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十五章 歪打正着
发表时间:2017-12-13 点击数:192次 字数:

听到“郭三儿”三个字,于雨朋当时就不怕了。慢慢放下胳膊往外面看,本来就微黑的脸膛变成铁青色,再看前后挡风玻璃已经被砸碎,玻璃渣往里面掉,两边的玻璃也已经震烂,被一层膜连着,眼看就要掉下来,引擎盖上还站着个人。

于雨朋知道撑不了多久,索性回头一把就夺过来后面那人的钢管!打开车门大吼一声:“住手!全给老子停了!”

于雨朋大喊这声一方面为自己壮胆,再就是抬高自身气势试着震住对方。见他们果然停了,就往前走几步,左手点指着郭三儿说:“你就是郭三儿——?专门做些欺男霸女吓唬老太太的事?”

“你是谁?跟姓龚的一伙吗?”郭三儿楞了一下问。

“哼,我不认识什么姓龚的,就说你是不是郭三儿吧?”于雨朋见他们相互对望,继续用左手向回摆几下,“你来,你爸让我给你捎句话!”

这郭三儿还真拉着大锤往近走了几步,距离于雨朋两米左右站住,纳闷儿地看着于雨朋说:“你谁呀?咋跟姓龚的在一块儿?”

于雨朋没说话,忽的一下就跳过去,举起右手的钢管照着他头就是两下,速度又快又准,郭三儿这小子当时就趴下了,再没吱一声。

“你爸说让我替他狠狠教训你!”于雨朋骂完狠狠朝他啐了口唾沫。

其他几个刚想起哄,看到于雨朋已经把郭三儿打倒在地,不动了,也都站在原地。

于雨朋看车头上还站着一个,刚才就是他最卖力的砸玻璃,招呼都不打就两个鱼跃跳到车跟前,抡起钢管照他小腿上就是一下。“噗通”一声,那人摔倒在引擎盖上,于雨朋照着后背又是两下,这家伙疼的嗷嗷叫着从引擎盖上面滚下来,在地上打滚……

“还有谁刚砸老子的车,过来!”于雨朋是真的心疼车子,虽说是三手车,这几年也挺争气,没大毛病。

那几个还没等于雨朋再问第二遍,呼啦全跑了,连地上的两个都没管。

于雨朋这才上车,发动引擎,还好,引擎竟然还没坏,径直朝洛城方向开了下去。他此时也怕跑慢了那几个再回来,或者被公安抓个现成。

走了好一会儿,牛永成才从副驾驶车座前面爬上来。抖了抖身上的碎玻璃渣,看看挡风玻璃没了,引擎盖翘着,后挡风也碎了还在一起粘着,后边坐着的那位头上身上都有血。赶紧喊:“雨朋,他在流血!”

“先不管他,害老子的车被砸成这样!”于雨朋还在生气,一看油表亮了,“操蛋,这会儿没油了!”

于雨朋说着油门儿却没松,朝左右留意着加油站。过好一会儿才看到加油站,进加油站前停在路边回头问后面那人,“喂,你咋样?要死不了就下车,我要回洛城!”

“我也是洛城的。”后面那人声音非常弱,估计伤的不轻。

“哦?既然是老乡的话,把你捎洛城去,送到医院,过几天好了要给我赔钱修车!”于雨朋认真的说,“这车都没办法报保险,肯定得花不少钱!”

那人直哼哼,也不知道是同意赔钱还是疼的。

到加油站,加油的人拿着油枪都看傻了,还没见过这样的车来加油呢!再看车上还有人流血!

“看啥看?没见过出车祸吗?”于雨朋余怒未消,大声说着递给工作人员三百块,“车上还有人等送医院呢!耽误死了拉你家去!”

加完油,于雨朋一口气就把车开到洛城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竟然认出他:“哎,怎么又是你!你是干嘛的?”

“救你的人吧,没看过出车祸的?这还躺着个人呢!”于雨朋这会儿有点见谁冲谁吼,“你急诊科还是查户口?”

医护人员把那人用车子拉进治疗室了。

于雨朋对牛永成说:“把车上有用的东西全拿上,先回公司去,车子先扔这儿,我得等那人醒了问清楚,回头还得找他要修车的钱。”

牛永成到现在还没缓过神儿,听于雨朋的话到车上摸索一遍走了。

等了两个多小时,那人才被推出来,送到病房。

于雨朋又被护士叫住让他交这费那费,钱还没有要到呢又贴了三千块!等于雨朋来到病房,那人已经斜靠在床头,精神挺好,见于雨朋进来,连忙起身道谢,静脉注射吊瓶都差点被拉翻。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那人态度倒是蛮诚恳,就是模样磕碜点,光膀子缠着十字插花绷带,头上也是绷带,脸上血迹斑斑,浓眉大眼倒还差不多,就是眼睛旁边也擦了药水,“今天要不是遇到大哥,兄弟肯定是再没机会回洛城了!”说着又想起身。

“行了行了,废话咱就别说了。”于雨朋示意他坐着,“你叫啥?电话多少?修车费全你的,还有护士刚让交的三千块!”

“我姓龚,这是我名片!”说着从身上摸索出一张名片,递给于雨朋,“大哥放心,钱我一定赔,能借用一下你手机不?”

于雨朋一听姓龚,挺耳熟的。把手机递给他,正要低头看名片,护士进来了对于雨朋说:“这位先生,外面有公安找你,请出来一下,别影响其他人休息。”

于雨朋跟着护士出来,果然有两个穿制服戴大沿儿帽的在急诊门口,顺手把名片装进口袋,全靠这名片要修车费呢。

“同志,门外的桑塔纳是你的不?”其中一个大檐儿帽说。

“是啊,超速了是吗?”于雨朋说。

“你这是咋回事儿?有人报案说你开了个烂车进来,还有人受严重刀伤!”还是那个大檐儿帽说,语气有点像审犯人,“受伤的人呢?”

“车子是我的,那人受什么伤不知道!我开车到三门峡办事儿,临回来在夜市去吃东西,刚下车打个电话的空,车子就被他开跑了,我打个的士就追,追到半路看到他出车祸在路边儿,人在流血,就把他送到这儿来了,刚才还替他交了三千块,顺便找他要修车钱你们就来了。”于雨朋干脆趁早把自己撇清,要不然准还有麻烦。

“那个人在哪儿?伤重不重?”另一个大檐儿帽问。

“人在里面用我手机打电话呢。”于雨朋指了指病房方向,“伤重不重就得问医生了!我就想要我的钱!”

于雨朋带两个公安到病房立马傻眼了,床上哪有人啊?手机也没了!

“人呢?”之前说话的公安问,“你这问题严重了,走,跟我们到分局!”

“哎,别急,我明白了!”于雨朋若有所悟,说不定这两个是假公安,联合里面那人在外边缠着自己,好让他趁机跑,脾气腾就撞到顶门梁上来了,“你们俩证件拿出来,你们跟里面那个八成是一伙的,在外边引着我,让他跑了!他还拿着我的新摩托罗拉呢,你们俩可不许走!”于雨朋又对着里面大喊:“医生,医生,快报警!”

天蒙蒙亮,洛城老城区公安分局里,于雨朋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事情弄清了,两个公安是真的,也接受了批评,因为他们没有先出示证件就执行公务。被于雨朋追着要修车款,还拿走手机的是洛城最大的不法团伙头子龚兴龙。于雨朋确实是受害者,钱和手机肯定是没指望要了!

完事儿,有个像是领导的女公安,开车把他送回了开发二路的公司门口。路上还不停警告于雨朋别再要钱了,一定要远离龚兴龙,还有些什么黑势力、无恶不作、极端份子之类的话,公安想抓很久了,苦于没有实质性证据。

于雨朋回到办公室沙发上倒头便睡,一晚上折腾的筋疲力尽,也顾不得冷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上午十一点。于雨朋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蒙松的眼睛,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件外套,是秦婉玲的,一看她在办公桌后面椅子上坐着摆弄传呼机。

“婉玲,你啥时候来的?”于雨朋问。

“雨朋,你以后不要再做冒险的事情好不好?”秦婉玲说着扑到于雨朋身上,眼睛一酸,眼泪像断线珍珠似得往下掉,“一夜没见你人影,也没消息,今儿早上过来,牛哥跟我说,你们昨晚跟人打架了,你不知道人家多害怕,你要有个好歹——”抽搐的说不出话,趴在于雨朋身上哭了起来。

于雨朋扶着秦婉玲抖动的肩头,把她扶起来。用手擦了擦她的眼泪,心里也是一阵难过,赶紧安慰:“别担心,你家老于怎么是个肯吃亏的人呢?昨天我不是打架,是自卫!人家警察叔叔都说我是好人了。”

“那也不行,以后看见打架必须躲远远儿的,知道吗?”秦婉玲还在的抽泣。

“好,好,我都听你的,只要别人不欺负我在乎的人,我绝不出手!行吧?”于雨朋认真的说。

这时看看门口多了几个人,原来听到哭声,王宏和牛永成还有几个人都跑过来站在门口,却没进来。

“好了,起来坐好,都哭得像花面猫,要让他们笑话了,快去洗洗吧。”于雨朋把衣服披在秦婉玲身上,想逗她开心。

“我才不是花面猫,我才不怕笑话!”秦婉玲说着低头走出去了。

“大哥,你好,昨晚真对不起,连累你了!”说话的人正是昨晚医院溜掉的龚兴龙,“今天是专程来感谢你的救命大恩!”说着把于雨朋的手机,一个装满钱的纸袋子,还有一把车钥匙放在于雨朋面前的茶几上。

于雨朋一看正是昨晚见过的那人,站起来笑着跨前两步刚要握手,忽然想起送自己回来的女公安说的话:‘这些人都是用得着你时大哥长兄弟短的,用不着了,说不清啥时候给你背后来一刀’。

于雨朋迅速又退后一步,脸上瞬间没了笑。龚兴龙也注意到这变化,但没多想。

“等等,听我说几句!”于雨朋看着龚兴龙,跟昨天那个受伤倒在车后座的人判若两人,怎么看都像个青年商人,而不是不法团伙老大,不由得语气缓了些,“首先,我不是你大哥,跟你可以说就不认识,龚老板是大人物,看起来差不多四十来岁,我只是个二十多岁庄稼人,这个大哥我受不起。所以,以后不要再叫大哥。第二,所谓的救命恩人根本就是个误会,要知道你就是龚兴龙,你根本就不能上我的车,这个恩人不成立,而且我也不在乎,所以请你以后也别再提。第三,你这些东西都是用什么换来的我不想问,你做的什么生意自己清楚,所以只要把我手机留下,把我车修好,以后咱谁也不认识谁!”

于雨朋说的很通透,也很认真,女工安的话到底有些影响,龚兴龙昨天跟人玩儿命也是事实。

“好吧,于先生,虽然你不承认,但是事实上你确实救了姓龚的这条命,无论怎么说也抹不过去!”龚兴龙非常诚恳的一躬到地,“请于先生放心,我在洛城名声是不太好,但我的钱是凭能力挣回来的,绝不是郭三儿一类欺压良善的地痞。”

说起龚兴龙这人起初是靠捞偏门儿起家,现在的洛城兴隆商贸实业公司,基本掌握着本市红酒、洋酒贸易。还有几个大型连锁超市也是他的,基本不做地痞流氓那些勾当。

旁边的牛永成往前凑,也帮着龚兴龙说话:“雨朋,龚老板人真的挺不错——”

牛永成是想告诉于雨朋,龚兴龙他们大早上就来了。几个人一起在外面等于雨朋睡醒,龚兴龙一直说别打搅大哥睡觉,而且已经反复表示歉意,还坚持赔偿给牛永成堂哥一些安家费,话却被于雨朋打断。

“牛哥,即使他龚老板行得正坐得端,他的那么多手下也能做到?”于雨朋表面对牛永成说,眼睛却始终盯着龚兴龙,观察他表情变化,“你这么快忘了,谁害的你堂哥堂嫂躺进医院!谁替他们受那些罪?”

本就不善言辞的牛永成,被这几句话说得张口结舌,把想说的话也硬噎回去。

“好吧,于先生,既然你信不过姓龚的,那就不敢再高攀,车子和钱是赔给你的。”龚兴龙退后两步,双手冲于雨朋抱拳,“姓龚的还欠于先生一条命!告辞!”

“龚老板,请稍等。”于雨朋拿起钱袋子几步到龚兴龙跟前,“车我收下,已经算占了你大便宜了,钱请带回,日后兄弟若真有需要,再找你借,龚老板看行吗?”

于雨朋觉得跟这类有背景的人尽量不要有瓜葛,但也不要搞太僵。如果他看到院子里是辆崭新本田商务车,车子肯定也不会要。

龚兴龙一看,这于雨朋确实是坦荡豪爽的人,表情也不像刚才那么生硬。既然人家退一步,他也应该见好就收,伸手就接过钱说:“那好,这钱就当是于兄弟入股在我兴隆公司的,日后该怎么算怎么算,到分红时你可不能再推辞?”

“那——那好吧,龚老板,那我就不送了。”于雨朋只想尽快把他打发离开公司,免得他的仇家和公安都盯着自己。

“于兄弟,别客气!”龚兴龙说完,带着几个人走了。

于雨朋看差不多晌午了,对秦婉玲说:“婉玲,该吃饭了,咱几个在这儿凑合吃点吧?”

“嗯,那我去食堂弄几个菜,”秦婉玲说着要去公司食堂。

“嫂子,于哥,你们就在这儿歇会儿吧。”王宏说,“我去食堂叫厨子随便弄几个就行了。”

于雨朋点点同意,这才看手机传呼机是不是好着,王宏出办公室去食堂。

“雨朋,要不咱哥俩喝点儿?”于永成好长时间没跟于雨朋在一起吃饭了,再加上昨晚于雨朋帮他堂哥全家,确实想热乎热乎。

 “行,牛哥,你们就少喝点儿,适可为止,哦?”秦婉玲心情也逐渐好起来,看到丈夫最近辛苦,还给她送了个传呼机,想着让他们兄弟们热闹热闹也挺好,就当为昨夜的事压惊。

“好嘞,我拿酒去!”于永成答应着,嘴里哼着小曲顺楼梯下去,看来他也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秦婉玲又从包里取出传呼机在手里摆弄,于雨朋看着她笑笑,转身洗手间洗脸。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五章 歪打正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