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六章 顺其自燃
发表时间:2017-11-30 点击数:453次 字数:

于雨朋,杨洋,钟英豪都是一惊。

这才发现旁边多了两个人,正是刚才办公室后面花园里说话的两个人,说不让转账的正是眼前的女人——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精神矍铄,衣着大方得体,奢华而不显俗气,内在里散发着优雅高贵,犀利的眼神显得有些不怒而威。想必年轻时候是个美艳动人的大美女!于雨朋却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

钟英豪干砸吧砸吧嘴,站着没说话,可也没动。

老太太严厉的看着钟英豪说:“啊豪,怎么不说话?我现在说让你把单子推掉,不许做!”

钟英豪听了老太太的话仍然没吱声,大概是既不愿悖她的意思,又不想失去生意。再见于雨朋和杨洋盯着自己看,脸红到了脖子根,木雕似得,只是干站着,也没有动作。

于雨朋和杨洋对视一眼,还是没搞明白,心想莫不是眼前这老太太跟兰老板有关系?这下糟糕了!

老太太迟疑一下,指着于雨朋说:“后生仔,还识得我吗?你昨天在飞机上才甩掉女友和没出生的孩子,今天身边又带个靓女,够能耐呀?”

于雨朋想起飞机上有个老太太指责自己,想必是她了,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向老太太解释:“老人家——”

“你走吧。”感情老太太压根不想听,指了指门口方向,都不看帅小泽,“到其他地方做买卖,东莞不会有人再做你生意!”

于雨朋完全被老太太镇住了,张口结舌,心想她之所以没用方言而说生硬的普通话,大概就是冲自己来的。钟英豪好像也明白老太太的意图,只是还没动,可见对她极尊重。

在这种时候还是杨洋反应快些,她意识到老太太是在为自己昨天在飞机上的事情打抱不平,一定是没认出眼前的她。迅速从包里取出发卡,把长发轻轻挽成发髻,卡在头顶,微笑着叫了声:“阿姨,你还认识我吗?”

“咦,是你这细女仔。”老太太一把拉住杨洋的手,仔细看看,“快说说,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洋冲于雨朋一笑,扶着老太太坐下。耐心地解释了瞒着于雨朋上飞机,在飞机上为换座位发生误会,并说了今天来东莞发生的事情,专门说了兰老板那边赖货款的事,希望先博得老太太同情,让钟英豪把货卖给于雨朋。

老太太听杨洋讲着,脸色变了几变。听到杨洋和于雨朋是对恋人时,阴沉的脸逐渐阴转多云;听到杨洋为跟于雨朋出差,找闺蜜买票又亲自买盒饭,已经已经完全放晴;听到杨洋为换位子装怀孕被甩,竟抿着嘴笑,笑的像个孩子;最后听到与兰老板对峙眉头又拧到一起,全部听完后竟有些不意思的对着于雨朋笑笑。

老太太对着钟英豪用广东话嘀咕了几句,钟英豪向于雨朋、杨洋点点头出去了。老太太又指着旁边那个小个子男人跟他们介绍:“刚才那个是我大儿子,这是我二儿子英杰,以后你们就是朋友了,两位先坐一会儿,先饮茶,我们去去就回!”说着站起身往外走,钟英杰向二人微笑着点头示意,跟着出去了。

时间不大,钟英豪笑着从外面进来,边走边说:“于总,要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于老弟了。”说着看了看杨洋,又看于雨朋,“我母亲很喜欢二位,尤其是杨小姐,已经安排老二(指钟英杰)订过饭,在外面车上等着,咱们现在过去吧。”

刚解除尴尬的于雨朋,客气了几句也就拉起杨洋跟着钟英豪往外走。

钟英杰开的黑色本田已经在院子等着了,老太太在后排坐着,摆手示意杨洋和于雨朋在她身旁坐下,钟英豪则坐到副驾驶位置。

车子缓缓行驶着,杨洋和老太太亲热地聊家常。聊过世的母亲,一会儿忧伤低诉,一会儿开怀大笑,只是隐去结婚与矬子一家子的事,这些于雨朋自然也不知道。

于雨朋心里惦记着发货的问题,没注意听她们的谈话内容。车子出院子大约十分钟,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钟英豪:“请问钟总,附近有农业银行吗?我想尽快把钱转给你,麻烦你明早上班帮我安排发货。”

“呵呵呵,于老弟,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吧!”钟英豪笑的很随意,“货已经发走了,钱嘛,等你方便了再说。”

“哎呀,钟总,这怎么好意思呢!真是太感谢了!”于雨朋又意外有惊喜,“这下不用担心厂里断顿了,多谢钟总!多谢!”

“这下可以放心了吧?”钟英豪依旧满面笑容,说着扫了一眼相谈甚欢的母亲与杨洋,说:“还有啊,大家就是自己人,就叫我大哥好了,以后可不许再跟我客气喽!”

“啊,是是是,多谢钟大哥看得起!”于雨朋频频点头称是。

九十年代末的东莞,是划地为市十来年的新兴工业都市,发展远不如汕头、佛山等地,更比不了广州、深圳。最繁华的地方就是迈豪街和周边地段,再有就是不远的东莞宾馆附近,钟英杰把饭订到东莞宾馆,还为于、杨两人定了豪华套间。

席间,杨洋和老太太已经亲热的如同一家人,可以看得出老太太特别开心,显然已把杨洋成了亲闺女,杨洋也像嫁出去的姑娘回娘家与母亲叙旧。最让杨洋和于雨朋惊喜的,就是是老太太认杨洋做干女儿,把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金镯子,套在她的右手腕,并把一款时下流行的‘摩托罗拉’手机当见面礼送给于雨朋,于雨朋自然免不了一番客气。

老太太真像对女婿似的对于雨朋,频频叮嘱兄弟二人照顾好他,临走时还吩咐钟英杰第二天带他们到附近转悠。

送走了老太太与钟氏弟兄,两人带着一脸倦容回房间,一出电梯吓一跳!那位兰老板居然带个人在通道里走来走去。两人刚要转身进电梯,听到兰老板喊:“于总,等等。”

于雨朋一听这称呼,似乎没有敌意,才稳住心神缓缓转过身。心却没敢放松,绷着脸说:“姓兰的,你还想怎样?”

兰老板紧走几步过来,到二人跟前客气的说:“今天实在对不住二位,也不知道这位——”说着转头看杨洋,“不知道这位杨总,竟然是钟镇长的干妹妹,实在是对不起,非常抱歉!让二位受惊了!”说着又从后边那人手里取过一个纸包,双手递给于雨朋。

这时候,于雨朋和杨洋才知道原来钟家老二竟是镇长,而且肯定是他跟眼前的兰老板打过招呼。所以兰老板为了日后好跟镇长相处,才不亲假亲不近假近的来道歉。

于雨朋打开纸袋一看,比自己公司付的货款要多,就看着兰老板说:“这不是给我退的货款!”

“是是是,当然是,就是贵公司的货款。”兰老板稍微迟疑一下,接着说:“这多出来的就当是表示鄙人一点点歉意——”

“行了,不用什么歉意。”于雨朋说着,拿出多的部分还给姓兰的,“是我的,我就收下,不是我的请收回,于某人既不占人便宜,也不会任人欺负!”

兰老板假惺惺的客气了好一会儿,什么不打不相识啦,有时间多联系之类的话,才匆匆的离开。

于雨朋来到房间门口又愣住了,两张房卡一模一样,原来钟英杰为他们订的是一间房。两人到服务台想再要个房间,一看房价‘标准间:680/天’!于雨朋砸了咂舌拉杨洋到旁边,压低声音说:“洋洋,要么我到外面再找个便宜房间住吧?”

“你,怕我吃了你?”杨洋歪着脑袋盯着于雨朋,“还是怕自己半夜兽性大发?”

“……”于雨朋吧嗒吧嗒嘴没说话,冲她做了个自己认为最恐怖的嘴脸。

“切!半点儿都不可怕!”杨洋转身往电梯走,于雨朋只好跟上去。

回到房间后,杨洋把外套挂在门后衣柜里,在房间里外看看,对于雨朋说:“行了,行了,这不有两张床吗?分居吧!”

“分居?”于雨朋觉得这个词新鲜,把衣服也挂进柜子,走过去往沙发上一坐。转念一想她的话跟现实不切实,悠悠地说,“亲爱的姑娘,我们同居过吗?”

杨洋摊开双手摆了个无奈的手势说:“你说呢!分就是合,合就是分,分分合合——”

“呵呵呵,三国演义看多了你?”于雨朋打断她的话,站起来往床跟前摁摁床垫,“还分就是合,合就是分,咋不说合久必分,分久——”

忽然,杨洋一个鱼跃把于雨朋扑倒在床上,伏在他胸口,故意做了个狞笑的表情,说:“小伙儿,你还是从了吧——哈哈哈——”没等他做任何反应,陡然又收住表情,靠近他的脸,对他脸上吹口气,学着电视里妲己那种妩媚表情,勾魂摄魄般的说:“大王,看,臣妾美吗?大王,对臣妾有没有感觉?”

此时的于雨朋早已经是热血沸腾,但还在尽量克制着,戏耍她说:“感觉当然有了,妖女,你体重多少斤?”

杨洋并没有接他的话,此时已经满脸红霞,轻轻用鼻子蹭着于雨朋的鼻子。

于雨朋一翻身骑在杨洋身上,把眼镜摘掉放在旁边,做了个发狠的动作,随后一把扯掉自己的上衣,做个狠表情:“我——我洗澡啊——”说着翻身下床走向洗手间,其实心里像猫挠似得。

“色大胆小!”

“你说什么?”

“色——大——胆——小——”

“哎呦——喂?有种再说一次!”

“色——大——胆——小——咯咯咯……”

‘啪嗒’一声,于雨朋伸手关掉灯,光脚丫扑到床上,小心翼翼地搂住她,不顾一切的亲了下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章 顺其自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