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七章 沉迷
发表时间:2017-12-01 点击数:420次 字数:

午夜时分,于雨朋斜靠在床头的枕头上,手里拨弄着杨洋的大波浪卷儿头发。杨洋伏在于雨朋的胸口,右手食指在他肚子上画圈圈儿……

“朋!”杨洋轻声说,头却没有挪动半点,“今天过的太刺激了,又是打架,又是认干妈,竟然还有了个镇长哥哥——有意思吧?”手指还在不停的画。

“是啊,简直有些惊心动魄。”于雨朋平静地说。

“最惊心动魄的还是——刚才——”杨洋说着爬起来,一双明眸的大眼睛盯着于雨朋的眼睛, 两人鼻子直线距离不足十公分,幽幽地一笑,“你是不是几百年没做过那种事儿了?嗯?”

于雨朋先是微笑随之浮现出少有的轻浮,看着她明眸的大眼睛调侃似得说:“真有可能是几百年前就欠你的吧?怕你不停追着要,只好有多少先尽量还上!呵呵呵呵……”

“你这个坏蛋!坏蛋!坏蛋!”杨洋娇嗔着,用小拳头有节奏地轻锤于雨朋胸口,然后用蚊子唱歌般的声音说:“我喜欢。”

过一会儿,杨洋下床喝了些水,对于雨朋说:“朋,有点儿饿了!”

“嗯,你先睡会儿,我去买宵夜。”于雨朋说着起身穿衣服。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杨洋也拿起衣服,边穿边亲昵的说,“珍惜有你在的每一分钟!”

“没问题,只要你高兴就好!”于雨朋说。

两人手拉手慢悠悠在迈豪街逛着,这里的夜市还真热闹,虽然比广州革新路夜市规模小了点,但繁华程度却毫不逊色。两人悠然走着,像在逛庙会,看见喜欢的小吃就买一份,坐下两个人一起吃。吃完继续逛,再看中什么仍然要一份一起吃。一会儿她张口等他喂,一会儿又调皮地喂他吃,时而嬉笑,时而轻声细语。后来他捧着个大杯奶茶,插着两根吸管,头上挽个小结,有时他喝有时又喂她,有时一起喝,既悠闲又温馨浪漫,仿佛真要补偿几百年前的无尽缠绵。

  “为何你你嘴里总是那一句,

   为何我的心不会死,

   明白到爱失去, 一切都不对,

   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

路过一家音像用品店时,两人被一阵粤语歌声吸引住了。

“快听,快听,好听吗?”杨洋问,“猜这是什么歌?”

“广东语歌!”于雨朋侧着耳朵,“好像是什么黑伏雷,哇哩哇啦蛮好听的!”

“笨,那叫粤语!我是问歌名儿叫什么。”杨洋歪着头笑。

“这简单!”于雨朋紧走几步进了音像店问营业员,转身对门口的杨洋说:“偏偏喜欢你。”

“啊?”杨洋装听不清。

“偏偏喜欢你!”于雨朋右手放嘴边当喇叭大声喊,引的不少的路人都看向他俩。

杨洋笑嘻嘻跑进音像店里,转身说:“知道啦,表白也用不着叫这么大声!咯咯咯咯……”

于雨朋傻笑一下,这才发现被她耍了。

杨洋拿起一盒磁带,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专辑,问过价付了钱就往外走,音像店老板还在望着门口的于雨朋笑。

“你车上收录机好着吧?给你!”杨洋把磁带递向于雨朋。

“送我的?”于雨朋伸手要接时说,“谢谢!”

“嗯。”杨洋笑着看他的脸,“快点学会,我要听!”

 “不是吧?”于雨朋迅速把手缩了回去,“我不会广东话!”

“我知道,所以——你需要勤快,快点学会,我要听!”杨洋加重语气说,眼睛却还是笑眯眯的。

“可是,我五音不全——”于雨朋小声说,担心再被耍。

“快——点——学——会——!我——要——听——!”杨洋一字一句说着声音逐渐在变大,眼睛也睁大些,脸上却是从容的笑。

“好吧!好吧!好吧!”于雨朋屈服了。

“嗯,这才乖——”杨洋扬起头得意的笑,牵着于雨朋的手向街口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于雨朋和杨洋洗涑完了下楼,打算到街上去吃早餐。

走过大堂时看到钟英杰在大堂坐着,不紧不慢的抽着烟。

杨洋紧走几步过去:“二哥,你,怎么这么早啊?”

“自然是来等你们啦!”钟英杰站起来笑着说,冲着于雨朋点头微笑当做打招呼,“呀妈等你们饮茶,咱们走吧。”说着往外面让,三人一起上了他的车子。

桥头镇的早点铺子比一般川菜馆大很多,人流量也大,食客大部分是东莞本地居民,还有不少往来深圳、香港、佛山的客人。这天又多了两个来自洛城的,就是于雨朋和杨洋。

二人随着钟英杰进了一家老式茶楼,楼上楼下座无虚席。聊天的,下棋的,听曲儿的,看报的,还有孩子来回嬉戏着。茶楼的伙计用推车推着高高摞起的蒸笼——热气腾腾的各式小吃,在人和桌子之间穿来穿去,在用方言吆喝。

他们三人来到二楼靠窗位置一个大圆桌跟前,原来他们全家老小都来了。除了二人见过的钟老太太与钟英豪,还有钟英豪的老婆,带着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钟英杰的老婆,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钟英杰给依次作了介绍。大家一阵寒暄,坐稳后于雨朋悄悄塞给杨洋一千块钱,让她分给五个孩子做见面礼,老太太板着脸说他们太见外,杨洋还是硬塞给孩子们。

大家落座后,钟英豪让伙计上了各种小吃。什么蒸排骨、蒸凤爪、虾饺、叉烧包、烧卖……应有尽有,吃着还不停地增加。

这顿早餐很丰盛,于、杨二人从没吃过这么多的粤式美食,没等尝遍已经很饱。令他们记忆最深刻的还是这里的氛围,还有这家人的热诚劲儿。

吃过早茶又坐了一阵子,老太太让钟英杰带于、杨二人去虎口、可园等名胜四处转转去,其余人又继续喝茶,他们不忙的情况下都接近中午才回家。

钟英杰带着二人先到虎门镇,看了鸦片战争纪念馆、沙角炮台、威远炮台等,用凤凰相机拍了不少照片。又去参观了明清园林式建筑群——可园,最后回到老城区看了老城楼。

一路上杨洋拉着于雨朋摆各种pose,钟英杰也乐得当回照相师,一直笑呵呵的,胶卷也拍满了好几卷。

回到酒店以后,按于雨朋的想法就是回广州,买次日的早班飞机回洛城。怎奈钟英杰坚持要留他们,说老太太已经在家里等着,要求二人无论如何到家里吃顿便饭。于雨朋知道老太太疼爱杨洋,也不好太坚持,笑着答应洗漱后过去吃饭,住一晚明早离开。

到了钟家大宅,老太太早等急了,直接在堂屋门口看着。见他们进门,就快步过来拉住杨洋的手,听钟英杰说他们想回广州又亲昵地数落了一顿。

落座后就是热情的敬酒,夹菜,好一顿山吃海喝,厅子里气氛非常和睦。今晚的菜虽说是本地家常菜,各种海鲜、腊味、荤素菜摆满一张大桌子。听说是两位嫂子得手艺,杨洋把两位嫂子可劲儿的赞了一阵,还不时为老太太倒酒,碰杯,乐的老人家眉开眼笑。

吃完饭大家坐着喝茶聊天,杨洋始终陪在老太太身边。于雨朋向钟氏弟兄了解广大的经济形式,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先锋深圳,直到深夜才起身告别。因为第二天要离开了,杨洋依依不舍地向老太太辞行,老人家激动的掉下眼泪,确实很难割舍这个刚认的女儿,一家人送出门又送到几十米远的街口。于雨朋看到老人落泪深有感触,明白她们之间已经产生了真感情,一再表示得空带着杨洋来看他们。

另外,于雨朋私下里把昨天发货的货款交给大哥钟英豪,没想到钟英豪从货款里抽出几千悄悄塞进于雨朋的外衣口袋,这事两人回到广州以后才发现。

两人回到酒店已经过了午夜,虽然跑了一天有些累,还不是不免一番激情,相拥而眠。

第二天,两人没敢再往老钟家辞行,退房后直接骑摩托车回到广州。到市区接近十一点,先去军区找到付春来还了摩托车,寒暄好一阵才离开。回到王府井附近住过的那家酒店,让前台代购订了两张晚上飞洛城的机票,把装衣服的包也寄存在那里了。

王府井饮食街有家徽州菜,用杨洋的话就是“吃家乡菜相当于他乡遇故知”。找位子坐定以后,杨洋先点了菜,又开始给黄雯打电话:“喂,亲爱的,我,杨洋。”

“怎么样?亲爱的。”这时候黄雯刚下班,正跟几个同事吃饭,打算吃完饭换了衣服,开杨洋的车子回城区,接到杨洋的电话不忘先调侃一下,“跟你的朋哥哥潇洒够了吗?是不是有点快乐不知时日过的意思?”

“别闹——我们晚上八点的飞机,估计十点半左右能到洛城吧。”杨洋思索着,眼睛瞟一眼桌对面喝茶的于雨朋,“哎,今天在机场吗?几点下班?晚上可要接我——”

“哼,想得美!”黄雯想都没想就打断杨洋,“接你倒不是问题,至于你的臭男人,姐不待见!”

“死丫头!再胡说我撕你的嘴信不?”杨洋故作生气,接着语气一变,“唉,还说带礼物给你呢,看来可以扔在广州了,省的搁在包里占地儿。”说着又装成失落的样子,一旁看着的于雨朋都想笑。杨洋没等黄雯反应又侧过脸对着窗户喊:“服务员!服务员!送你个东西!”却把手机话筒靠近嘴巴,生怕黄雯听不见。

“别别别,亲爱的。”手机听筒里传来黄雯的声音,“我接你们还不行吗?犯不着为个臭男人跟姐妹关系破裂吧?重色轻友的东西!可我已经下班了,这一下午在机场呆着干嘛!”

“我才不管呢。”杨洋又得意地笑起来,猛然间看到真有个服务员在旁边站着,对她说:“两碗米饭!”服务员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转身走了,因为桌子上还没有一道菜。

杨洋不以为然地对着电话里的黄雯说:“亲爱的,不说了,我的菜都来了,吃饭呀!你没事在机场钓凯子去吧!”说完又是一长串的“咯咯”笑。

挂了手机瞪一眼对面正在笑呵呵的于雨朋,拿起隔壁椅子上的挎包。把手机放到包里,又和于雨朋聊起黄雯。

菜很快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聊。每道菜上来,告诉他这菜在家乡多么出名,有什么典故。

不自觉说到了她家乡的‘忘情谷’,好一阵称赞。什么山谷九曲回环,有山有水,清幽可人;有古树,有石群,到处是奇花异草,是‘幽谷闻鸟鸣,丛间看蝶飞’的好地方,能让人寄情山水,忘掉烦忧。说完还问于雨朋,敢不敢和她一起抛下所有,到‘忘情谷’隐居。

于雨朋没有正面表态,给她夹完菜好一会儿才撇出来一句:“的确是个避世的好地方,等我厌倦了世界就过去!”

吃完饭,两人手拉手信步在王府井商场外走着。杨洋看到别人抱孩子,想起他儿子小宝,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妈妈,不禁黯然神伤起来。可是关于孩子,还有那个不属于她的家,以及心里恨过千百回的“矬子”,还从未向于雨朋提及过半个字,难以想象他知道了会怎样!

猛然间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于雨朋的眼睛,低沉的说:“朋——,走,陪我买一些衣服去。”

“等等!”于雨朋停顿一下,“先说好,今天不能让我关静音,还有今天必须用我的钱!”

杨洋看到于雨朋认真的样子来了,想笑又笑不出来,只好点头答应,本来和他拉着的手换成十指相扣,用力的握住,生怕开了。

她拉他先到了童装区,认真的挑了十余件,让于雨朋帮着参谋下哪个好看,于雨朋不假思索的全部买下提在一只手里。另一只手依然伸过去扣住她的手,继续向前逛,根本没问卖给谁。

接着他们上楼走进精品女装区,杨洋忽然问于雨朋:“你家那位多高?体重多少?”

于雨朋不知道她想说什么,装没听见,继续牵着她往前走。

“朋,别多心。”杨洋见于雨朋没吭声,走了几步又接着说,“我意思是你这么远出差,总该给人家买些东西吧!”

“可是我——”

“可是什么?”于雨朋刚说话就被杨洋打断了,“我知道你不会选衣服,有我在嘛!”

这时的于雨朋竟有些想打开面前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结构,怎样的思维方式!

“说啊!”杨洋摇着于雨朋的手催促,“她究竟多高啊?胖还是瘦?三围多少?”

“这,我真的不知道,大概这么高,差不多到这儿,胖瘦吧,一百斤左右?”于雨朋连比划带说明,也没能说明白。

“唉,真有你的。”杨洋随即环视了一下四周,指着商场里的服务员,“跟她比怎么样?那个呢?再看那个……”

经过一番比对,还真找到一个高矮胖瘦跟秦婉玲差不多的,就让于雨朋站着别动,她自己过去问了尺码。不大一会儿选了几套衣服走过来,“看看咋样?不错吧?”

于雨朋一看杨洋手里左手和右手手提袋里的衣服一样,有些疑惑。

没等问就见杨洋低头说:“不懂了吧?这是她的,这是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把衣服递给于雨朋,神秘地说:“交完钱在这等我!”随即向旁边走去。

于雨朋只好转身到收款台付了钱,回到刚才位置坐在旁边椅子上等着。

过了好一阵,杨洋回来了,手里提着个袋子。

刚想问,杨洋抢着说:“别问,过几天就知道了,咱们走吧,过去取机票也该上机场了。”

于是,于雨朋两手提满袋子,杨洋挽着他的胳膊走出商场。

飞机离开跑道,穿过云层,在八九千米高空飞翔着。于雨朋从小窗子望出去,距离星星还是那么遥远,远的不可估量,虽然看起来很明亮,虽然晃得他的心有点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于雨朋直挺挺的靠在座椅背上,两眼望着前方,心情很是复杂。杨洋的头歪在他肩上,挽住他的胳膊,眼睛看着前排座椅袋子里倒放的杂志。两人都没有说话,几天的行程眼看着就快要结束了,他们都即将扮回原来角色,他们不敢有亲昵动作,甚至不敢话别。但心里都明的像镜似得,不久,飞机会到洛城!

不错,这是广州开往洛城的CZ3363航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七章 沉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