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编纂整理
艾可翁
本章来自《全宋诗》 作者:文钞公
发表时间:2017-12-04 点击数:5次 字数:

艾可翁 兵火后野望

    干戈连万国,丘壑卧三年。

    虎啸黄茅地,鸦屯白骨田。

    渴虹疑竭海,腥雾欲沈天。

    摇落前朝老,长怀鲁仲连。


艾可翁 兵火后野望

    江村兵火复,月色似长淮。

    鼓角连秋思,风尘带客怀。

    诸公朝漠北,一老哭天涯。

    犹幸舂陵夜,葱葱气尚佳。


艾可翁 传闻

    力战奚忧曳落河,可怜重阃亦投戈。

    后来未可轻东晋,虽是清谈死节多。


艾可翁 春夜

    雨浥梨花粉泪香,一痕淡月照修廊。

    春来只是寻常夜,惟有杜鹃添觉长。


艾可翁 次韵舑山顺处斋

    丧乱逾三载,孤高配九秋。

    日方行北陆,江不改东流。

    诗入中年老,官逢世变休。

    仲将头雪白,摇落更多愁。


艾可翁 次韵徐君载见寄

    不必相逢啸语春,本然心迹自相亲。

    青山我已卧三载,白社君今与一人。

    乱后事非京国旧,雨馀秋共客愁新。

    躬耕谷口云应满,何处堪寻郑子真。


艾可翁 淡圃兄生辰有诗次韵

    来寿吾兄玉局仙,郎君亦自醉颓然。

    乱离难得团坘日,清健何须少壮年。

    投老宦情云在壑,忧时心事日行天。

    遐龄此即应如鹤,蕙帐月寒相对眠。


艾可翁 淡圃兄生辰有诗次韵

    时危安乐是神仙,默有扶持岂偶然。

    林下且须坚晚节,尊前未用说明年。

    穷通莫计惟期寿,兴废难言赖有天。

    恨杀飘蓬白头第,十年风雨别州眠。


艾可翁 钓台

    归去江头伸脚眠,不烦太史验星躔。

    一丝千古经纶在,不为东都二百年。


艾可翁 钓台

    云台历历纪功臣,底事中间有子陵。

    未必故人同卧处,了无一语及中兴。


艾可翁 番阳道中

    督府春移檄,江城昼撤花。

    好书如隔世,久客似无家。

    畏路多言虎,荒村半是鸦。

    道逢西北客,挥泪问京华。


艾可翁 汉阳城

    汉阳城上望,天色欲苍黄。

    云去仍清野,人稀半战场。

    江分青草断,山接白云长。

    一掬中原泪,凄凉对夕阳。


艾可翁 家兄有和再用韵

    隔林看日落,出户对天行。

    久乱人情变,长贫心事明。

    虹拖城郭势,河泻甲兵声。

    谁似秋来水,能于浊世清。


艾可翁 家兄有和再用韵

    故人在何处,清梦或逢之。

    老树秋声早,深窗曙色迟。

    湿萤粘露草,惊鸟徒风枝。

    琴破才支卧,知无钟子期。


艾可翁 家兄有和再用韵

    乱离生世晚,衰白在人前。

    云水飞饥鹤,山林付乱蝉。

    日今行黑道,人有隔黄泉。

    晷渐秋来短,愁长亦敌年。


艾可翁 金山寺前泛舟西下

    机舂坎坎水潺潺,曲折舟行乱石间。

    无数水禽飞不起,杜鹃花满夕阳山。


艾可翁 九日止诸少登高

    尘埃漠漠一千里,风雨潇潇十四陵。

    立得身高愁转甚,龙山从此不须登。


艾可翁 君马黄

    君马黄,我马骊。

    白玉为勒络青丝,与君并辔河水湄。

    河上扑扑杨花飞,杨花飞飞送客人。

    生别离,良可惜。

    愿君鞭影去迟迟,莫学杨化各南北。


艾可翁 屡庸军马后相过

    相疏怜各病,相见贺更生。

    久乱诗书废,长贫门户清。

    晨炊才脱粟,夜卧亦班荆。

    只有悲秋卷,多于未受兵。


艾可翁 山居杂兴

    老夫晨沐罢,还卧看云行。

    发短便巾小,衰容怯镜明。

    空林存竹意,破屋带泉声。

    自嘉诗棋外,无营梦亦清。


艾可翁 山居杂兴

    青山意自足,扰扰复何之。

    见客从衣破,哦诗任饭迟。

    蔬畦耕犊草,匏架落蝉枝。

    逆境偷贫乐,休兵未可期。


艾可翁 山居杂兴

    村落兵戈后,江湖几杖前。

    索居兼屏燕,幽梦反宜蝉。

    茅舍分炊火,苔砖出酿泉。

    家贫思辟谷,非是博长年。


艾可翁 书罗公碑阴

    人家落落堕荒丘,碑带苔痕独字留。

    博陆脊梁扶日月,中郎名笔法春秋。

    一抔谁下寻坟马,片石今供砺角牛。

    惟有斜阳闲照管,肯随鸦影上螭头。


艾可翁 题渊明像

    漉酒不孤头上巾,醉来万事等浮尘。

    谁家三径无松竹,肯说昨非能几人。

    仕晋何心更仕刘,知几闻早去来休。

    多君不肯腰轻折,非为区区县睿邮。


艾可翁 元宵

    偶然散策无寻访,何限伤心强笑歌。

    世味正如春酒淡,市灯不及月华多。

    人生只合且如此,国势遂成无奈何。

    年少尚装胡旋舞,不知舞破几山河。


艾可翁 舟中

    水月长依梦,江天半入诗。

    断崖云欲落,危岸树多欹。

    天晓雁先起,舟行客未知。

    雪霜蓬隔断,何得上吟髭。


艾可翁 子规

    举目山河恼客怀。百年前事总尘埃。

    如何爱劝人归去,倒引南人入汴来。


  
上一章:艾可叔
下一章:艾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文钞公
对《艾可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