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十一章 有爱
发表时间:2017-12-08 点击数:330次 字数:

这是一个下午,在吴氏集团六楼二号会议室。采购部经理黄雅婷斜靠在椅背上,脸上充满惬意,就像窗外洒进来的午后阳光,灿烂可透心,明媚可四溢。

就在刚刚,黄雅婷代表公司和几个绿柳城项目的供应商签订了正式合同,解决了这个项目中所有采购问题。其中最让她记忆犹新的是个姓于的年轻人,他谈笑里透着儒雅,言语中带着忠厚,虽不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眼角眉梢仍挂着千层英气,一颦一笑带着豁达,举手投足显得有涵养。而其他几个老板,就像事先商量好似得,个个肥头大耳,膀大腰圆,那几个大肚腩挺的,比自己怀胎六甲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老公吴成雄也是这类人,还恬不知耻的指着肚子说里面有学问,有大财,以她自己看那满肚子都是财、色、名、利、腐,还有曲曲弯弯的花花肠子,肥油渣。

“喝黄酒”从外面进来,脸上堆着笑端着一杯茶,放在他姐姐跟前,轻声说:“经理,这是我给你泡的玫瑰养颜茶!”

“没外人还是叫我姐,听着刺耳。”黄雅婷对弟弟说,眼睛都懒得转,阳光照在脸上,确实让人有充实感,“阿合,我让你查的事情——咋样?”

“姐,我调查过了,于总叫于雨朋,25岁,经营着一个不起眼儿的小公司,满打满算不到三十个人。结过婚几年了,还没孩子,这人连大学的门儿都没踩过,靠点儿小聪明儿投机倒把,去年还得了个商会的后起之秀名头,听说净做一些别人瞧不上的芝麻绿豆小活儿。”“喝黄酒”说着把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

黄雅婷白这个不成器的弟弟一眼,没好气儿地说:“说人家耍小聪明儿,你也耍个试试,你也去开个不起眼儿的小公司试试!眼高手低!”

“姐,看你怎么老踩自己人,我可是你亲弟弟——”“喝黄酒”还觉得自己蛮委屈的。

黄雅婷把名片拿在手里看了看,对“喝黄酒”说:“阿合呀,以后,于总来公司办事儿,你们不用接待,把他请到我办公室就行。”

“好,没问题,那我先出去忙了。”“喝黄酒”唯唯诺诺退出会议室。

于雨朋离开吴氏集团,开着车往北郊行驶,心里盘算着下一步怎么与吴氏合作。

忽然,看到前面道沿边好像趟着个人,路过的车和人都远远绕开,几个人不远不近地指手画脚,就靠近了把车停住,打开应急灯走到近前看。

地上侧躺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大概是犯了什么病,口吐白沫在地上直抽搐。

于雨朋刚俯下身打算扶起地上的人,旁边有个老人冲他喊:“嘿,小伙子,他犯的是‘羊癫疯’,抽了一会儿了,得赶紧救,弄不好还能出人命!”

这时又有几个人在旁边附和,“是啊,”“挺严重的,”“赶紧往医院送”“……”

于雨朋一把抱起这个人,走向自己的车子,已经有人伸手替他打开后车门,于雨朋把他放在后座上,对那人说了谢谢,开车驶向市中心医院。

经过医院急诊科工作人员一阵忙碌,年轻人逐渐恢复清醒,护士把他安排到普通病房,并嘱咐于雨朋:“让你朋友多休息一会儿,你赶紧去补住院手续,观察一夜没什么事儿就可以出院。”于雨朋再次道谢。

于雨朋看着年轻人很累的样子,安慰道:“不用担心,已经没事儿了,你先闭目休息着,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那人没说话,感激的朝于雨朋点点头。

于雨朋出去补办了住院手续,又在商店买了个保温水杯,水杯上印着个幼稚的图案‘变形金刚’。在开水房把杯子里外洗洗,接了杯热水拿到病房,那年轻人还在闭目养神,脸色已经好多了。

那人听到于雨朋进来他睁开眼睛,冲着于雨朋拱了拱手说:“非常感谢兄台高义,若不是兄台的出现,想必在下这一百多斤的残躯也就扔在洛城了。”这人一口浓郁的南方口音。

“不要客气,出门在外谁也难保没有个七灾八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于雨朋温和的说。

“还没请教兄台贵姓?”年轻人再度拱手问。

“免贵姓于,于雨朋,就是洛城人。”于雨朋浅笑一下说,“呵呵,先生怎么称呼?”

“哦,不敢当,小姓季,名维斯,来自香港半山,家里时代经商。”季维斯谈吐文雅,显然受过高等教育,名门熏陶,这是这个咬文嚼字的说话方式让于雨朋觉得有些不自在,“至洛城已有数月,未有建树,竟险些命陨异乡,兄台救命之恩,在下当铭刻肺腑,待他日小弟定要登门拜谢!”

“季兄弟,你就别再客气了,说话最好随便点儿。”于雨朋听不惯他酸溜溜的说话方式,心想这家伙肯定上辈子做秀才没过瘾,这辈子继续酸。

“那小弟就高攀一步称呼您于兄,于兄,方才小弟旧疾复发,手机不知遗落何处,不是可否借——”季维斯再次拱手。

于雨朋赶紧把手机递给他,实在有点不想听他文叨叨。

“您好,烦请方总监接听电话,对,方总,小可季维斯,方才回公司途中旧疾复发,蒙一兄台相救,此刻在医院就医,烦请代为通知,下午会议取消,失礼之处敬请担待。”这季维斯说话相当儒雅,就像个年轻的学究。

大概是对方听他住院也很关心,有过了看他的意思,就见他对电话说:“无妨无妨,不劳各位为念,季某不日可出院,多谢!多谢!”笑着挂断电话递给于雨朋,再次拱手感谢。

“季兄弟,你们香港人都是这么说话吗?”于雨朋看着季维斯,见他没说话以为不高兴,接着又说:“不好意思,我没上过几天学,所以你咬文爵字,我听着不习惯,脑子也不赶趟,也理解不透,呵呵,我意思是,咱们之间说话能不能简单直接点儿?”

“承于兄不弃,小弟自然乐意之至!”季维斯高兴地说。

这时于雨朋手机响起,他一看是杨洋打来的,就走出病房到楼梯间接电话,免得打扰别人休息。

“喂,洋洋。”于雨朋温和地说。

“你在干嘛呢?这么久不听电话。”杨洋说。

“刚在医院看一个朋友,怕在病房吵着别人到楼梯口来说话,你在哪?”于雨朋不慌不忙的解释。

“哦,不说晚上一吃饭吗?我有点不舒服,改天再吃吧!”杨洋用手摸着眼角,浮肿虽然下去了,可还是一片黑青,怎么见于雨朋呢!

“啊,怎么了?”于雨朋一惊,急切地说:“那还急着吃什么饭?你现在在哪儿?我立刻过来接你去医院看看!”

“不要了,只是有一点点儿难受,休息一下就好了。”杨洋连忙推脱。

“那怎么行?病来如山倒,小病也不能懈怠!”于雨朋神经的绷了起来,发自内心关心她的一切,“快说,你在哪?这事儿不能由着你。”

“那好吧,我还在旺旺美食大排档等你,先吃饭再说吧。”杨洋见推脱不掉,只好去见他,也不能让他到家里来。

“先看医生再吃饭,你别乱走,我到你家接你,告诉我地址在哪儿?”于雨朋忙而不乱,有条斯里的说。

“我——我已经在路上了,到餐厅等你,我真的不要紧,你别着急,路上开车慢点儿,哦?”杨洋可不敢让他到家里来,只好撒了个谎。

“哦,那好吧,你到了先让服务员倒杯热水暖暖,我马上过来。”于雨朋挂了电话,朝季维斯的病房走去。

“季兄弟,你能照顾自己吗?我有点儿急事儿得马上去办,要不要替你通知这边的朋友?”于雨朋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季维斯,“要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做,随时打给我。”

“多谢于兄,多谢,小弟足以自顾,改天必登门拜谢!”季维斯客气地接过名片,于雨朋已经夺门而出。

于雨朋把车停在旺旺美食大排档门口,进去后四下里踅摸,看到杨洋在一个角落冲他招手,快步走到到杨洋旁边,并没有坐,关切地问:“怎么了?哪里难受?走,先去看医生!”

杨洋向里面挪了一些,让于雨朋并排着坐下,小声说:“不要紧,用不着大惊小怪的。”说着拿掉罩在脸上的墨镜。

“啊?怎么回事儿?谁欺负你了?”于雨朋看到她眼睛的淤青,不由一阵心疼,立刻站了起来,“洋洋,告诉我,什么人这么可恶!”

“小声点儿,快坐下,想让所有人看我现在的样子?”杨洋连忙把他拉下来,知道他心疼自己,可也不能告诉她矬子的事情,“昨晚喝高了点,回家碰到‘矬’桌子上,你要去把桌子砍成柴,为我报仇吗?”听于雨朋紧张的样子既欣慰又无奈。

“砍成柴烧岂不太便宜了?我要先把它四条腿儿锯短,变成更矬的凳子,然后扔在小河沟让大家踩着当桥过,等水把它泡腐烂了再埋到树下面做肥料!”于雨朋这个报仇方式还真特别。

“呵呵,这个主意好,解气还不浪费。”杨洋被逗乐了,心想,矬子也真就是这种材料!

“你朋友呢?”于雨朋说着,又往周围看了看,“不说好咱请人家吃饭吗?”

“哦,她跟男朋友约会,不来了!”杨洋今天可没少说谎话,可也不能直接说根本没那么个朋友,“想吃什么,咱们点菜吧。”说着又把眼镜戴上。

于雨朋招手叫来服务员,问她,什么菜有利于消肿,什么菜利于养颜,什么菜不发伤口,让厨师掂量着好好做几道就行,太酸太辣都不要,还点了个小鸡炖野山菌。

杨洋仔细看着眼前细心体贴的于雨朋,心里又是一阵暖流撞击。

菜来了,于雨朋先给杨洋夹菜,自己才开始吃,两个一边聊一边吃。

于雨朋还把今天去吴氏签约的过程,连同回去路上怎么碰见犯病的季维斯,怎么送的医院一一详细说给杨洋听,还专门提到季维斯长像英俊说话却像个酸秀才。杨洋则不停夸于雨朋是个大好人,将来必定飞黄腾达之类的。

吃过饭于雨朋开车送杨洋到她住的王府花园门口,两人在车里坐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下车,临别又拥抱着来个长长kiss,她却坚持看着于雨朋的车子走远,才转身回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一章 有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