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明争暗斗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11-27 点击数:431次 字数:

5

 

“能够回到日本与亲人团聚,坐在电视机前叫声:‘爸爸、妈妈’的残留孤儿,是最幸运的了。那些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姓名都不会书写,甚至连自己是日本人都不知道就这么死去了的孤儿,他们才是真正的战争的牺牲者!”

俩人正说得起劲,突然响起了“啪嗒、啪嗒……”有人下楼梯的声音。脚步声十分有力,还以为是寄宿的男学生呢。

门被一把猛地推开了。

进来的却是一位烫着卷发,口红涂得血红的中年女人,用中文说道:

“妈妈,我冷。日本人家里怎么没有炕,冻死我了。”

山野的女儿脱下自己的毛衣递了过去。

“我不要这件,这件不好。昨天,你穿的那件花毛衣哪里去了?”

“那是出门时穿的,不可以借的。你看,那件怎么样?”

山野指着叠放在缝纫机上的一件厚对襟毛衣说。

“哗,抠门!”

说着,一点没女人样地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起缝纫机上的对襟毛衣,转身上二楼去了。

这是所旧房子。

顿时家里响起了异呼寻常的声音,就像发生了“大地震”一样。

松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

紧跟着楼上响起了很大的电视机的声音。

山野花子皱了皱眉,叹息道:

“这孩子两岁时,父母都死在了哈尔滨的难民收容所里。好容易才帮他找到家住滨松的舅舅。舅舅作了她的身份担保人,这才回到了日本。第一次见到亲人时,好一阵子痛哭。舅妈见她可怜,打消了让她再回中国的念头,打算照顾她一辈子的。送她去了日本语言学校学习日语,有时间就陪她去逛街。也没让她出外打工,兼职或临时工什么的。可她倒好,趁家里没人时,将舅舅家里的几件好一点衣服全都塞进了自己的皮箱里。说她几句,她还不高兴了。说舅舅是有钱人,小气鬼,看不起穷人什么的。又哭又闹的,吵得家里不得安宁。生活费也差不多被她折腾光了。这不,因为是我把她找回来的,这家人找上了我,并将她寄放在了我这儿。我本来也不想收留她的,她倒好,说我要是嫌弃她的话,她就到处打电话、写信,告诉所有人,说我是骗子,大骗子。并不是真正关心战争孤儿的‘好妈妈’。没办法,只好让她住下了。不过,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唉……”

想想,山野要二十四小时地照顾这种不近情理的人,真有的她受的。

转念又想,要是自己的女儿敦子万一活了下来,也成了像她这样的人,难道自己也会像现在这样地讨厌她吗?

无疑,答案是否定的。

“哦,对啦,您儿子的事情,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狭间君已经尽力了。我也想尽了办法。只是……”

山野花子宽慰他道:

“我们会在今年的五、六月间,以长岳慈光大师为团长,城山、狭间等人,还是上次的那些人,再次组团去中国寻找战争残留孤儿。到时候,说不定还真能帮您打听到一些关于您二个孩子的消息的。”

“麻烦您了,拜托拜托!”

说完,松本深深地鞠躬给山野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刚才听山野所说的三十九岁的林珍桂和张玉花的地址。

再次道谢后,离开了山野家。

 

从东京车站搭乘去木更津的电车,已经过了夜晚十点钟。

车厢里大多是下班后在外面喝了几杯才回家的上班族。松本运气不错,居然在窗口找了个坐位。

过了近郊的住宅区之后,窗外的灯火变得渐渐地稀少起来,最后是一片黑糊糊的田地。

松本一边望着窗外的夜景,一边怜惜着刚才从山野花子处听到的关于那两个孩子的事情。

松本一时间突然回想起了胜男出生时的情景。

一九三九年初,作为信农乡的开垦先遣队到了满州。翌年三月,当他准备回日本向乡里汇报开垦团拓荒进展情况时,胜男出生了。又白又胖,哭起来的声音比别的孩子要大一倍。父亲耕平,给孩子取的名字。

“守卫祖国的生命线!”

“前进!大日本帝国的开拓者!”

政府的号召,是多么激励地蛊惑人心。没有人想,日本的生命线怎么就跑到中国的大东北去了?

正奶着孩子的多喜江却对他说:

“头一个孩子,与其让他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长大,不如你将他带回日本,就让他留在自己家乡的村子里吧。”

女人总是比男人多一个心眼,不肯全心全意地为天皇效命。

“胡说八道!我们要让胜男开辟满州新天地!天皇万岁,万万岁!”

当时,就这么严厉地训斥了妻子一顿。

现在想来,当时要是听信妻子的话,今天,说不定胜男正在某大公司上班呢。

想着想着,松本的目光不自觉地打量起周围的上班族来。

敦子,是信浓乡移民满州第二个年头里出生的。记得那天,全村各家各户总出动,集中在乡公所集体打年糕。按各人的体力大小,分成两组。一组捣碓,一组填料。

松本挥舞着木槌,干得正欢实时,挺着个大肚子的多喜江突然发生了阵痛。

差不多提前一个月早产。

隔壁很有接生经验的老阿婆说:

“别怕,你老婆的身子骨壮实着呢。不就早产一个月么,不会有事的!”

赶紧将妻子弄回家。

果真如接生婆所说,顺利地生下了一个黑头发、亮眼睛的小女婴。

看着她一天天地长大,与哥哥胜男一起玩耍时的身影,在田间地头劳累了一天的松本,竟然会没了疲劳感。心中只有满满的幸福感。

松本的眼前,浮现出了元旦那天,信浓乡的开垦村民们集合在一起,朝着村前一座被村民取名为“信浓富士”的小山坡顶礼膜拜、载歌载舞的情景。

祈祷老天保佑他们五谷丰登,全家幸福。

“木更津,木更津车站到了!”

广播里响起了列车播音员报站的声音。

松本急忙地站起身,赶紧下车。差一点儿就坐过了站。在站前叫了辆出租车,回工厂的集体宿舍。

道路两旁是新开发的住宅区。道路和交通整齐井然,十分宁静。对松本而言,早已习惯了在上海与成千上万的建设大军滚爬在一起的那种喧闹的日子。现在,反而觉得这里过分地安静了。

打开门,进屋后,马上打开了电灯。

以前在木更津上班的时候,附近的钟点工每周二次前来打扫卫生和整理家务。连同洗衣和做饭,照料得十分细致周到。自从去了上海,这个家就成了一个空家,没了生气。

这是单身汉居住的标准的二DK,他打开了所有房间里的灯和窗户。冷风吹了进来,风很柔和,不象上海和北京的寒风那么刺骨。

给房间通风后,松本关上窗户,翻开刚才记录着那二名孤儿的住所的笔记本,细细地看了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明争暗斗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