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三章 契机
发表时间:2017-11-24 点击数:495次 字数:

这天,杨洋像往常一样去婆婆家看孩子,一进门看到家里很多人,大哥吴成雄一家,大姐一家、二哥吴成伟(都是矬子吴成涛家人),侄子侄女,婆婆带着孙子小宝,唯独矬子没在,大家把餐桌围得严严实实。跟大家打了招呼,杨洋为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在拐角沙发坐下来。

往四周扫视一下,看到电话台上放着几本书,就一股脑拿过来放在腿上,信手翻翻“咦”她吃一惊,某项目投标资料里夹着几张报价单,其中一份就是于雨朋公司的报价,什么型号,单价,密密麻麻自己看不懂,跟其他几张放一起比较,还是能看出来点门道,于雨朋的报价偏高于其他几家。
    ?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大哥走了过来,见杨洋在看资料,悠悠地说:“杨洋啊,最近在忙啥?有空多来公司走动,阿涛(矬子)是整天不在公司呆,你就该过来多照应点,毕竟是咱自家的生意嘛!”

二哥吴成伟在餐桌跟前搭话:“就是,我说过几回了,咱妈总护着你俩——”

没等吴成伟说完,婆婆就把话接了过去:“说那么多干嘛?杨洋明天就到公司去,一个是黑天半夜的玩儿,一个就知道逛街,胡晃悠!家不用你们操心,孩子不用你们管……”唠叨起来就是没完!

杨洋刚想说累了回家,大姐站起身边擦嘴走过来,扶着我杨洋的肩说:“好了,好了,听大姐的,明天到公司来,咱妈给你安排。”说着扫了一眼大哥,又将目光投向餐桌跟前吃饭的老公,接着说:“老公,最近采购部好像不给力,啊?”见姐夫点头附和,接着说:“妈,干脆让小妹去采购部帮忙吧!二哥说咋样?”

大姐这招高明,即把杨洋推给大哥管的采购和销售,也不会影响自己管的人事和后勤,与老二的生产和售后也没大的影响,所以吴成伟没考虑就表示赞同。

婆婆走过来说:“就这样吧,见了啊涛叫他常回来喝汤,多大的人了还不着调……”

杨洋一看又数落上了,就起身去孩子房间,过了一会儿看孩子打哈欠就自己回家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矬子没回来,估计是又不回来了。

她先进卫生间放洗澡水,然后打开房间的音乐,之后到酒柜倒了杯红酒,拿着径直走到卫生间,除去衣服躺进了浴缸。

音乐声袅袅传入耳朵,身子被热水裹住,心情瞬间变得舒畅,轻轻喝了口酒,想想明天要不要去公司呢……忽然想起那几张报价单,想起咖啡秀那个谈笑自若的于雨朋,果断地做了个决定:上班!或许借机会能见到他,说不定还能帮到他!

再喝口酒,将身子往下滑一些,脖子以下都泡入水中,仔细想想,觉得自己英明果断,嘴角也露出几丝微笑。
    ?第二天,杨洋刻意起个大早,化了个淡淡的职业妆,收拾妥当出门吃早点,开车到公司已经过了九点。经过设计部门口时,碰到小狐狸(何小莉,设计部经理矬子的助理,据说两人之间不清不楚,在公司传的沸沸扬扬,但这些杨洋根本就不在乎。)

“杨小姐,你来了?我们经理没在——”何小莉先开口。

“嗯,知道了,小狐狸!”杨洋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头也不回径直向楼梯走去。

先到行政部见了婆婆,听她唠叨几句,又叫一个职员领着杨洋去采购部,采购部经理隔壁的房间是她办公室。采购部经理名誉是大嫂,实际是她亲弟弟,也就是老大吴成雄的小舅子黄久合把持着,有个总经理姐夫照着,多牛B,纵横无忌。
    ?进办公室还没坐稳,矬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张口就骂。她知道准是小狐狸给矬子通风报信,估计是怕向他妈告小状。矬子虽然整体不务正业还嚣张跋扈,可是就怕老妈,或许因为老妈直接掐着他经济来源。

杨洋懒得跟他费口舌,直接按了免提,然后用座机接通婆婆办公室电话,再把电话扣在手机上,让她们娘俩直接掐,她则是轻松地去水吧冲咖啡,门也不关。
    一切恢复平静,杨洋坐在办公桌后面喝着咖啡,浏览着电脑页面的百度新闻,又想起报价单的事,决定找大嫂黄雅婷问问,于是走到隔壁办公室,心想她应该对报价的事情门儿清。

黄久合这小子正在办公室用电脑看些不堪入目的东西,见有人没敲门就进来了,慌忙把电脑屏幕关掉。一本正经地坐端正,见不是姐姐姐夫就想发火,仔细看是杨洋,立刻笑嘻嘻的站起来说:“是三嫂来了?请坐请坐,喝点什么?我叫小梅倒去。”

“不用了,大嫂呢?婆婆让我到采购部来帮你们,就在你隔壁,过来给你们打个招呼,大嫂回来你告诉她一声。”杨洋见嫂子不在说着就要往外走。

黄久合平日就没个正经,跟女同事不分上属下属,不论年龄乱开玩笑,有时还毛手毛脚,大家都讨厌他,可又惹不起他姐那母老虎和总经理姐夫,私下都叫他‘喝黄酒’,广东话是晕王狗,蛮适合他的。

这小子虽不敢对杨洋怎么样,却还是死皮赖脸的把头往她跟前凑,嘴里嚷嚷着:“三嫂,一阵子没见更漂亮了。”探头又嗅了嗅,眨巴着色眯眯的三角眼,“好香啊!啥牌子香水?”

杨洋立刻站起来想发飙,转念一想犯不着惹他们姐弟,以后说不定还让他们帮忙,笑了笑说:“牌子我不记得了,婆婆给的,要不,我打通电话让她告诉你?”说着伸手拿他桌子上的座机,佯装要拨号。
    ?“三嫂,三嫂,别介,开个玩笑嘛,别认真呀!嘿嘿嘿。”‘喝黄酒’这小子吓得连忙赔笑制止,“千万别生气,我以后不说就是了。”
    ?杨洋没理会他,走到桌子跟前说:“听大哥说有个项目材料供货商竞争很激烈,你让小梅把供货商资料和报价影印一份拿到隔壁。”杨洋边说边毫不在乎的往门口走,“要不然让大哥给你说?”

“喝黄酒”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

杨洋坐回自己办公室,正品咖啡,小梅拿着一踏资料过来敲门,进来后叫了声“杨小姐”,放下资料就走了。
    ?杨洋先翻开于雨朋公司的资料,从公司简介到系列产品,细细地看了起来,还不时上网查询有关的专业术语,同行业发展历史,专业参数,就像做功课似的认真学习起来。

接下来几天,杨洋上班就呆在办公室,吃饭都是简单的工作餐,很快就把这几家公司所涉及的材料和专业用语搞个透彻。
    ?于雨朋最近比较忙,接了几个不错的项目,几乎同时开工。有时候在工地看施工,有时候在车间看工人出货进货,还要留意着新项目,好几天都没在办公室坐了,一日三餐都是随便凑合。

这天早上刚到车间门口,准备看昨晚加班做出的货物,负责采购材料的小郑跑过来说:“于哥,不好了,供应商刚刚通知,说S型专用树脂断货,前面急需的那批要推迟几天才能发货,后面再订货价格上涨十几个百分点,这是通知单。”

于雨朋接过单子仔细看了看,说:“小郑,你再联系一下,告诉他们我明后天过去查收前面的货。”

说完转身进了车间,一眼看见正在出炉的货颜色似乎不对劲,走近看了看,叫人拿来色板一比,果然有偏差。

“牛哥呢?”于雨朋问身边的工人,牛哥叫牛永成,是于雨朋好朋友,在车间管生产。

“牛经理刚下班一会儿,可能回家了。” 牛永成的助手张小胖儿说,“最近的添色剂质量不太好,不好控制,所以有偏差,牛经理已经知道了。”

“先打电话通知牛哥,暂停这批货,等我一会儿找客户沟通一下,确定客户能接受再加工。”于雨朋一边说着随手取一件有偏差的货物往出走,到了门口又回来对张小胖儿说:“小胖儿,告诉牛哥我出去几天,让他及时跟工地几个人保持联系,别把货断了。”

于雨朋开车缓缓驶出公司大门,又拿起电话打给办公室助理王宏,“小宏,我出去了,有人找我让打手机,订一张下午飞广州的机票,晚点儿没关系,再帮我找找东莞或者周边卖S型专用树脂的厂家,尽量多找几家,试试联系一下,筛选过把联系方式发我手机上,晚上之前给我。”

“行,没问题,没别的事儿我先挂了!”王宏说完挂断电话。

车子在路上行驶,等红灯时他又打给电话给小郑:“喂,小郑,我,雨朋,刚看到车间用的添色剂质量不稳定,你问一下厂家,立刻让他们换掉,要不能保证质量就赶紧换一家进货。”正说着有电话呼入,干脆把车停在路边继续跟小郑说,“平时就联系几家质量差不多的供应商,也好有个比较——”又有电话呼入,他淡淡地说:“好了,先不说了,有电话进来,你先把添色剂的事儿落实了。”

“喂,你好,我是于雨朋,”他接通了电话。

“朋,是我。”电话里是杨洋的声音,“不是说带我去你们公司看看吗?你在吗?我一会儿过去,一个小时左右。”

“可以是可以。”于雨朋说,“我现在正往一个客户那里走,怕没时间陪你。”

“那也带上我嘛!先见客户再参观你们公司。”杨洋故意提高语气,“你可是答应过的哦!”

于雨朋浅笑一下诚恳的说:“洋洋,真是不好意思,我到永福路去见客户,已经走一多半路了,现在同州路上,要不行你到公司等我,我这边谈好马上赶回来。”

“不要,你公司的人我都不认识。”杨洋嘴都噘起来了,喃喃地说道,“这样,我离同州路不远,你等我,我陪你一起见客户。”

“不用吧,我客户你也不认识——”于雨朋一脸的茫然。

“就这么定了。”杨洋马上抢过话,”带个大美女去见客户还能给你加形象分,快说,在同州路哪个位置等我!”

“好吧,同州路公园路十字西南角,”于雨朋无奈地叹口气,心里多了些莫名的激动。

“谢谢!你把车先找个有人看守车位停好,我开车过来的,给你当兼职司机,呵呵。”杨洋得胜了,语气闲得很高兴。

于雨朋把车停好,拿着样板和有色差的产品,站在路边等杨洋。

时间不大,一辆白色丰田霸道停在面前,“于总,请上车!”杨洋降下车窗玻璃喊,“今天我是你的司机兼秘书。”

于雨朋坐上车,先是冲杨洋一笑,干咳了一下,一本正经说:“咳,上午好,司机同志,请开往永福路中段,谢谢!”   

“是,领导!”杨洋一本正经的回答,然后“噗呲”一乐,车子向前驶去。

于雨朋系好安全带,这才仔细打量杨洋,杨洋今天穿着奶白色职业套裙,肉色长丝袜,脖子上系着白色丝巾,头发还盘了起来,戴着个闪闪发亮的发卡,耳垂上坠着大耳环,比空姐都漂亮。

“领导,不许色眯眯盯着员工。”杨洋娇声嗔斥,然后又温柔的说:“朋,这套衣服怎么样?昨晚买的。”

于雨朋立刻明白她为了见自己刻意换了造型,却不合适发表意见说好或者不好。但她问了也不能装聋作哑,于是也一板一眼学她的口气说:“领导,不能盯着员工看,司机同志开车时不要和乘客闲谈。”说完用余光观察她的表情。

“假正经,快说,喜欢不?”杨洋白他一眼,不依不饶的样子。

“喜欢什么。”于雨朋故意打趣,“就算喜欢我也穿不上。”

“那就是喜欢喽?”杨洋得意地扬扬眉。

“我可什么都没说!”于雨朋还狡辩,“专心开车吧。”

杨洋只是“咯咯”地笑,银铃般的笑声震得于雨朋心跳加速。

两人刚进客户的公司就碰到他们副总陆俊,他笑呵呵的迎了上来。

“哎呀,于总,嫂子,你们怎么过来了?是不是为这批货有偏差的事情?”陆俊像个“机关枪”,边往里面让两人,嘴里说个不停,“快请坐,请坐!牛经理早上打电话大致把情况说了。”说着又冲外面喊:“小王,倒两杯茶进来!”转回头又对于雨朋说:“情况我差不多都了解了,正准备开完会过去看看,你们这就来了……其实这不是一个批次的货有点偏差也没关系,还麻烦二位专程过来.....哎呦,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嫂子,嫂子你有没有妹妹……”

“陆总。”于雨朋本平时打断别人说话的习惯,可看陆俊说起来没完没了,就忍不住开口,“我把样板和昨晚做出的成品都带来了,你看,需要让谁看看?”

“好,好,好。”陆俊连说了几个好,拿起于雨朋带来的两件货认真的比比,“于哥。”为了表示亲近,称呼也变了,“我看就没问题,用不着别人看了,我就能做主,于哥,可以让厂里继续加工,先请坐着喝会儿茶,你也不经常来,这今天嫂子也来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吧,后面街新开了家地道****私房菜,味道……”又说个没完。

“陆总,既然货物颜色没大问题,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杨洋打断他的话,拉着于雨朋就站起来,“你于哥跟我还要去办个事儿,就在这儿不多呆了!”说着挽起于雨朋胳膊,几乎是拖着他往外走。

于雨朋觉得非常不自然!心想:杨洋怎么了?你可不该承认是我妻子,更不该当着陆俊的面挽我胳膊,这家伙可是经常到我公司去的,万一碰到秦婉玲会怎么说?小心脏“嘭嘭嘭”“嘭嘭嘭”就乱成一团!这激烈心跳杨洋也感觉到了。

两人走出办公楼,于雨朋看四下没人,就压低声音对杨洋说:“洋洋,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随便挽人家胳膊?尤其这大庭广众。”

“怎么啦?被小秘书挽胳膊有点小激动吧?”杨洋歪着头看于雨朋的脸,就像故意挑衅似的,“小心脏跳得噗噗的,严重超速,快震碎了吧?”

于雨朋无奈的笑了笑,撇出一句“才不会”走过去开门上了车,一路都有些心猿意马。杨洋则是边开车边冲他偷笑,像是刚打过大胜仗的将军,于雨朋就是她得胜的战利品。

两人回到同州路把于雨朋的车取了,一前一后回到公司。

进公司院子已经中午十二点,于雨朋把杨洋带到样板间随便转了一圈儿,见到人就介绍她是杨总,却说不上来那间公司的,这才发觉并不了解她。转完又带她进了二楼办公室,让她先随便坐,自己去找牛永成安排货的事情。

王宏拿着机票走进于雨朋办公室,看到杨洋,知道她是于雨朋刚带回来的,打过招呼又急切地问:“杨总,看到我们于总去哪了吗?”见她摇摇头,随手把机票放在茶几就往外找于雨朋,边走边嘟囔:“三点的飞机,这会儿还在公司晃悠……”

杨洋拿起机票一看,果然是下午三点飞广州的机票,灵机一动又有了注意。

于是,边往外走边用手机拨了个号码:“亲爱的,赶紧帮个忙,我需要下午三点……”

电话那端是黄雯,她是杨洋的闺蜜,也是她在洛城唯一朋友,两个人可以说亲密无间。为了杨洋和矬子吴成涛吵架的事,她找人教训矬子几次,可无济于事,那丫是标准的滚刀肉,记吃不记打。

于雨朋装好机票拿着包往外走,正好杨洋从外面往里进。就笑着说:”非常抱歉,我赶着出趟远门儿,怕是没时间陪你吃饭了,走,我送送你。”

“那倒不一定,晚点儿吃没关系。”杨洋说着神秘地笑了笑,于雨朋却没发现。

“今天就这样吧,你自己走,我打的士,过几天我再请你吃饭,真是抱歉!”于雨朋跟杨洋来到车跟前,一脸的歉意。

“干嘛这么客气呀?以后大把的机会。”杨洋说着打开车门斜身形坐上,看于雨朋站在发愣,催促道:“上车啊,你不是要赶时间吗?”

“不麻烦你了,洋洋,你先走,我去机场,你——”于雨朋没有上车的意思。

“别磨叽了,上车!你忘了我是你司机兼秘书?”杨洋说完启动车子。

于雨朋只好拉扶手坐副驾驶,对杨洋投以尴尬地浅笑,她冲他一笑没有多说话,脚底下踩油门,车子驶出大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三章 契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