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四章 火花
发表时间:2017-11-26 点击数:405次 字数:

下午三点,洛城飞往广州的飞机正点起飞。

于雨朋坐的是经济舱,接近机尾靠通道位置,隔壁坐着个金发碧眼外国男人,登机后就拿杂志盖着脸,可能在睡觉。

起飞不久空姐开始派发零食饮料,推着车子逐个询问:“打扰一下,请问您要零食还是面包,饮料喝……”于雨朋心想这下不用饿到广州了,先弄快面包垫垫,晚上吃正宗广州夜市。

当空姐问到于雨朋时:“先生,打扰一下,请问您——”

 “不用,他既不要零食也不要面包,谢谢!”杨洋忽然出现在空姐身后,一个手拎包,一个手提着个塑料袋。

于雨朋又惊又喜有意外,睁大眼睛干看着杨洋没说出话来。

空姐给过别人东西,推着车走了。杨洋走近于雨朋,对着他隔壁的外国人说了串流利的英语,又是比划自己肚子,又扭头看于雨朋,外国人微笑着回答,还上下打量于雨朋。

于雨朋眼睛又睁大了好几分,尽管他一句没听懂,却发自内心地佩服杨洋的能力。

就见那老外客气地站起来拿行李到前面去了,于雨朋却发现周边的人看自己眼神不友善。包括刚刚还笑容可掬的送餐空姐,转过身眼睛看贼似得瞟一眼于雨朋,随即推着餐车继续向后走去,还没给他倒饮料。

“洋洋,你怎么来了?”于雨朋满脸疑惑地看杨洋,“刚跟老外说啥?”

“没什么,换个位置而已,我是你秘书嘛,来给你送饭了。”杨洋笑着把袋子递给于雨朋,侧身坐到他隔壁靠窗位置,“别傻看着了,快打开吃饭吧。”

“洋洋,你真不该跟着我。”于雨朋没搞明白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认真对杨洋说,“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玩儿!”

 “先坐下,坐下。”杨洋坐定向下摆摆了手,因为很多人还在看于雨朋。

 “我就看不惯你这样的后生仔!”后排有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站起来指着于雨朋用生硬的普通话说,“怎么能搞大人家肚子又撇下娘俩呢?不负责任嘛!”

于雨朋完全懵了,再看周围那些人的眼光都像长了勾带着刺,火辣辣地盯着他。他敢肯定跟杨洋刚才跟老外说的话有关,赶紧坐下压低声音说:“你刚才到底说的啥?老太太再说我搞大人家肚子?那些的眼神儿也不对劲,快帮我解释一下。”

 “快吃饭吧,解释就是掩饰。”杨洋一边偷笑,一边打开几个饭盒,并把一双筷子递给于雨朋。

 “看人家多好的姑娘!”“真是世风日下!”这时旁边还有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议论,语气像极了声讨。

于雨朋做了个双手合十哀求的动作说:“你快告诉我吧,要不然这饭我还真吃不踏实。”

杨洋诡秘的一笑,悄声说:“你以为说了,你就能吃踏实了?”又是一阵“咯咯,咯咯”的清脆笑声,震得于雨朋心乱不已。

“好吧,不逗你了。”杨洋说着把嘴巴贴上于雨朋的耳朵,悄声说:“我刚对老外说,我是你女秘书,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现在要丢下我和孩子自己走。”

“啊?”于雨朋彻底被定格了,难怪大家这么怒视自己,到这时候还真不能再向他们解释了,越描越黑是一定的,弄不好还被人群起而攻之。

 “嘙!”见于雨朋发呆,杨洋在他脸上来了个响亮的kiss,声音大的能传到机头。

这个误会闹得,似乎整个飞机上的空姐和乘客都对于雨朋没好脸色,还好他一个也不认识,还好时间过得很快。

从白云机场出来,天已经快黑了。

他们坐着巴士到市区,打算晚上住市区,第二天早上再去东莞。一则距离不太远,再一个晚上去也办不成什么,还可能连累她吃不好住不好。

他们在王府井附近的一家酒店要了两个标准间,然后上街吃晚饭。

正吃着饭,杨洋突然问于雨朋:“能告诉我你这件花格格衬衣穿多久了吗?”

“早上到现在。”于雨朋知道她想说自己着装土,故意打岔,“怎么,有味道了吗?昨天才洗过。”看杨洋瞪圆眼睛刚想说话,故意不给她机会,接着说:“不信啊?我有三件花格格衬衣,换着穿嘞!”

“噗呲。”杨洋乐了,柔声说:“我又没说她不给你洗衣服,干嘛急着解释?我想说你该换换形象了,二十来岁,整的跟中年大叔似得。”

“哦?”于雨朋还想再逗逗她,调侃似得说,“小妮子,快给大叔倒杯茶!”

“朋——”杨洋拉长声调,“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别玩儿了!”

 “正经,谁说花格格衬衫不正经了?”于雨朋故作严肃的摆手招来个女服务员,问:“靓女,你看我这花格格衬衣正经吗?”

女服务员先是一怔,然后怯怯地说:“大叔,我没说你不正经啊?”

 “哈哈哈哈……”

“啪啪——啪啪——”杨洋捧腹大笑,还夹带拍巴掌,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眼泪都兴奋地跳到眼角外。

于雨朋本想逗一下杨洋,却糊里糊涂把自己装进去了。那位服务员和一些客人都看向他们,尴尬之余赶紧买了单,拉着杨洋往出走,走出去多远杨洋还在笑,他只好双手抱臂无奈的看着她。

杨洋忽然守住笑,反手抓住于雨朋的手,说了声:“跟我走。”奔向斜对面王府井商场。

进了商场,径直走进精品男装区。

“现在开始别说话,什么都别说,调到‘静音模式’,听我的!乖!”杨洋简直就是在哄孩子。

不大会儿拿了几件衣服递给于雨朋:“去试衣间换了,我瞧瞧!”

于雨朋还真配合,换了衣服在她前面转个圈,然后又接着脱衣服换衣服,反反复复好几回。

杨洋在一旁像大师似得,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向售货员比划。

几次,于雨朋刚想说话,杨洋迅速把食指竖在嘴边做个禁声的手势,他只能忍住了。

如此反复,大约转了两个多小时,买了五件衣服裤子,还有一块腕表,都是杨洋付的钱。

两个人兴致勃勃拿着东西回到酒店,进房间把东西放下。杨洋让于雨朋换上一套,然后两个人下去吃夜宵。于雨朋自然得去,那顿晚饭吃个半截,商城里那阵折腾早饿了,再说人家又出钱又出力的,他不能不有所表示。

革新路的夜市可真热闹,大排档一家挨着一家,路边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小吃,海鲜,腊味,烧烤,糖水,凉茶。

于雨朋和杨洋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氛围。到这里来不一定要吃某个食物,也不一定要过足嘴瘾,吃个肚圆。到处转转,看看,随意吃些东西,而这里的东西往往还好吃不贵,只要身处这个氛围,发自内心的有种归属感,觉得很和谐,有甜滋滋的幸福沁入内心。

很多人到夜市也会产生这样的共鸣,所以全国各地的夜市都那么红火。

于雨朋和杨洋美美的逛一圈,自然也吃了些北方不容易吃到的美味。比如肠粉、果粉、云吞面、艇仔粥、姜撞奶、马蹄糕、烧鹅、干炒牛河等等。

其实他们都明白,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来说,最值得珍惜的不是美食的味道,也不是担心回到北方吃不到某个味道,更不是怕没机会再来广州夜市。而是身边真实存在的彼此,是换了任何人都不会再有的这种感觉,甚至下次再来都会不同。

回到酒店,电梯门开的一霎,两个人竟然都不愿走出电梯,因为走出电梯也就意味着走回各自房间,可是谁也没敢说那句话。

于是,有人上楼,电梯就下去了。再有人下楼,电梯就上去了。而于雨朋和杨洋就站在电梯里,爱笑的于雨朋失去了往日的豁达,桀骜不羁的杨洋也面无表情。

“再出去走走!”两个人几乎同时提出这句话,接着一起走出电梯往街上走,于雨朋长长的出了口气。杨洋分不出是释放还是叹息,因为她自己也想对着天空喊一喊。

深夜的广州是如此寂静,相比华灯初上的繁华热闹,竟有几分凄清感。两人漫无目的走着,都不说话,就像在另一个“电梯”里,不时一阵凉风袭过,街道凄清的有点瘆人。

“朋——”杨洋的话划破了寂静,“你说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就没有顾虑,没有悲伤,没有争名夺利,没有是是非非,那我们——”她停下来,借着微黄的路灯盯着于雨朋。

于雨朋当然明白,她希望他接着后面的话往下说,怎么说呢?说真心话她固然喜欢,可那就变成了承诺;应付几句便伤了她的心,自己也不好过,于心何忍。

“朋——”杨洋又轻声叫于雨朋,意在提醒他说话。

“怎么可能只剩两个人呢。”于雨朋看到她此刻的安静,非常认真,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转移话题,“放心吧,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不会有这么大的灾难。”

“朋——”杨洋第三次叫于雨朋,声音已经明显地颤抖。

“好吧,好吧,我说。”于雨朋实在不忍再让她为此纠结,看了看远处的漆黑夜空,认真地看着杨洋的眼睛,举起左手,像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如果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那么——所有的脏活累活都让我一个人做,洗衣、煮饭、捡柴、种地——”

“我这么认真,你还要胡扯?”杨洋说着举起粉拳砸过去了。

与此同时,泪珠儿也决堤似的涌出来。小拳头被于雨朋抓住,放在他胸口,泪珠儿洒的到处都是,也洒在他心头最软的地方。

于雨朋霎时心碎,握住她的手说:“我没有胡扯,真的,所有脏活累活都归我干,你只需要安心做我的主人——”

说着把她拥入怀中,厚实的嘴唇吻向她滚烫的泪珠儿,迷离的眼睛,泪湿的脸,激动的红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章 火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