”

于雨朋向牛永成介绍了一下季、李二人,又看着季维斯介绍牛永成,“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公司生产经理牛永成,刚才端菜的是办公室助理王宏。”

牛永成和他们相互问候了一下,拉凳子坐在茶几对面。

很快酒菜都已摆好,大家都落座,只有李英楠始终站在季维斯旁边,季维斯使几次眼色她还是默不作声。

秦婉玲也站起来客气好几句,她仍然没劝动,只好回到于雨朋旁边坐下,冲季维斯尴尬的笑了笑。

于雨朋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再看一旁的季维斯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就把脸一沉对李英楠说:“我这里不分上下级,能在这里坐的都是好朋友,好兄弟!李小姐既然能来到这儿,就该入乡随俗,过分的客气反而矫情了,还显得咱们弟兄不配跟你做朋友!”言下之意,要做朋友就得坐下,不是朋友离开。

季维斯又冲李英楠使眼色,微笑着打哈哈:“来,坐快下,要惹于兄不高兴了!”

李英楠这才挨着季维斯坐下。

于雨朋呵呵一笑,说:“来,大家初次在一起吃饭,干一杯。”说着刻意看了一眼李英楠,李英楠慌忙拿起酒杯,再看他仍是微笑,接着扬脖一饮而尽。

大家的心情都放松下来,牛永成热情地给大家倒酒碰杯。

几杯酒下肚,季维斯脸微微发红,话也多了,丝毫没有初遇于雨朋时酸秀才的样子。

正吃着,季维斯忽然站起来,环视几个人,笑着说:“我,冒昧说几句,今天请嫂子,和各位做个见证,小弟上次蒙于兄救命,如今又这么投缘,打算拜于兄为异姓大哥!请大家尤其是嫂子和于大哥成全。”

牛永成也站起来,呜呜囔囔的说:“嗯,好好好,我也算一份,早想和雨朋进一步了!”

“还有我。”王宏也站了起来,“希望哥哥们以后多多照顾。”说着看看季维斯,“你可能是老幺。”

季维斯一笑没说话,眼睛看向于雨朋,等他做回应。

于雨朋见大家这么高兴,也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中间,“好啊,既然大家都有意,来吧,咱们四个冲北磕头,结个异姓兄弟!”除了李英楠,其他人都笑着表示赞成。

接着四个人齐刷刷面朝北跪在地板上,牛永成二十九岁,是老大;于雨朋二十五岁,是老二;季维斯二十四岁,是老三;王宏整二十岁,沦为老幺!四兄弟齐声喊着:“不是同日生,但愿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刚要起身,王宏又喊:“还有还有,老大有力,老二有钱,老三有型,老四有福气!”众人轰然一笑,干了一杯!接着笑盈盈地回座位继续喝酒聊天。

“嘀嘀”“嘀嘀”“嘀嘀”“……”传呼机响了起来,于雨朋和秦婉玲同时拿出传呼机看。是于雨朋的在响,他拿起手机出去回电话了。

王宏调侃说:“大伙注意没?二哥二嫂还是情侣BB机。”结拜后王宏和季维斯就改口叫于雨朋为二哥了,秦婉玲自然是二嫂。

几个人又接着拿秦婉玲夫妇为话题聊了起来,把她说的脸色绯红,不好意的低头笑着。

于雨朋是看到杨洋留言的信息:‘晚上八点,老地方见’才出去的。打通杨洋电话:“喂,洋洋,我。”

“朋,我在办点儿事情,晚上见面儿聊!”杨洋压低声音说,然后挂断手机。

于雨朋还想问她在哪,在忙啥,吃饭了没,还想要告诉她自己多了几个结拜兄弟,她已经收线,猜想应该是正在办重要的事。回房间接着和大家喝酒聊天,哥几个都很高兴,免不了有些豪言壮语,中间牛永成又去取了一次酒,大家喝到太阳落山才散。

杨洋接于雨朋电话时就在绿柳城售楼中心二楼,她今天听到售楼中心工作人员打电话说自己中奖了,免费得到一套68平米的房子,随时可以办手续。简直是难以置信,的确是去过售楼中心,也的确看了个68平米的户型,可她没参加抽奖活动,这些年甚至连袋洗衣粉都没中过,对中奖怎么能不保持怀疑态度。思量再三,觉得人家能骗她什么呢?就找着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咨询,律师说过去看看也无妨,两人到售楼中心一看果有其事。

律师确认绿柳城五证齐全,房子是真实的,手续也合法,就建议杨洋趁热打铁,立刻和售楼中心副总经理钟燕珍到她办公室办理手续,还写了公证书三方签字。杨洋在业主位置公正地写下了‘于雨朋’三个字,写下他的身份证号码,两人的手机号。

售楼中心副总经理钟燕珍,就是季维斯的二嫂,她娘家在东莞,还是钟氏兄弟的亲堂妹,按说算是杨洋的干堂姐,只不过坐在两对面谁也不认识谁。钟燕珍看到杨洋业主栏写的是个男人名字,心里就忽悠一下,猜想三弟这次要失策了,看来人家不仅不会领他的人情,也没太大机会成为三弟媳。不由得把眉皱起来了,为季维斯担忧,有心反悔说不给房子,可人家律师都带着,不免有些焦虑:akins呀akins,点解唔先调查清楚呀(怎么不先调查清楚呢)?

杨洋和钟燕珍办完手续,带着律师走了。

钟燕珍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返回头想想季家的资产那么多,一个小房子算什么,她和老公季维暠不是也私下弄了好几套挂在亲戚朋友名下。算了,有闲心该借机会把抽奖活动搞大,多做出点成绩给公公婆婆看,也向貌合神不合的大哥大嫂显显能力,想通以后,回办公室忙去了。

 ‘Manity - of - malacca’是个迷人的地方。

它不同于那些高档酒吧和遍地都是的大舞厅,环境优美,消费适中,吸引着不少俊男美女,还有喜欢深沉,爱好寂寞的专业人士。当然还有于雨朋这种,为了一个人,爱上她喜欢的所有事物。

于雨朋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依然要了一杯黑咖啡,欣赏着这里的环境。

忽然有种想开间酒吧的想法,如果把酒吧办成这类格调,有洋酒,红酒再弄些啤酒。音乐风格再增加一些新元素,可以搞个大家唱的形式,偶尔请几个专业歌手客串,多鼓励客人自己唱,如果再把餐饮也带上,更能刺激大多数人的消费心理。再有杨洋这样的精明女人打理,简直完美。对,就应该让她打理,还可以增加些她喜欢的独特元素。

杨洋进来了,在门口四下望。于雨朋站起来挥挥手,看她笑着过来在对面坐下,招手叫了侍应,自己也坐下。

女侍应过来后,杨洋也点了杯黑咖啡,叫了个小吃拼盘。

轻轻呷了几口咖啡,杨洋优雅地托着下巴看于雨朋,眼睛眨呀眨得带着浅笑。

“给你说个——”“我们很快就可——”两个人几乎同时说话,又同时笑着停住看对方。于雨朋扬了扬眉说:“你先!”

杨洋抿嘴一笑,歪着脑袋说:“朋,想不想有个地方?只有你和我,可以一起聊天,一起看电视,一起烧饭做菜,一起听音乐,反正就是完全属于咱们两个人的空间,嗯?”

“好啊,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于雨朋听了一乐,就知道她准是有什么新点子。

“当然有啦,而且不仅仅是想法。”杨洋发自内心向往那一天天的到来,“已经有了实际行动!”说着从座位上拿起个资料袋幽雅地递给于雨朋。

于雨朋打开一看,是一份购房合同,位置:绿柳城一期5号楼5楼东户,面积:68平米,户主:于雨朋……

“啊?你买房子了?钱够吗?怎么不先告诉我一声?”于雨朋吃惊地看着购房合同,内心的喜悦瞬间爆满。

“咯咯咯,看你紧张的,房子已经是你的了!手续都在这儿,再过几天就可以拿钥匙装修了!”杨洋看着于雨朋,调皮的说,“高不高兴?意不意外?”

“嗯。”于雨朋伸出双手捧住杨洋的脸,“你太厉害了!”

“还有件事,蔚蓝天空你知不知道?”杨洋正笑着忽然语气变得严肃,轻轻握住他的手。

“听说过,据说是洛城目前规划最好的住宅小区。”于雨朋还在笑,“你不会想告诉我那里也买了房子吧?真要分居啊?”

“哎呀,先别开玩笑,说正经事儿呢!”杨洋此时的表情确实非常认真,“那边A期外装正在招标,用的正是你们那种地板,用量非常大。我打听过,目前有两家公司最有可能中标,一个苏州飞腾,一个吴氏,虽说吴氏中了你就可以参与,但是吴氏的资金链儿最近不行,几个小工程加上一个绿柳城一期明显转不动了,再做蔚蓝天空肯定要靠供应商的钱来运转!苏州飞腾是上市公司,钱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跟他们有没有来往?能不能跟搭上这条线儿?”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于雨朋的脸。

于雨朋听完长吁一口气,觉得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轻轻抽出杨洋握住的手,猛然与她四目相对,压低声音说:“明白,两个问题:第一,想办法搭上苏州飞腾,第二,挤走吴氏!合二为一就变成了搭上苏州飞腾,拿协助他们挤走吴氏作为条件跟他们谈合作!”

“对,就是这意思!”杨洋竖起大拇指,“我就知道你最厉害!”说着凑近于雨朋的耳朵,“你想办法做前半步,我和好朋友做后半步,一旦成功,你的公司就会比飞腾还飞得高。”

“好是好,但是你必须提醒那——个好朋友,一定要小心,吴氏三兄弟可不是好惹的!”于雨朋感觉这事可能就是她在里面操作,所以很担心她的处境。

“放心。”杨洋端起咖啡,“来干一个,预祝成功!”

“好。”于雨朋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哎呀,又被耍了!”苦的他五官有些错位,咧着嘴跑去洗手间漱口。

“咯咯咯咯……”杨洋笑的几乎是前仰后翻,于雨朋回来了还在笑,压低声音说:“你也太实在了!干杯有时候只是个形式。”

两人又坐了好大一会儿。

于雨朋开始喝白开水,悠然地看着她说:“我这儿有个想法跟你商量,咱是不是可以开个酒吧?把洋酒,红酒,鸡尾酒,啤酒都带上。再请个专业调酒师做个中合,调出花式酒,再起成各种浪漫的名字,搭配一些新的音乐元素,比如请歌手客串或者搞点儿比赛赢奖品活动,目的是把高档酒吧大众化。”

“可以啊,我来给咱打理。”杨洋听了拍手赞成。

“好,别忘了今天的话。”于雨朋微笑看着杨洋的眼睛,里面泛起光华,“到时候可别喊累。”

“当然!”杨洋点头,迟疑一下柔声说:“朋,咱走吧?”

二人手挽手走出‘Manity  of  malacca’,走到于雨朋车跟前,杨洋仔细端详着眼前的深灰色本田商务车,又围着车子转了个圈,看着他说:“朋,换新车了?舍得扔那辆老爷车了!”

“那辆坏了,刚换的,车牌都还没挂,就先跑来告诉你!”怕杨洋担心,于雨朋没说龚兴龙以及打架的事情,“上车吧,你来开。”

 “好嘞!”杨洋说着开门坐到驾驶位,系上安全带,调皮地一笑,“领导,请坐稳扶好!”似乎又进入了秘书兼司机的角色。

车子在王府花园侧面巷子停下,杨洋下车点了支烟靠在车门上抽,白烟在微黄街灯下飘散,带不走她浓浓的倦意。她知道不是疲倦,是心累,她一点都不想回到这个家,可又不敢也不愿对于雨朋说太多,免得他担心。他下车后站在她旁边,抱着肩膀紧挨她靠在车身,此时并不像往常觉得她抽烟的姿势多么幽雅,仿佛她每吐一口烟都是心里的幽怨,不愿也不能与人分享的幽怨。

“朋,好希望赶紧装修好那个小房子,对了,不如给咱的窝起个什么名字吧?不要太俗也不要太雅,只有咱俩知道的名字,咋样?”杨洋歪头靠在于雨朋肩上,一束白烟跑向远处。

“嗯——”于雨朋思量着,轻声说:“叫心房吧?心脏的心,房子的房,就是这里。”说着拉住杨洋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偏左位置,“我的心房,虽然不大却只有你可以住!”

杨洋用力的点点头,悲切地说: “嗯,想立刻住进你心房去,一天都不想在这破地儿呆!”眼里竟泛起泪花,又把头靠在他身上。

“怎么了?”于雨朋注意到这一点,转身扶起她身子,注视着她眼睛,“跟家里人闹矛盾了?要是实在跟家人合不来,干脆找个房子搬出来住吧!”她从来不说家里的事,于雨朋也不想多问,免得让她为难。

“嗯!”杨洋把半截烟丢在地上,用高跟鞋狠狠地踩几下,“上车吧,有点儿冷!”

于雨朋转身打开右侧后车门,让她先上车,忽然一脸坏笑看她:“是不是又想起要账啦?”

“是啊!”杨洋歪着脑袋冲他眨眨眼,心情瞬间膨胀,“不行吗?”

于雨朋没说话,伸手抱起她轻轻放在后车座上,跟着也上车拉上布帘。低下头吻住她火热的唇,激情瞬间升温,继而狂热,继而燃烧,继而蔓延,最后融入小巷微弱的灯光,深邃的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六章 情投意合正当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