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编纂整理
蔡如松
本章来自《全宋诗》 作者:文钞公
发表时间:2017-12-04 点击数:12次 字数:

蔡如松 国师南岩诗

    七闽山秀江逾碧,俗知礼义亡奸慝。

    贼潮何事率淮民,拥众南来稍蚕食。

    椎埋却冢荒径里,醉饱呼天烂渔弋。

    孽驹蹑迹逞神怪,河海波腾云泼墨。

    门开启圣像双阙,台筑三清伴紫极。

    一朝春燕飞入宫,九龙帐底生荆棘。

    举宗屠肆血腥秽,骸骨无人坎坟域。

    群凶睨目暗招邀,起火狐鸣乘月黑。

    雪峰禅客汛遗种,物色漳川俄访得。

    芦黄苇白秋负多,俗话辛酸语还塞。

    易衣传入虎狼口,翻覆死生难可测。

    至今尚余下辇处,巧作妖言相诞惑。

    我曾亲到国师岩,父老颇能为记忆。

    吐冤戟手骂从效,阴与群奸为羽翼。

    孤僧逼将上车去,水石含悲空寂默。

    唯有霜钟音韵清,破寒千里传消息。


蔡如松 九侯山神诗

    谁言少康真禹子,子孙九人流到此。

    谁言鬼侯遭纣虐,冤魄至今灵故垒。

    诞哉二说太荒唐,未识根原有初始。

    我曾南自五羊回,杖屨空山问遗址。

    数间古屋傍林峦,一簇偶人皆剑履。

    断碑仆地苍藓没,满庭落叶秋风起。

    岁时伏腊走村翁,醵钱买酒烹羊豕。

    粤巫击鼓细吹角,整日歌呼乞新祉。

    饥乌攫肉舞盘间,野蝶寻馨投盏里。

    愚民惊怪相骇诞,巧啭笙簧萦俗耳。

    那知三代去已远,鬼神岂肯歆非祀。

    漳川遐僻在穷闽,北去中州几万里。

    从来不及风马牛,庙食胡为而至是。

    滥觞曲士妄穿凿,湍激妖狐因倚恃。

    嘘烟吹雾作精变,历古冥冥无辨理。

    保当济会狄梁公,为我乘时皆斥毁。


  
上一章:蔡任
下一章:蔡若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文钞公
对《蔡如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