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明争暗斗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11-07 点击数:674次 字数:

2

 

齐木心中暗想,说的好听,你去跟首相谈。我看你呀未必能谈出个好结果来!

“叫人头痛的恐怕还是那帮子新闻记者。这会儿也许他们中已经有人知道了电报的内容。明天的记者招待会看来是免不了的了,您看,到时候说什么好呢?”

“记者招待会上的一问一答都会见报的。不只我们公司的职员,所有相关企业的人都会看到的。你可得考虑好了再说哟。”

说着,迈着一点儿也不像七十八岁老人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目送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后,齐木社长和柿田专务才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齐木仍有满腹牢骚:

“会长他倒好,不管说什么,反正是在密室里,外面也不知道。擦屁股的事情还得叫人们去办。你说,叫我们如何去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记者们?就这么一纸电文,干脆什么也别说。象木头人一样,反正也感觉不出羞耻来。就这么干坐着好了。”

柿田倒是比他开朗:

“算了,快别这么说了。这次的工程,不能光站在生意人的立场去拨拉算盘。从日中友好长远利益出发,这是一项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伟大工程。相信记者们还是能够理解的。”

“算了吧。收起你这些陈词滥调!日中友好,友好个屁!应该说是日中‘有好’才对。有好处,有钱赚,那才叫好!你在北京泡了那么多天,一点儿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搞回来。简直是饭桶一个!”

齐木在稻村面前憋了好久的一肚子火,总算是逮着了机会可以任由他发泄了。

 

翌日,以《朝日新闻》、《日本新闻》和《经济产业新闻》为首的十二家经济报社的记者,提前三十分钟就挤进了二楼的广告部大会议室里。

上午十时,西装革履穿戴整洁的齐木社长在广告宣传部部长的引导下,步入会议室。顿时,照相机的闪光灯和快门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齐木坐在会议室中间,左右陪席的是中国协力本部长柿田专务、营业部和广告宣传本部的部长。

良久,快门声才安静下来。

广告宣传本部长巡视了一圈二十几人的记者队伍:

“前段日子以来,大家一直都很关心上海宝钢的建设问题。今天,齐木社长亲自出面解答大家的问题。由于时间关系,请不要提问重复性的问题。”

显然,他是想尽可能地缩短会见记者的时间。

首先,《朝日新闻》的记者打响了第一枪:

“听说,中方来了正式的通知。请问,具体内容是什么?”

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齐木尽量以平静的语气回答道:

“我们收到的是对方希望暂时中止工程建设的电报。”

《日本新闻》的记者发问道:

“哦,以电报的方式发出通知……,真叫人难以相信。能不能将电报的内容全文公布发表?”

齐木态度坚决地拒绝道:

“这是我们公司的业务往来事项,恕不能必表!”

“中止的原因是什么?”

“据说是中国为了调整国内经济。”

“这么个理由,去年年底路透社早就报道过了。美国的电视新闻也播放了这方面的内容。怎么到现在才来通知?而且只是一纸电文,对你们东洋制铁而言,不是失礼已极吗?”

有的记者的提问,带有明显的挑拨性。

“路透社和美国之音又知道些什么呢?充其量不过是从左道旁门打听到的一些小道消息,然后再胡编乱造一通而已。”

齐木不为挑拨所动,慢条斯理地应答道。

有的记者更为不客气:

“社长先生,这一纸电文,此刻对您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吧?”

齐木鼻子尖上堆满了笑意:

“一纸电文也好,晴天霹雳也罢,这些只不过是你们新闻记者的空想而已。我们在北京和上海都设在事务所,一有消息,马上就会传送回来。他们与北京的政府官员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企业,是一个很严肃的团体。我们绝不会拿自身的利益开玩笑的!”

昨天,在会长室里憋了一肚子火。今天,在这些目中无人的记者面前,自然用不着跟他们讲客气。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中国方面希望日方能马上停止所有设备的生产。由此可见,‘下马’恐怕不会是暂时的。事态很有可能发展成全面废止合同的严重局面,不是吗?”

记者,的确不是省油的灯。

“绝无此事!中国和日本决定事情的次序不同,千万不可到处散布这些不负责任的臆想!每个国家都有其独特的国情和生活方式。只不过,各位记者大人比较难以理解这些罢了。”

什么叫党中央一声号令,全国上下都能颠倒过个儿,你们这些经济界的人是一无所知的。

在他们面前,齐木自然可以装聋作哑或者是信口雌黄。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社会体制不同,如此大的一个大型钢铁厂说是二年内完工,当初不就是一种无谋的举动吗?所以,必然导致今天的混乱,不是吗?”

《朝日新闻》报记者,一刀捅在了问题的本质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明争暗斗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