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编纂整理
包恢
本章来自《全宋诗》 作者:文钞公
发表时间:2017-12-04 点击数:7次 字数:

包恢 病中答客

    客侈言告予,二月春烂如。

    后过前不及,於今正丰腴。

    况复晴暄久,行乐人联车。

    时鸟啼葫芦,酤酒醉且呼。

    游子偕游女,争先耀街衢。

    被恼诉无处,半是颠狂徒。

    昔人秉烛游,过时欲何娱。

    恨公独抱病,与时不相扶。

    容膝斗大室,呻吟何时苏。

    奇花将衰谢,绿叶将扶痚。

    闻鸟声辄善,能似五仰无。

    予谓客所羡,眩於形色欤。

    竞千红万紫,锦绣不足铺。

    变千态万状,彩绘不可图。

    无一非形色,乃生理绪余。

    耳目不能思,心冥独荒芜。

    形形色色者,根本何取诸。

    藏用而显仁,显微元不殊。

    徒见形色者,不识精在粗。

    抑岂知造物,不知彼在吾。

    中和万物育,皆备我不诬。

    造物莫穷极,形色才斯须。

    物既惟我造,何尝离须臾。

    见即常自见,非二常与俱。

    卧游不必动,遍游靡所拘。

    不在行且疾,速至其神乎。

    春工尽天巧,众妙何可誉。

    病我一形色,千万曾不瘉。

    我室非斗大,宇宙此一庐。

    徒以我视我,无怪为我吁。

    徒以斗视室,宜谓局不舒。

    或者病不乐,我乐人莫逾。

    反是彼游人,非乐徒驰驱。

    仅与蜂蝶辈,逐逐飞盈途。

    二月虽将尽,吾即风舞雩。

    客心犹未悟,笑我何其愚。


包恢 病中口占

    人於不病时,岂知病时恶。

    重如加刀锯,轻亦急束缚。

    寒如大冬冰,热则盛夏铄。

    四肢外犹解,五臓内似剥。

    石卧身经难,木瘦气削弱。

    痛苦千万端,坚忍力不角。

    贵势富强身,不能与我博。

    若非祸自求,安受外气虐。

    一息秋毫间,不来不可度。

    百忧一不兴,百念一不和。

    万事不到胸,万卷束高阁。

    学在身外者,无一可倚托。

    坎中维寸心,不乱犹独觉。

    清明尚如在,志气神自握。

    如围城未陷,主帅守弥{弓隺}。

    如敝屋未颠,主翁立尤卓。

    或悠然以游,何惧以何怍。

    人能处未病,如病乃良药。

    生本自忧患,死反由安乐。

    恃吾身安强,气马恣奔薄。

    精炎火焚林,物溺水赴壑。

    醲醉酒池竭,姣淫欲海涸。

    魄坏魂何存,神去气宜索。

    盛年已衰翁,槁形止虚壳。

    如饮鸩自毒,如操刀自斫。

    病殒何怨尤,孽非天殒落。

    病中因苦口,戒以命为謔。

    我幸非此证,不似彼舛错。

    惟震雷巽风,二者相击搏。

    平生一泓水,洗手双赤脚。

    何为攻之惨,欲庇无智略。

    欲进不得前,欲退不得却。

    如竟不可瘳。废弃真刖若。

    无复行世间,岂更步可学。

    借曰病未死,饿死可云莫。

    安之若天命,天命非冥寞。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非卿桥不立,谁是杜武库。

    下浦未更新,过者几惊雇。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月卿派天河,星桥叹谁可。

    如彼行道人,病责涉在我。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迈古大夫名,后成大前造。

    千崖秋气高,落成偕父成。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江湖道四达,坎险横危机。

    一旦席上遇,惠大政岂非。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亭若龙两翼,欲跃胜高空。

    济人几千百,绪余不言功。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乾易以知险,履坦期同跻。

    誓彼不复地,一笑驷马题。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临渊似平陆,徐行若安土。

    推此以扶颠,屹然中流柱。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长才二百尺,婉若千里隔。

    天下悦出涂,旁午任行客。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规自赵日久,成令方能之。

    捄溺由己溺,信惟君子知。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指麾谈笑间,朗若月出云。

    放之准四海,经济要属君。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成须千年固,钜石不可摧。

    惟君心如石,乃是为梁材。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盘龙友龙成,山与岩峻峙。

    今如添卧龙,壮观萃於是。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事难处如易,役大办若细。

    才力运有余,大川更谁济。


包恢 酬袁守方秋崖遗宝带桥诗以雇我老非题柱客各君材是济川功为韵十四

    往来欲休息,亦可乐自然。

    上观云飞鸟,下看鱼泳川。


包恢 二月道中效赵章泉体四首

    鸣蛙一部不虚鸣,知为农人奏乐声。

    一岁勤劳方此始,侑他南亩馌时情。


包恢 二月道中效赵章泉体四首

    苦雨花无色与香,送春叶漫绿和黄。

    蚕声百鸟飞鸣少,遽听催归叫夜长。


包恢 二月道中效赵章泉体四首

    踯躅红花何实用,牡丹名品只虚奇。

    看今春晚方艰食,何似充饥有蕨萁。


包恢 二月道中效赵章泉体四首

    耕者劳筋苦骨余,富家仓廪始多储。

    及饥合发方牢闭,吵识私家得食诸。



包恢 歌晏恭敬平寇伟绩

    策勋赏赐转更强,壮士不知是女郎。

    尝闻此语人罕见,妇女谁及如张良。

    有尝因郡谋乱逆,自将千人乘无防。

    此其代夫有反掌,所尤难者有妇孀。

    或倾家产率部曲,或善骑射多杀伤。

    有如二孀乃能尔,胜几丈夫阵堂常。

    谁知庆历丞相后,有女晏氏生闺房。

    女妇曾氏作内则,中守大节严於霜。

    平时如坤自柔静,一旦遇变何方刚。

    绍定己丑洒寇起,所至残灭势孔张。

    愚者束手只待殒,懦者魄丧仆且僵。

    男子纷纷类若是,何望孀有铁石肠。

    晏氏独如负将略,通身是胆智满囊。

    慨然以义誓境内,黄牛山上寨可场。

    其上可屯数万众,列为五寨如五乡。

    一时郡县几千里,已多成墟渺为荒。

    屹然此寨乃独立,虽极险阻如康庄。

    龙须山头有草木,划可药箭木右钥。

    亟令先贼尽采取,兵器犀利锋莫当。

    且自捐廪凡数十,半年可足山上粮。

    以是贼虽千万众,不能敌我计策长。

    殆似天地自充险,非城非池如金汤。

    殆是女中千人杰,非山非寨人煌煌。

    此功虽大岂望报,恭人之封未足偿。

    但把涕唾视官爵,节义不配为义方。

    雇此识度更超越,视古烈妇有烈光。

    子善继志永不忘,恭人虽死为不亡。


包恢 观泉

    泉动涌联珠,泉静湛片玉。

    渊源出以时,动静清可掬。

    凭栏冰雪寒,敛裧毛发肃。

    内以洗我心,外以刮我目。

    偶离京尘来,对此歌不足。

    咏归五六人,犹疑自沂浴。


包恢 过峡山寺

    庚岭分来峙两山,夹山成峡水万湾。

    上林下石森双障,南海西江屹一关。

    水若龙藏涵碧色,山如虎伏出苍颜。

    人来人往消何许,谁似山长与水閒。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浊世九黄河,太虚一明镜。

    混混皆随流,炯炯谁独醒。

    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

    根基既超然,培植功且更。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乾坤露端倪,宇宙几奇怪。

    万化俱万章,一视靡有界。

    即此分真文,於外本无待。

    所原学如何,岂不信兹在。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洞然一止水,浪静仍风恬。

    心微在精一,动凶由二三。

    根深自生色,形神犹饮酣。

    一毛犹有伦,声臭无容参。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上达何外暴,真乐非幽园。

    凡有动於境,恐皆离乎天。

    我自淡不厌,彼徒争相喧。

    峰高果峻极,无论百千年。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百千始一年,漫分三百六。

    来信非有余,往屈讵不足。

    形有消犹水,德常久如玉。

    世间无神仙,但戒小结束。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形相犹吾庐,主者自有执。

    执乃所性存,不计年百十。

    庐则有坏时,似井废不汲。

    能原始要终,修短非缓急。


包恢 和陈七峰七诗韵

    万分川流异,一本墀§化同。

    小闭即俱塞,大彻何不通。

    大人犹赤子,少成同老翁。

    今古任异世,不息将何穷。


包恢 和陈翔卿韵

    碧落宜游遂速奔,千奇万胜果中存。

    天钟神秀双瑶室,地辟高深两玉门。

    下有绀寒流水径,上垂远古断山痕。

    独怜地近人何远,久共沿流探本根。


包恢 和戴石屏见寄韵二首

    海邦太守常时有,海上诗翁间世奇。

    自赋归来石屏去,不烦绳削草堂知。

    高情岂为时情改,浩气难随血气移。

    句老律精何酷似,昔题蜀相孔明祠。


包恢 和戴石屏见寄韵二首

    草茅恨我非时样,五马驽材无寸奇。

    千里赤城皆欲杀,一双青眼独蒙知。

    每怀设榻迎徐意,尚拟扁舟访戴时。

    炯炯此心常晤对,思公辄复诵公诗。


包恢 和陆伯微韵二首

    百荐锋难敌,伊谁是特知。

    近尝繙戆说,久惜负胸奇。

    整顿须教早,招来已恨迟。

    英豪施异说,勋业定相随。


包恢 和陆伯微韵二首

    我坐深山底,炎凉总不知。

    任他人正闹,嗟世事无奇。

    菽尽欢难遂,芹思献尚迟。

    荐堂终万里,还许走相随。


包恢 和吴伯成七夕韵

    老火不知老,尚欲骄新秋。

    金稚力未胜,如儿方唧啾。

    稍养浩然气,终当凌斗牛。

    巧夕乞巧者,稚儿辈可羞。

    老拙眼尚明,却笑群目幽。

    造物真大巧,容得智力不。

    巧亦不自各,变化神鬼惊。

    夏将烘炉铸,至秋成金城。

    金城包宇宙,万宝藏难明。

    今夕且对月,酌酒与子盟。

    仁熟如美种,由我独善耕。

    金声而玉振,秋乃集大成。


包恢 寄题武夷橘林小隐

    武夷山下出清泉,观象宜知果行缘。

    小隐藏修人似玉,大书题品笔如椽。

    峰高屹立天成柱,溪静光浮月满船。

    个是我心真境界,元非六六彼中天。


包恢 饯山泉吴守

    泉从九江来,发自庐山趾。

    不啻如渭清,时出到昩不。

    渊渊媚如珠,甘饮足千里。

    何妨遇山下,一时险而止。

    不碍以亨行,果行险自弭。

    真利用御寇,上下顺而理。

    方当执热中,以濯豁有喜。

    且当正渴时,得饮快如洗。

    昩人望膏润,恋恋正未已。

    雇如岁大旱,用汝甘霖比。

    不容么一方,宇内并倾企。

    盈科放四海,有本如是耳。

    安得长流昩,混混以终绐。

    河南已治平,河内难留矣。

    好将世俗污,尽洗入清泚。

    溥博泽周流,功成大如此。

    却归山泉间,育德德孰拟。

    作圣以为期,善养功更伟。


包恢 江心寺

    心无倚着绝沉浮,力破回澜岿独留。

    远过金山推碧玉,屹如砥柱立中流。

    木犹桂在月中植,人似身来镜里游。

    况是清秋方净练,真成银汉着孤舟。


包恢 江阴风寒地有感

    西浙因曾究竟看,澄江端的是风寒。

    户门人合为防密,南北天非立限宽。

    误认孤军成僻小,谁思紧处是辛酸。

    原兴重镇加经理,忍见寥寥守备单。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春意藏山川,如童蒙未发。

    一朝兴勃然,触处争英杰。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浓烟笼远岫,望眼如昏花。

    欲暮还欲雨,行人始离家。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远山没云烟,不辨形与色。

    茫如不下垂,前路不可得。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木落叶栖风,阵阵着肌体。

    应忆故园花,欲开为寒止。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路傍逢古梅,元是旧相识。

    花萼知几多,萼萼相雇惜。


包恢 金溪道中六首

    出门逢行人,经纬真如织。

    织成幅员长,皆是名利力。


包恢 句

    日短暂居犹旅舍,夜长宜就作祠堂。


包恢 李养源自号蒙泉求诗于东包某作此以赠之

    水象童蒙,以出伊始。

    泉乃白水,出自艮止。

    天一初生,纯一清明。

    厥初始达,犹元而亨。

    当其蒙稚,涓涓犹细。

    及其渐进,混混未上。

    如玉与珠,不曰白乎。

    如冰与雪,湛不可污。

    反求诸己,心正如是。

    有生之初,纯白纯懿。

    养之於蒙,作圣之功。

    大人不失,与赤子同。

    圣如夫子,皜彻表里。

    溥博渊泉,浩浩渊渊。

    皓如银河,月流星连。

    仰观先圣,本同一性。

    自始失养,遂终失正。

    气或杂之,内欲蔽伊。

    官或不思,外引远而。

    蒙反成失,白反变黑。

    黑水西流,清渭南隔。

    君在家庭,羽若少成。

    异彼污世,同流浊泾。

    外引内欲,永绝勿赎。

    蒙养宜深,洊羽宜熟。

    瀎发尔源,如发蒙然。

    放乎四海,波涛际天。

    学有源委,海可至矣。

    所不然者,有如白水。


包恢 莲花

    暴之烈日无改色,生於浊水不受污。

    疑如娇媚弱女子,乃似刚正奇丈夫。

    有色无香或无实,三种俱全为第一。

    实里中怀独苦心,富贵花非君子匹。


包恢 临江合皂李仲章以省轩求诗

    心之精明,不远伊迩。

    胸中若正,瞭焉眸子。

    举目有证,莫切於视。

    孰名曰省,少目取义。

    目当少时,湛湛精瞓。

    其光神全,其见专致。

    老目为耆,则与少异。

    非徒以目,而分老稚。

    惟目如少,吸可取譬。

    实省在心,省当如是。

    如开双明,洞见万类。

    心难常存,省不可替。

    心难常觉,省不可离。

    心本善者,孰非纯懿。

    心不善者,孰非私利。

    省与不省,善恶关系。

    省者如醒,不省如醉。

    省者如寝,不省如寐。

    省者如活,不省如毙。

    果能自省,卓然奋励。

    暗室不欺,屋漏不愧。

    如目万象,无有掩蔽。

    一不自省,冥然罔记。

    外物交引,内无纷炽。

    如目老昏,无非障翳。

    二者相远,宜知敬忌。

    聂君少年,有目可贵。

    以省名轩,轩豁无滞。

    惟道无穷,要在远诣。

    惟言多穷,要履实地。

    惟难有常,勉无失坠。


包恢 留忠斋山茨

    身何止不获,其背谁得窥。

    心何存不测,其乡孰能知。

    身主尚无迹,屋庐更何即。

    变动元不居,问君欲奚适。

    放之弥太虚,宇宙总我庐。

    收之付野草,山茨敛吾居。

    宇宙非穷大,山茨岂云细。

    身心非以形,随寓靡有异。

    此道淡不厌,淡中味何穷。

    万物孰能动,真乐此室中。

    或疑天下儒,久游蓬莱岛。

    岂伊素草茅,但以盖茅好。

    达者舍此谁,若将终身茨。

    仁宅本同归,问舍非自私。

    宇宙浩如许,藏用如谨独。

    山固屹不移,茨敝当再覆。

    覆可久自娱,庭草听自如。

    茅茨或不翦,古圣兴不殊。

    乐山见仁人,如茨看荣贵。

    此屋虽似卑,谁识最高致。


包恢 马上口占感梅感事二首

    梅兄随遇处,在水涯山巅。

    或有近行路,不惹人爱怜。

    俨如敬而远,惟恐迫我前。

    或有近人居,不傍门户边。

    仍多向贫家,不为华屋牵。

    香不祈人闻,芳不取世妍。

    似此性孤洁,秋毫绝萦缠。

    彼有不知者,乃谓花莫先。

    折之贮玉瓶,已是伤其天。

    更大开苑囿,和根以之迁。

    反指荣得地,带露泪自涟。

    浸违山林意,岂其本性然。

    和羹尚不原,其余安足言。

    但原复反本,同盟松竹坚。

    西湖之孤山,犹嫌朝市喧。

    上对玉辉山,下临珠媚渊。

    外此唯雪月,往来许周旋。

    三友共一笑,岁寒同百年。

    虽与落落,自分安其偏。


包恢 马上口占感梅感事二首

    巡历郡邑间,人若未厌弃。

    夹道争向观,疑我形孰似。

    得之道听余,咸谓物吐气。

    老奸与宿趎,神夺而心悸。

    预知犯难逃,已多速奔避。

    先尝受其赇,今皆偿之既。

    非慑使者来,安得自知畏。

    予默揆诸心,斯言未深契。

    一切气不美,先儒说有味。

    彝伦若尽去,太半为鬼魅。

    禽兽争食人,殆盈野盈市。

    迹其所作为,殆恶过异类。

    不洁食不饱,甚焉官与吏。

    惨酷以济之,甚若豺虎噬。

    岂直如得情,哀矜至流涕。

    刑法用当穷,根本惕若厉。

    岂谓犹有民,能喜使者至。

    或鞠躬焚香,或远送旗帜。

    望来漳民情,原留泉民意。

    此犹硕果然,不食生可觊。

    惟知有罪者,患不速去离。

    何啻千百辈,施行才一二。

    自叹水一杯,孰救炎火炽。

    伤心复伤心,竟夕不能寐。


包恢 偶成五首

    六月浑如九月清,霁天月色冷幽屏。

    出门聊寄双远目,二十四凹峰转青。


包恢 偶成五首

    添我凉飚伴我閒,今年新竹未云悭。

    翻嫌户外三两个,遮断东来半好山。


包恢 偶成五首

    农家命脉寄田亩,可但稻粱枯与荣。

    造化何放须多力,须臾活几万苍生。


包恢 偶成五首

    南风正起北风微,谁谓秋高尚马肥。

    但朱金飚摧落木,和根亦仆似何归。


包恢 偶成五首

    柔条嫩叶春新媚,劲干刚枝岁久磨。

    忺厌人情每相反,欲支大厦问凭何。


包恢 寿家君克堂先生

    良月四之日,景物何多奇。

    露洗宇四静,月抹天一涯。

    景星助月夜,光入清溪湄。

    奎星照江南,人文良在兹。

    昔为西长庚,梦与斯人期。

    今为南极老,微云淡庞眉。

    际此小春日,胜彼芳春时。

    桃梅妙生意,微吐三五枝。

    野垂黄金穟,人饱白玉粢。

    芙容花成城,拔然凌霜姿。

    暮开红菡萏,朝发白蜀葵。

    菊见正中色,潇然痚竹篱。

    不共众芳竞,独与晚岁宜。

    时异物孤特,人生复何疑。

    我翁在物表,清吟彻骨肌。

    不以世间利,容易得涴伊。

    今年七十二,浩然元不衰。

    孤坐小阁上,台融融熙熙。

    布衾纸帐间,莹若冰雪姿。

    自从知止后,何思复保为。

    但原主益圣,比肩皆皋夔。

    东南盛仁气,不战屈四夷。

    丰穰岁相似,赤子无啼饥。

    得老太平世,仁帮非吾私。

    负暄娱爱日,煮芹甘如饴。

    无妄漫微疾,勿药喜自随。

    近谈小命者,尝以行年推。

    盛言天河水,一气木主治。

    后来年尚多,康强被春祺。

    儿曹心自喜,何幸如君词。

    只今介翁寿,数尚逾期颐。

    一百三四十,太古常不离。

    拜手稽首原,永庇儿辈痴。


包恢 四明决狱由宁海道中

    山童首少发,石老脊多骨。

    上犹剑戟关,下没沙碛窟。

    曾无好步行,常有失足惊。

    前若逢峻拒,后如近使倾。

    所幸甚艰难,平生备尝试。

    险阻谁能知,乾坤元简易。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大钧正旋转,坱坙方无垠。

    乾坤用六子,乃使天下春。

    震子实为长,龙蛰屈不伸。

    不一动则止,一动化万新。

    嘉熙再仁孝,斯时召斯人。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於身。

    机关一开阖,斩新出精神。

    日月无点翳,太虚绝纤尘。

    毫发靡遗恨,谁能疵大醇。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广大中精微,如崇下履卑。

    川流本敦化,溥博时出之。

    刚毅发秋凛,宽裕融春熙。

    聪明靡偏照,密察不失时。

    权度心为甚,圣人良在兹。

    思睿睿作圣,无思无不思。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乾坤常简易,险阻知最精。

    尧舜何艰难,难在知人明。

    孔子每所患,因予犹改更。

    险如彼山川,无如世人情。

    明天而昧人,古人所讥评。

    卓哉子陆子,高具双眼睛。

    气貌才一雇,肺肝见如倾。

    或但因传闻,能见人生平。

    万象悉呈露,如揭日月行。

    何畏乎功令,尧舜为法程。

    所恶利口覆,孔子为权衡。

    欲希象山翁,此目不可肓。

    众欺恐寡信,多伪难皆诚。

    虚受而实责,无容偏且轻。

    张陈门下客,莫非天下英。

    后至所居国,皆能居公卿。

    济世才最急,泰道非徒亨。

    下视瓮盎内,成雷聚蚊虻。

    鸟须九霄鹏,鱼必东海鲸。

    为己与为国,灼知在先生。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扶颠而持危,在天下大势。

    拨乱而存亡,在国家大计。

    一司一事间,未足系兴替。

    马援为郡守,尚不屑烦细。

    以大姓黠羌,不容有违戾。

    况为公与卿,不思大经济。

    今大姓黠羌,几倍过汉世。

    中有根木存,犹在加护卫。

    大都如弈棋,败局如已逝。

    如有一胜着,败乃以胜继。

    巽当知衡权,是乃德之制。

    果哉末之难,圆神妙龟筮。

    原言其吉凶,大辟天地闭。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尝闻魏仲英,谓仕欲行志。

    后宫权豪等,损去志乃遂。

    如云皆不可,隐身是为智。

    此志虽可称,一节非道备。

    不闻政适人,格心第一义。

    如未可与权,当道岂易致。

    齐王好货色,孟子不少刺。

    导之百姓同,王道真易易。

    自实学不明,言与实难离。

    何能格一非,适以滋众伪。

    最是讲说多,虚文只成赘。

    经或不如史,祸福可趋避。

    下至不害伯,犹能救时弊。

    此可观世变,言之横涕泪。

    道本无不通,君子当不器。


包恢 送蒙斋赴召六首

    四世凡五公,贵盛古自昔。

    於我如浮云,光前在仁宅。

    仰观我絜斋,江汉濯之白。

    下视世所羡,腰黄眼前赤。

    度越此流辈,人何啻千百。

    希舜尘野居,介然有如石。

    尝为耳目人,天子屡前席。

    义难若是恝,命岂可终逆。

    非如一小官,去就惟我适。

    况当有道时,丘自不与易。

    世方厄三空,实当有长策。

    心肝奉至尊,忧劳敢云斁。

    行矣金玉声,智勇全赵璧。


包恢 送昩江吴守以言归二首

    圆机珠活走盘中,已试权奇妙变通。

    武库精严锋莫敌,智囊沉密计难穷。

    先声已早闻风采,后实如新见事功。

    计日未多功不少,复刚方长转春风。


包恢 送昩江吴守以言归二首

    斩新政令别规模,迎刃恢恢解有余。

    去就虽轻心自若,佞贤乍变事如何。

    籴为民患祈从免,社植根深恶始除。

    似此欲为尚何限,归欤千里竞攀车。


包恢 题碧岩二首

    万山拥碧屹不动,万石嵌崖何可攀。

    似这立身须定得,定时方始是牢关。


包恢 题碧岩二首

    碧岩只在丹霞里,丹碧从他色自殊。

    我断不随他境转,身心一定誓无渝。


包恢 天台石桥

    石桥龙行甲台山,吼雷喷雪透玉关。

    石梁拟伦固未易,龙渊埒美犹良艰。

    风神凛凛耸毛骨,如在天外非人间。

    昔闻今见未曾有,游人何嗟行路难。


包恢 同陈守游碧落洞二首

    揽辔驱驰始得閒,便陪五马访名山。

    恍如境出青霄外,真是身游碧落间。

    地辟天开非假凿,崖高壁立自成关。

    奇奇怪怪离名状,独荷元龙许附攀。


包恢 同陈守游碧落洞二首

    乳滴珠垂石缀旒,冰清醽绿水鸣球。

    龙宫凤穴排苍壁,燕垒蜂房涌碧琉。

    公爱彼山岩石峻,我贪此洞冷泉幽。

    无双奇观难穷处,便欲留身就隐休。


包恢 同李文溪游通天窍

    石如红玉间乌金,上与天通直下临。

    中似室庐犹短浅,外多窟宅却幽深。

    公真清献游同昔,我匪元公趣异今。

    但幸附名镌在石,当坚一介不移心。


包恢 挽陈和仲二首

    至宝幢边宝器钟,含光承影状难穷。

    明明山立千峰表,湛湛鄞清万派中。

    炼不回容精匪石,灼无变泽气如虹。

    谁疑湖海豪犹在,安得楼高更卧龙。


包恢 挽陈和仲二首

    川流近海学易至,源出慈湖派独清。

    进佩龙泉秋水洌,退怀骊颔放珠明。

    介真不以三分易,枉自无容一尺轻。

    年未半生纡远道,哀哉何限不平鸣。


包恢 挽吴准斋

    朝市逃名利,清明照日边。

    隆冬霜里柏,盛夏火中莲。

    纯行浑无玷,嘉言剩有传。

    归全复何憾,吾党独呼天。


包恢 温州双峰寺

    两水旁流合,双峰对立分。

    未窥龙鼻面,且过雁山门。

    玉练泉流石,天低露湿云。

    经过随分好,犹未副前闻。


包恢 谢王洪伯惠酒炭米五首

    君许身比稷,视饥真己如。

    免吾学颜贴,乞米李大夫。


包恢 谢王洪伯惠酒炭米五首

    饱我德更勤,青州两从事。

    酣饮愧无言,未尝识奇字。


包恢 谢王洪伯惠酒炭米五首

    杜陵四海志,不忍寒飕飕。

    投我一红炉,果胜千金裘。


包恢 谢王洪伯惠酒炭米五首

    风雪太清白,雇怀似斯人。

    超然万松表,一洗肝胆新。


包恢 谢王洪伯惠酒炭米五首

    昨蒙记云萍,得得睹台星。

    君宜厚自重,绝似前金陵。


包恢 谢朱汀守惠古风

    民何业於盐,由生在水国。

    因之利其利,资生本无责。

    未能损与之,尽绝岂为得。

    后世与古异,以此命为脉。

    如宽之一分,不禁之太迫。

    上下亦相安,何至遽相阨。

    柰何笼之尽,一线路亦尘。

    乘以风气恶,遂至大作慝。

    舟聚至数十,众聚动数百。

    杀越人於货,祸烈恣惨刻。

    谁谓在王畿,有此凶焰赫。

    深为腹心忧,非但股肱厄。

    圣上欲并生,犹未忍诛谪。

    欲如渤海郡,但以安作则。

    中外多贤良,选及仆罔测。

    岂非老不死,可以贼击贼。

    初非欲胜之,化诱尽筹画。

    顽冥终不回,不免出兵革。

    犹非杀为威,止欲就擒获。

    竟未始血刃,献囚不南馘。

    精别分死生,不失我心测。

    或不以事观,浮言肆虚嚇。

    语阱险且危,闻者转相惑。

    非望复非才,宜不见浮格。

    成虎而铄金,莫辩只自默。

    偶尔事倖成,不至大差忒。

    免罪已逾分,何劳被恩泽。

    感公成人美,古调鸣啧啧。

    仆以瓦釜酬,自笑言哑哑。


包恢 雁荡灵岩

    展旗天柱立,宝印伏狮雄。

    瀑喷千珠碎,窗开四牖空。

    争奇排怪石,独秀出孤峰。

    龙鼻泉流出,如何造物工。


包恢 雨后观新荷

    中夜平旦尔,净把天宇洗。

    此时气之清,隐映如有体。

    挹之莫可得,挥之不能靡。

    外不隔毛发,内透彻心髓。

    轻清孰为天,天也不离此。

    因行过东湖,荷叶恰新美。

    柔茎柄圆盖,嫩绿出清泚。

    下承之浮萍,铺锦杂青紫。

    洒洒无一尘,生意正济济。

    欲辩已忘言,无声臭至矣。


包恢 再和二首

    洞要穷源入莫閒,初头底事做成山。

    开先水独为乾始,判后山方立地间。

    气浊下流泥作土,滓坚中结石成关。

    奇哉故迹皆堪验,何日重来更共攀。


包恢 再和二首

    石为云盖上垂旒,水和冰壶一击球。

    似笋反生悬碧玉,如簪倒插挂青瑠。

    外犹虎踞风回啸,内若龙蟠气转幽。

    尚想初时开辟意,何时更共尔游休。


包恢 赠饶仲信静镜

    乾不一动,静专动直。

    坤不一静,静翕动辟。

    艮不一止,动静以时。

    本体如是,偏主则非。

    惟学初机,贵以静入。

    以至终养,贵以静羽。

    本体既然,动静一如。

    乾坤合德,无二无余。

    心为天君,尊无伦比。

    圣贤言心,初无认拟。

    心比於镜,佛说云然。

    镜虽有光,孰拟心天。

    镜光则死,心光则活。

    活则不滞,死则不豁。

    佛法寂灭,匪乾匪坤。

    若复本心,非彼能昏。

    人以欲动,非动之性。

    所以贵静,自动自静。

    其道光明,无物可并。

    以省尽伦,是为全人。

    眼高四海,至此乃真。


包恢 赠写神丘照堂

    尝观孝子图,画子事母事。

    闻君画最工,事母孝亦至。

    人称汝画奇,未知事母慈。

    我今为拈出,欲以励孝思。

    画不在丹青,照不在眼睛。

    方寸不可乱,昭昭在心明。

    画到精一处,人人定相如。

    但疑心本一,奚为面差殊。

    我心犹赤子,我貌极老衰。

    君虽欲画我,安能作婴儿。


包恢 赵宗判请游岩溪

    三山来由北岩溪,三十里近何崛奇。

    地辟天开几千期,神藏鬼秘人莫窥。

    竹溪黄溪何派支,太白子厚名始垂。

    未知此溪发其谁,河潢自天磐石资。

    含霜夺日森旌麾,岩电银海增双辉。

    出千古秘此一时,潭间归来为发挥。

    宝藏骤兴福所希,溪宜有灵潜自嗤。

    非公遇我我遇伊,昔无今始有己知,

    宜为知己加护持。成鼎可绝魅与魑,

    游骑可驰骥与骐。两山插天天犹低,

    如城夹地地莫巘。混混中间流天池,

    往来深藏龙与螭。巨石万状磊不羁,

    奇木万种名莫推。始度石梁堂少栖,

    方见主人心远而。此身恍在何天涯,

    非人间世如惊疑。须臾缓步行委蛇,

    双龙之渊气杳微。进前宿云云欲迷,

    叠嶂高张熊虎旗。凫潀石门互变移,

    翠密玉练冰雪飞,壁立万仞文公题。

    愈上愈高青云齐,书堂屹立天然基。

    如有千岩万壑姿,一览俱尽无纤遗,

    主人惠我何多为。时方六月三伏期,

    但觉清冷生冰肌。清境清赏何加兹,

    更醉似酒醇不醨。饱水饱石浑不饥,

    更饱一德充肝脾。大帅如古刺史规,

    溪变为好政可追。仆如柳了有许疵,

    溪改为愚尝自悲。主人爱客忘尊卑,

    畏日与彼爱日晖。洒然执热清风吹,

    洗尽尘襟无毫釐。主人昔年咏浴沂,

    盈科放海川之师。源流素蓄万顷陂,

    傅岩磻溪隐未宜。高冈凤合朝阳曦,

    猿鹤知主无催归。欲羡形容无好辞,

    斐然狂简嗟非诗。


  
上一章:包伯驺
下一章:包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文钞公
对《包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